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謝蘭見韶華應允了,便高興地轉身與謝歡玩去了。 韶華倒是難得瞧見謝蘭如此輕鬆的一面,她也只是淺淺一笑,便看著手中的書卷。

這是上次沈煜留下的,也不知是無意的,還是有意讓她看看的,正好在趕路,便拿了出來。

這是幾份手札合在一起的,講述的乃是夕照秘聞,還有四大門閥,以及裴家,桓家,鄭家的輝煌與頹敗,以及鼎盛時期所發生的鮮為人知的事情。

韶華之前也是了解過的,可惜,那些也都是被重新更改過的,裡面大多都是歌功頌德之事,即便是野史,大多也都被焚毀了。

她認真地看著,似乎讓她看到了不一樣的夕照,比起如今的夕照來,那才是個清平世界。

她不由得感慨一聲,這些東西,也不知曉沈煜是如何得到的,卻又為何特意讓她看。

謝歡與謝蘭見韶華情不自禁地嘆了口氣,二人對視了一眼,便朝著她看了過去。

韶華將書卷放下,抬眸看著她們,「看我做什麼?」

「大姐,您好端端的,怎麼嘆氣了?」謝歡不解地問道。

「不過是感嘆一聲罷了。」韶華接著說道,「四妹妹,你當真不去三嬸那處瞧瞧?」

「不了。」謝歡擺手,「反正母親也沒有什麼要交代的。」

謝蘭有些羨慕謝歡,想起大蕭氏對她無情來,謝歡的確比她幸運太多。

謝歡看向謝蘭,「三姐,你可是羨慕這遊記裡頭的小娘子?」

「是啊。」謝蘭點頭,能夠隨心所欲,不受拘束。

謝歡淺笑道,「大姐說,等過些時日,也許能帶著我去邊關呢。」

謝蘭想著謝歡為何會將如此隱瞞的話與她說呢?

韶華看了一眼她,接著說道,「三妹妹,可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嗯。」

的確如此,除了袁家的大小姐如此洒脫之外,其他士族的女子,何曾出過這京城?哪怕是深宅,也不曾出過幾次?

次日晚上,眾人已經到了西山腳下。

直等在山下歇息一晚,天亮時,再進山。

「四小姐,三夫人讓您過去一趟。」巧燕低聲稟報道。

「我知道了。」謝歡猶豫再三,覺得還是過去一趟,免得母親對大姐存了旁的心思。

她沖著韶華笑了笑,而後便下了馬車,去了三夫人那處。

三夫人瞧著她總算過來了,無奈地搖頭道,「你這丫頭,當真是玩野了。」

謝歡連忙討好地上前,「母親,可是累了?」

「你還知道關心我?」小蕭氏寵溺地點了謝歡的額頭。

謝歡作勢捂著頭,委屈地看著小蕭氏,「母親,女兒可時刻挂念著您呢。」

「就你嘴甜。」小蕭氏這才消了氣,帶著她上了馬車。

母女二人坐在一處,謝歡便順勢親昵地靠在小蕭氏的懷裡,半眯著雙眼。

「歡兒,這次秋獵,可來了不少士族子弟,你可有中意的?」三夫人也要給謝歡做打算了。

農女匪家 「我?」謝歡愣了愣,「母親,女兒還想承歡膝下,不想那麼快嫁人。」

「那也要先定好了。」三夫人低聲道,「即便要成親,等一切準備好,也要一兩年。」

「那……」謝歡覺得這事兒離她有些遠了,倘若從前,她倒是會考慮,現在?

她連忙挽著三夫人的手臂,「母親,您難道捨得?」

「我不捨得,也不能耽誤了你。」三夫人是真的為謝歡操碎了心。

「那等女兒看中了,便與母親說?」謝歡退一步說道。

「好。」三夫人也知曉這事兒急不得,畢竟前面還有三個呢。

只不過,她只知曉蘭丫頭的婚事已經定了,不過想著大蕭氏的行為,只覺得蘭丫頭算是被推入了火坑。

至於謝韶華,那可是精貴的很,指不定日後會被賜婚給哪家呢?

謝穎嘛,有大夫人撐著,也會尋一門極好的親事。

三夫人滴溜溜地轉著眼珠子,瞧著謝歡天真無邪地模樣,她反倒覺得謝歡如此也好。

「大小姐待你可好?」三夫人著實還是不放心。

「大姐極好。」謝歡看著她,「母親,大姐還教了女兒許多為人處世的道理,女兒還認識了袁家的大小姐跟二小姐,連明安公主待女兒都是極好的。」

三夫人知曉,倘若沒有韶華,自個的女兒想要有如此的際會,怕是極難的。

「母親,前些時候,女兒去了袁家,袁老夫人與袁夫人甚是和善。」謝歡乾脆讓三夫人存了一些希望,這樣她便不會再胡思亂想著給她找人家了。

三夫人一聽,便笑道,「袁家的大公子……」

「袁大哥待女兒彬彬有禮。」謝歡低聲說道。

「哦。」三夫人一聽,突然明白了什麼,倘若如此的話,索性吧讓謝歡多待在謝韶華那處,也許能夠尋到一門更好的親事呢?

三夫人如此想著,便說道,「時候不早了,你可是要在我這處?」

「不了。」謝歡連忙起身,「女兒還要去大姐那處,明兒個琴妹妹也要過來。」

「好,那你去吧。」三夫人一聽,當下便應允了。

謝歡見三夫人如此爽快,也只是笑了笑,而後便下了馬車。

腳步愉快地回了韶華那處。

韶華見她回來,瞧著氣色不錯,也只是笑笑,並未多問。

次日天亮,眾人便陸續地上了山。

西山被特意修了一條寬闊的路,馬車是能夠行駛的,不過也只能行至半山處,倘若要繼續上山,便要下了馬車,改乘轎了。

如此,等到了山頂,已經又過了一日。

山頂已經被劃分好,提前趕到的,已經將帳篷搭建好,韶華與謝歡、謝蘭、謝芝緊挨著住在一起,其他的人也都是依次往前的。

沈家、謝家、蕭家、袁家,接著便是裴家,桓家,鄭家了。

慕容清月倒是提前到了,御駕是明日到,隨行的乃是桓貴妃,容妃,以及皇后,而皇帝乃是親自陪著皇太后前來。

「華兒。」明安公主慕容清月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韶華正換好衣裳,抬眸看著她,「公主殿下怎的這麼早便到了?」

「來看你。」慕容清月說著,便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一旁的軟塌上。

她穿著的乃是騎馬裝,青絲高束,只用紫玉發冠束著,本就略顯英氣的臉龐,如今瞧著越發地英姿颯爽了。

韶華上下打量著她,這次她是不會比試的,權當是來看個熱鬧罷了。

慕容清月見她穿的還是那樣,嘖嘖道,「我正想與你比試比試呢。」

「啊?」韶華原先與袁緋茉比試過,後頭袁緋茉去了邊關,她便一直沒有再去個袁家的馬場。

「怎麼?」 安我步步為隱 慕容清月挑眉,「你這是瞧不起我?」

「怎會?」韶華略顯為難道,「我並未準備。」

「我帶來了。」慕容清月似是料到她會推脫,索性便給準備好了。

韶華瞧著身後有人魚貫而入,手中捧著的東西,便無奈地笑道,「當真是逃不過了。」

「哼。」慕容清月得意道,「走吧。」

韶華微微點頭,便轉身入了屏風后,去換裝了。

這騎馬裝與慕容清月身上的有些相似,不過也有所不同。

韶華盯著看了一眼,大小合適,像是量身定做一般,她不免覺得奇怪,抬眸看著她,「這?」

「可是喜歡?」慕容清月也未料到竟然會如此地合身,怪不得那人會讓她送來呢?瞧著韶華的眼神,八成是猜到了,這東西並非是她所為。

「嗯。」韶華點頭,自然喜歡。

她知曉,慕容清月是有意避開嗯話題的,故而便不再多問,而是與慕容清月一同出了帳篷。

謝歡與謝蘭、謝芝也剛收拾妥當。

幾人瞧著慕容清月從韶華的帳篷內出來,而韶華緊隨其後,二人身著著騎馬裝。

「大姐這身騎馬裝,還真是英氣十足。」謝歡走上前去,先與慕容清月行禮,接著便說道。

「可是要去瞧瞧?」慕容清月今兒個心情好,故而便問道。

遠處,三夫人正好出來,瞧著慕容清月正與謝歡說話,便知曉謝歡所言非虛,便笑著轉身回了帳篷。

謝歡點頭,「去。」

謝蘭也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打算一同過去。

慕容清月越過謝蘭,將目光落在了謝芝的身上。

「這是誰?」

「臣女謝芝。」謝芝連忙上前行禮。

「哦。」慕容清月微微點頭,算是知道了,便轉眸看向韶華,「走吧。」

「事先說好了,我也不過是跟著茉姐姐學了幾日,倘若不精,鬧了笑話,你可莫要笑話我。」韶華與慕容清月熟絡了,自然而然地說話間便也沒有了隔閡。

遠處,不少雙眼睛瞧見了這一幕,明安公主提前趕到,直接去了謝韶華的帳篷,而且還帶著騎馬裝,這讓看在眼中的人都有了各自的思量。

「我怎麼聽說,你騎***湛呢?」慕容清月挑眉道。

韶華盯著她,「何人編排我的?」

「這個……」慕容清月聳肩,「只是聽說而已。」

「知曉我騎射的可寥寥可數。」韶華低聲道。

慕容清月扭頭,裝作不知。

謝蘭只知曉明安公主與謝韶華之間甚是親近,可是未料到竟然到了這等互相打趣的地步。 謝歡與謝蘭、謝芝也跟一同前去,不過幾人不善騎射,不過是去湊個熱鬧罷了。

不遠處,便見謝忱、謝詁、袁陌塵、蕭硨、沈戢、沈誠走了過來,都身著騎馬裝,個個俊美不凡,甚是惹眼。

而謝忱另一隻手中還牽著一匹馬,乃是一匹紅鬃馬,韶華是認得的,袁緋茉臨行前將她的愛駒給了自己。

她一直讓謝詁幫我照看著,未料到今兒個他們竟然牽過來了。

不過這匹馬並非是謝詁照看著,反而是謝忱親自照料。

故而這馬兒與謝忱倒是很親近。

韶華上前,那馬兒瞧見她,便乖順地走了過來。

慕容清月自然認得這匹馬,「你可知曉這馬兒是立過戰功的。」

「啊?」這個韶華倒是不知,只是袁緋茉一直留著,後頭才送給了她。

「這可是陪著袁老爺出生入死的,後頭見袁大小姐喜歡,割愛給了她。」慕容清月走了過去,抬手要摸摸它,卻被那馬兒傲嬌地扭頭躲開了。

「還是這個臭脾氣。」慕容清月可是沒少打這匹馬兒的主意,更甚至有一次,與袁緋茉打賭,最後還是輸了,沒能贏回來。

這讓慕容清月對這匹馬兒也有了執念,一直耿耿於懷。

馬兒待韶華倒是很親近,這讓之前差點被這馬兒踢中的蕭若如甚是眼紅。

袁緋琴不知何時也過來了,先是與她們見了禮,便走上前去,「乘風。」

這匹馬兒叫乘風,它只是仰頭哼哼了兩聲,便又將腦袋放在了韶華的掌心蹭了蹭,眯著眼,壓根不理會袁緋琴。

袁緋琴雖然身子弱,可是卻也擅騎射,當初袁緋茉得了乘風,她羨慕了好一陣子。

有好幾次想要去靠近乘風,卻差點被乘風踩死。

只是不知為何,乘風竟然對謝韶華很親近,這也是袁緋茉沒有想到的,索性在前去邊關的時候,便將乘風贈給了她。

韶華淺笑著看向乘風,抬眸看向慕容清月,「公主殿下,你可莫要招惹它。」

「哼。」慕容清月轉眸看著前方,作勢不予它一般見識。

眾人極少瞧見慕容清月吃虧的時候,如今見她如此,反倒覺得新奇。

謝忱看著她,「妹妹,乘風也許久未活動了,今兒個你便讓它撒歡了跑吧。」

「嗯。」韶華知曉,謝忱也是昨兒個才回京,連夜趕回來的。

慕容清月將目光落在了蕭硨的身上,只見他身著墨色衣衫,眉宇間透著一股難掩的溫和之氣,卻又帶著獨有的冷。

她突然想起年幼時第一次見他的情形,與今日的情形反倒如出一轍。

蕭硨知曉慕容清月在看他,他特意地避開慕容清月的目光,只是將目光落在了韶華的身上。

謝歡與謝蘭、謝芝都待在觀賞台上,便瞧見慕容清月與韶華翻身上馬,而謝詁等人也都在馬上了。

袁緋琴坐在謝歡的身旁,「原先便見過華姐姐與大姐賽馬。」

「我是頭一次。」謝歡知曉袁緋琴是主動與她示好。

好在幾人並非去密林,故而也便沒有危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