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七必須住院,司厲霆要帶著顧錦離開。

「你自己身體都不好,你該回去休息,這裡我會請最好的護工。」

「可是厲霆哥哥,小七一個人在這我不放心。」

「她現在的情況不宜離開醫院,就算你著急,你也要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幾天沒有洗漱,頭髮都打結了,腿還受傷,這樣的你怎麼照顧別人?」

顧錦張了張嘴,「可是我……」

「沒什麼可是,你必須回家休息,我親自替她處理入院手續,你總該放心了吧?」

「……好吧。」顧錦看著自己這一副難民的樣子。

被拐走這幾天她哪裡有條件好好洗漱,身上都要臭了。

「那你一定要找信得過的人好好照顧小七。」

「嗯,我處理完了就回來,乖乖回家等我。」司厲霆招手。

「送太太回家。」

黑契之前沒有保護好顧錦,對顧錦一直都覺得心有愧疚。

「太太,我送你回去。」

司厲霆看著顧錦走了一步,心裡還是捨不得,彎腰將她抱到了直升機上。

「你的恢復速度比別人慢,記住,這條腿要好好修養。」

「好,你早點回來。」

司厲霆目送顧錦離開,回去也就幾分鐘的時間,愛麗絲回國,卡特和他結盟,暫時可以消停一段時間了。

他緩步走進高級病房,看著病床上躺著的女人。

那張和顧錦一模一樣的臉。

穆塵為了她想要取顧錦的心臟,可是他為了顧錦想要她死於意外。

這是司厲霆支走顧錦的主要原因。

只要他稍微動一動手腳,誰都不會發現端倪。

她本來就是心臟病人,充滿了未知,死了也沒什麼可查。

如果不是為了顧錦,他也不想做這樣的事情。

「穆七,要怪就怪你生錯了人家。」

他剛想要動手,床上的女人睜開了眼睛。

「大哥哥……」她虛弱的喚著他的名字。

那雙眼睛清澈無比,像極了過去的蘇錦溪。

司厲霆將手背到了身後,聲音低沉道:「你醒了。」

「嗯,錦姐姐呢?她怎麼不在?」小七環顧四周,並沒有看到顧錦的身影。

「她身體有傷,我讓她先回去了,她明天一早回來看你。」

小七大大的眼睛盯著他:「大哥哥,你真的和錦姐姐結婚了?」

這是送上來的好機會,她不是不能受刺激嗎,只要自己刺激她就夠了。

「對,三年前我就已經和她結婚,她是我的妻子,我們還有一個孩子。」

之前她僅僅只是聽到一聲自己結婚就昏迷,要是聽到這些扎心的話,她應該會受不了吧。

「你們還有寶寶?」

「是個男孩,蘇蘇給他取名叫諾諾,長得很可愛,改天抱來給你看看。」

司厲霆繼續說著扎心的話,原本以為小七會忍受不住心臟病發。

從卡特那裡他得知穆七從當年就她一命之後她就一直在找自己。

她等了整整十五年,等來卻是自己結婚生子的消息,這不是一個小打擊。

小七手中不知覺抓住了被子,「那你喜歡錦姐姐嗎?」

「如果不喜歡,我怎麼會和她結婚,準確的說我不只是喜歡,而是愛!

我愛她勝過了一切,這一輩子我只會愛她一人。」

妖孽殿下要從良 小七垂下的睫毛在輕輕顫抖著,她應該要崩不住了吧。

誰知小七猛地抬頭,「那你一定要好好對錦姐姐,不許欺負她。」

那雙含著淚水的大眼睛深深觸動了司厲霆的心。

「可惜你們結婚的時候我沒有能到現場見證。」

「一年後,我們會在海島上完婚。」

「大哥哥,不,姐夫,那我可以參加嗎?」

對上這樣的雙眼,這樣善良的人,司厲霆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當然可以。」

為什麼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小七不是喜歡他嗎?

「我……聽卡特說你一直在找我?」

「是啊,當年你救了我便離開,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

我身體不好,不能經常出門,我只能在畫板上畫上你的樣子,讓塵哥哥幫我找你。

可是這些年來一直都沒有蹤跡,沒想到你早就結婚了。」

小七說到這裡臉上只剩下失望之色,但她還是在強顏歡笑:「你不難過?」

「起初有些意外,不過知道你是和錦姐姐結婚,我真心為你們感到高興。」

小七甜甜一笑,「你可一定要對錦姐姐好。」

「……好。」

這樣的穆七,司厲霆下不了手。

他聲音啞然道:「你在這裡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來看你。」

「好,姐夫再見。」

回去的路上,司厲霆腦中一直浮現小七那張強顏歡笑的臉。

分明她很難過,還要祝福自己,她沒有像是其她女人那樣的妒忌心。

十五年,一生能有多少十五年。

顧錦已經洗好澡換好了衣服,她坐在床邊擦頭髮。

還是家裡讓人覺得安心。

司厲霆從背後抱住了她,「蘇蘇……」

「厲霆哥哥,你回來了,小七有沒有醒過來?」

「她醒了。」

「那我去看看她。」

這兩姐妹是真的對彼此好,司厲霆突然很慶幸,他當時沒有殺了穆七。

要真的動手,顧錦會恨他一輩子吧。

將她拉回懷裡,「你這樣子去哪? 新婚告急:名門天價妻 好好在家休息,她那邊醫生做了檢查,身體已經穩定下來,我們明天去看她也不晚。」

「哦……厲霆哥哥,是出什麼事情了嗎,我怎麼覺得你有些不開心呢?」

他主動拿起毛巾給她擦拭頭髮。

「我能有什麼不開心,只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

蘇蘇,你答應我,以後再不要離開我的視線,不要讓任何人接近你。」

「好。」顧錦只當是司厲霆受了這次的刺激,乖乖答應。

「你先去洗漱,瞧你這一身也不比我之前乾淨多少。」

司厲霆渾渾噩噩泡在浴池裡,既然小七他下不了手,等到穆塵找來,他肯定不會放過顧錦。

穆塵是那人的代理人,黑白兩道有的是人,顧錦又一次陷入了危險之中。

「厲霆哥哥,怎麼頭髮都不擦乾就出來了?看你滿臉的嚴肅,沒有心事才怪。」

顧錦覺得司厲霆回來就不太對勁,問他又什麼都不說。司厲霆將她攬入懷中,感受著她平穩的心跳,他一字一句道:「蘇蘇,我會保護好你的。」 顧錦總覺得司厲霆奇奇怪怪的,她們是夫妻,只要是他不想說的,顧錦也不會強行逼迫他。

再好的夫妻也都應該有著自己的私人空間,該說的時候不需要自己提醒他也會說。

這次顛沛流離,結果倒是還不錯,顧錦心情很好,她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

這些天沒有一天睡過踏踏實實的好覺,今天她總算是能好好的睡一覺。

司厲霆看著在他懷中睡得香甜的小女人,手指放在她的胸口處,感受著她的心跳聲。

這麼好的蘇蘇,竟然會有人想要挖掉她的心臟。

顧錦也不知道在睡夢中夢到了什麼,嘴角微微勾起,應該是做了一個美夢。

「媽媽……」

聽著她的囈語,司厲霆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蘇蘇,一定會沒事的。

第二天一大早顧錦就從睡夢中醒來,人還沒有完全清醒,嘟囔道:「厲霆哥哥。」

司厲霆站在床邊穿衣,「我在,睡醒了嗎?沒睡醒就再睡一會兒。」

「醒了,我去醫院看看小七和林助理,不,現在應該改口叫林副總了。」

「他不會介意這些虛名。」司厲霆從衣櫃給她挑選了一條裙子,和他身上的領帶正好相配。

「蘇蘇,我還有些事情要做,你要去醫院的話帶著黑契,我忙完就過來找你。」

想著林均這個機器人都倒下了,公司應該也有很多事情要忙,顧錦很是乖巧。

「好,不用擔心我。」

「我讓人給你準備了輪椅。」

顧錦嘟著嘴,「我自己可以走的,就是不能走太遠。」

「聽話,你也感覺到你的身體和常人不同,你的新陳代謝比較慢。

你比普通人衰老得慢一些,代價就是身體好得也比較慢。

如果不好好保護這條腿,很容易會廢掉的。

我知道你不想坐輪椅,等傷口好一點了,咱們就不坐。」

他的溫柔寬慰成功讓顧錦妥協,顧錦無奈的攤了攤手,「好吧。」

「乖,我很快就來。」

司厲霆的溫柔就像是一輪暖陽,照得顧錦渾身暖洋洋的。

目送著那道高挑的背影離開。

關門的瞬間,司厲霆臉上恢復成了冷漠之色。

「給太太準備好早餐,二十分鐘以後太太會下來。」

「好的先生。」

傭人們替他打開了大門,車子已經在外面等候。

司厲霆邁開大長腿上車,口中報出一個地名。

在此之前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

一間實驗室裡面,有兩人被捆在了病床上。

這兩人正是那兩個帶走顧錦的人販子,他們被帶到這個地方餵了不少葯。

儘管吃了葯暫時沒有什麼反應,應該不是毒藥,但怎麼都不可能是好的葯。

兩人的手腳都被綁住,就是為了防止他們自殘。

門開,一人逆著光進來。

和昨天在村裡看到的狼狽男人不同,司厲霆穿著熨燙服帖的西服,帶著一身冷意進來。

這樣高貴疏離的男人,儼然和他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

兩人早就後悔了,因為他們的一時貪念導致親人朋友被抓,家園被毀,他們成了罪人。

「這位總裁大人,求求你放了我們吧,我們的家已經被毀了,你想要怎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