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可是一大石桶的紅色葯湯啊,要把它泡成清水的透明。

這得什麼時候?

青緒傻眼了,他突然看著百里,「百里,你特么坑我!」

「我哪裡坑你了,誰讓你與我中的是同一樣的毒。」

百里翻了個白眼,「行了,你不就泡個九天時間嘛,我還遠著呢,我可是整整二十一天!」

青緒:「……」

心裡腹誹,百里這貨有受虐的傾向啊。

特么這種痛楚,青緒表示自己快死了,結果卻只能強忍。

青緒原以為,這樣的痛楚,已經是很牛的了。

結果,季邀月卻來了一句,「現在適應了這感覺吧,那麼接下來,我就加大火力了,你們若是忍不住的話,可以開口讓我把火力變小。」

「等等!什麼火力?」

青緒傻眼了,連忙追問道。

「忍著點吧,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季邀月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會讓青緒感覺心裡發毛。

他覺得,接下來的事,會有未知的危險,讓他背後發涼。

果然,下一秒,他清楚的感覺到季邀月把石桶下的火源弄大了,結果他可憐兮兮的就成了被水煮的情況。

青緒疼的哇哇大叫,他這一開口。

其實百里,也不好受啊。

他卻是坐在那裡,嘴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弄了一根木棒,死死的咬著。

青緒見狀,瞪著百里,「百里,你怎麼不給我弄根木棒啊!」

百里支吾著回答:「我覺得,你不需要!」

「你妹啊!什麼叫我不需要,你沒見我都疼的坐不住了嗎?」

青緒氣得肺都要炸了,天曉得他此時是什麼樣的心情。

嗯,想把百里扒皮抽筋!

而季邀月則是雙手控制著火源,完全不理會他們二男的口水仗。

不過,龍族的身體強度,還是讓她大開眼界的,就這些葯湯里,她可是一點舒緩疼痛的藥材都沒有加。直接就這樣給他們二人使用,可是就這樣,百里與青緒都能強忍住這蝕骨的滋味。

所以,季邀月還是心生佩服的。

她在這裡給二人療傷袪毒,而從小千世界里跳出來的九狐,則是突然說道:「主人,聞風受傷了。」

「你說什麼?」

季邀月有些愕然,「九狐,你說真的嗎?」

九狐一臉焦急,眼巴巴的答道:「主人,我沒有騙您。」

季邀月臉色一正,「他現在在哪?」

「主人,我帶你去!」

九狐自告奮勇的要在前面帶路。

有了她這話,季邀月則是點了點頭,「好,你先等一下。我去與迦夜他們說一聲,你先在這裡看著這兩個人。」

「是。」

九狐點了點頭。

待季邀月把事與他們說后,紫龍神則是焦急的瘋了,「邀月姑娘,你說聞風受傷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季邀月沉聲道:「這事,我也不太清楚,是九狐告訴我的。九狐與聞風的關係很好,她不會拿這事開玩笑的。現在我得離開這裡,親自去把聞風接回來了,你們在這裡等我便好。」 迦夜一聽季邀月要一個人離開這裡,不由有些擔憂,「夫人,你一個人會不會不太安全啊?」

「能有什麼危險?我就是去把聞風撈回來白龍族,耗不了多少時間的。而且百里與青緒都在葯桶里泡著,需要有人看著的。」

季邀月直言道。

一旁的紫龍神略思了一下,然後說道:「走吧,我與你一起去。」

「行。」

季邀月見提議的是是紫龍神,也就沒有反對,點頭應允了。

迦夜見是紫龍神陪著一起去,也就點了點頭,表示可以理解,走到季邀月的身邊,輕聲說道:「夫人,那你一路小心。」

「好。」

季邀月回他一個笑容,然後與紫龍神一起離開了白龍族。

這一次離開白龍族,前面領路的人,是九狐。

九狐一路指引,紫龍神的臉色則是有些古怪,「這條路,居然是去靈藥谷的路啊。聞風的住處,向來不會來這個地方的啊,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季邀月則是訝然,「你說,聞風不來靈藥谷?」

「對。聞風長那麼大,甚少來靈藥谷。」

紫龍神神色變得凝重,靈藥谷,聞風向來不喜這個地方,他怎麼會在這裡受傷呢?

九狐則是在一旁說道:「主人,我沒有說謊。聞風,他真的在這裡受了傷!」

而且,她能感覺到,她的生命即將進入倒計時。

九狐只求,上天再給她一點時間,能讓她看到聞風的最後一面!

季邀月對於九狐,向來是信任的。

所以,對於九狐的話,她也不懷疑,「九狐,那咱們速度再快一點。一定要找到聞風的下落,然後我才能給他療傷。」

「嗯嗯!」

九狐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季邀月直奔靈藥谷。

……

靈藥谷的谷口,聞風的身子倒在地上,心口上被插著一把匕首,他則是倒在血泊之中,毫無任何反應。

他這個樣子,季邀月看到了后,不由大吃一驚。

不止是季邀月一臉訝異,就連一旁的紫龍神,也嚇得不輕,他趕緊跑到了聞風的身邊,「聞風!聞風,你怎麼樣了?」

紫龍神的呼喚,得不到聞風的任何回應。

聞風的意識,陷入了沉睡之中。

季邀月則是走到了聞風的身邊,蹲下身子,然後給聞風把脈,小心翼翼的檢查了一下,發現聞風的情況十分危急。

救命的丹藥,季邀月直接掏了出來,餵給聞風服食。

可是,吃下丹藥的聞風並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九狐則是怔怔的站在一旁,眼神十分迷戀的看著聞風,她其實早就看到了今天這樣的一幕,她有預知的能力,但卻不能出手干擾,逆天行事。

而九狐一生一世要守護的,其實並不是什麼傳世之寶。

瞑幽狐的一生一世,誰助它出世,那誰就是它一生要守護的。

助瞑幽狐出世之人,必定會有一次生死劫,它便要用自己的性命去守護恩人。

九狐突然對著季邀月說道:「主人,我有辦法救聞風,你與紫龍神先退後幾步吧。」 九狐的話,讓季邀月呆了一下,「九狐,你有辦法救聞風?」

「是的。」

九狐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抹安心的笑容。

看到九狐這笑容,紫龍神與季邀月紛紛點頭,然後把聞風放在原地,二人同時退後了幾步,算是給九狐護法了。

九狐則是伸手輕撫聞風的臉龐,突然輕俯身,然後在他的耳旁輕聲道:「聞風,我喜歡你……」

說完,九狐直接化回原形,九條雪白的狐尾,然後一點一點的覆蓋著對方的身子。

紫龍神站的那個方向,只能看見九狐用自己的狐尾包著兒子的身體。

而季邀月則是看見了九狐,吻住了聞風的唇,彷彿他們二人本就是天生一體。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季邀月有種難言的痛。

她心裡頭有些不安,她感覺九狐的舉動不同尋常。

因為,九狐向來對聞風冷言冷語,不假言辭,絕對是高冷女神范。

而聞風對九狐,則像個逗逼、二缺似的存在。

聞風對九狐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九狐一直拒絕聞風的愛慕。

季邀月還以為九狐是真的不喜歡聞風,可眼前這一幕,卻告訴了季邀月,九狐是喜歡聞風的。

只是,她一直拒絕聞風……

難道是因為九狐早就知道了聞風會有這一天,所以不願加深聞風對她的牽絆,所以才會有了這樣的舉動,只是為了可以獻祭么?

九狐一邊渡著自己的獸靈之力,然後抬眸,看向季邀月,「主人,九狐要離開了,一切,都是九狐自願的。您不用自責,九狐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如果聞風問起我的時候,請主人告知他,我已經離開這個世界。」

「九狐,你這樣做,聞風不會開心的。」

季邀月鼻子有些酸,聞風的傷勢之重,她雖然身為丹神,卻依舊束手無策。

九狐微微一笑,「我生,是為他;我死,亦為他。這是我欠他的,若上天憐我,來世我與聞風,必然會相見的。」

她這話一出,季邀月答不上來。

而另一旁的紫龍神則是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恍然對季邀月與九狐之間的對話,無所察覺。

「主人,我讓你失望了,你多加保重。九狐,與您告別了。」

九狐淚眼模糊的抱著聞風,然後頭貼在他的胸口,就這樣直接消失。

當她的身形消失的時候,聞風的胸膛上,出現了一瞑幽狐的紋印。

昏迷中的聞風,過了沒多長時間,就直接醒了過來,他醒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紫龍神與季邀月,則是有些迷惘,「我這是怎麼了?」

「聞風,你受傷了。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靈藥谷?」

紫龍神上前扶著他,連忙追問。

聞風晃了晃頭,「靈藥谷?我……」

剛說了幾個字,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這一次,紫龍神眼疾手快,拉住了聞風的身體,然後將他拉入了自己的懷裡。

季邀月的情緒不高,深深的看了一眼聞風,對著紫龍神說道:「走吧,我們回白龍族再說。」 從靈藥谷回白龍族,只需要一個時辰的時間。

等季邀月、紫龍神帶著聞風回到白龍族的時候,百里與青緒則是已經泡好了葯汁,他們離開藥汁的時候,爬出那石桶的臉色,蒼白無血色,稱之為虛脫的鬼魂,也是有人信的。

百里與青緒在知曉了聞風出事後,他們出了葯桶,也沒有第一時間去休息,而是在大殿里等著季邀月等人的歸來。

這不,總算是把人給等了回來。

聞風此時被擱放在床榻上,季邀月小心翼翼的給他檢查了一下,發現他身上的傷勢已經全部修復,生機勃然。

紫龍神在一旁看著季邀月,「邀月姑娘,我兒聞風他的傷勢怎麼樣了?」

「已經沒事了。只是需要好好的靜修一段時間。」

季邀月微微一笑,然後把這候的事與大家說了一下。

紫龍神看了看四周,還是有些意外,「邀月姑娘,容我冒昧的問一句,您的獸寵呢?」

「它……已經死了。為了救聞風,獻祭而死。」

季邀月抬眸,與之直視,緩緩的說出了九狐的下場。

「什麼?!」

紫龍神驚呼出聲,他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別說他驚訝,就連一室的人,都傻眼了。

百里、青緒坐在那裡,眼神裡帶著驚愕。

黑龍王戰絕低眸,阿暖則是直接撲在他的懷裡,抽泣的聲音,傳入了季邀月的耳里。

迦夜則是走到了季邀月的面前,伸手將她的腦袋貼在了自己的胸膛,「夫人,你若想哭,便哭吧。別憋著。」

季邀月把頭埋在了他的胸膛里,一點都不想掩埋自己的心裡想法,她確實是想哭。

因為,九狐跟了她時間不短啊。

而且,九狐曾在自己懷著星耀的時候,因為她想念迦夜,九狐還用自己的通靈之力,讓她遙望到了鬼域里的迦夜,看到了他是為了平息鬼域的戰爭而努力。看到迦夜與人戰鬥的畫面,解了她的相思之情。

想到這裡,季邀月的心有些抽痛。

她不由的想到了九狐與她說的那段話:我生,因為他;我死,亦為他。

這一句話,就像一長針,直刺心扉。

眼淚,滑下了臉龐,打濕了迦夜胸前的衣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