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哇哦,還是個大傢伙,哈哈。」科洛夫的興緻勃勃的拉著魚竿說到。

之後科洛夫釣了很多魚,而約翰則收穫寥寥無幾,真是奇怪,明明倆個人的位置相隔不遠,為什麼就沒魚上鉤呢?

「約翰,我最近發現這裡好像被某個土財主買了下來。」科洛夫再次放生手裡的魚后說到。

「你注意到那些牌子了嗎?」科洛夫示意了一下在遠處標識著私人領地的標牌。

「不用管它,距離開發這裡還有一段時間呢。而且就算時私人領地,我們也隨時可以來釣魚。」約翰撇了一眼不在意的說到。

「呵呵,或許他不會在意我們倆個只來釣魚的傢伙,就怕他和多數富人一樣,視我們是入侵者,那就可惜了。」科洛夫笑呵呵說到。

「可是警長,這個身份可以讓他閉上嘴。」約翰再次表示不用擔憂這個問題。

「約翰,警長在他們眼裡跟乞丐差不多,如果你是強盜還管用些。」科洛夫對於約翰的身份唾之以棄。

「我和他是朋友,我經常去他家吃飯。他很和藹善良的,我明天去跟他說說讓他用阻止別人來釣魚就行。」約翰吹噓起來。

「我可不知道你們認識,不介意我剛才罵你朋友吧。」科洛夫一副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怎麼可能,他的確是個土財主。」約翰突然想起了什麼,然後轉頭對科洛夫說到

「對了,你住在那?我還不知道具體位置呢,有空去你那喝喝咖啡什麼的也好啊。」

「下蒙大拿河口附近的小屋子裡,哪裡空氣也不錯,但釣魚位置不理想,也沒有這裡的風景好。」科洛夫說到。

「那我忙完最近這些事情後去找你打獵啊,你會嗎?」約翰隨意的問。

「當然,我是出了名的狩獵大師。隨時歡迎你來找我。」科洛夫笑則說到。

「其實我也是,或許我們可以在比一次。」約翰信心滿滿的說到,對於上次釣魚慘敗額經歷他還是心有不甘。

「我可以提前送你一頭獵物。」科洛夫依舊自信。

「沒問題。」約翰笑著應和。

倆人一直釣到下午六點。科洛夫還是一如既往的把大部分收穫交給約翰帶回去吃。

分別後約翰帶著滿滿一桶戰利品回到莊園,凱恩也回來了,他站在大門口像約翰抱怨。

「拜託,這是我買的漁具,我都沒用過。你不會自己買嗎?」凱恩用力的奪過自己的東西。

「用一用又不會死,那麼小氣幹嘛,你釣魚有我厲害嗎?看看我的收穫。」約翰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魚,然後僕人走過來接過約翰的的戰利品。

「有什麼了不起,對了聽你找我有事?什麼事情?」凱恩放好漁具后就和約翰走進莊園,凱恩一邊走一邊問。

「大事,吃完晚飯後你到我房間來,我有很重要事情要你幫忙。不過現在我要洗個澡先。」約翰問了問自己身上的魚腥味說到。

「哦。」凱恩點點頭然後就又往外走。

「都快吃飯了你去哪裡?」約翰看著凱恩問道。

凱恩只是擺擺手沒用回應。

一轉身,約翰就看到一身新衣服的安娜跑了下來,然後飛撲過來要給約翰一個飛擁。

約翰側身一閃,躲了過去。

安妮一個踉蹌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約翰伸手攬在了她的腰上。

然後一把那她拽了回來,讓她站直身體。

「安妮小姐,你沒事襲擊我幹嘛?」約翰扶正安妮後退幾步問道。

「約翰先生,謝謝你,我面試成功了,是一份處理文件的體面工作,非常適合我,太感謝你了。」安妮激動的又想撲過來。

約翰後退幾步對她做了個禁止的手勢才讓她沒有繼續。

「那的確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恭喜你。不過我現在要去洗澡,而且你的一副上也沾染了一些魚鱗還有一些魚血,你建議你也去洗一洗。」約翰指了指自己攬住她的位置,說完就越過安妮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安妮看著約翰的背影眨了眨眼,然後朝著另一側樓梯走去,不一會兒回到了自己房間。小步輕快,看得出她還真的很開心。 「完蛋了!」才如毅被林高歌這麼一提醒,當即就是有些後悔了,不過話都已經說出口,也就由不得自己了。

「我們還是再說說平樂和雲天光在哪裏吧….」為了轉移話題,才如毅便是問起了雲天光和李平樂在宗門裏的下落。

「雲天光和以前一樣,天天蹲在藏書閣里找書。至於平樂大哥,應該是去找茬去了。」稍稍的想了一想,小洛有些不太確定的向著才如毅回答到。

「雲天光居然還在找書,這都找了快有半年了吧?」說者無意,但林高歌聽之有心,聽到雲天光居然還在找書,不由是有些個驚訝。

「也不是一直在找書,期間許拙執事帶着所有剛入門的弟子出去歷練了一番。他們這一去就是兩個,一直到三個月前才回來。就在這期間,雲天光還和人結下了梁子。」小洛搖了搖頭,否定了林高歌的說法兒,對着他解釋到。

「還有人敢和我們的人結梁子?這不得收拾收拾他?」才如毅聽得雲天光與人結了梁子,當即就是樂了,不知道誰會如此不長眼的往火坑裏跳。

「所以說,平樂大哥這幾天一直都過去找茬兒了。」小洛聞言,不禁是笑了起來,忍不住的對着才如毅講到。

「嘿嘿嘿,不知道是哪個包子這麼倒霉。」知道了李平樂已經參與此事,才如毅當即就是壞笑了起來。

「能有誰,當然是在一入宗就得罪了老大和平樂的那個富家小公子,還有他的狗腿子了。」夏音嵐冷笑了一聲,接過話來,言語間有些不屑。

「哈哈哈哈哈,那不得好兒好兒收拾收拾這兩個不長眼的傢伙?」才如毅聽到這裏,心裏都要笑死了。幾乎不用猜,就能知道李平樂一定沒少讓那兩個傢伙吃苦頭兒。

「那是自然,那兩個傢伙,被平樂暗地裏給下了黑手了。現在從床上已經躺了七天了,他倆兒如今還都不知道事情是誰幹的。而且就在第二天,平樂便是去門前叫罵、找茬兒了。」夏音嵐忽的也是笑了起來,想起辛無涯二人的下場,就是有點兒想笑。

「他倆應該慶幸老大回來的晚了一些,否則他們還會更慘。」林高歌咂了咂嘴,對於這兩個不長眼的傢伙,倒是沒有多少同情。敢欺負為自己找千聖劍丸的人,這不躺上三四個月,那都不帶讓他解氣的。

「不至於吧?」小洛聽着林高歌的這麼說話,覺著青木若何並沒有這麼兇殘。

「很至於!」沒想到,此時,才如毅和林高歌卻是異口同聲的堅定說到。

「這麼邪乎兒的么?」聞言,小洛不禁是有些詫異。

「你是沒見過老大的手段….」才如毅抓緊的點點頭,對於青木若何的兇殘,可是深有體會。

「他說的沒錯兒!」林高歌也是點點頭,兩人一唱一和。

「聽你們兩個這麼一說,我倒是有些期待了,想看看老大是如何欺負這兩個崽子的。」夏音嵐見着兩人和著鬼一般的態度,便打算將這事兒告訴青木若何。也不嫌著事兒大,只是想着從遠處看看熱鬧。

「你這女人,還真是毒辣。」才如毅一撇嘴,對於夏音嵐的心態有些鄙視。

「用你管?」夏音嵐瞥了一眼才如毅,對於才如毅的嘲諷,毫不留情的懟了回去。

「林兄,才兄弟跟嵐姐的關係還真是….,有些特殊….」十四皇子聽着兩人拌嘴拌了一路,不由是小聲的向著林高歌說到。

「誰跟她關係特殊,一個淫魔花痴而已,我現在巴不得離她遠點兒。」將十四皇子的話聽在耳中,才如毅『嘁!』了一聲,看向夏音嵐的眼裏帶上了好幾分的嫌棄。

「就和老娘不嫌棄你一般!」夏音嵐見着才如毅嫌棄自己,當即便是有些發火兒,然後同樣是嫌棄的往遠處靠了靠。

「他倆兒都吵了好幾年了,習以為常就好了。」林高歌對於這種日常的事情倒是沒多大的反應,只是安慰著十四皇子『習慣就好』。

「才大哥和嵐姐兩個人是真的相互嫌棄,他們平時的小毛病都能改,唯獨這個不行。」小洛見着沉默了一路的十四皇子說話,便是搭起話來,不讓十四皇子尷尬。

「還真是,不可捉摸….」十四皇子撓了撓後腦勺兒,對於這兩人的關係,不知說何是好。

「有什麼不可捉摸的,這傢伙強睡了那麼多男人,沒別的意思,我就是噁心她而已。」才如毅也不怕事情鬧大,看向十四皇子,當即就是義正言辭的說到。

「你娘的!」夏音嵐捏起拳頭來,指節咯咯作響,若不是小洛攔著,恐怕已經是一拳揍到了才如毅的臉上。

「你以為你就是什麼好貨?你以前長的那德行,和條長著青蛙嘴的大肥狗一樣,我也沒別的意思,就是嫌你太丑而已。」拳頭被小洛攔下,夏音嵐也不肯善罷甘休。只見這兇悍的女人,嘴上也不肯示弱,對着才如毅就是反罵了回去。

「呵,至少我現在好看了。為了修鍊,丑一會兒不丟人。哪像你,還沒修鍊魔決呢,就這麼好色花痴。」才如毅冷笑一聲,絲毫不顧情面的將心裏話都講了出來。

「淳終兄弟,咱倆兒往邊兒上靠靠,按這態勢一會兒肯定是要打起來的,省得誤傷了你。」林高歌見着兩人越吵越歡,不禁是拉起了十四皇子的手,帶着他往遠處靠了一大段的距離。

「那小洛妹子….」十四皇子有些無言,不過隨即,便是擔憂起小洛來。

「沒事兒,他們兩個都有數兒,不會難為小洛的。我們吵吵鬧鬧這麼多年過來,卻唯獨都不會跟小洛吵架。」林高歌笑了起來,示意十四皇子不必去擔憂小洛的問題。

「那就好,那就好。小洛妹子看起來很柔弱的樣子,我怕她也會被誤傷。」得知小洛不會受傷之後,十四皇子便是鬆了口氣。

「柔弱?小洛其實很能打架的,只是為了形象,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出手而已。」林高歌聽得十四皇子的話,當即沒有笑出聲兒來。。 翌日,秦楓走出房間,跟隨幽襄玲等人向著府邸北邊行去,盛會正是在那裡的一處巨大空地上舉辦。

當他們抵達之時,那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皆是上九層地獄中各族精英,靈鬼中的翹楚。

秦楓看到了冥熵,在其身邊還有兩名冥族之人,後者也發現了他,眸中殺意一閃而過。

之後,秦楓又發現了幾個認識之人,來自天怒獄的拓跋苟與雷鑫。

能夠來到此地的,都非凡俗。

不久,場中聚集了近百人,邪族與煞族之人也都到了。

秦楓望見了邪盈天,他也來到了十八層地獄,如今為六重天巔峰靈鬼,距離高級靈鬼只差一步,而他在之前的恨煞獄盛會中奪得了中級靈鬼的比武冠軍。

邪盈天在邪族眾人之中所站的位置竟是相對靠前,僅次於兩人之後。

邪族為首的是名年輕女子,擁有著妖嬈的身姿,絕美的容顏,嘴角掛著一絲邪魅的笑容,雙眸中透著誘人的光芒。

她名為邪冪,邪族當世第一人,據傳為一名高級靈魔的涅槃轉世之身。

另一人為一名中年男子,相貌平平,卻是頭頂長著兩根尖角,嘴中露出兩顆尖牙,身上散發著一股恐怖的邪氣,而眼中射出滲人的厲光,彷彿一頭擇人而噬的凶獸。

他名為邪逝,擁有邪鑫靈體,乃九重天靈鬼。

煞族那邊來了八人,個個散發著濃郁的煞氣,位於最前方的是一名一襲黑衣的中年男子,較於他人氣勢更為驚人。

他名為煞祭穆,煞祭夜的親弟弟,身材高大,魁梧壯碩,豹頭環眼,燕頷虎鬚,鷹視狼顧,戾氣十足。

眼見人都到齊了,邪冪走到空地中央,升上半空,掃視四周眾人一眼,嘴角笑容更盛,魅惑天成。

她開口道:「諸位,歡迎來到恨煞獄,參加此次邪煞盛會,此次盛會便由本座主持。諸位都是各族頂尖天驕,此次相聚,是我等相識相知的一次絕好機會。

相信諸位都已知道,五個月後,古星河戰場將再次開啟,我等將與神族一戰,這正是我等揚名立萬的絕好機會。」

聽得古星河戰場,在場眾人都不由神色變化,對此頗為在意。

秦楓也不由心中一動,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古星河戰場每十萬年開啟一次,在本座涅槃重生前,參與過多次,宰殺過多名神族強者。如今,這是涅槃后第一次參與,也是爾等第一次參與。

本座希望諸位能夠放下往昔之間的恩怨,齊心協力誅殺神族,壯大我魔族聲威!」邪冪接著說道。

「誅殺神族!壯我聲威!」煞祭穆跟著喊道。

旋即,邪族與煞族眾人紛紛齊聲高喊。

幽花翎、冥熵、拓跋苟等其他各族天驕紛紛面面相覷,紛紛頷首,顯然認可了邪冪之言。

邪族與煞族眾人停下呼喊,邪冪繼續開口道:「我等舉辦此次盛會,主要是為了聚集我魔族天驕,讓諸位相識,能夠相互論道、切磋,並進行寶物交易,提升實力。」。周想又對地上的張加忠道:「張叔張嬸子,私了后,我會帶你們去醫治的。」

地上的張加忠一躍而起,「不用,剛才的感覺失誤,躺一躺,好多了。」

張嬸子也爬起來,「沒事了,不疼了,歇一歇是不錯。」

無恥啊!所有人的心裏冒出這三個字。

「那好!我先解決朱家的事情。」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289章嫁人又不是坐牢 胡天心中猶豫,但華辭夏已經緩步走到了他的身前。

絕望之際,就當胡天打算捏碎那顆光球的時候,異變陡生!

他身旁的古墓禁制,竟是恰在此時緩緩消失。

最後如同玻璃破碎一般,驟然崩解開來。

胡天瞳孔驟然放大,瞬間看到了希望。

他流雲步全力催動,整個人瞬間飛出,衝進了古墓之中!

即便仙氣流轉,致使他的傷勢更嚴重了幾分,但胡天也知道,他別無選擇。

華辭夏目光一沉,他看了眼打開禁制的古墓,又瞥了眼倉皇逃竄的胡天,心中有幾分猶豫。

然而就在這時,他身旁的一位追隨者忽然道:「殿主,我們接下來是去找寶物,還是……」

華辭夏眉頭微皺,他想起了自己該做什麼。

這裏是古墓世界,如果胡天的實力更強一些,華辭夏或許會選擇優先殺了他。

但就眼下胡天這種實力,華辭夏根本不屑動手。

他有該做的事情,不能把時間浪費在區區一個螻蟻身上。

華辭夏稍加思索,心中很快有了決斷。

他看着胡天消失的方向,冷聲自語:「跑吧,區區偽仙一層,你無論如何都跑不出我的手掌!」

胡天踏入古墓禁制的一瞬,整個人瞬間傻眼。

這裏與其說是墓穴,到不如說一個洞天小世界。

不論是花草樹木,還是日月星辰,所有的一起都顯得無比真實,看起來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虛假!

「這,這得是什麼人,才能把一個小洞天當做墓穴啊!」

胡天心中駭然,他甚至在這裏看到諸多天材地寶,簡直是顛覆了他的認知!

然而,胸口傳來的一陣劇痛,將他的意識很快拉了回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