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好!一定,一定!」

。「哎喲,你看出來了?」阮星晚不咸不淡地看向了黃梓聰,笑著道。

黃梓聰就知道這個女人沒安好心,不過沒有想到她竟然敢這樣明目張胆地說出來,氣得他臉色一陣青白交錯。

黃夫人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阮念心她都看不上,就更加看不上江清月了!

阮念心現在雖然是個破落戶,但好歹也算是金尊玉貴地長大的!不管是身材容貌,還是學歷見識都拿得出手!

但是這個江清月,不過是阮宏生的一個外甥女,從小就是在鄉下長大的,連個正經大學都沒有……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一百八十四章委曲求全的阮念心 自錦城出發,一晃便是半個月有餘,這段時間他一直朝北走,走到哪算哪,也沒有什麼目的地。

他也想去找找奇遇,但奈何自己沒有那個氣運,加上他本身興緻也不是很高,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這半個月以來,身上的傷勢基本痊癒,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狀態,照只兩個月前,他的肉身強悍了一大截,總讓他有一種奔著體修方向發展的既視感。

憂傷嗎?很憂傷,但是沒事,因為沒有辦法。

本來他是想做一個花里胡哨的劍仙的,但奈何現在折了劍,一身靈力也用不了,堂堂魔宗弟子除了一道請神,居然啥也用不出來,簡直是魔宗之恥。

就算是那些注重肉身的宗門都沒有他此刻純粹,只是單純的蠻力,24k純莽夫。

頭上頂着人榜第一,堂堂年輕一代魁首,但戰力卻忽高忽低,手段單一,笑不活了都。

此時的夏凡躺在一輛裝滿乾草的驢車之上,悠哉悠哉的喝着酒,下面一位粗衣麻布的老伯趕着驢車,至於走到哪裏,對於他這個沒有目的地的人來說絲毫沒差,快樂就完事了。

白玉葫蘆握手間,瓊漿玉液成絲線,這種沒有任何目的性的搭順風車,感覺好極了。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錦城之事已了,彩霞她們一家總要回到平淡的生活中。

白雲一片去悠悠,青楓浦上不勝愁,鹹魚的性格在這一刻得到了解放,說真的,哪怕是修仙,他也不想打打殺殺,如果可以,最好人情世故也離遠點,煩死了。

他想安寧,但有些人卻在滿世界找他。

正在這時,手中的白玉葫蘆靈光一閃,頓時化作了一位細腰肥臀的白女子直直的壓在了他的身上。

那充滿凹凸的質感,口中的氣吐如蘭,一順間將他整個人包圍在其中。

而白玉則是趴在他身上,兩人臉之間的距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見他一臉驚愕,白玉輕聲道:

「公子,還不跑嗎?麻煩又來了哦?」

聞言,夏凡不禁先翻了個白眼,隨即眼神撇向一旁,有些無奈的回應道:

「關我屁事,再來煩我,公子我來一個埋一個。」

「還有你,能不能別突然變回來行嗎?上下一張嘴,中看不中用!」

對於五娃的惡作劇,他早就免疫了,身段凹凸有致,皮膚雪白如玉,雖然是個人間尤物,但是與黃自科大師姐比起來相差甚遠。

那位自帶黃色的女子他尚且都能應對的遊刃有餘,更何況這位中看不中用的五娃,除了噴個水,還有何用?

「呦,公子害羞了?」白玉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放肆了一些。

夏凡:……

「別以為你騎在我身上就能怎麼地了,就你,呵~~只知騎一,不知騎二!」

白玉:???

她不知道自家公子又在打什麼啞謎,隨即抬頭看了看前方,那邊傳來了靈力波動。

「公子,再不走,一會就更麻煩了哦?」

聞言,夏凡不禁嘆了口氣,手輕撫在身上佳人的細腰之上,隨即用力一握,在五娃的一聲驚呼中將其打回原形,隨即腰腹用力,頓時自驢車之上騰空而起朝着相反的方向遁走。

下方的老漢有些疑惑,停下車子四顧看了看,他剛才好像聽到有女子驚呼,環顧了一圈並沒有什麼發現,只能繼續趕路。

而在馬車前方不遠處,一位青色長裙的女子正被幾個黑衣人截殺,面容嫵媚,身材妖嬈。

身上的斑斑血跡非但沒有讓她狼狽,反而增添了一抹美感,就連衣服上被人劃開的口子的位置都很講究,位於私處附近,若隱若現。

「救命…救命啊~~~」

「公子救我……」

還未說完,一旁的黑衣人扯下面紗,露出一張國字臉,有些不確定的回道:

「小姐,那人好像朝另一個方向走了。」

女子:……

「那還看什麼,還不快去追!」

「是!」

沒錯,自從夏凡身具氣運的事被各宗知道了以後,沒過多久就有人推算出他這是旺妻運,身邊有關係的女子皆盡受益,氣運連綿。

甚至有人居然知道了天香門的陸卿就是他的一位妾室,這就讓有些人動起了歪腦筋。

柳詩妃再怎麼強,那也不過是一位女子,他們雖然不敢主動搶奪,但如果是夏凡自己控制不住呢?

少年人,年輕氣盛,擦槍走火,實屬正常,倒時候,哪怕你是人間絕頂也不好意思大肆宣揚這種事吧,畢竟這算家醜。

而夏凡之所以跑路,完全是這半個月以來,這種事他已經遇到了不止一次了,每次都是女子要以身相許,趕都趕不走。

這算什麼?碰瓷?

老子好心救你,你居然要給我生兒子,這難道不是恩將仇報,不是訛人嗎?

前兩次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甚至還覺得這裏的女人真講究,但隨着這樣的事情一多,傻子都知道這裏面肯定有問題啊!

憑什麼只有他經常遇到英雄救美的機會,甚至有時一天都能遇到兩次。

每一次主角都是貌美如花的女子,身後標配都是黑衣人,只不過是理由多種多樣。

有的說自己被仇人追殺,有的人說她被欲被殺人奪寶,甚至還有說自己是為了逃婚的在逃公主,某大勢力的千金小姐。

總之理由一個比一個扯淡,還公主,千金,你當我沒見過啊,他連魔宗老祖都敢上,何況只是一個公主千金,再說了,他小老婆里又不是沒有公主,除了姜凝雲之外,還有塗山的小公主,聽說是個九尾狐,但具體情況他也不清楚。

老婆遍天下,他什麼樣的女子沒見過,他這樣正直的人會被美女迷惑嗎?

肯定是會的…咳咳,所以他選擇先溜為敬,惹不起咱還躲不起嗎?

前幾日救的兩名女子時不時的就貼過來撩撥他,白玉就是和她們學壞了。

拿這個考驗幹部,哪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能禁受得住這樣的考驗。

夏凡腰間掛着一個白玉葫蘆,身形化作一道虛影,在地上輕輕一點便是數丈距離,行走之快,宛若風雷,一路向西。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在一處山澗中停了下來,隨即一屁股坐在地上。

也是奇了個大怪,當初林素在的時候,這些人一個也不敢露頭,等他自己出來,什麼妖魔鬼怪就都出來了。

他感覺自己此刻就像是一塊在異性眼中的唐僧肉一般,整個人都帶着吸女體質,儘管已經知道了有些人有意要接近自己,但卻找不到什麼原因。

「呼~~」

重重的嘆了口氣,手邊的石頭被他一塊接着一塊的拋進不遠處的溪水中,他現在無比想念超市門口的搖搖車,想坐在上面搖一搖,弄明白最近為什麼總會發生這種怪事。

他本是槐花院落閑散人,滿襟酒氣,小池塘邊跌坐看魚,眉挑煙火過一生的存在,但為何總感覺有人非要盯上自己呢?

正在這時,一道白色倩影直直的撞入他面前的溪水中,遠處天邊還傳來陣陣不俗的靈力威壓。

見此,他腰間白玉葫蘆靈光一閃,隨即化作一位細腰肥臀的女子,手掌遮與眉間,墊腳眺望。

「嚯,公子,又來活了,咱們是跑還是救人啊?」

話音剛落,剛才跌入河中的人影騰空而起,化作一位白衣勁裝女子,唇紅齒白,面容清純,用前世話來講就是一位純欲系美人,眼神中帶着驚慌,白衣之上還有些點點血跡,好一副我見猶憐之色。

環顧靈力一圈之後,陡然發現了二人,隨即連忙朝他這邊掠過,同時喊道:

「公子救我~~」

呼喊之間,身上的白衣被水浸透,裏面的貼身小衣若隱若現,讓人一看就忍不住當一回英雄。

對此,夏凡不禁轉頭白了五娃一眼,讓你烏鴉嘴。

嘆了口氣,正當他剛想提攜跑路之時,身後陡然升起強大的靈力威壓,隨即便是一道身影朝他直直的撞來。

「救命~~」

伴隨這一聲起碼四個加號的呼救聲,夏凡默默的側過了身子,眼睜睜的看着那道身影跌進了河中。

隨着『噗通』一聲,女子的呼救聲戛然而止。

緊著接着,夏凡前後兩方各自升騰其一陣不俗的靈力波動,很快兩伙黑衣人同時登場。

「小子,將那個女子交給我們,饒你不死!」

「羅剎殿辦事,無關人等統統閃開!」

說完,兩撥黑衣人齊齊愣住了,隨後看着對方有些戒備,眼中帶着一絲迷茫。

夏凡:……

要不是看到他們這樣互相忌憚,他還以為這兩撥人是一夥的呢,畢竟連衣服都一樣。

此時,河中身影也騰空而起,化作了一位青羅裙的女子,正是剛剛被他避開了那位。

出來后剛想大喊救命,但卻看到有另外一波殺手,頓時驚了一下。

雙方都以為自己遇上了真殺手辦事,誰也不敢亂動,氣氛一下變得詭異了起來。

「公子,這波怎麼說?」

「這波叫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快走!」

二人傳音,隨即便要悄悄後退準備離開,反正你們都撞一起了,雙方的黑衣人加起來至少二十人,氣息都非常強橫,幾乎都是出塵後期。

這種陣容,他一個弱雞實在惹不起啊,不用請神根本打不過,用了,自己好不容易剛好的傷又得重新休養,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三十六計之走為上計。

見他要走,雙方黑衣人齊齊怒喝:

「站住,將人交出來!」

「休走,把人留下!」

雙方二十人的氣機齊齊鎖定了夏凡白玉兩人,似乎他們搶了什麼寶貝一樣。

夏凡白玉:……

兩人對視一眼,他們要救人了嗎?沒有吧!。

而兩女見此連忙上前,身形一拱,將白玉擠到一旁,隨即一左一右拉出他兩條袖口。

「夏公子,我知道你修為高深,還請求求小女子!」

「求夏公子救命!」

說完,兩女齊齊一愣,隨即看向了對方,沒想到居然還有同行。

聞言,夏凡轉過頭,看向兩女問道:「憑什麼?我又不是你們爹?」

兩女要是能當場叫聲爸爸,這活他就接了,畢竟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拒絕美女叫爸爸的行為。

對此,青衣女子連忙捋了捋頭髮,將自己嫵媚的容顏全部露出,魅聲道:

「只要夏公子能夠救我,便是我穆青青的恩人,便是以身相許……」

話還沒說完,誰也不曾想他竟抬手便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了女子臉上,將其打得原地幾個翻轉,最後跌坐在地,直接將其給打蒙了。

隨即轉頭看向另一位白衣女子問道:「你也要以身相許?」

說着還順勢抬了抬手,嚇得女子連忙退後兩步。

「我告訴你,我忍你們很久了知道嗎?怎麼滴?沒完了是吧!」

這番景象不光讓兩女不知所措,就連天上的兩方黑衣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啥情況,被發現了?不應啊!

只見夏凡說完之後連忙退後兩步,臉上又露出較為痛苦的神色,自言道:

「打女人,不應該,太不應該了!」

兩女:……

但還未等二人回過神,只見夏凡上前一步,伸出雙手摟在兩女腰間,二人一愣,心中竊喜面露微紅,還以為他轉性了,陡然間卻感覺自己騰空而起,竟是被他生生的摔了出去。

「別看戲了,交給你們了!」夏凡陡然嘴角微微上揚,看向了一旁的某處。

只見兩女化作兩道流光爆射而出,眼看着就要撞在山體之上,嚇得那些黑衣人不禁一個哆嗦,下一秒,兩道流光劃過,將青白兩女救下,一把抱在懷裏。

「哈哈,老夏,真是讓兄弟我好找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