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楊際不由眼睛一亮。最近這幾天,他被這個問題搞得暈頭轉向,不知該如何應對。唯一的期望,就是寄托在神秘的衛易身上。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直接幹掉他們,讓他們消失。」

殺人。

這兩個字,讓少年楊際嚇了一大跳。他雖然恨這些人,但是還從沒想過真的去殺了這些人。殺人,對於一個半年前還連靈力都沒有的少年來說,實在是太過遙遠的事情。

對此,衛易沒有去故意開導少年,只是讓少年自己抉擇。

或者說他懶得這麼做。

衛易覺得,如果是像唐渭那樣的人在這裡,多半是又要布局,算計人心,最後解決問題。但是衛易眼下真的懶得這麼做。

見過世間最絕頂的風光之後,衛易的江湖,是如葉朝歸那樣的絕世風姿,是如大離皇帝那樣的權傾天下卻依然甘心赴死,是已故的姚老頭以兩座天下為棋盤去和人心對弈……見慣了這些風景之後的衛易,讓他再去想這些底層的蠅營狗苟,實在是懶得去花心思。

況且,衛易當下雖然只能以神魂重回修真界,但也不是半點自保之力都沒有。按他的估計,殺一個普通的化靈期,還是很容易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去想那麼多。就像一個頑劣的稚童,路遇蟲子擋路,最簡單的方法,自然是直接一腳踩過去。

「前輩……可有辦法殺了他們?」少年楊際在權衡利弊之後,終於還是詢問起來。

「可以。」衛易鄭重其事的回答:「不過,我若出手,需修養三個月的時間,後面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了。」

這樣嗎?

楊際思量片刻之後,終於還是搖了搖頭。

「前輩,晚輩倒是有一個計劃。但是,需要前輩幫忙。至於殺人,晚輩懇請前輩,放他們一條生路。」

「哦?」

衛易終於有了些興趣。在他看來,楊際對於楊家村並無留戀,甚至可以說是心懷憎恨。既然這樣,為何還不願殺戮呢?

「畢竟,他是楊家村的族長。若是沒有族長在,楊家村肯定會過的更差,說不定就要被別的村子給吞併了。」楊際嘆息一聲:「雖然我對楊家村並無好感,但說到底,是生我養我的地方。」

這小子,倒是有一顆慈悲心。

「說說你的計劃。」

衛易沒有多說什麼,這就已經代表了允許。衛易這會兒倒是更在乎,楊際會有什麼辦法。

「我聽說,婆娑學宮最近正在招收弟子,在這座城裡,也有婆娑學宮的人在。若是我能通過考核,成為學宮的學子。便是這座城地位最高的巡防知事,也要對我歷經三分,絕不敢再為難我。」

「不過,要想成為婆娑學宮的學子,我肯定是沒那個能耐。所以,我便需要前輩您幫忙。」

婆娑學宮?

這小子……還真是和自己有緣啊?

衛易有些悵然。很久以前,在蒼靈府時候,當時他被宋家逼迫,便想到了去抱城主府的大腿,後來才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事情。如今楊際這小子,倒是和他做了一樣的事情啊?

至於楊際所說的這個婆娑學宮,衛易還真知道。

婆娑學宮是如今遠東最有名的學宮,大致可以理解成是遠東版的大離聞道院。而且,如今遠東諸多門派漸漸消亡,這座婆娑學宮,就成了無數年輕天才的最佳去處。

不過,衛易之所以知道這座婆娑學宮的事情,倒不是因為它真的名氣那麼大。事實上,這座婆娑學宮歷史並不算長,建立才不過數十年而已。衛易之所以知道這座學宮的事情,是因為這座學宮的創立者,正是樂桓的那位外公!

「若是能進入婆娑學宮的話,自然不會再有人敢招惹你。不過,我記得婆娑學宮分為數十個子院,你想考哪一個?」

作為遠東的最高學府,婆娑學宮幾乎收攏了整個遠東的年輕天才。不光招修行上的天才,也招其他方面的,比如煉丹、制符、煉器等等,甚至就連戰將府都有。婆娑學宮的配置,基本上和咸安城的那座聞道院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我……好像只能考戰修的子院吧?」楊際這次有些猶豫,並沒有多說什麼。衛易這才想起來,以楊際的眼界,恐怕也僅限於知道婆娑學宮這個名字而已。讓楊際去考婆娑學宮下屬的戰將府?估計楊際連戰將到底需要學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去參加考核?」

「兩天之後。」楊際解釋道:「我聽說,婆娑學宮是兩日後才開始考核。」

……

死亡世界。

既然決定了去參加婆娑學宮的考核,自然就要衛易出手幫忙。以楊際那點本事,鐵定是不可能的。

但是,衛易其實也不是很有把握,一定能幫楊際通過考核。

衛易也不知道,這個婆娑學宮,到底是以什麼標準招收弟子的。

不過,婆娑學宮的考核,既然沒有任何修為要求,只是單純招天才,那考核方式,肯定不可能以修為論高低。衛易猜測,若是報考戰修的話,多半是要測試靈氣親和能力,以及修行各類神通的天分了。

對於周天境以下的修士而言,這兩點若是過關了,那便是常人眼中的天才。當然,這只是尋常意義上的天才。若是真正的天才,還需要測試自身的感悟能力。

衛易覺得,前測試靈氣親和能力,和神通修行能力,這兩種可能應該是比較大的。至於自身感悟能力,測試起來相當的麻煩。若是在婆娑學宮內,還有可能。但若只是在一個普通的小城,應該很難測試才對。畢竟,負責則是考核的,最多也就只有化靈期的修為,根本不具備這個能力。

而前兩個能力,倒是也不難偽裝。

「這木之本源化成的小樹,之前可是連盤山太師叔祖那樣的純陽修士,都無法看穿的。想來用以隱藏身份,應該是足夠了。」

之前衛易剛剛得到這份木之本源化成的小樹,就連盤山真君這等純陽大能,在衛易主動放開識海之後,都未曾在第一時間發現這棵小樹的異常。連盤山真君都如此,衛易相信,自己寄身於小樹內,應該絕不會被人看破。

「我在這座死亡世界的實力,似乎直接關係到我回到修真界之後的戰力。所謂的考核,以我的能力,通過應該並不困難才對。」

奇特的機緣,造就了當下楊際這麼一個奇葩。有木之本源幫忙隱藏,恐怕就算返虛親臨,也無法看破衛易的偽裝,這絕對是世間最頂尖的偽裝利器了。

在死亡世界再次獵殺了兩日之後,這一日,當衛易剛剛獵殺一頭實力已經堪比化靈三重天修者的白骨生物后,識海中的那顆七彩晶體,忽然微微顫抖起來。

衛易知道,這是楊際在呼喚他了。

衛易之前和楊際做過實驗。將那株七彩小樹封印在楊際體內后,楊際只要朝其中灌輸靈力,衛易便可以在死亡世界感應到,這也是兩人聯絡的方式。

衛易找了處安全的藏身之處后,心念一動,再次回到修真界。

「已經參加考核了嗎?」

始一回到修真界,衛易便發現,楊際此刻正身處一座廣場上排隊。看附近的情況,來參加考核的人數倒是不少。年紀小的估計也就剛開始修行,年齡大的估計都快將近三十歲了。

「快三十歲的天才?若真是天才,還會等到三十歲?」

衛易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經楊際解釋一番之後,終於恍然大悟。

「學宮招收學員,只要三十歲以下,都可以自由參加,每年一次。不過,想要參加,需要交納一顆下品靈晶的費用。」

原來如此。

一顆靈晶,對於當下楊際這樣的底層修者,那已經是全部身家了。但對於那些混的好的修者來說,九牛一毛罷了。花一顆靈晶,來測試一下自己的天分,實在是很合算的事情。就算明知道通過考核的可能微乎其微,還是有人願意每年都來參加。若是萬一走了狗屎運,那可就徹底一步登天了。

而對於學宮方面來說,每年在整個遠東範圍內舉辦一次考核,光是收的靈晶,恐怕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了。這筆買賣,怎麼看都很划算。

很快,隨著考核時間到來,衛易看到這座廣場被徹底封閉了起來。參加考核的人數,恐怕要接近萬人了。不過,接下來,學宮方面的修者,給出的測試考題,卻是讓衛易十分驚訝。

「這是……佛經嗎?」

婆娑學宮負責考核的修者,直接將一段類似佛經之類的東西,以幻光投射在廣場正中央。按照學宮方面的解釋,在一個時辰內,誰能對這段經文領悟的更深,以靈力顯化出的靈力蓮花更大,便有可能通過考核,成為學宮的學子。

就這麼簡單?

。 許雲峰見狀趕緊使出水屬性,在他面前瞬間出現了一堵冰牆,這道電流打到冰牆上就發生了耀眼的光芒,林軒趕緊閉上眼睛,不然就被閃瞎了。

再睜開眼,這堵冰牆就消失了,兩個人打的依舊很激烈,各種屬性在空中交相輝映,時不時的還要發生一場爆炸。

林軒本以為這個許雲峰會比許夢妍厲害的,現在看兩人的戰鬥的情況,這個許雲峰也就紫色四品左右,跟之前的玄妙道長差不多。

雖然許雲峰實力不如許夢妍,但許夢妍跟他打鬥的過程中還是受了不少傷。看着自己的女人受傷,自己卻愛莫能助,這別提有多痛苦了。

「林軒,你快出去,別在這裏待着了!你會受傷的。」許夢妍對林軒喊道。

「不行啊夢妍姐,我不能把你丟下啊,有什麼事咱們倆一起扛着。」林軒說完,突然召喚出身上的火屬性,對着許雲峰噴出了一團火焰。

這樣的傷害對許雲峰來說就是隔靴搔癢,許雲峰輕輕揮揮手就把這火焰撲滅了。許雲峰笑了笑說道:「臭小子,跟我玩英雄救美是吧,那我今天就陪你玩玩。

許雲峰剛想攻擊林軒,卻忘記了這裏還有許夢妍。許夢妍突然也使出了火屬性,這一股火焰威力就很大了,許雲峰還沒反應過來瞬間臉就被烤焦了。

許雲峰痛苦的吼叫着,趕緊用水屬性給自己降溫,嘴裏還罵道:「你這個女人怎麼能這麼狠心!」

許夢妍嘆了口氣說道:「是你非要殺了我的,我只不過是在保護我自己而已,而且如果你真的想殺我,那說明你根本就不愛我,也不用再假惺惺的跟我表白,你是不是真喜歡我我都能看出來的。」

許雲峰吐了一口血,惡狠狠的看着許夢妍,沒有說話。

許夢妍又說道:「你走吧,我不殺你。你回去好好工作吧,你要是不想看見我你可以辭職。」

許雲峰苦笑了一聲說道:「行,我這就辭職,以後我再也不想看見你!這幾年對你的努力算是白費了!」許雲峰說完便開門離開了辦公室,走的時候還不忘摔了一下門。

許雲峰走後,許夢妍一下子蹲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起來,她的小臉紅了,肉眼可見的眼淚從她的臉頰上滑過。林軒見狀連忙蹲下湊到許夢妍眼前,輕輕的捧着她的臉,然後用額頭在她的鼻尖上碰了一下。

許夢妍一下子笑了出來,連忙往後退了幾步說道:「親愛的你幹嘛呀。」

「夢妍姐,你在我懷裏趴一會吧,我抱着你。」林軒笑着說。

許夢妍立馬就不哭了,開心的把臉貼在林軒的肚子上蹭,還用手抱着他的身體說道:「親愛的,還是你對我最好了。」

許夢妍又說道:「親愛的,讓你見笑了,怕你擔心我,這件事我一直瞞着你,你沒生我的氣吧?」

「沒有沒有,不過夢妍姐,那個許雲峰這麼過分,你就這麼忍了嗎?不再教訓一下他嗎?他至少紫色四品啊,你吞了能有不少的進步的。」林軒氣憤的說道。

「林軒啊,你眼光太短淺了,升級或報復只是一時的事,我要是把這個副總殺了我在這個公司還能待的下去嗎?我總不能因為我的個人恩怨毀了我的前程吧。」

13林軒回到家,看時間不早了,洗了個澡就躺床上睡覺了。

半夜,這讓林軒煩惱的肚子疼又犯了,而且這次比前幾次還疼。

他看了下手機,現在是凌晨兩點多。要忍至少還要忍三四個小時。這劇烈的疼痛讓林軒忍不了了,他厚著臉皮給徐夢妍打了個電話。

幸好我留了琳兒的聯繫方式。我給琳兒打了電話,電話剛打出去就接通了,然後傳出琳兒甜美的聲音。

電話里很快傳出徐夢妍甜美的聲音:「林軒,怎麼這個點給我打電話,發生什麼事了?」

林軒把肚子疼的事給徐夢妍講了一遍。

「好,我馬上就到,你堅持一會。」

徐夢妍家在外市,離林軒家這麼遠,睡的好好的還被他叫起來,也不對他發脾氣,林軒為自己能遇上這麼好的姑娘感到很幸福,想到這,林軒決定一定要把這個女人搞到手。

也就幾分鐘,窗帘後面就出現了一個倩影,徐夢妍到了。

徐夢妍坐在床上,手上散發着柔和的光。

「拉住我的手。」她對林軒說。林軒抓住她的手,那道柔和的光芒便順着他的胳膊流經他的全身,這種疼痛不到一分鐘就緩解了。

「謝謝夢妍,我不疼了,對了,你留在這就好了,回去一趟太麻煩了。」

「不了,這又沒有我睡覺的地方,我來回一趟頂多幾分鐘,不麻煩的。」

嗯那就好。

「那我就先回家了,你有什麼事再叫我好了」

徐夢妍說完又化成一縷粉色的煙消散了。看着自己胳膊上粉色的頭繩,林軒心裏感到十分溫暖。

他躺在床上接着睡了過去,這一睡睡到了八點多。等醒來,林珂早就把飯做好等着他了。

這段時間光處理黑界的事了,林軒想起自己有幾天都沒動筆學習了,俗話說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不知道在你懈怠的幾天裏有多少人五點鐘起床十二點睡覺。

林軒吃完早飯就拿了本數學必刷題還有一摞草稿紙進了卧室,林珂跟徐龍陽在外面看電視,他倆知道林軒學習就把電視聲音調小了。林軒做着數學題,花了一個半小時把它做完了。

一口氣學了兩個小時,林珂看他學習給他端了水果就關上門出去了。

今天是周日,該返校了,林軒下午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回了學校。

今天回去的挺早,宿舍樓還沒幾個人。林軒走到自己宿舍門口,本應該安靜的宿舍卻有奇響,他感到奇怪,用餘光往裏瞥,發現一個人在翻他的柜子,那是他的舍友:錢進。

錢進一直翻,翻了快有一分鐘了,因為柜子門擋着林軒想看也看不清他在幹啥。林軒本想繼續觀察,可突然鼻子一癢,打了個噴嚏,這一下就被錢進發現了。

錢進看到林軒后全身都抖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狀態,淡定的說道:「軒哥,我這沒紙了,我肚子疼,借你點紙行不?」

林軒點了點頭,錢進拿完紙就跑了出去。

想起徐夢妍給他說的話:注意身邊不對勁的人。林軒馬上開始懷疑起了錢進。他的紙明明打開柜子就能看到,按理說不出幾秒就能打開,不至於翻這麼半天。這傢伙估計沒安好心。

想到這,林軒趕緊打開自己的柜子,卻發現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出現。

「哼,估計讓這小子藏起來了,這傢伙肯定有問題,可是他跟我也不熟平時我也沒得罪他,幹嘛這麼害我呢?

這傢伙既然自己沒有辦事動機,那他就有可能是某個組織派來的,是哪個組織呢?我想起了之前的韓雯還有那隻綠色厲鬼,難道錢進跟他們是一夥的?好像也說不通,那兩個人見面就要殺我,這個錢進卻只是讓我肚子疼。

我靠,我這是被三方夾擊了嗎?這TM讓我怎麼玩?三個組織我連他們據點都找不到,我還就只能乖乖等着他們上門找我麻煩!」

林軒越想越害怕,還沒想好對策,錢進就回來了,因為宿舍就他們兩個人,所以氣氛十分尷尬,不過林軒當然假裝不知道,沒有揭穿他。

林軒想了一下接下來的計劃,得先搞清楚錢進在搞什麼。

安個監控吧,當然不能太明顯,弄個針孔攝像頭最好,放到正對着我柜子門的地方,這樣就能看到錢進在搞什麼了。

想好后,林軒上網搜了一下,最便宜的也要花兩三百,這對他一個窮學生來說還真有點貴,畢竟這也是高科技。

林軒把他的想法告訴了徐夢妍,徐夢妍二話不說就給林軒轉了一千元錢,這把林軒嚇壞了,這種巨額可是他家一個月的花銷。

徐夢妍接着補充了一句:「你拿去用,什麼時候還都行,不還也沒事,以後資金方面有問題直接找我要就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