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周圍的人對他的反應早已習以為常。

他是典型的大男子主義,就是看不起女性程序員。

雲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漆黑的眼眸寒涼泛著戲謔的目光,淡淡的語氣,「我確實是一個女人,不僅比你有本事,而且比你小了十來歲。」

「這都二十一世紀了,居然還有你瞧不起女性的男人,也沒見你有多厲害。」

他被雲悅的話說的有些發懵,愕然瞪大眼睛,隨後有一陣窘迫,漲紅了整個臉。

似乎沒有想到她會這麼不給面子說出來,感覺到周圍嗤笑的目光,頓時有些惱怒,他什麼時候這麼丟人過。

他不喜的皺眉,理直氣壯的道,「我說錯了嗎,女人就應該在家生娃帶孩子。」

雲悅起身路過他身邊眼尾掃了他一眼,往門外走去,「報酬讓樓亭直接打我卡上。」

守在門外的人看見她出來立馬給她讓開一條道。

雖然聽不清裏面的聲音,但是他們也能透過玻璃看清楚裏面的人一個個高興的不得了,這是演演算法問題已經解決了,能正常運行了?

喬南心中鬆了一口氣,還好雲小姐解決了,恭敬的道,「雲小姐放心,樓總一分不會少你的。」

他眸底帶着笑意。

所有人臉色變了變,她居然直呼他們總裁的名字。

這一刻他們才意識到她不簡單。

至少在京城敢這麼叫樓總名字的人屈指可數。

喬南推了推眼鏡框,意味深長的看了莫群翔,聲音清冷,「做好自己手中的事,不關自己的事不要去管,另外……」

所有人都看着他,喬南跟在樓亭身邊這麼多年,也是學到他幾分氣勢的,拿捏的非常到位,「也請大家注意自己的身份,不是什麼人都是你們能惹的。」

雲小姐剛剛沒計較,已經算是他的幸運。

他實在沒想到公司居然還有這種大男子主義的人了,看來以後招聘人才得多插些問題才行。

所有人都暗中瞥向莫群翔這邊,不用挑明也知道喬迷失是在說誰。

他剛剛肯定把那位小姐給得罪了,不然喬秘書怎麼會這麼說,這次他可算是提到鐵板了,能直呼他們樓總名字的人又怎麼可能簡單。

整個研發部門的女性都看不起他,雖說有些本事,家庭背景也不錯,可他的大男子主義實在讓人噁心,這會看到他一陣紅一陣青的臉色,心中別提有多開心了。

雲悅出了天祁集團的的大門,直接叫了個的士回了盛亭。

她一走進去,整個屋內都透著低氣壓,平時嘻嘻哈哈的聲音消失的一乾二淨,只有廚房時不時傳出的鍋鏟炒菜的聲音。

她換上拖鞋走過玄關,沙發上的男人站了起來,緊繃的下頜鬆了松,聲音低磁微沉:「事情都辦完了?」

他去倒了一杯加了蜂蜜糖的蜂蜜水出來遞給她。

雲悅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沒什麼表情的道:「辦完了,不過以後都得去畫協訓練。」

她巡視了一圈,發現封葉他們都不在,只有蕭風在廚房炒菜,眉梢一挑,挺淡的語氣,「他們人呢?」

「都在房間獃著,林軒澤被湘姨接走了。」他抬眸看着她,一雙眸漆黑深邃,眉心微皺,他想了一下午也不知道該怎麼得到湘姨的原諒。

雲悅看他的模樣唇角懸掛一絲笑意,斂著眉把蜂蜜水喝完,「她是生氣了。」

說完她掏出手機點進微信,這才發現她給自己發了好幾條信息。

。 她沒說什麼,獨自離開了寢室。

秦舒前腳剛走,辛寶娥終於聽到了關門的聲音,回過神來。

她再次看了眼手機上的新聞,然後,緩緩地吁了一口氣。

原來,秦舒真的死了。

秦舒剛走出國醫院大門,一輛計程車就停到了她的面前。

知道這是燕景安排的車子,她沒有遲疑,拉開後排車門坐了進去。

司機果然沒問她什麼,徑直載著她朝目的地駛去。

十多分鐘后。

一家美容店的推拿室里。

脫了上衣的燕景趴在按摩床上,技師正動作溫柔的替他舒緩背部的肌肉。

秦舒走進來的時候,燕景睜開了鳳眸,朝身旁的技師擺了擺手,嗓音微啞地說道:「有她在,這兒沒你什麼事了,下去吧。」

記住網址et

女技師看了秦舒一眼,沒有多問,起身離開。

房門重新關上,房間里就只有秦舒和按摩床上的燕景。

秦舒朝他走了過去,淡淡說道:「我不會按摩。」

說完,餘光卻瞥見了放在燕景腦袋旁邊的平板,她心裡不由地一動。

改口說道:「不過我會針灸,如果你想試試的話……」

「可以。」燕景幾乎爽快地應了下來,唇角勾起若有似無的弧度。

秦舒鬆了口氣,把包放到一旁的柜子上,打開,拿出裡面的銀針。

順便把柜子上的一盒艾條和打火機拿了過來。

在她準備這些東西的時候,隨口對身後趴著的燕景說道:「這裡離國醫院並不遠,你就不怕被人發現?」

「沒有人知道我們在這裡見面。」燕景含笑的語氣裡帶著自信。

秦舒沒有多說什麼,拿著東西轉向他,問道:「你找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看今天的新聞了嗎?褚臨沉給你舉行了葬禮。」

燕景幽幽說道,目光落在秦舒臉上,似乎很期待她的反應。

秦舒卻眼皮也不抬一下地說道:「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沒什麼稀奇的。」

「噢?」

她拿著東西走到燕景面前,對上他充滿興味的目光,不冷不淡說道:「這不正是你之前策劃那一齣戲,想看到的結果嗎?」

心裡卻想著:燕景找自己竟然是為了這件事,這男人真是有病。

不過,自己正好借這個機會,查查他的平板。

秦舒心裡打著自己的算盤,而燕景在聽到她的話之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後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只可惜,我好像高估了褚臨沉對你的感情。他最後也不過是隨便找了個公墓把你埋了而已。」

聽出他話裡有話,沒安什麼好心,秦舒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反問了一句:「不然呢?」

燕景動了動唇,果然無話可說。

當然,也是不想讓秦舒知道太多自己心裡的想法。

他沒再談論葬禮的話題,而是笑了笑,仿若隨意地說了一句:「我現在突然有點期待,這些在你墓碑前哀悼的人,要是看到你活生生出現在他們面前,會是什麼反應了。」

秦舒拿銀針的手微微一頓,低聲說道:「會有這麼一天的。」

她一定會回到他們身邊!

燕景把她的神情看在眼裡,鳳眸眯了眯,「嗯,那你可一定要好好完成我們之間的合作。」

「這是一定的。」 新貴和舊勛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兩方的年輕一輩也是經常產生摩擦,這種小輩之間的打鬧不痛不癢,一般情況下,只要不死人,大佬們都是抱以看熱鬧的心態,絕不插手。

但此次打圍明顯是非同一般的情況,若是有人在打圍期間「不務正業」,因為一些私人恩怨大打出手,不但拿不到好名次,更是會淪為所有人眼中的笑柄,丟盡家中臉面。

等到回京后,鬧事的各家子弟也勢必會被自家長輩訓斥,責罰,甚至禁足,更甚至廢黜。

這就是烏赤仁非要等到打圍結束之後才和他比武的原因,也是李劍吟此刻提議不動拳腳,只比弓馬射獵的原因。

很顯然,馮紫英也有這方面的顧慮,在李劍吟提出比狩獵名次后,陷入了沉思。以目前的情況,放任衛若蘭和對方打鬥顯然是不明智的,但是他也能想到,李劍吟如此提議肯定沒安好心的,若是貿然答應,搞不好會中了對方的圈套。

然而,就在馮紫英猶豫時,賈璉卻是迫不及待地就答應了。

「好,就這麼辦,打打殺殺的多不好,拳腳無眼,一旦傷到了,就會影響後面的打獵。

比打獵的話,也不影響打圍的名次,一箭雙鵰。」

賈璉本就擔心對方找麻煩,一旦雙方打起來,他這養尊處優的尊貴身板兒,豈能扛得住對方的拳頭。

是以在李劍吟提出比試打獵時,賈璉喜出望外,當機立斷就同意了。畢竟比打獵的話,雙方的目標都是野獸,他也就不會挨打了。

「璉二哥,你……」

「璉二爺夠爽快,既然我們雙方一拍即合,那便就此定下,你們又七個人,我們也只出七個,接下來三日,公平競爭,狩獵山中野獸,三日後,以獵物強弱,大小,多寡綜合評比。」

看到馮紫英要開口,李劍吟忙順著賈璉的話將比試定下,把馮紫英的話噎了回去。

雖然猜到對方肯定不懷好意,但畢竟只是猜測,若是出言反對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勢必會被當成是膽怯,所以馮紫英也只能將話咽了回。

反正現在也沒有比斗獵更優的選擇了,至於對方的詭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

「比試打獵也可以,但是你們輸了,我要他一條胳膊,要他自扇耳光,把嘴打爛。」衛若蘭冷不丁開口道。

「衛公子,不過是一時意氣之爭罷了,何必玩的這麼大呢。」李劍吟笑著勸說著。

而此時那個小眼睛齙牙又忍不住諷刺道:「就憑你還想讓我自打耳光?

要是你輸了,我也不要你的手,也不要你自打耳光,只要你到那個賤奴才的靈位前跪下,大說三遍『是我衛若蘭害死了你』,你可敢賭?」

這話可謂是惡毒至極,讓衛若蘭到一個死掉的奴才靈前下跪,還要承認是自家多管閑事害死對方,這完全是在誅心,若是衛若蘭真的輸了,跪了,說了,那他勢必會心境崩塌,成為一個廢物。

衛若蘭正是怒不可遏的時候,再被齙牙一番諷刺相激,立時便要答應,馮紫英見狀連忙將他攔住。

而對面的齙牙在說完之後也是立刻就遭到了李劍吟的呵斥。

因為雙方提出的賭注實在是太過分了,斷手,打臉,下跪,真要以此為賭注,勢必掀起軒然大波,到時候估計就連順治帝都會坐不住了。

畢竟以帝王的平衡之術,他想看到的是雙方對峙,這樣才便於他掌控,若是讓衛若蘭他們這樣不計後果的賭鬥,搞不好雙方就會撕破臉皮,直接明著內鬥起來,那就不是順治帝想看到的了。

「衛公子,何必說這些氣話呢,咱們之間雖是合不來,可也沒到要斷手下跪的程度不是,要是真的因為一時意氣之爭鬧出事情來,到時候為難的可就是家中的長輩了。」

呵斥完齙牙,李劍吟微眯著雙眼,看著衛若蘭勸說道。

衛若蘭這邊,馮紫英和賈珍賈璉也都勸他勿要魯莽。

最終,雙方也沒定什麼賭注,只約定輸的一方當眾服個軟,自認不如就行了。

本來就是意氣之爭,爭的就是個臉面,多加那些根本不可能去踐行的賭約毫無意義,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輸了低頭服軟。

比試既定下,衛若蘭是再不想看到齙牙一行人,率先打馬離開,馮紫英賈璉幾人也連忙跟上。

留下李劍吟幾人還在原地,望著馮紫英七人的背影,李劍吟的眼中閃爍著莫名的神采。

「李大哥,我實在想不明白,咱們幹嘛要這麼大費周折和他們比勞什子打獵,直接讓我一拳一個打倒那幾個花花公子豈不省事。」烏赤仁不滿地抱怨著。

李劍吟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就知道打,也不動腦子想想,要是我們在打圍的這幾日和他們動手,讓那麼多人看了笑話,等回到家中你能落著好?」

烏赤仁滿不在乎地說道:「怕個鳥,大不了也就捱我老爹一頓棍子,再關上幾天。」

李劍吟皺眉道:「我可警告你,接下來你專心打獵,不許和對方動手,其他的事情我會安排好的。」

「你倒是該好好準備一下和陳潁的比試,我總覺得這個人沒那麼簡單,他太自信了,完全看不出是在虛張聲勢。

要是你說不過他,再打不過的話,我估計你爹就要放棄你,重新培養接班人了。」

「李大哥你想太多了,陳潁那個軟腳書生,連打獵都不敢,還扯什麼『君子遠灶台』那一套,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他。

再說了,我爹就我一個兒子,又怎麼可能放棄我呢。」

齙牙提醒道:「是『君子遠庖廚』,不是灶台。」

烏赤仁撇嘴道:「管他那麼多做鳥,和灶台不就是一個意思嘛,你當老子不知道啊。」

明面上,烏赤仁的確沒有兄弟,但是他們這種人家,家中男子在外面養幾個外室又算得上什麼新鮮事,說不定等到烏赤仁輸給陳潁之後,他爹立馬就會從外面接回來一個兒子,頂替烏赤仁的位置。

看到烏赤仁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李劍吟眉頭皺的更深,最後再勸了句:「言盡於此,你好自為之。」 回到四合院,顧紅已經上班去了,顧雪好像一直在等着他們,看見李新年的車開進院子,急忙從屋子裏出來。

「這下玩夠了吧,居然夜不歸宿了。」顧雪等洋洋從車裏面鑽出來抱怨道。

洋洋笑道:「媽,我小姨夫難得陪我玩一次,我自然要讓他放點血了。」

顧雪皺皺眉頭,嗔道:「聽聽,這都是從哪裏學來的黑話。」

說着,三個人回到了屋子裏,顧雪說道:「一直等你們回來吃早飯呢,稀飯都涼了。」

洋洋說道:「我和小姨夫已經在外面吃過了。」

顧雪沖小翠說道:「那就收掉吧。」

顧雪見兒子膩在李新年的身邊,神情親密,不禁有點納悶,可心裏卻很高興,笑道:「這下好了,總算有個人能管住你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