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不能憑藉對對方的一點點了解,就去賭慕夏的命。

他不敢賭!

夜司爵緊握著手機,顫抖著聲音說:「慕夏,別管那些人了!你快跑!我不能讓你因為我而死!我們不能賭!」

慕夏苦笑一聲,說:「夜司爵,如果我今天自己逃命了,以後活著的無數個日日夜夜裡,我都會活在愧疚和痛苦中,讓良心每天都在煎熬里掙扎。」

「你別去想那些,只有活著才有希望!」夜司爵語速極快地補充道:「你不為自己想,你也要為你的媽媽想想。如果你死了,怎麼為她查找真相?你不是跟我說過嗎?除了司徒海和慕馨月,可能還有幕後黑手……」

「可如果我就這麼跑了,我跟司徒海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我也變成了跟他們一樣的殺人兇手……」

慕夏說著,把手機放遠,調成擴音道:「夜司爵,我要剪了。」 自己辛辛苦苦,才當上了暫代使者,付出多少?

忘川河發洪水,自己用身體裝洪水,才換來了使者位置。

本以為走到哪,都給幾分面子。

結果呢,你告訴我,我還要看禿子臉色?

這不是跪着要飯的,是什麼?

「您要是這麼說,那還真是跪着要飯的。」

江台低沉着道:「很多使者,想跪還沒門路,這不丟人。」

「這是不丟人,但這特么丟鬼!」何凡臉色難看地道。

「阿彌陀佛,玉雪施主入了陰界,亦可入我佛地藏一一脈。」恆心和尚平靜地道。

這話已經很不要臉了,無論陽間,還是陰界,他們聖林都有勢力!

「你們,太過分了!」陳玄道冷聲道:「真想做過一場不成?」

「南無阿彌陀佛。」

恆川和尚宣了一聲佛號,上前一步,泛起淡淡金光,一股兇悍氣息瀰漫而出。

「師兄。」逯玉雪緊張地看着王胖子。

「安心,貧道在這裏!」陳玄道沉聲道。

李三千神情冰冷,道:「何凡,你還不離開?難不成真要插手此事?」

「你這具身體,是活人吧?」何凡淡淡道。

「是又如何?」李三千傲然道:「我借用幾日,陰陽節到來,自會將身軀還給他。」

「既然是,那就好辦了。」何凡微微一笑,神情驟然一冷:「誰給你的膽子,讓你上活人之身!」

話音一落,磅礴鬼氣震蕩而出,化作一條黑龍,沖向李三千。

「你敢動手?」李三千面色一變,右掌一翻,一柄長劍出現在手。

卻見,刺目金光亮起,恆川和尚一步踏出,擋在李三千身前,一道卍字佛印亮起,黑龍消融。

「李三千施主,與佛有緣,還請施主不要為難。」恆心和尚淡淡道。

「哦?你要插手陰界之事?」何凡眯起雙眼,目泛凶光。

恆心眉頭一皺:「施主,李施主與佛有緣,切莫自誤。」

「少廢話,陽間之事,你們一口一個規矩,不讓我插手。

陰界的鬼上了活人之身,必有損害,你們卻一句有緣?」

何凡冷嗤一聲,抬步向李三千走去:「作為使者,我要拿他治罪,你確定要攔我?」

「施主,違逆佛意,只會誤了自身。」恆心和尚沉聲道。

「一口一個有緣,一口一個佛意。」陳玄道冷笑道:「說來說去,都是做過一場,那就少廢話。」

何凡來到恆川和尚身前,頓住腳步:「讓開,使者之怒,你承受不起!」

恆川和尚面無表情,沒有挪動一步。

李三千冷笑道:「何凡,我勸你離開,別闖大禍。」

「不論是人是鬼,至少要對得起良心。」何凡冷聲道:「哪怕這使者不做了,今夜也要盡最後職責!可敢外面做過一場?」

恆川和尚沒有言語,轉身向外面走去。

李三千冷笑,跟着飄了出去。

陳玄道面色微凝,道:「恆川修鍊金剛不壞,防禦極強,使者小心。」

「還是你小心些,別輸給恆心和尚。」何凡淡笑道:「我不會丟鬼的臉!」

這恆川和尚,也不過道基頂峰,同階之內,他不會敗!

若是敗了,估計虞夕會罵的他狗血淋頭,丟了霸王經的臉。

「恆心師兄,該我們了。」陳玄道臉色冷了下來。

恆心平靜地伸手道:「請。」

外面。

陰風呼嘯,李三千手持漆黑長劍,神情冰冷。

恆川和尚雙手合十,卍字佛印若隱若現,皮膚綻放古銅佛光。

王胖子等人追了出來,面露擔憂。

「何凡哥哥,揍哭他們。」西西卻是舉著拳頭,為何凡加油。

江台苦着一張臉道:「我的小祖宗哎,你還是趕緊問問你老師吧。」

西西想了想,道:「何凡哥哥應該會叫老師,我等他開口。」

江台嘆息一聲,沒有多言。

「何凡,猖狂到聖林頭上,就算是殺了你,也沒有鬼給你報仇!」

李三千冷喝一聲,鬼氣翻湧,身形瞬間消失。

一道劍芒,猶如匹練一般,斬向何凡。

恆川和尚右腳一踏,地面裂開,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彈射而出,一掌綻放璀璨佛光,拍向何凡。

「你,也配與使者動手?」

何凡冷哼一聲,漆黑大槍出現在手,沒有動用武學,普普通通一槍,砸向李三千。

同時左掌聚集鬼氣,迎向佛掌。

咯嚓

大槍砸落,恐怖力量粉碎了長劍,磅礴鬼氣灌入體內。

李三千身軀一顫,倒飛出去,一道虛幻身影,從軀體內飛了出來。

一槍,直接打出來!

「拿下!」何凡冷聲喝道,左掌迎上佛掌。

轟隆

雙掌碰撞,佛光如驕陽,一股獨特的剋制之力瀰漫,但何凡的鬼氣也不弱。

一時間,佛力竟是無法壓制鬼氣。

恐怖力量震蕩,氣浪滾滾,地面崩裂,沙塵飛揚。

雙方各自震退,恆川和尚終於色變,驚疑道:「你竟將鬼氣,練到這個地步?」

何凡的鬼氣太精純,太凝練,他的佛力,無法剋制!

「金剛不壞,不過如此。」何凡淡然道。

「大力金剛掌!」

恆川和尚冷喝一聲,渾身肌肉隆起,古銅色光芒大放。

何凡大槍一挑,驚天殺機再現,哀嚎龍吟相伴。

屠龍槍!

噹啷!

霸道剛猛的槍芒落下,恆川和尚掌中浮現卍字佛印,硬抗屠龍之槍。

咯嚓

下一刻,恆川和尚面色大變,卍字佛印碎裂了。

霸道剛猛的槍芒,迸射而出,古銅色手掌,迸射猩紅血光。

恆川和尚身形暴退,何凡大槍壓上,恐怖力量轟然砸落。

噗嗤

大槍如同落在鋼板上一樣,恐怖的力量,震的恆川和尚口噴鮮血,身子翻滾出去。

「使者,這麼強?」

林道雲,江台等人和鬼驚呆了。

這可是道基頂峰的佛門修士,剋制陰界的鬼,可現在看來,完全被吊打!

「何凡哥哥當然強。」西西驕傲地昂頭道。

何凡神情冷漠,大槍如同天柱,掄起砸落,同時喝道:「還愣著幹什麼,將那什麼李三千給我拿了!」

「是。」江台一個激靈,連忙撲向李三千。

李三千剛摔在地上,身受重創,見狀急忙喝道:「我背後乃是使者……」

「去你大爺的使者,惹不起聖林,還治不了你?」江台猙獰地道。

聖林寺,他惹不起,但一個使者?

何凡背後還有厲鬼虞夕,怕你?!

噗嗤

恆川和尚再度噴血,身子猶如皮球一般,高高飛起。

何凡神情冷厲,殺機再起。

「住手!」

察覺恆川危險,恆心和尚面色大變,急聲喝道。

。 他一直忍着讓著依瑪兒,她居然說她討厭自己。

她太過分了。

趙匡洪的眼睛猩紅,整個人都失去了理智一般。

全然不知道自己在犯錯。

嘶啦。

依瑪兒身上的衣服被他暴力地撕扯了開來。

依瑪兒驚呼了一聲,眼淚簌簌落下。

她用力地掙扎,可這些日子精神和身體上受到的創傷,讓她憔悴不已,無力抵抗。

「趙匡洪,殿下,求求你,放開我好不好,我知道錯了,求求你。」

依瑪兒不斷的求饒,可趙匡洪好像聽不見她求饒的聲音一般,無情地親吻着她。

僵硬穿過了身體,徹底粉碎了依瑪兒最後的希望。

她放棄了掙扎與抵抗,整個人好像軟了下去一般,攤在了床上。

那一瞬間,趙匡洪徹底清醒了過來,看到自己做的事情,整個人頓時愣住了,進退兩難,不知所措。

他猛地抱住了依瑪兒:「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