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心急如焚,擔心陸昭。

可沒想到獄警開門了,把她拉了出去。

「你自由了。」

唐柒柒被推倒洗漱間,換了乾淨的衣服,可她的臉依然蒼白無比,站在陽光下近乎透明,有一種病態的美。

她的身上肉眼可見的傷痕,結痂的、淤青的……應有盡有。

她的臉上還有沒有消下去的巴掌印。

她被推搡著出去,很快上了一輛警車。

「我……是要去哪兒?」

她沙啞著聲音詢問。

「去參加婚禮。」

她聽言心頭一顫,那一瞬是高興的。

這話的意思是陸昭沒事,婚禮如常,陸老師在等她!

她高興壞了,但也擔心自己這麼狼狽,陸老師會不會嫌棄。

車子停在了酒店外面。

她下車的時候只覺得陽光格外的刺眼,晃得她眼睛生疼。

她本以為缺席新娘的婚禮肯定沒那麼熱鬧,可沒想到人來人往,大家臉上笑意盈盈。

她走一步,身後換了常服的獄警也跟着走一步,似乎生怕她惹出什麼事情來一樣。

她走了進去,沒人關注自己,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落在了台上的一對新人身上。

在費蘭城最奢華的酒店,滿座賓客都是富賈大亨、皇親公爵。

台上有人穿着婚紗,站在陸昭身旁。

她腳下一個踉蹌,狼狽的摔在地上,沒人關注自己。

獄警很快把她拉了起來,在她耳邊威脅:「別亂來,這可是公主殿下的大婚。」

她聽到這話耳朵嗡嗡的,腦袋也一片空白。

她本來是這個婚禮的主角,現在卻變成了旁觀者。

她眼睜睜看着凱瑟琳穿上屬於自己的婚紗,對着陸昭笑臉相迎,在賓客的簇擁下和陸昭擁抱親吻。

陸昭也沒有任何抗拒,他臉上洋溢着笑容,似乎樂見其成。

她不過被關了幾天,卻有種被關了幾年,出來已經是物是人非的樣子。

她眼前一黑,直接昏闕過去。

獄警簡直也趕緊把人帶走了,所有人都關注這場盛世婚禮,只有台上的新郎注意到了唐柒柒。

。 盼盼突然昏迷,倒在地上,這可把孫欣欣嚇壞了!

孫欣欣尖叫著把手機一扔,急忙跪在地上,抱起盼盼,使勁的搖她。

「盼盼,你怎麼了?快醒醒,你別嚇唬媽媽呀!」

「盼盼,盼盼,快醒醒呀!」

孫欣欣急得眼淚開始嘩啦啦的往下掉,落在盼盼稚嫩的臉龐上。

下一刻,孫欣欣才想起,她應該馬上送盼盼去醫院。

於是,孫欣欣急忙抱著盼盼,往別墅門口飛奔出去。

女兒就是她的心頭肉啊!

盼盼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孫欣欣也活不下去了。

孫欣欣抱著盼盼,剛打開門,正要往外跑,卻險些就撞在李初晨身上。

李初晨正好從外面回來。

就看見孫欣欣滿面淚水,抱著盼盼,開門急匆匆的要出去。

李初晨臉色一變,急忙問道:「欣欣,盼盼這是怎麼了?」

「啊,你回來得正好,盼盼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暈過去了,我們快送她去醫院吧!」

「好,去醫院。」

李初晨急忙伸出手,把盼盼從孫欣欣手裡接過來。

他們一路小跑,出了九龍別墅區。

路上,李初晨打了個電話。

等他們跑出九龍別墅區,無名開著車子,已經等在那裡。

「大哥,嫂子,快上車。」

無名已經把車門打開,和孫欣欣點頭,打了一聲招呼后,無名就迅速回到車內。

等李初晨他們上車,無名立刻踩下油門,車子呼嘯著向前沖,直奔九江醫院,疾馳而去。

李初晨緊張的抱著女兒,轉頭看向孫欣欣。

關切的問道:「盼盼怎麼會突然暈倒?以前,她也經常這樣嗎?」

「不是啊,盼盼的體質,一直挺好的,她很少生病的。以前,也沒有像今晚這樣過。」

孫欣欣現在,心裡特別的內疚。

她覺得,剛才她真的不應該對盼盼那麼凶的。

孫欣欣甚至認為,盼盼那是被她嚇到了!

「都怪我,都怪我沒有照顧好盼盼,我太沒用了!」

孫欣欣的眼淚,撲簌撲簌的往下掉,她又無比自責地說道,「我這個當媽的,真的太失敗了!」

「你別這樣說,其實,有錯的人是我。這些年,我害你們母女倆吃了太多苦。」

「我保證,以後,一定不會再讓你們受苦了!」

「還有,你也不要太擔心盼盼。」

「我在境外,認識一個很好的醫生,我已經讓她過來。」

「有她過來,我相信,盼盼就一定不會有事。」

雅典娜剛才,就給李初晨發來信息,秦悅然,已經在飛往炎國的路上。

大概兩小時后,秦悅然就能趕到九江。

但,在此之前。

為了盼盼的安全,李初晨他們,必須先把盼盼送到醫院。

畢竟,李初晨他們都不是醫生,只有去醫院,他們才能稍微放心些。

此刻,已經是晚上十點多。

路上已經沒有那麼熱鬧,無名把車開得飛快。

一路上,他幾乎沒有踩過剎車。

在紅燈路口,無名也沒有停下來等紅燈,而是直接衝過去。

也正因為這樣,在他們這輛車後面,很快就有一輛巡察司的車子跟著追來。

孫欣欣回頭看了一眼。

不由尖叫了一聲:「啊,是巡察司的車子,好像在追我們,怎麼辦呀?」 周尊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灼熱呼吸,他又不傻,從陳婉清發來的詭異消息來判斷,她就是那個怪物。

說真心的,矇著頭裝睡真是考驗演技,去屑實力派、金河馬獎最佳獲得者、《頂樓》全員瘋批演技都沒他會演入睡者。

保持平穩的呼吸,盡量降低呼吸的力度,他在這般未知壓抑的環境,顯然是無所適從的,但他深深地清楚,慌張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這兩隻怪物為何沒有撲上來?他們是從哪裏來的,站在床頭櫃的大長指甲怪物,到底是不是陳婉清,鑽入悶熱被窩的周尊不敢以性命做賭注,掀開自己的小被子,來擁抱床頭櫃半蹲半站,吐露溫熱香氣的不明收容物。

外面狂風暴雨,兩隻一暗一明的收容物分別在床尾和床頭,處在卧室角落啃指頭的瘦長鬼影,眼白的紅血絲如龜裂的磨玻璃窗戶,一絲一毫地在綻放在佈滿黑暗線條的角落,雖說他躲在被窩裏,看不見這片令人發瘋的奇物怪狀。

但是咀嚼手指碎骨的磨牙聲音,咯咯咯~似哭似笑,讓人分不清這是在吃吮味炸雞,還是在吃手指碎骨。

聽餓了……

周尊意識到自己冷靜的可怕,他夾着食指和大拇指,輕輕拉開被窩的一角,朝着床尾的方向偷瞄了一下。

這不看不知道,床尾的神秘收容物,忽然射出兩抹詭異的紅光,四肢落在地面,屁股抬得高高的,頭拖在地上,手腳來回摩擦地面,毛骨悚然地沖向周尊。

連忙蒙上被子,本次接陰間的嘗試,以周尊裹緊被褥告終。

如果是女孩子,估摸早已嚇得花容失色,一邊裝作入睡,降低心臟跳動的頻率,這一招果真奏效,兩隻不明收容物似乎安靜了一點。

稍加分析思索,兩隻不明收容怪物,它們彷彿不為了特意殺人而存在,經過一番大膽拉被褥的嘗試,可以猜測出無法窺見的詭譎特徵。

就像陳婉清所說的『不睡覺就去死』,今夜突然光顧小屋的「偷窺狂」,時刻在蟄伏,而他們蟄伏的目標便是不願意入睡的壞孩子。

周尊夾着被褥,心裏還蠻慌的,揣摩了此事的關竅,那就是絕對要入睡,哪怕是裝睡,而且它們殺人是有預設條件的,這兩隻收容物說不定擁有一些邪物的詛咒能力,觸發殺人條件,是需要被害人符合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神經質的需求條件。

當然,他的作死嘗試,像是保留了底牌,既然猛蟻公司管轄的區域出現這種可怕的收容物,那麼他呼喚避難所居民,保駕護航,碾碎被動僵局,已是情理之事。

「周尊,我好難過啊,你為什麼不理我呢,難道要我挖出你的心臟嗎,我真的好害怕,我快要哭出來了,二樓卧室床鋪的男主人已經死了,他是睡着死的,我叫不醒他,叫不醒,人死了就永遠也叫不醒了……他好像還有氣,快點過來幫我……」

僵硬地拿過bb機,屏幕一閃而逝的可怕消息。 「顧綰綰?」

宋老師一時間沒想起來顧綰綰這個人,但仔細一想,終於想了起來,一拍手,說:「喔,你說本來以專業第一的成績考進來的女同學啊。」

歐陽墨頷首:「她是我最滿意的學生。」

宋老師又是一陣錯愕,甚至還想去檢查一下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歐陽墨擰眉問:「宋老師,你這表情是什麼意思?」

宋老師「嘖」了一聲,說:「這位顧同學別的科目我不知道,但英語水平太一般了。」

「這不可能!」歐陽墨反駁道:「開學測的時候,她英語也是第一。」

除了……那個不知道怎麼拿到滿分的慕夏。

「那就怪了。」宋老師搖搖頭說:「她這次的作業寫得非常糟糕,出現了好幾處語法問題,甚至有幾個單詞都寫錯了。按照你們班的水平,不應該犯這種低級錯誤。」

歐陽墨有些意外,但隨即說:「估計是羅晴的事情影響到她了,我保證,她絕對是一個好苗子,宋老師你多帶帶她。」

「好吧,我再觀察觀察。至於慕夏和君嶸軒,你也多上點心,他們也是非常好的苗子。」

宋老師說得真誠,歐陽墨心裡卻是嗤之以鼻。

慕夏和君嶸軒,兩個走後門進來的老鼠屎,他才不會把他們放在心上。

不過歐陽墨還是做了下表面工作,點點頭說:「我會注意的。」

宋老師得到了歐陽墨這句話,這才抬腳走了,離開前不忘提醒:「你記得看他們的作業啊,是真的非常不錯!」

「知道了。」歐陽墨微一扯唇,算是笑了下。

一直到宋老師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歐陽墨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他直接把兩張作文紙扔進了垃圾桶里。

老鼠屎不值得他浪費任何時間。

做完這些,歐陽墨打開電腦文檔,翻出了自己的論文。

去年他沒能畢業成功,所以去年的論文他也沒法再用了。

而導師今年給的論文選題範圍限定在了高數。

歐陽墨沉思了半天,終於在鍵盤上敲出自己的選題之一:

「用高中解高數題探究……」

來回修改了措辭后,歐陽墨把選題給導師發了過去。

導師回復地很快:「這個選題很好,但具體寫起來可能會有點難。你去找一些可以用的題型,我幫你想想怎麼用高中數學去解高數題。」

歐陽墨猶豫了下,回復道:「事實上,我剛看到了一個題型。」

他打完這行字,把慕夏在開學測做的那一題給導師發了過去。

點擊發送的一剎那,歐陽墨心裡冒出了一種說不出的心虛,以及實實在在的噁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