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告訴我,幕後主使的人是誰,否則,我讓你懷疑人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殺了我,有種你就殺了我。」

李初晨腳下這個狙擊手的話,剛剛說完,李初晨就毫不猶豫地踩下去。

「咔嚓咔嚓!」

李初晨這一腳下去,那個狙擊手的膝蓋也被踩得粉碎,他頓時暈死過去。

慘叫聲也戛然而止,四周陷入了平靜中。

另外三個受傷嚴重的狙擊手,此時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全都在用驚恐的眼神看着李初晨。

「你以為暈過去我就拿你沒辦法嗎?除非你如實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會慢慢折磨你,直到你死。」

李初晨說完,已經繞到腳下這個狙擊手的另一側。

並且,李初晨還採取相同的措施,對着腳下這個狙擊手的另一條腿,使勁踩下去。

「咔嚓!」

在李初晨腳下的這個狙擊手,另一邊的腳踝也被李初晨踩成粉碎性骨折。

這個狙擊手在痛苦中暈死過去,又在痛苦中蘇醒過來,嘴裏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璇風瓑浼氬啀璇.. 好像有什麼東西想要掙脫牢籠,扯得她神經疼痛。

她捂著腦袋,神色痛苦掙扎。

「你……你別過來,不然我跟你拼了,別過來……」

丹尼越來越近,她都能聞到他身上令人作嘔的氣味,噁心想吐。

「讓我親親你抱抱你……讓哥哥好好疼疼你,放心,你這麼好看的女人,我怎麼捨得兇殘呢……我會讓你在最溫柔的時候死去……」

他的話還沒說完,突然慘叫一聲。

「誰……誰踹的我?」

丹尼神色慌張,整個人狼狽的趴在地上。

唐柒柒費力的睜開眼,看到眼前一個模糊的輪廓。

是……封晏?

她愣住,不敢相信竟然會在這兒看到他。

此情此景,讓她有些熟悉,好像以前也遇到過。

只是她想不起來,腦袋更疼了。

「好疼……」

她痛苦地抱着腦袋,疼的面色慘白。

封晏心頭一顫,立刻上前,將她攬入懷中,大手溫柔地撫摸着她的腦袋。

「好熟悉……為什麼這麼一幕好熟悉……丹尼說你出手幫過我,為什麼我一點都不記得了……我,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她痛苦呢喃。

「唐柒柒,想不起來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反正都過去了。最重要的是眼下和未來,不是嗎?唐柒柒,你給我清醒點。」

他的聲音彷彿有特殊的魔力一般,漸漸撫平了她神經的疼痛。

見她安靜下來,他鬆了一口氣,隨後看向丹尼。

「我沒想到,你還活着。」

他的話陰沉沉的,不含一絲溫度,彷彿從深淵地獄傳來一般。

封晏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個私人,嚇得他渾身顫抖。

「你……你想幹什麼,殺人可是犯法的!」

這話從他嘴裏說出來有些可笑,但他沒辦法了,他只想保全自己。

如果想死的話,早就自殺了,何必苟延殘喘到現在,過的牲畜不如的生活?

「我要讓你,永遠消失。」

他一字一頓的說道,寒眸結冰。

「我……我跟你拼了!」

丹尼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他突然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水果刀,筆直的朝着唐柒柒刺了過去。

他也是權衡利弊過的,唐柒柒依偎在封晏懷裏,背對着自己,比較好下手。

反正他總要撈點回來的。

可……

他震驚的看着封晏,竟然用手死死地握住了刀子,他一個成年男人的力氣,拔不出來推不進去。

那刀子,像是鑲嵌在他的掌心。

鮮血嫣紅,一滴一滴的落下,在昏暗的燈光中泛著異常妖冶的光澤。

「你……你……」

「你千不該萬不該,打她的主意,找死。」

封晏蓄滿力氣,一腳狠狠踹在他的腹部,人踹的老遠,這次沒有力氣爬起來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你的手……」

她緩和過來,腦袋沒那麼疼了。

「我沒事,倒是你,有沒有被嚇到?乖,都過去了。」

前一刻他還冷冰冰的說話,現在語氣溫柔如水,像是哄小孩子一般。

唐柒柒看着他受傷的手,眼圈發紅。

「走,去醫院!」

。 「君父~君父~」

姜太公的三子呂印手上拿著兩塊絹帛,一邊跑一邊對著殿內的姜太公喊道:

「鎬京和成周來信,說是天子要大婚了!」

「什麼!?」

聽到這話,姜太公心中不由一驚,而後也顧不上給長子安排工作了,直接從座位上起身,來到三子的身前,對他問道:

「此言當真!?」

不怪乎姜太公如此反應,實在是這件事太大了。天子大婚可不單單隻是姬誦一個人結婚這麼簡單,背後還關聯著許許多多的政治鬥爭。某個諸侯一旦和天子連上姻親,那麼他們在周人系統中的地位就會急速上升。如此重大的事情,試問姜太公如何能夠不心急?

當然,以上這點還是次要的,真正令姜太公感到焦慮的,是自己事先對此事一無所知,這就很要命了!

要知道,身為姬誦的外公、姬周的三公,以及姬周鎮守東方的最大諸侯,姜太公在周人系統中的地位是很高的。再加上天子如今尚未成年,自己身為先王任命的輔政大臣,本就是有權過問天子的婚事的。可是如今倒好,天子大婚自己事先一無所知,等到事情都確定下來了,成周和鎬京方向才過來通知自己,這如何不令姜太公感到焦慮?

若非這是一個分封制的時代,哪怕天子也無權隨意剝奪諸侯的土地,決定諸侯的生死,此時的姜太公只怕都要跳起來造反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們都不和我商量,這是準備等生米煮成熟飯之後直接將老子拿掉嗎?既如此,老子不好過,你們也別想好過!

好在現在的中國還不是後世的中央集權制,就算天子方面拋棄了諸侯,諸侯也大可以關起門來當自己的山大王,兼之天子也不一定就拋棄了自己,最多只是奪了自己的攝政權罷了。這樣的結果雖然可能會令姜太公很不滿意,但是也還沒到令他鋌而走險的地步,因此此時的姜太公還能剋制自己的情緒,靜下心來詢問自己的兒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真真假假……兒臣也說不清楚。」

呂印也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父親這樣,因此也是嚇了一跳。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過來,拿著手中的兩塊絹帛道:

「這兩塊絹帛,一塊來自鎬京,一塊來自成周……」

說著,他便將手中的兩塊絹帛遞給了姜太公。

而姜太公也不猶豫,直接就將呂印手中的絹帛接了過來,觀看了起來。

「這兩塊絹帛都是今早送達的,前後只差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

趁著姜太公的觀看的空檔,呂印在一旁解釋道:

「最先送達的是鎬京方面的絹帛,上面明確寫明了天子看上了申國的女兒,準備與申國聯姻。至於成周方面送達的絹帛,則是周公親自寫的,上面寫明了此事乃是天子一人的旨意,與周公無關,周公也是在收到鎬京方面的傳信之後,才知道此事的。」

「哼,說得倒是輕巧!」

這時候,一旁的呂伋上前冷哼道:

「周公乃是天子親叔叔,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種事情?而且周公不知道,難道召公也不知道嗎?為何他沒有寫信給君父?要知道,他可是時刻鎮守鎬京,留在天子身邊的啊!」

「這……我就不知道了。」

呂印搖了搖頭,退到一邊道。

「不可造次。」

這時候,姜太公也看完了手中的兩封信,對著自己的長子呂伋道:

「周公是天子的親叔叔,你還是天子的親舅舅呢!怎麼,難道你就應該知道這件事嗎?」

「這不一樣!」

聽到這話,呂伋急忙辯解道:

「他姓姬,我們姓姜……」

「行了,別說這個了。」

姜太公擺了擺手道:

「姬姜兩姓同出西北,早就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分得這麼清楚有什麼意義?更何況,這次天子雖然娶的不是我們齊國的女兒,但是申國也是姜姓諸侯,天子迎娶申國女,倒也不算是違背祖制。」

「可是此事天子不向君父說明,這……」

呂伋心中還是不服,試圖繼續爭辯道。

「這什麼這?」

姜太公瞥了他一眼道:

「到底為父是君還是天子是君?天子做事,何須請示諸侯?若從法理論,天子無錯!」

「話雖如此,但是君父乃是攝政大臣,天子如今尚未成年,其婚姻之事理應徵詢君父的意見啊!」

呂伋還是不服道。

「徵詢了又如何?難道就能改變結果嗎?」

姜太公瞥了自己的兒子一眼道:

「申國乃是姜姓諸侯,天子迎娶申國女本就無錯。兼之申國還替天子看守西大門,乃是拱衛鎬京的重要力量,與這樣的諸侯聯姻,可以有效鞏固王畿西境的安全。毫不誇張地說,就算天子將天下諸侯全都聚集起來了,也沒人能夠就此事提出什麼反對意見。非但如此,諸侯們還要誇讚天子行事英明!」

說到這裡,姜太公不由感慨一聲道:

「兩年不見,看樣子寡人這個外孫也確實是長大了啊,竟然都知道依靠聯姻來鞏固自己的權威了。只是不知道,這個注意到底是他自己想出來的呢,還是別人教唆他的!」

言及此處,姜太公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精芒,而後快速回到了案几上,拿出了一塊絹帛,現場奮筆疾書了起來。

片刻之後,書信寫完,姜太公吹了吹上面的墨水,而後將其遞給三子呂印道:

「快,安排人將這封信送給鎬京的召公!」

說完,姜太公又補充了一句道:

「對了,記得多派幾個人去送信,等將信送到之後,就讓他們直接留在鎬京,協助打探情報。寡人倒要看看,到底有沒有人挑唆天子行這等事!」

「喏!」

呂印認真地聽完姜太公的吩咐,而後接過姜太公手中的絹帛,緩緩退下,準備去安排送信的人手。

「至於你……」

在吩咐完了三子之後,姜太公轉頭看向長子呂伋道:

「吩咐下去,將國家的力量盡量從西邊收縮。若是這件事真的是天子安排的話,那麼接下來咱們齊國只怕就要全心全意地發展東邊的土地了。」

紫筆文學 江氏偷偷把香菱扯到了自己身側,把香菱耳畔的小粉花兒摘了下來,驚詫兒道:「香菱,你、你咋打扮成這樣啦?」

別人家的女兒打扮像朵花,自己家的女兒打扮像烏鴉,還真是辣眼睛。

「娘啊,大娘昨天不是讓我好好打扮嗎?一定是想讓我像香葦姐和香萁姐一樣,找個好婆家。」香菱聲音不高,卻足以林月和林姨母聽見。

林姨母心裡一突,皺起了眉頭對褚氏道:「嬸子,咱農村不比城裡,沒那麼多講究。我今個兒就把小月和小鵬一起都帶來了,想讓她們看看將來一起過日子的人長啥樣、合合性子。我侄女你們都看見了,我想看看,嫁給小鵬的是褚家哪個姑娘啊?」

褚氏沒想到林氏問得這樣直白,隨手指了指女人堆里的少女們道:「這幾個都是我孫女,年紀都差不多,被我教養的性子也差不多,小姑娘家麵皮薄,過後我問問哪個和小鵬合眼,這個事就算成了。」

林姨母的臉頓時落了下來,眼刀子掃了一眼褚香菱,又看了一眼褚香葦和褚香萁,說出來的話冷嗖嗖的:「嬸子,咱農家不比城裡,有些話還是說得透亮好,免得像原來一樣犯口舌,還得請兩個村的里正調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