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傳聞他殺人如麻,視人命如草芥,手中握有百萬雄兵。

有一次,校場練兵時,一名軍官動作不規範,上官晏立刻讓人將其拖出砍了頭顱,懸掛在旗杆上以儆效尤。

要是在軍中這般冷酷也就罷了,但他在任職大理寺卿的時候聽說更加血腥殘暴。

凡經過他手的犯人,無論有罪無罪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到後來犯人們一聽審訊的是上官晏,寧可自殺都不想落在他手裏。

更絕得是,太子見他雖狠辣無情,但是個人才,因此想把太子妃的庶妹嫁給他,結果第二天太子妃的庶妹就精神失常瘋了。

如此種種,不勝枚舉。

南宮玥抬眼看去,少年正冷冷的看着她。

樹影婆沙,上官晏一身緊身短打幹脆利落,墨色眸子桀驁凌厲,俊美無儔的皮相在夜色的渲染下,陰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南宮玥咽了咽口水,將袖帶里的夜明珠掏出來:「夜夜夜夜明珠,可以照照照明,送送給你……」

上官晏薄唇緊抿。

還不死心?以為換個花樣他就會上當?

他逼近她,小女孩一下子貼在了門上,小手裏的夜明珠掉到地上,「咕嚕嚕」滾到了牆邊。

上官晏眼神不善的盯着她,小女孩穿着件嫩粉色馬面裙,裙裾隨風擺動,腰間環佩因為身體發抖的原因,叮噹作響。

一截細白脆弱的頸項從嫩粉色綉桃花對襟方領上衣延伸而出,一側還印着一道紅痕,是剛剛被他的劍風掃出來的。

這皮肉可真是嬌貴過頭了,彷彿只要他輕輕一折,就能『咔嚓』一聲被折斷……

他扼住南宮玥的脖勁:「為何糾纏我?」

他形容昳麗絕世,冰冷修長的手卻緩緩收緊,彷彿收割生命的死神。

「小叔叔……咳咳……」南宮玥被迫仰高頭顱,本能張大了小嘴想要呼吸更多新鮮空氣,驚恐的淚水不斷滑落,卻始終不掙扎呼救。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瞬,也許是好幾個小時。

上官晏鬆開了手。

女孩捂著脖子一通乾咳,平復下來后,頸項上已經佈滿了青紫的淤痕。

他不動聲色的捻了捻指尖,邪氣的一勾唇:「殺了你,世上誰都不會知道兇手是我,你還想糾纏?」

南宮玥戰戰兢兢的抹乾凈眼淚,發音艱難道:「不會的,小叔叔你不會殺了我的,小叔叔是個好人,我知道的。」

好苦逼,太他媽苦逼了!

被人用劍差點捅個窟窿,小脖子也差點被捏斷,她還得誇那人是個好人,誰有她苦逼?!

南宮玥在心裏無聲的咆哮。

上官晏眉梢一挑,玩味的問道:「我是個好人?」

「嗯,要不然我早就……」

南宮玥將「成屍體了」幾個字硬生生咽進肚子裏不敢說出來,生怕刺激到眼前的少年讓它變成現實。

上官晏斜斜看了小女孩一眼,指尖划拉了一下她脖勁上的淤痕:「那這個是怎麼弄的?」

南宮玥一哆嗦,拚命往門板上貼去:「我有上好的藥膏,塗上明天就能消下去。」

意思是不會有任何人知道……

夜風拂過,南宮玥打了一個激靈,這次才發現她後背已經被冷汗潤濕。

她窺着他的表情,也不知道回答的過不過關,不過今天她可能是不宜出門,所以她試着說道:「天色已晚,小叔叔你早點休息,我……」

「撿起來,舉著。」王爺大人強硬的命令打斷了她的話。

南宮玥僵了僵,乖乖撿起掉落在地的夜明珠,可憐巴巴的舉起來。

王爺大人這是要她當燈柱子?!

好吧,雖然她是個千金小姐,但這點苦還是能吃的。

誰讓他是王爺大人!

將來只要他從手指頭縫裏漏點小恩小惠,保住外祖家,保住娘親和她,就算是給他當一輩子燈柱子也行啊!

想到這兒,南宮玥越發狗腿,微微躬身為王爺大人照亮石板路。

上官晏冷哼一聲,走到桌案后慵懶坐下。

書桌上擺着張畫作,虯曲蒼勁的枝幹,凌亂的枝丫,卻沒有任何枝葉花朵,很是蕭索。

他指尖叩擊桌案,望着畫作,道:「古有幹將以血肉鑄劍,終得絕世名劍,削鐵如泥,吹毛斷髮……」

南宮玥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上官晏抬眼直視她,:「想讓我認你這個侄女?」

南宮玥想說「不想,一點都不想」,可已經到了這一步,決不能放棄。

她乖乖的道:「侯府這麼多人,只有小叔叔跟雲幻同病相憐,雲幻想跟小叔叔守望相助、同舟共濟,希望小叔叔給侄女個機會,侄女願替小叔叔做任何事。」

「任何事?」

「任何事!」

上官晏櫻唇微勾,剎那間宛如滿樹櫻花同一時間全部盛開,搖曳生姿,美的像個勾魂攝魄的妖孽。

南宮玥幾乎看痴了去。

前世今生,她第一次知道,男人笑起來竟也可以這麼穠艷絕世。

然後她發現,她一點也不生氣了。

三觀跟着五官跑,好沒出息……

「那你便為叔叔獻點血吧,聽說摻了人血的硃砂,能畫出最美的桃花。」

「……畫出最美的桃花,小叔叔就會高興嗎?」

「是啊,我喜歡桃花。」

話落,上官晏變魔術般將一把匕首扔到桌案上。

她拿起匕首,拔出看了看。

很鋒利,相信只要輕輕一劃,皮肉立時就能流出穠艷的血。

擼起袖子,磨磨唧唧的比劃了一會兒,她抬眼看向上官晏。

他已經慵懶的靠在椅背上,修長有力的手緩緩摩擦著扶手,透出幾分愜意。

燈火下,他靜靜的看着她,一點也沒有叫停的意思。

南宮玥在心裏安慰自己,幾點血罷了,多吃點很快就能養回來。

而且只要一點血就能跟未來王爺大人綁在一條繩上,比起悲劇的前世,挺划算的!

咬緊貝齒,握著匕首狠心一劃。

上官晏一怔,不自覺繃緊了身體,而後不知道想到什麼,又慢慢放鬆下來。

穠艷的鮮血從女孩白藕似的手臂上蜿蜒而下,「滴答滴答」的滴進硯台里。

南宮玥小臉皺成一團疼的直吸涼氣,每一秒都變得無比煎熬。

終於,硯台里濃稠的紅色將要滿溢而出,南宮玥討好的道:「小叔叔,這些夠了嗎?」

上官晏看着她。

女孩眼眶通紅,小臉慘白,白嫩的小臂上一道指長的傷口皮肉外翻,血流不停,卻不處理傷口,而是先討好他。

默然片刻,他起身繞過桌案,從女孩馬面裙上撕下一縷布條,面無表情地將女孩的小臂包紮好。

「南宮玥,如我不得善終,會記得拉上你!」

做到了,她做到了!

大喜過望,南宮玥緊繃了一晚的心猛地鬆懈下來,眼中的上官晏漸漸出現幻影,終於不堪重負的暈了過去。

。 丁飛抬眼望去,冰冷的目光,落在葉臨天身上,眉頭緊蹙:「葉臨天?呵!我倒是小瞧了你,沒想到你竟然能找到這兒來!」

此刻,葉臨天眉眼凝沉,眼中蟄伏的殺意,奔涌而出!

「丁飛,今日之後,你的飛鶴堂,將不復存在!」

葉臨天輕描淡寫地說道,似乎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淡然地神色,讓人看不出情緒!

聽到這話,丁飛等人皆是一愣!

緊接着,丁飛嗤笑一聲,冷哼道:「你這意思,是想滅了我飛鶴堂?小子,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一個廢物,憑什麼說這種話?難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話音落下,丁飛身後的鄭天等人,也是上前一步,眼神陰狠地瞪着葉臨天,怒道:

「大膽!竟然對飛爺這麼說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趕緊滾出去,否則,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真是可笑!就憑你,還想滅了飛鶴堂?就算是龍爺在這兒,他也不敢說出這種話!」

空氣中,瀰漫着濃濃地火藥味。

黑傘下,葉臨天神色淡然地笑着,看着丁飛的眼神,就像看一個死人一般:「我要做的事,還沒有人敢阻止!」

「哼!」

丁飛冷哼一聲,怒喝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話音落下,一道冰冷的聲音,從葉臨天身邊響起!

「丁飛,若是我要滅了你的飛鶴堂呢?」王璋冷冷地開口,眸中迸發出刺骨的寒意!

這個丁飛,實在是太狂妄了,竟敢對北境王如此不敬!

簡直是自不量力!

丁飛皺着眉頭,打量了眼王璋,因為他一直站在葉臨天身後,所以他並沒有在意!此刻聽到對方的聲音,他方才注意到。

轟!

見到王璋,丁飛頓時渾身一顫,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王璋,少校?」

「沒錯,是我!」王璋冷聲說道,渾身透著肅殺之意!

丁飛心底升起一抹不安!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王璋竟然跟着葉臨天,一起來了!

這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然而,下一秒,他似是想到了什麼,嘴角揚起:「王少校,你若是來做客的,我丁飛自是歡迎,但若您是來幫這個廢物的,那可就別怪我丁飛不留情面!畢竟,這可是我的地盤!」

一瞬間,丁飛心中就有了決定!

一定是有誰想要對他出手,他絕不能坐以待斃!

他話音剛落,一大批拿着鋼棍和大刀的打手,就從四面八方涌了出來,鋒利的刀刃,射出刺眼的寒芒!

「王少校,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趕緊走吧!」丁飛冷聲說道。

見狀,王璋頓時暴怒!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丁飛,竟然如此狂妄,絲毫不把自己放在眼裏!

反了!

真是反了天了!

「丁飛,你確定要這樣做?」王璋雙目殷紅,怒聲吼道!

丁飛冷笑一聲令下:「呵!我丁飛決定的事,從沒有人可以改變!坐以待斃,可不是我丁飛的性子!」

說完,丁飛朝鄭天使了個眼色,鄭天點點頭,當即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不到三分鐘,數十輛麵包車,穿過雨幕,停在了莊園外!

下一秒!

車門打開!

上百位拿着大刀的打手,從車上跳了下來,他們一個個面露兇狠之色,踩在雨水中,發出震天的聲響!

他們不顧暴雨,嘶吼著衝進了莊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