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接下來你們要做的就是等獵魂獸進入峽谷,然後激活陣法,不要留餘力的給我轟殺,爭取不要放過任何一頭獵魂獸通過峽谷,其他人也做好接戰準備!」洪鑫說道。

聞言,眾人齊聲應是,頓時讓人心生熱血之感,一個個令行禁止的態度讓人無不稱讚。

很快,遠處傳來幾道身影,正是前去誘敵深入的探子們回來了,而他們的身後也有大群獵魂獸正緊追不捨的朝着他們追來。

洪鑫命人釋放信號,讓探子們將獵魂獸群朝着峽谷方向帶來,然後洪鑫才帶着三方共計三千餘人埋伏在山頂之上準備等候第一輪轟炸。

「他們進入峽谷了!」話音一落,洪鑫冷聲喝道,「給我殺!」

隨着洪鑫的一聲令下,頓時十數道身形從他身後飛起,然後徑直飛入峽谷,眾人望着那似乎地龍翻身的大地,心神不由一緊。

「這也太多了,少說有七八萬頭吧!」有人咽了咽口水說道。

只見遠處獵魂獸那黝黑的身軀宛如潮水一般連綿不絕,一望無盡,更是因為萬獸齊奔揚起了一陣漫天煙塵,一聲聲嘶吼更是震攝人心。

「結陣!」先前飛出的人紛紛吼道,只見十數道陣法之光在他們身上浮現,然後幾人便操縱者陣圖朝着那似乎變成了一條海浪線,無邊無際,向著這裏湧來的獸群飛去。

隨着眾人的接近,獵魂獸也開始了反擊,一道道術法飛向幾人,似乎想將幾人從陣圖之中轟殺出來,然後獵殺。

但是,這些人也是洪鑫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都是陣法操縱的好手,更是有着五星道祖初階的實力,只見他們身形一閃,頓時排成一字,閃開所有的術法,然後操縱者陣圖對着地下密密麻麻的獵魂獸釋放死亡之火。

當死亡之火落在獸群中帶走一條條獵魂獸的生命之時,這些人的眼中都是閃過一抹興奮,血液都有些沸騰了起來。

「哼,區區野獸也敢夜郎自大亂我城邦,殺!」

諸多陣法師操縱者陣圖朝着獵魂獸最為密集之處飛去,靈力催動之下,死亡之火就像不要錢一般朝着地上的獵魂獸落去。

地面上升起一道道死亡的火焰,似乎夜空中的煙火一般絢爛,只是,獵魂獸死前的那一聲聲凄慘嘶吼讓人心生寒意。

看着無數的獵魂獸屍身被死亡之火吞滅,眾人是喜上眉頭,再也顧不上什麼目標,就是一通狂轟濫炸,一時間,原本首尾相連的獸潮頓時被撕開了一個又一個的空白之地。

這般恐怖的轟殺之下,就連四星道祖境的獵魂獸也別想有個囫圇之身,紛紛難逃一死。

甚至有不少的獵魂獸倒霉到被兩三個陣法籠罩,活生生的被強悍的死亡之火給撕裂成粉碎,屍身起火不等落下就已經被燃為了灰燼。

在死亡之火形成的火焰中,無數的獵魂獸前赴後繼的付出了生命,不過短短一炷香的時間,死去的獵魂獸就比當初林天成等人坑殺的還多,足有上萬頭,其中不乏四星道祖境的!

看到眼前的一幕,眾人心中不禁生出了希望,臉上更是漏出一抹喜色。

「哈哈……再來幾次,這些畜生就一個也別想活着回去!」洪鑫有些興奮的開口道,「可惜了,陣圖還是少了點,如果有一百個,我定能一日之內盡數叫這些獵魂獸盡數葬身!」 「6級捉妖師朱邪,晉陞7級,獲得大禮包一份。」

「3級捉妖師顏傲雪,晉陞4級,獲得大禮包一份……」

「11級捉妖師唐悅,晉陞12級……」

主頁上快速跳轉著朱邪三人的信息,朱邪提升到了7級,功德不足以再繼續升級了,顏傲雪則是直接從3級捉妖師提升到了5級捉妖師的水準,不過她全部升級,道行比較低。

至於唐悅,歪頭山之行,她拿到的好處最大,積分也好,功德也好,她都是大頭,從11級直接跨越到了14級的高度,瞬間便在APP的排名上達到了第一名,超越了王俊卿的13級。

「好厲害,唐悅姐,你14級了,這下對付那個貓精更有把握了!」篝火下,顏傲雪驚喜的叫道。

「希望那個貓精沒有青木藤妖厲害吧。」唐悅淡淡笑了笑。

朱邪沒理會兩人,而是點開了禮包,果不其然,抽獎機會又來了。

「7級捉妖師朱邪,剛剛打開升級禮包,幸運抽取了法典一部。」

「法典?朱邪,什麼法典?」唐悅第一時間湊到了朱邪跟前,湊上來盯著手機屏幕,顏傲雪也非常好奇,跟著來到了朱邪身邊,也探頭看著。

屏幕上只顯示著一個法典,朱邪點了一下,確定打開,法典立刻出現了。

風術法典:30級捉妖師或30年道行可學習。

五行風刃術:五行火屬性分支道法,威力驚人。

一時間,滴滴滴的信息聲便如同潮水一般跳動了起來,對此,朱邪現在看都懶得看一眼。

他回頭看著唐悅問道:「你不是也獲得了一部法典,是什麼?」

「我還沒打開呢。」

「唐悅姐,快打開看看。」

唐悅拿起手機,捋了一下清爽的短髮,瞪大了那一雙卡姿蘭大眼。

木術法典:30級捉妖師或30年道行可學習。

五行蔓延術:五行木屬性道法,施術有控制效果。

「不錯啊,控制技能。」朱邪笑了笑,唐悅也跟著點頭道:「這可就太好了,有了這兩門道法,我們打敗貓精的機會更大了些。」

「好羨慕啊,不過朱邪你好像修鍊不了吧?要不要考慮賣給我?」顏傲雪帶著一副貪婪的模樣看朱邪說:「你才7級,10年的道行,哪一條要求都不具備。」

「哼哼。」朱邪得意的笑了一下說:「我還有五千多的功德呢。」

「話說回來,唐悅,怎麼要求更改了,之前在商城裡看,沒有對道行的要求,只有等級要求啊。」

唐悅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說過,APP正在測試階段,有不足的地方,更新肯定就會彌補上來,恐怕之前更新的時候更新了,我們沒有注意到,這樣不是更好么。」

「也是。」朱邪點頭笑著,立刻花費2000點功德,轉換了20年道行,要求這就達標了。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趕快休息休息,明天回家了。」唐悅從朱邪身邊站起,顏傲雪看著朱邪輕哼了一聲,姐妹倆便在對面湊在一起,相依睡去。

朱邪也很累了,不過他們需要輪著守夜,這就提取了五行風刃術進行閱讀。

借著微弱的火光,朱邪發現書本上畫著一些人的經脈圖,上面白色的線條,就是體內炁的遊走方向和方式,需要讓炁來遊走體內經脈,才可以順利釋放風刃術。

同時,也需要感悟五行風元素才可以,這個感悟,似乎與感悟炁是一樣的。

朱邪按照介紹,就這麼盤坐起來,開始進行感悟。

不稍片刻,朱邪就感悟到了黑暗之中的白色光點,這些是炁,隨著他一呼一吸之間納入體內,為己所用。

只是感悟五行元素就顯得比較麻煩了,良久的時間上,朱邪都沒感悟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呼呼的風聲從朱邪的耳邊出現,他下意識閉目轉頭,奇迹出現了。

朱邪沒有睜開眼,居然就可以看到火光下,木屋那個巨大的缺口,有些微風從缺口中奔涌而來,而在感悟期間,朱邪可以在黑暗中看到風的樣子,微風是一些細微的白色條理,與空氣融合在一起。

「這就是五行風屬性么。」朱邪心想,正準備仔細品味一下,就聽到了唐悅的聲音。

「都醒醒,天亮了。」

朱邪睜開雙眼,果然,雖然天色還未大亮,但的確已經亮了。

「時間過的好快,感覺才過了沒一會兒,居然就天亮了,睏乏感覺也沒了。」朱邪心道。

「朱邪,去撿柴,吃了東西我們出發。」唐悅吩咐道。

朱邪沒有言語,站起身體去撿柴了。

因為一大早就出發的緣故,三人翻山越嶺,終於在上午10點出了歪頭山,順利被王霞接到。

趙姨之所以沒來,是要在家裡準備飯菜,好讓他們三人回到家就有口熱乎飯吃。

朱邪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沒有說話,儘是聽三個女人交談了,特別是顏丫頭,她年齡小,話多了一點,都在和王霞講述著三天來的刺激經歷,竟聽的王霞有些神往。

其實顏丫頭是沒資格對最後決戰進行講解的,畢竟她一直都被巨繭包著,根本不知道唐悅展現出了怎樣的戰力,而唐悅和顏丫頭更不知道,朱邪在背後的默默付出,不過同伴之間,付出就不付出了,她們知道不知道都無所謂。

餐桌面前,趙姨默默退走,留下朱邪四人坐在一起吃飯。

唐悅慢慢抬起頭,認真看著王霞說道:「霞姐,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談談。」

「唐悅妹子有什麼話,直說就好了。」

朱邪知道唐悅要談什麼,抬手打斷道:「先吃飯吧。」

只是朱邪在唐悅跟前,從來都沒有什麼威嚴之說,唐悅更是直接忽略了他的話。

「我想……」唐悅張了張嘴巴說道:「送你去道宗學習,或許在道宗你可以獲得捉妖大師APP。」

「百分之百可以獲得嗎?」王霞立刻抬頭,對此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百分百我不敢保證,但就算不能獲得APP,也可以學習一些道家知識,因為知道妖怪的事情,就代表著你不能再像普通人一樣生活了,你考慮考慮。」

「不用考慮,我去!」王霞立刻回答。 啟動汽車后。

李初晨腳下狠狠一踩油門踏板,汽車頓時就傳出一陣轟鳴聲。

碰瓷的中年男人,嚇得連爬帶滾,急忙閃到一邊。

剛才一支煙向李初晨下跪的時候,碰瓷的中年男人就被嚇傻了。

那可是一支煙,老狼的得力手下之一。

就算是在老狼面前,一支煙也沒有下跪過。

但他竟然向李初晨下跪了!

碰瓷的中年男人,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他完了!

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連累了一支煙。

以他對一支煙的了解,一支煙肯定不會放過他,甚至是他的家人。

都有可能跟著要遭殃。

等李初晨把車開走,碰瓷的中年男人立刻就爬到一支煙面前。

「老,老大,我,我……」

「你去死吧!」一支煙咬牙切齒,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

說話間,一支煙從口袋裡拿出摺疊刀。

在碰瓷那個中年男人驚慌的目光中,一支煙就把摺疊刀刺進他的肚子里。

「噗嗤!」

碰瓷的中年男人,他瞪大了眼睛,雙手緊緊捂著肚子上的傷口。

鮮血從他的指縫間,濺射而出。

一支煙往他肚子上捅了一下還不解氣,手一揮。

摺疊刀鋒利的刀鋒,瞬間就從碰瓷那個中年男人的脖子上劃過。

又是「嗤」的一聲。

碰瓷那個中年男人的脖子被割開,鮮血濺射而出。

他絕望的眼神,漸漸變得黯淡。

幾秒鐘后,碰瓷的中年男人,身體一歪,「撲通」一聲。

他就栽倒在地上,沒了聲息。

一支煙還不解憤,又在中年男人身上使勁捅了幾刀。

發泄完怒火。

一支煙又招手叫來一輛黑車。

他的幾個手下,迅速把中年男人的屍體搬進車尾箱運走。

「走,我們得儘快回去,把這事告訴狼爺。」

一支煙說完,就迅速鑽進另一輛黑車,絕塵而去。

一支煙在老狼手底下,他管理的,就是黑車這塊的業務。

先前被李初晨打傷的那些黑車司機,他們找的老大,就是一支煙。

只是停車場這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發信息給一支煙的那個黑車司機。

他是等不到一支煙的幫助了。

甚至,一支煙還派了兩個人過去,要做了那傢伙。

一支煙越想越生氣。

要不是那個傢伙給他發簡訊,讓他帶人來機場,他也就不會碰到李初晨。

沒有碰到李初晨,也就不會招惹到獄神殿。

都怪那個黑車司機。

所以,一支煙不會放過他。

兩個打扮流里流氣的青年,被一支煙派了過去。

有那個黑車司機的電話。

一支煙的手下,很快就找到他,並把他帶到一個偏僻的地方。

白刀子送進去,紅刀子拿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