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

「我知道啊,盼望跟我說過了,你就跟著她好好學吧,加油。」

「……」

「對了,問你個事兒唄。」

「……」

「你知道我喜歡喝什麼咖啡嗎,什麼口味?」

「……」

「我先不跟你說了,我要回去了,嗯,微信說哈。」

「……」

袁月苓放下電話,失落地嘆了一口氣。 翌日。

季柚睡一覺醒來,神清氣爽,她先看了下賬戶里的餘額,發現賣魂器賺的信用點,正好端端的躺在裏面,頓覺更精神抖擻了。

洗漱完畢,季柚立馬穿着小背心,下樓繞圈跑步。

使用了一段時間羅醫生給調配的提高體質的藥液后,季柚發現自己的體質,真的變得與之前不一樣了,從她開始跑步,繞場跑一圈,就得氣喘吁吁,斷斷續續,咬着牙才能堅持下去。

到後來,她開始跑2圈、3圈……

用藥浴一段時間后,季柚的極限是跑4圈。

但現在呢?

季柚發現,今天她跑了4圈,用的時間比平常縮短了一半,整個人依舊覺得還有很大的餘力。

季柚二話不說,接着開始跑。

5圈。

6圈。

7圈。

7圈半……到這裏,季柚已經感覺雙腿發脹,一陣陣暈眩感……

無法繼續了。

季柚開始緩慢的減速,減速,然後停下,她看了下光腦計時,發現自己今天跑了2個小時,跑了7圈半,比平時增加了3圈半,季柚很滿意。

要知道,盛清顏這貨,跑兩個小時也才只能跑8圈,楚嬌嬌跑兩個小時,開足馬力,也才只能跑12圈而已。季柚想到自己的體質與他們之間的差距,心中對達到他們甚至某一天超過他們的充滿了希望。

正想着——

盛清顏、楚嬌嬌等人,就迎著季柚過來了。

季柚拿着小毛巾,擦拭了下汗珠,看向幾人:「你們跑完了。」

楚嬌嬌一個箭步衝上了,望着季柚的臉,嘴角一僵,硬著頭皮讚美道:「季柚同學,今天的你,依舊很好看很好看,是攬月星最迷人的人。」

季柚摸著自己尚未完全退腫的豬頭臉,很有些無語道:「這種昧著良心的話,虧你也能說得出來,我真的沒耳朵聽。」

楚嬌嬌苦着臉,眼巴巴問:「那你什麼時候去治療臉?」

季柚:「不去。」

楚嬌嬌:「……」

楚嬌嬌的眉頭皺得能夾死蒼蠅:「我出錢,買你一張潔白無瑕的臉,行嗎?」

季柚:「……」

季柚一臉傲嬌,拿喬道:「我的臉,豈是你想買就能買?」

楚嬌嬌咬牙:「多少錢!你開個價!」

季柚:「……」

季柚咬牙:「我的臉,豈能用金錢衡量?」

盛清顏在一旁,聽得已經快要受不了了,他跺腳,氣鼓鼓道:「你要不要臉哦?你要不要臉哦?」

岳棲元:「她沒臉。」

岳棲光:「她沒皮。」

季柚:「……」

沈長青及時出聲,打斷了要陷入爭吵的眾人,他看着季柚,一臉鄭重道:「季柚同學,謝謝你昨天的慷慨,昨晚我已經收到了魂器,我覺得這個魂器很特別,剛戴上,我停滯很久沒有進度的精神絲清理度,現在突破到16%了。」

星網購物,採用的是光速快遞,只要在聯盟管轄的範圍內,送貨速度都很快。

沈長青、楚嬌嬌他們當天晚上拿到魂器,一點也不奇怪。

季柚含笑道:「對你有用就好。」

畢竟,她也是賺了一筆轉手費呀。

15萬信用點呢。

楚嬌嬌說:「何止是有用?這個魂器真的讓我太驚訝了,原本以為伴生石製作的魂器會很脆弱,一碰就碎,但沒想到我戴到現在,都還好端端的。」

說着,楚嬌嬌從脖子上抽出一個掛繩,露出四葉草魂器來,笑嘿嘿說:「以前買的低級魂器,我都用不到一個晚上就碎了。這個魂器依舊很穩定,你看它的陣法圖,我覺得我能至少能用一個月了……」

沈長青也道:「確實好用。」身為一個S級精神力者,他的感受才最深,這個魂器,與他以前用的那些都有不同,甚至,沈長青覺得的比他用過的中級魂器效果還要好。

好在哪裏?

契合度。

使用這個魂器時,精神絲與其接觸,幾乎感受不到任何的阻力,便能從魂器上面源源不斷的汲取養分,壯大自身。

且,幾乎感受不到有任何身體方面的不適。

人工魂器,說白了,其實就是人為製造的,依靠的是製造者強大的精神力刻制出陣法圖,然後抽出一部分精神力,讓其在陣法圖上自行完成一個循環系統,什麼時候,這個陣法圖堅持不住崩了,這個循環系統也就失效了……魂器的使用者,再靠着魂器裏面不斷循環的精神力,蘊養自身的精神力……

然而——這畢竟是人工製造的,裏面一直循環的也是製造者的一部分精神力,多多少少對外來使用者有一點點排斥……因此,排斥過大的,魂器報廢率就越高。

排斥越小,使用的時間就越長、效果越好。

所以,衡量魂器等級的幾個重要指標,其實包括契合度、陣法圖結構穩定性、精神閾值度。

契合度,上面解釋過,簡單點說,是魂器排斥外力的大小,排斥越小,契合度越高。

陣法圖結構穩定性,也很好理解,陣法圖結構越穩定,魂器越不容易崩盤。

精神閾值度,這個也很好理解,就是魂器裏面蘊含着多少的精神力閾值,閾值越高,魂器等級越高……

季柚聽着沈長青的介紹,越聽,眼睛睜的越大:「魂器,竟然還有這麼多說法嗎?」

這樣說來——

她對魂器的有關知識,真的一無所知啊。

她能製造出這麼多魂器來,憑的啥?全憑莽,全憑瞎搞……就這,竟然還給季柚弄成了,真是……不得不說,老天爺還是給了自己很大的金手指啊。

沈長青輕輕一笑,說:「從魂器被發現,到廣泛被民眾所知,其實也不過短短兩百餘年,這裏面涉及的相關知識,還有大量需要考證、要研究的。我剛才說的這些並不完善,所以聯盟並沒有廣泛、大肆宣揚。」科技發展至今,人類的壽命普遍達到了300歲以上,甚至還有身體素質、精神力強大的,活到了400歲。

魂器的歷史,只發現了200年,說起來,還不到一個人的生命周期呢。

季柚點點頭。

對於魂器知識的難以搜尋,季柚也深以為然,她作為一個普通人,曾經就想要查詢一點魂器相關的知識,但根本找不到門路。

妙書屋 半個小時后。

霍城出現在警察局門口,一現身,氣場大開。

見到他,沈懷琳頓時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直接抱着胳膊不撒手。

「寶貝你終於來了,我們差點兒被欺負的哭出來。」

哭?

霍城瞥了她一眼,沒有錯過她眼底一閃而過的狡黠。

心中不禁冷笑。

她把別人弄哭還差不多。

「怎麼回事?」

「這個混蛋欺負我姐妹,我和我弟見義勇為,把他給揍了。」

看着沈懷琳手指指向自己,鄧鵬飛氣的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

「沈懷琳你……霍,霍總?」

冷不丁看清霍城的真面貌,鄧鵬飛先是一愣,隨即猛然瞪大了眼睛,神情驚恐無比。

像是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物。

沈懷琳對他的反應十分的好奇,頓時來了興緻。

「你們認識?」

「不認識。」

只需要一眼,霍城便知道,這個人他從來沒見過。

至於他認不認識自己,並不重要。

依著自己在連市的知名度,但凡是個頭腦健全的人,都有可能知道他的身份。

不足為奇。

「不認識?那正好。」

沈懷琳方才還有些擔心,若是認識的,還不好下手了。

如今倒是毫無禁忌了。

「這貨想要勒索我們,讓我們賠錢。這方面你應該比較熟悉,幫忙解決一下唄。」

「憑什麼?」

「憑……」

這倒是將沈懷琳問的說不出話來。

不過很快她便反應過來,對着霍城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附耳過來。

霍城照做。

「你別忘了,我可是你未婚妻,咱倆現在是綁定在一起的。若是我在這裏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了,到時候你的名聲也要跟着一起受損。我這是在幫你,你怎麼不領情呢?」

幫他?

聞言霍城差點兒笑了。

要不是他有腦子,真的相信了她的鬼話。

見他不說話,還用那種關愛腦殘的眼神兒看着自己,沈懷琳感覺到了深深的侮辱。

丫的什麼意思?

磨了磨牙,沈懷琳深深的懂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

示意她強忍着心中的不爽,壓低了聲音解釋:「這個時候找你出來,不好意思。只是我不能找我爸,不然我奶那邊又要借題發揮。也不能找我舅舅,不然……我弟可能就要英年早逝了。」

說完,朝着不遠處的季宏博,投去一個關愛的目光。

後者一臉懵逼,全然不知道什麼意思。

「看在我們合作的份上,你就幫幫我,對你來說,也不是個難題,對嗎?」

其實不光是霍城,這件事對沈懷琳來說,想要解決,都不費吹灰之力。

若不是家裏逼事兒太多,她也不至於對着霍城搖尾乞憐。

看着她可憐巴巴,哀求的模樣,霍城倒是也有些不忍心。

轉念一想,她說的也有道理,事關自己的名聲,多多少少還是要注意一些。

是以霍城點了點頭:「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

「我就知道你絕對靠譜!」

見他總算是答應了,沈懷琳眉開眼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