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宇,被嚇了一跳嗎?哈哈哈。」那青年不由大笑起來。

笑完后他的表情嚴肅起來:「就是那裏嗎?爺爺去去就來。」

趙星辰飄然而起,仿若謫仙臨世。

趙明宇飛在他後面靜靜的看着:「算了,我老爸,老媽怎麼就不說清楚呢。」

隨着九個紅色魂環從他身上浮現…

「大有問題,九個紅色魂環…看來是原著後面出現的大人物啊,我這穿越運氣絕了。」趙明宇臉色怪異。

趙星辰周身星光閃耀,明黃色的劍就出現在他手上,手臂一閃,帶着星光的劍瞬擴大到上百米,隨着音爆聲傳來。

廢棄工廠,不是巨大的房屋怪獸慘叫着,然後碎成不到一厘米的碎片,最後灰灰湮滅,一點都沒有剩下…

趙星辰雙臂向外推開,所有的邪氣都煙消雲散,趙明宇不可戰勝的敵人被趙星辰只手碾壓…

「小明宇你叫的真是時候,爺爺我剛好有空,你還是在史萊克學習吧,時間到了記得回來就行。」趙星辰說完就在星光中消失,簡直和趙明宇一模一樣…

趙明宇緩了一會才從震驚中走了出來,身體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他那些閑人免進算是白搞了。

「爺爺沒什麼時間嗎?看來這次叫他來也是運氣好咯…」

趙明宇在空中又觀察了一圈,地脈不在是陰氣重重,連地脈都被凈化了,這實力深不可測啊。

那些被邪氣入侵的樹木就此枯萎了,趙明宇又來到廢棄工廠旁邊,也就只發現七零八落的鋼鐵灰和磚頭灰了。

一屁股做到地上,他也有些累了,做了這麼多白功。

「封號斗羅真的可以駐顏有術嗎?我看其他的很多是老頭子了…」趙明宇摸著下巴道。

事情告一段落,趙明宇又回到了學院裏面了,他來到了工讀生宿舍,現在也就他一個人,其他人還在考試。

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奇妙了以至於趙明宇有種不真實感,想了半天他才好好冥想,過了沒一會又穿來了敲門聲。

「娜兒這麼晚還找我有事嗎?」趙明宇結束修鍊,走過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居然是原恩夜輝,趙明宇瞬間露出失望的眼神。

「等等,你這眼神是這麼回事,我就這麼惹人嫌嗎?」原恩夜輝剛剛看到這邊的房間的光芒,才過來敲門的。

「找我什麼事情啊,有什麼事情明天不能說嗎?」趙明宇隨口道。

原恩夜輝沒有理他直徑走到裏面坐了下來。

「我…你給我準備的葯浴要多少錢啊,我想記下來,以後有錢了還給你。」原恩夜輝鼓起勇氣問了出來。

「…」

「這你自己看着辦吧,上次的大概上億聯邦幣是有了,怎麼了被這數字嚇到了嗎?」趙明宇玩味道。

原恩夜輝聽到這個數字后大腦一片空白。

「更別說上次影藏墮落天使武魂的坐標,別放在心上,你努力修鍊就是最好的回報,你也相當於我的學生,哈哈哈。」趙明宇放聲大笑。

趙明宇還是覺得原恩夜輝才是最適合繼承他,唐舞麟就不合適。

原恩夜輝知道了,這份恩情她一輩子都還不起了。

「我…我會努力的。」原恩夜輝貝齒輕咬紅唇。

「這樣就對了。」趙明宇點了點頭道。

「你剛剛說了學生對吧,這是這麼回事…」原恩夜輝色眸子充滿疑惑。

「忘記了嗎?你上次不是說讓我教你技巧,這不就是我學生嗎?」趙明宇笑道。

「那只是同學之間互相交流而已…」原恩夜輝聲音細小。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時間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趙明宇說完后就直接消失了。

「又來這一套,說話說一半,好煩啊,就不能說清楚嗎!」原恩夜輝充滿怨念。

「又走了啊。」少女見他走了,也離開了這個房間,這裏再度安靜下來。

趙明宇還是來到了阿瓦隆進行修鍊,丹田的運轉天地元氣被吸入他體內,滋潤着經脈。

魂力的運轉帶着血脈的力量迸發出來,龍之因子在上次蛻變后感覺濃厚了。

「十來歲的時候預測,二十一就會完全覺醒,還太保守了,不控制的話兩、三年就完全轉變…」趙明宇苦惱的想着。

以前他當然會開心,變強誰不開心啊,現在他可沒有這個心情了,完全轉變他的生命就走到盡頭了,那時候也是他最強的時候,這或許就是阿瓦隆給予的祝福【詛咒】。 在家裏沙發上考慮了很久的雷凌霜,終於決定去紋身館找雲既明把事情說清楚了。

準備出門的時候,雷隊也要去警局了,便問道:「要不要我先送你去老鏢那裏?」雷凌霜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吧!」

兩人一起出了家門,分開的時候雷隊突然對女兒說道:「如果你真的能和雲既明走到一起,那我在他父親面前也就可以耀武揚威了!」說完笑了起來。

來到紋身店的時候,雲既明正在幫老鏢收拾東西,見雷凌霜來了,老鏢笑着打招呼道:「凌霜,你來了!」

「鏢叔,我找雲既明有些事情!」雷凌霜說道。

老鏢放下手裏的東西,對雲既明說道:「就先收拾到這兒吧!你們聊,我去休息一會兒!」說完便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雲既明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最終還是雷凌霜率先說道:「那個,昨晚的事情……」

「對了,你的衣服還在這裏,我已經幫你洗過了!」雲既明說道。雷凌霜當然知道雲既明口中的衣服是什麼,連忙說道:「先不管這個!我是想問你,這是怎麼回事?」說着掀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腰上的紋身。

雲既明仔細一看,皺起了眉頭,接着脫掉了自己的外套,對雷凌霜說道:「學姐,我還納悶我這個是怎麼回事呢!」

雷凌霜湊近一看,想了想,說道:「這肯定是你的主意,我不管,你現在負責把我晚上這東西取掉,否則我饒不了你!」雲既明為難的說道:「學姐,我也沒有辦法,就連鏢叔都說,這東西會在身上一輩子的!」

「我不管,你必須想辦法,你是男生,你得負起責任來!」雷凌霜說道。

雲既明撓了撓後腦勺,說道:「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把這塊皮給割掉!」

雷凌霜想了想,說道:「不行不行,那樣會留下傷疤的,再想想其他辦法!」

「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到其他辦法了!」雲既明無奈的搖了搖頭。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一會兒,雷凌霜又說道:「你記不記得昨晚的其他事情?」雲既明搖了搖頭,說道:「我只記得我們去吃飯了,然後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雷凌霜失落的說道:「既然你什麼都不記得了,那就算了!」雖然雲既明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根據早上醒來房間裏面狼藉的樣子,以及床單上的那一抹紅,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兩個人發生了什麼。

「那個學姐,我雖然不記得了,但是我會負責的,對不起!」雲既明愧疚的說道。雷凌霜卻冷笑道:「你別自戀了,我也沒說要讓你負責,你只要別把昨晚的事情說出去就行了,其他的任何事情我都不需要你管!」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這種事情也屢見不鮮,你也沒必要想太多!沒什麼其他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至於紋身,我會想辦法取掉的!」雷凌霜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裏卻希望雲既明可以挽留一下自己。

「學姐,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做的,你儘管說,赴湯蹈火,在所不惜!」雲既明說道。雷凌霜看向雲既明,問道:「這就是你要說的話?沒有其他的了嗎?」

雲既明疑惑的反問道:「那我應該說什麼嗎?」

「哼,沒什麼,就這樣吧!我走了!」雷凌霜轉身離開。

重新回到家裏之後,雷凌霜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生悶氣,母親走過來詢問道:「怎麼了?誰又招惹我女兒了?」

雷凌霜道:「沒有人,我在生自己的氣!」

就在這時,母親的電話響了,他拿起手機接通,是丈夫打過來的。

「怎麼了?」母親問道。

也不知道雷震說了些什麼,只見母親突然驚訝的看向雷凌霜,然後走到了自己的卧室。正在生悶氣的雷凌霜卻什麼都沒有注意到。

直到母親掛掉電話從卧室走了出來,她坐在雷凌霜的旁邊,輕聲詢問道:「凌霜,你老實告訴媽媽,你喜不喜歡雲既明?」

雷凌霜一愣,接着說道:「怎麼可能?他完全就是一個獃頭獃腦的小朋友,我怎麼會喜歡他?」母親卻說道:「那為什麼警局的方簡一說你喜歡雲既明?」

「哪有這回事,分明是簡一姐她自己喜歡,我看的出來!」雷凌霜不屑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和你父親便決定撮合他們在一起,這樣你們的娃娃親也就不用擔心了!」母親故意說道。

「只要你們到時候有辦法給雲既明的父親解釋就行,我怎麼樣都可以!」雷凌霜依舊不屑道。

「哎,雖然你雲叔叔下落不明,但你父親說了,總有一天會找到他,只怕到時候人家還記得這樁娃娃親!」母親看着雷凌霜,想要從她的表情中找到破綻。後者逐漸冷靜下來之後,也明顯有些動搖了,換了一個姿勢說道:「那你們想怎麼辦?」

「哎,我當然是尊重你的選擇了,了就怕你父親這一關不好過,他肯定是希望你能和他老戰友的孩子在一起,不過只要你態度堅定,我盡量幫你說服你父親!」母親說道。

雷凌霜想了想,說道:「算了吧!我父親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你到時候不僅說服不了他,反而還會被他給策反!」

母親裝作為難的樣子說道:「你說的也是,主要也是你根本不喜歡雲既明呀!」

雷凌霜緩了緩,低聲說道:「也不是不喜歡,要我和他在一起也可以,可萬一人家不同意怎麼辦?你是不知道,光是學校喜歡他的人就非常多,還不算其他的,萬一人家看不上我,那一切不都是白搭!」

母親聞言興奮起來,說道:「這麼說,你是願意和雲既明在一起了?剩下的交給你父親就行了,他會幫你處理好的!」

看到母親突然心情大變,雷凌霜這才意識到自己中計了,母親是故意在引誘自己。

「媽,你怎麼可以這樣,你什麼時候變得和我爸一樣了,竟然故意套我的話,不理你們了!」說完起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嘿嘿,其實我感覺雲既明那孩子也挺好的,沒有心眼,挺好的,你就和他在一起吧!」母親在門外說道。房間內的雷凌霜對着鏡子又看了看腰上的紋身,輕輕撫摸了一下,雙臉逐漸緋紅起來。

下午,楊金刀等人被放了出來,馮申早就開車在外面等著了,警局裏那些新來的警察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氣派的場面,黑色的車停在路邊,一眼望不到頭。

馮申親自為楊金刀拉開商務車的門,後者進入之後,赤丹也跟着進去,馮申上去之後關上了車門,其他人則上了後面的車。

「老闆,接下來去哪兒?」馮申問道。

「去鐵柱那裏!」楊金刀整理了一下衣服說道。

長長的一隊車中,楊金刀所乘坐的商務車突然拐向了其他路口,除了緊跟着的三輛車之外,其他的車則繼續朝着靠近集團大廈而去。

鐵柱的KTV,楊金刀下車之後打量了一番KTV的環境,對鐵柱說道:「以你們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不用再住這裏,為什麼卻還要住這裏?」

鐵柱微微一笑,說道:「我們兄弟三人是從窮人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那些豪宅不是我們嚮往的東西,能有一張床睡覺就足夠了!」

走進KTV之後,楊金刀才發現,裏面根本沒有營業,因為自從老陳來了之後,鐵柱便讓KTV停止了運營,生怕影響到了老陳。

終於見到媳婦的楊金刀雖然什麼都沒有說,但此時無聲勝有聲。

「孩子呢?」老陳小心翼翼的問道。雲既明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放心,孩子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起碼比在我們身邊更安全!」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我們連自己的孩子都見不到,他現在餓不餓?有沒有苦難,我們什麼都不知道,老公,你想想辦法吧!我求求你了!」老陳幾乎崩潰的樣子讓周圍的人為之動容。

「我們先回去吧!孩子我肯定是會找出來的!」楊金刀摟着老陳說道。

「楊老闆,要不讓夫人暫時住在我這裏吧!」鐵柱說道,楊金刀也明白他的意思,待在自己身邊只會比這裏更危險。

「馮申,你去幫我把我父親之前的莊園弄回來打理一下!」楊金刀對馮申說道。後者立刻點頭道:「明白了老闆,我馬上就去辦!」

警局內,除了楊金刀的人之外,雷隊他們還抓了一些其他人,當那些人得知楊金刀已經被放走之後,集體抗議道:「為什麼他們可以走,我們還要被關起來?」

雷隊怒斥道:「你們都幹了什麼自己心裏沒點數嗎?那些因你們死去的無辜人怎麼辦?你們就等着法律的審判吧!」

「那為什麼楊金刀也開槍殺人了,他卻可以逃脫法律的制裁?」有人不服,繼續問道。 葉秋跟着水月宗的弟子來到了一處靜室。

水月宗的弟子做了一個「請進」的手勢后,便轉身離開了。

葉秋推門而入。

剛進門,就從空氣中嗅到了一股奇異的香味,有點像花香,又有點像處子的體香。

接着,他就看到一襲白衣的千山雪,盤膝坐在蒲團上,閉着眼睛,三千青絲如瀑,宛若一尊仙子,不食人間煙火。

她跟葉秋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一樣,縹緲如仙。

驚鴻劍放在她身旁的地上。

嗯?

葉秋眼皮一挑,立刻就發現,千山雪的氣息有些不對勁。

什麼情況?

「站住!」

就在這時,一個沉喝聲響起。

葉秋扭頭一看,這才發現,靜室里居然還有一個青年。

這個青年三十歲不到,坐在蒲團上,長相非常俊美,臉上塗抹著粉底,臉色十分白凈,嘴唇上塗抹著唇彩,打扮的跟個女人似的。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東平安時代的狩衣,衣袖特別寬大,頭上還戴着一個尖尖的帽子,一隻五彩斑斕的蝴蝶在帽子上翩翩起舞。

葉秋見到這個人的第一眼,心裏就浮現出了三個字:

陰陽師!

因為這個男人身上穿的服侍,跟葉秋之前見到的安倍青木所穿的服侍一模一樣。

「你在跟我說話?」葉秋有些詫異,因為青年說的是漢語。

「滾出去!」青年沉着臉喝道,語氣很不友好。

葉秋一臉認真地問道:「我又不是球,怎麼滾?」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