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而且在出招前,也沒有尋常武者使用氣力爆發時,燃燒氣力的先兆。

此刻……

這大圩國宗的弟子猛然下蹲,砂鍋般大的拳頭一拳砸在了廣場堅實的地板上。

廣場的地板採用的是特殊的溶氣青石板,是一種天然被靈氣稍微改造過的石料,質地極為堅韌,極難打造。

而打造完成後,也就極難損毀。

這處廣場已經有了至少可查的兩三百年歷史,然而整個枱面上卻只有個別的幾處有些坑窪,其他地方,還是沒有半點損傷的痕迹。

然而……

此刻卻在這大圩國宗的弟子一拳之下,崩飛了數塊碎石。

碎石激射而飛,劃過圍攻者的身邊。

甚至一塊幸運的碎石還直接洞穿了一個圍攻者寬大的腰間衣服,發出「噗嗤」一聲,留下了兩個透光的洞洞。

當然,碎石並非這大圩國宗弟子的真正攻擊手段。

隨着他一拳砸在地上,金色的龍象勁氣猛然炸開。

在他身體之上,一圈如同虛影又如同實質般金色的似龍似象生物仰天長嘯,隨後重重的一腳踩下。

在圍觀者的視角中,大圩國宗弟子的一拳和龍象虛影猛然踏下的一腳像是先後發生。

然而實質性的勁氣波動,卻只有那麼一股。

狂暴的勁氣炸開的那一瞬間,七個圍攻者應聲而飛,甚至不是一合之敵。

場外……

白季更是心頭凜然。

這還並非是《龍象之力》的看家本事,由於他所受到的攻擊傷害不夠,他現在所儲存的內蘊其實也沒有幾分。

事實上內蘊並不能一直存在。

隨着戰鬥的烈度逐漸降低,內蘊反而還會在戰鬥中逐步降低。

看起來這大圩人一拳擊敗了七人,然而其身上原本強悍的戰意,甚至還削弱了幾分。

與弱者作戰,是沒有什麼成長性可言的。

一拳盪開七個圍攻者,這大圩人目光掃向四周。

只是這種螻蟻般的小角色,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厭煩。

沒有一個真正崇尚武道的武者,會願意一直和低層次的武者交手。

得不到半點提升不說,時間一長,說不定就會完美融入低段位了。

於是他的目光掃過全場,吐氣如雷。

「你們大夏人就沒一個真正的高手么?」

此言一出,群情激奮。

場外看熱鬧的涼州人之間,已然議論紛紛。

無論那些大家族,亦或者是那些定軍王孫輩平日裏如何吹噓自家實力,遇到這種緊要關頭,不能出面為大夏爭光,那就是一灘爛泥。

只可惜,就算是那些大家族亦或者定軍王的眾多孫輩之間,也自有說不出的苦衷。

在場的並非沒有高手,只是大多已經上了年紀。

而這武會約定俗成都是年輕人的舞台。

別說那些真正年紀大些的武者,就是一些長相老成的年輕人上台,也多半要不好意思地先行報出自己的年紀。

年紀大點的或許修為更強,經驗更加老道,可出面於這種為了選拔優秀的年輕人的場合,無論輸贏,都已經輸了。

在這種情況下,那些真正的高手,是不好出面的。

況且眼下,除了名宿級別的強者,誰也不敢輕言自己能夠戰勝場上的那個大圩人。

而名宿級別的強者,還沒聽說有哪個是小於三十歲的。

為了這次的打臉,這些大圩人顯然是做足了準備。

「我去吧……」

場邊的一處旁觀席中,一些年輕的面孔聚在一起。

正是三大派的弟子。

他們的門派距離定軍王的領地不算遠,前來祝賀大壽,也是情理之中。

而其中一個穿着淡綠色紗衣,長相極嫩的小男孩看着場上那個囂張的大圩人,有些按捺不住。

「可是我們都沒有報名。」

林牙皺着眉說道。

他最重規矩,不願意做出太多跳脫之舉。

「那就由着他藐視我大夏武林?」

六合宗的白如帆皺着眉頭。

他在這群弟子中年紀最大,平時話語也少,偶爾發話,就有些帶頭大哥的意思。

至於游定邦卻是孤身抱着自己的鐵槍杵在一邊,目光看着場上那個大圩人,雖然一言不發,不參與同伴們的討論,然而眼中卻儘是躍躍欲試的意思。

「就算是我們出手,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啊……」

凌汛在一邊,試圖冷靜分析。

「我看了他幾次出手,力道很猛,但是靈動不足,我可以繞死他。」

最開始說話的男孩立刻說道。

這才是他請戰的原因。

若非有一定的把握,他也不敢在這種時候主動請纓。

他是四象門的弟子。

四象門身法輕功可稱大夏第一。

戰鬥中,可謂是佔盡先機。

當然,就是有點刮而已……

林牙也知道這一點。

瞥了眼說話的男孩,直言不諱。

「你不一定能夠擊破他的防禦……」

「那就看着他這般囂張?」

「快看,有人上去了!」

另一個沒怎麼說話的四象門弟子忽然指著場下,招呼同伴看了過去。

「是紅淚郡主的那個貼身護衛?」

「是昨天那個和申師兄交手的武者?」

「他?」

林牙等人面面相覷。

即便昨天這個武者擊敗了應龍府的申高飛,展現出了老江湖的戰鬥經驗。

可是要想和場上那個看起來極為恐怖的大圩人交手,恐怕……

……

「喂!對其他人你能輸,可是對大圩人你可千萬不能輸哦~」

白季身後,佘紅淚笑意盈盈地看着走上前去的黃燜雞說道。

白季無奈轉過身看着佘紅淚。

「憑什麼啊……」

佘紅淚無辜的眨了眨眼睛。

「你輸了我也得上啊……」

白季無可奈何地嘆息了一聲,原本看起來就平庸的臉在此刻顯得更加愁苦。

對着佘紅淚抱了抱拳,白季輕聲說道。

「不敢辱命。」

身後,看着那個老實巴交的黃燜雞又一次慢慢走上前的背影,佘紅淚忽然有些愣住。

她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於是轉頭看向自己的副官。

「他剛才說什麼?」

副官輕聲重複,甚至連語氣都模仿了個七八成。

「不敢辱命。」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電腦聲音響起。

精靈:急凍鳥。

屬性:飛行、冰。

特性:雪隱。

…………

方寧聽到后微微皺眉,它的這個特性剛好配合這個環境,能隱身,然後出其不意的發動攻擊,管不得這裡叫冰雪試煉,原來是這樣。

方寧:「路卡利歐,合金爪!」

急凍鳥隱身了,這讓路卡撲了一個空,接著沒有現身對著路卡利歐發動攻擊,對著它使用急凍光線。

雖然路卡利歐躲開攻擊了,但是現在面對的是急凍鳥,這個看不見的對手,看不見讓我怎麼對戰呀!

「對了,讓路卡利歐攻擊急凍鳥發動絕招的方向。」周周不但寒冷,而且還有一層讓人看不清的白霧,這個招,或許可還行那就試試看看。

方寧:「躲開后,用發勁!」

路卡利歐躲開攻擊后,對戰急凍鳥發射急凍光線的位置,用發勁來攻擊,看樣子是成功的命中了它。

用這個辦法和急凍鳥對戰了几几次后,看到自己的精靈還是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眼珠子轉了轉:「對了,可以讓路卡利歐使用波導呀。」

方寧「用波導,來找他的位置。」

路卡利歐閉眼用波導感受它的具體位置,隱身的急凍鳥這次用了暴風雪絕招,方寧看到后:「路卡利歐,用波導彈對著它使用骨擊一氣絕招。」

連續得對著急凍鳥使出骨擊一氣絕招,它立馬就用細雪來打回去,看到後方寧連忙讓使用巴投不讓細雪使出來。

朝著這周周看去,再打下去會對自己越來月不利,現在只有速戰速決,把急凍鳥給徹底的打敗才行。

方寧:「合金爪!」

在幾個回合后,方寧索性就直接使用Z招式,想著直接把急凍鳥給直接打敗:「路卡利歐,我們用Z招式。」

「來吧,見識一下我們的力量!全力無雙激烈拳。「」方寧和路卡利歐做著一模一樣的動作,他直接念出一大段次,直接發出Z招式打在了急凍鳥的身上。

在後面幾個回合后優勢越來越偏向方寧這邊,直到方寧看著它的樣子就對路卡利歐喊道:「對急凍鳥,使用絕招波導彈來徹底打敗它!」

急凍鳥收到攻擊被打敗后重新飛了起來,吧自己一根羽毛遞給了方寧:「去吧,下一個地方是亞斯蘭蒂斯。」

亞斯蘭蒂斯?

方寧「電腦,給我這個地方的資料。」

亞斯蘭蒂斯在古代是一個非常大的帝國而且無人能敵,但是國王的貪婪,卻惹惱了鳳王,一怒之下讓其沉入大海。

水中島嶼—亞斯蘭蒂斯

方法:必須使用避水咒才能前往。

介紹:水系精靈的王國,裡面住著霸主級精靈—西海獅王,請小心應對。

電腦:是否兌換避水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