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二人顯然並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互相之間已經非常嫻熟。

姜沉便也不拖泥帶水,直接開口道。「我家三妹妹已經在您的卧房中了,現在…您答應我的復原丹可以給我了嗎?」

「這個,讓我先驗驗貨再說。」聞言,楚辰王眼底閃過一抹不屑。

他和護國將軍府的大少爺姜沉,是幾天前無意中認識的。

對方打聽到他有一些特殊的愛好,便毛遂自薦說要將自家府上的庶三小姐上貢給他,但要求是,需要換得自己手中那唯一一顆復原丹。

而他,本來就對這丹藥並不感興趣,便答應了。

但儘管交易達成,楚辰王對姜沉也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只以為對方找來的會是普通的貨色,畢竟楚辰王自己在美女這方面已然研究多年,自認為見過了許許多多的貨物,更認為再沒有比他以前見過更頂尖的了。

要不是姜沉當時信誓旦旦的保證發誓加下跪,他才懶得接受呢。

這樣想着,楚辰王直接從座位上離開,進入了卧室之中的軟軟床榻旁。

但讓楚辰王沒想到的是,當他眼神隨意落在姜憐身上,劃過對方嬌嫩絕美的臉頰那一刻,楚辰王卻是被狠狠的驚艷到了。

他激動地上前,又不知所措的後退兩步,看着面前少女不可置信的低吼道。「這….這世間竟然還有這樣的絕色尤物,真是…哈哈哈哈。」

楚辰王大聲地笑了起來,並且下一秒,他猴急的伸手摸了一把少女沉睡中的臉龐,轉身就出了卧房,直接對姜沉道。

「我很滿意,你去跟管家拿復原丹吧,只不過…你三妹,你確定她現在完全屬於我了,要是你們將軍府的人之後找來?」

之前,楚辰王找的都是一些平民老百姓,或者小官員家的女兒,自然沒有惹上什麼事。

但,如果對方是將軍府的小姐,楚辰王還是對姜讓有着些莫名的忌憚的。

「王爺您就把心放到肚子裏去吧,她不過是個庶女,誰管她?父親平日裏壓根都不過問她的,死了活了,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反正我也不知道三妹去了哪裏。「

姜沉討好的道,嘴角勾起一個狡猾的笑容。

「嘿嘿嘿,你小子很好,我以後有什麼好東西還會想着你的。」楚辰王與姜沉對視,亦是露出一抹壞笑,伸手拍了下後者的肩膀。

之後,房門又「吱呀」一聲被關閉了,姜沉和管家雙雙離開。

現在房間里,只剩下昏迷的姜憐和楚辰王二人,楚辰王眸中劃過一抹淫色,還沒等來到卧房中便着急的脫下了外衫,直接沖着床上的美人兒抱去。

因為小紅的緣故,姜憐被迷暈那一刻,小紅就已然將解藥放到她口中,所以她一直是清醒的。

而剛才,聽到了這整件事情的全部經過,姜憐眼中露出一抹陰狠,卻並未動作,並且腦中已然迅速的想出了一個計劃。

此時,就等著楚辰王進來。

卧房內,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後,楚辰王來到了姜憐睡着的床榻旁,伸手朝着姜憐的衣衫摸去。

一邊,楚辰王嘴裏』嘻嘻嘻「開心的笑着道。」美人兒,來,過來,讓叔叔好好疼疼你!「

真是個精蟲上腦的大種豬啊,一刀給他抹了脖子最好!

姜憐這樣想到,下一秒摸出早就在袖中準備好的迷-葯,忽然睜眼捂鼻朝着前方楚辰王所在的位置灑去。

迷-藥粉末白蒙蒙的在前方空氣中飄灑成一片,顆粒很細,滲透感極強,正是姜憐這幾天做好的特效強勁迷-葯。

如果不是因為姜憐此刻捂住口鼻,再加上早就吃了一顆解藥,恐怕這般行為,她也會被迷-葯迷倒了去。

此時意識清醒著,姜憐用此刻唯一有空閑的手提着刀,朝着楚辰王那似乎呆住的身體刺去。

儘管此時,姜憐所用的並不是最常用的右手,但她的速度卻並未有絲毫銳減,反而無比迅速。

少女一衝上前,迅猛如虎! 「伯母好啊。」平冢美惠子就坐在面前,穗乃宇連忙打了個招呼。

「哦,你好你好。」平冢美惠子點了點頭,然後繼續打量著穗乃宇。

看年紀,挺小的,而且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感覺,很明顯就是那種未進社會的學生樣啊。

不會是自己女兒的學生吧?

「吶,靜,這位小帥哥和你什麼關係?」

平冢美惠子挺害怕平冢靜和穗乃宇是師生關係的,好不容易自家女兒出息一回帶了個男人回家,別真的是師生關係。

女兒啊,你都快三十了,給力點啊,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媽媽我著想啊!

「情侶關係。」在平冢美惠子問自己之後,平冢靜直接就說了出來,都已經把穗乃宇帶回家了,平冢靜本來就是準備給母親說明的。

「真的是情侶關係啊?那就好。」平冢美惠子鬆了一口氣,「我剛才還以為你們是師生呢,嚇我一跳,不過小帥哥,你這臉可有點嫩,媽媽我看著像十幾歲的臉。對了,女婿你叫什麼名字?」

真的是師生呢~穗乃宇心裡笑了一下,不過這麼早就這稱呼了?媽媽?女婿?

「嗯,媽,我叫高坂穗乃宇。」穗乃宇也是隨著平冢美惠子的說法叫著。

「哎呦,對,就是叫媽媽,穗乃宇是吧,不過我怎麼覺得在哪聽過這個名字?」平冢美惠子對於穗乃宇叫自己媽媽挺高興的。

「我給你說過的,我的學生。」對於穗乃宇和平冢美惠子直接媽媽來媽媽去的,平冢靜並沒有理。

「哎?學生?」平冢美惠子愣了一下,隨即恍然大悟,「哦哦,你的學生也有叫高坂穗乃宇的啊?還真是巧呢~」

平冢靜直接沒說話,一臉無語的看著平冢美惠子。穗乃宇也是差不多表情。

二人沒有說話,平冢美惠子自然也明白了平冢靜剛才那句話的意思。

「你是靜的學生?」平冢美惠子總覺得平冢靜說的話有可能騙自己。

「是啊,媽。」穗乃宇點了點頭。

還真的是啊!

「不好意思啊,你先做一下。」給穗乃宇打了個招呼,平冢美惠子直接一把把平冢靜拉到一邊,和穗乃宇離得挺遠的,「喂,你知不知道你與他的年齡差?你知不知道明年你就三十了?雖然你遺傳了我的基因,長得很漂亮,但是男人都是大豬蹄子,相差十幾歲,他跟你能有什麼結果啊?說不定就是為了我們家的家產來的!」

平冢靜聽了平冢美惠子的話,淡定的點了點頭,「我當然知道我要三十了,但我更知道穗乃宇他的性格與想法。至於家產什麼的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在找男朋友的時候從來沒說過咱們家的情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到現在都沒什麼男人追我?」

如果平冢靜在相親的時候說出自己家的情況,就算性格再差也不會沒有一個人同意的。

沒等平冢美惠子說話,平冢靜又繼續說道:「而且穗乃宇他也是很有名的漫畫家,怎麼說也有上億日元的稿費吧。」

「上億日元?那還不錯,雖然不多,但是對比他這個年齡來說已經非常出色了。」平冢美惠子對於穗乃宇的才能很是滿意。至於穗乃宇的性格與做人等方面,平冢美惠子一點都不擔心,她還是很放心自己女兒的選人標準的。

戀愛總歸是自由的,在知道穗乃宇不是因為自己家的家產而來之後,平冢美惠子就對二人之間的戀情完全沒有想要管的慾望了。

最後無論結果是什麼,那都是兩人之間的事情,更何況平冢美惠子很是相信女兒那已遺傳至自己的美貌,男人不都喜歡漂亮的嘛。

其實平冢美惠子還是很看好穗乃宇的,即使是兩人才認識了幾分鐘左右。所以,以一個母親的角度來說,平冢美惠子自然是希望平冢靜的這段初戀能直接開花結果的。對,初戀,近三十的平冢靜真的是戀愛都沒談過。

「那等會有沒有什麼用媽媽幫忙的?」平冢美惠子看了看平冢靜,「雖然你爸爸已經離開人世了,但是媽媽當初的戀愛經驗還是很多的。」

「你只需要忙你的去,別打擾我們就行,我和穗乃宇都認識一年了,又不是剛認識。」平冢靜對於自己這個母親還是有點無語的,只要是在家,平冢美惠子就像是變成了一個逗比一樣,完全和在外的時候那副毒蠍美人的樣子是兩個人。

「哦,原來是水到渠成啊。那就好。那媽媽就放心了。」十分開心的平冢美惠子向穗乃宇揮了揮手之後,直接就跑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穗乃宇和平冢美惠子就這樣只見了幾分鐘。

平冢美惠子走了之後,就只剩下了穗乃宇和平冢靜坐在沙發上。

「咱媽還是挺不錯的嘛。」穗乃宇笑了笑。

穗乃宇的話,平冢靜懶得吐槽。

「我聽家裡的傭人說,媽媽以前可不是這種性格,而是那種比較天真爛漫的少女的那種感覺。從我五六歲父親死了之後,她才變得這樣一幅滿臉笑容,什麼事情都看不出來的樣子。」平冢靜嘆了口氣,平冢美惠子一個人把自己拉扯大很不容易,她很感謝平冢美惠子是這樣一個母親的。

寡婦門前是非多,何況是在霓虹這個國家。平冢美惠子還打理著這麼大的家業,肯定很不容易。

難啊。

「我其實是很想幫媽媽的,可是我對於公司管理完全一竅不通。所以媽媽一直想我趕緊找一個結婚對象,來幫她分擔壓力。可是要同時符合我和媽媽要求的人這幾年來根本沒有,準確來說能讓我看上的都沒有。」

穗乃宇挺理解平冢靜一家的,什麼亂七八糟的偶像劇穗乃宇還是看過的,這情況不就差不多嘛~!

穗乃宇突然覺得自己對平冢家還挺重要的,「現在我不就來了嗎?」

「別得意忘形。」

穗乃宇臉上的表情讓平冢靜也笑了出來。她感覺穗乃宇這傢伙有時候真的孩子氣的不行,不對,他本來就是孩子啊,只是平時的表現更像是一個成年人。

孩子嗎?

平冢靜突然想到了結城明日奈,這兩人還沒有發生過關係呢。自己今天晚上就讓他不再是男孩,而是一個男人吧!

「走吧,上樓,去我卧室。」

平冢靜臉上帶著笑。

「卧室?」穗乃宇點了點頭,跟著平冢靜上了樓。

這一天晚上,河蟹神獸橫行,穗乃宇也學習,不對,也教了平冢靜很多。

。 說完這句話后,百寶樓樓主的目光就望向了許林。

許林立刻就感覺自己像是在與深淵對視一眼,自己的靈魂宛若被拉了進去,自己不管怎麼掙扎,都掙扎不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溺水了一樣,馬上就要窒息了似的。

嗡!

就在這個時候,許林體內的氣旋忽然綻放出了一道光芒,猛然覆蓋在他的瞳孔中。

下一秒,許林身體就猛然一震,驟然清醒了過來。

「恩?」

見許林忽然清醒過來,百寶樓樓主的眉毛微微一挑。顯得有一些意外,當下他的唇角就翹了起來,說道:「有意思。」

許林的目光充滿了警惕,他沒有預料到百寶樓樓主居然有這等恐怖的實力。不過一個眼神而已,就幾乎讓他差一點喪失了心神。

更重要的是,這個百寶樓樓主的突然出現,也不知道他的最終目的到底是什麼,究竟是敵,還是友?

這個時候,張蘭天連忙向前走出兩步,抬起雙手。對著百寶樓樓主微微作揖,微微低著頭,語氣中充滿敬畏地出聲道:「樓主,不知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出現?」

「我要是不出現的話,你打算還要把事情瞞著我多久?」百寶樓樓主看著張蘭天,似笑非笑地問道。

張蘭天臉色一變,表情上變得有些慌張起來,說道:「樓主,屬下,屬下並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你當真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嗎?」百寶樓樓主看著張蘭天,嘴角邊勾勒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問道。

張蘭天立刻就感覺到有一股巨大的壓力籠罩住自己的身體,他的額頭上已經滲出了豆大般的汗珠,整張臉色都開始變得蒼白起來。

但是,張蘭天很清楚,他不能夠承認,要是承認的話,那恐怕他,以及許林他們就真的完蛋了。

情報系統的人員,絕對不能夠就這樣放棄,出賣自己隊友的。

儘管張蘭天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可能凶多吉少,但是想到自己身為情報系統的工作人員,他就咬了咬牙。決定要自己抗下來,於是就對百寶樓樓主說道:「屬下,屬下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說完這句話,張蘭天已經咬著牙,閉上了眼睛,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了。

只要這句話說出來,百寶樓的樓主是斷然不會再去為難許林他們的,因為他的注意力,會全部都放在張蘭天的身上。

百寶樓樓主見狀,背負著雙手,臉龐上浮現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走到了張蘭天的面前。

在張蘭天內心恐懼萬分的時候。百寶樓樓主探出了一隻手掌,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很好,既然你不知道的話,那就算了,因為,我知道。」

張蘭天驟然睜開雙眼,猛然抬起頭,但是這個時候,百寶樓樓主已經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同時轉身,口中說道:「有什麼事情。先回樓里再說。」

聽到百寶樓樓主的話,許林和張蘭天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臉龐上都是露出了沉重之色。

簡單的處理了一下陳通和錢燕兩人身上的傷勢,陳通看著許林,臉上露出了愧疚之色,低聲說道:「對不起,許林大哥,都是我們不好。要是我們有好好聽你的話,不隨便亂跑的話,根本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樂山師弟,樂山師弟也就,也就不會……」

許林輕嘆了一口氣,拍了拍陳通的肩膀,說道:「不管怎麼說,事情現在都已經發生了,我們再去懊悔也沒有任何用處,最重要的是,現在還有著更大的一個難關在等著我們。打起精神來吧,這一關,還不確定我們能不能夠過得了呢!」

「等這一關過了,你們想要再去自責。再去自責吧!」

……

回到了百寶樓,許林幾人都被帶到了一間會議室里,在等待了一會兒的時間后,百寶樓樓主終於現身。

他一現身。氣氛瞬間就變得無比的低沉、壓抑。

百寶樓樓主坐了下來,看著許林等人,笑了笑,說道:「怎麼?諸位,看你們的樣子,似乎很害怕我的樣子啊?」

許林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著百寶樓樓主,問道:「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百寶樓樓主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聽到許林的話,抬起頭看了前者一眼,然後就笑著說道:「南王,不要這麼著急,我們並不是敵人。」

「南王」這個詞語一經出現,許林的臉色驟然大變,驀然起身,盯著百寶樓樓主。冷聲說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這個稱號?」

百寶樓樓主飲了一口紅酒,就把酒杯放在了桌面上,看著前者,淡淡一笑,說道:「既然你這麼想要知道的話,那我就告訴你吧。」

「我,是百寶樓台都分樓樓主,鄭博。」

鄭博緩緩站起身。看著許林,一字一語地解釋道:「是一名三重二級勁氣期的念者,是管理著台都百寶樓的負責人,不知道,我這個回答,你滿意了嗎?」

聽到鄭博的話,許林緊皺起眉毛,面無表情地說道:「我並不是想要問你這些,我是想要問你,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就是南王?」

「黑玫瑰小姐告訴我的。」鄭博微微一笑,說出了一個讓許林感到意外的名字。

「玫瑰?」許林愣了一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