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同時,他拔開手中拂柄末端的塞子,將儲存在其中的五六滴靈魂之水加入到光膜,這是他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大防禦力度。

就在這時,段天德也看到了顯露出身形的祁宏,以及那根飛向王嘉慧的驚魂刺。

就在段天德為自己過於小心謹慎,用掉了自己的最大底牌——古玉佩玦而心疼不已的時候,突然間他張大了嘴巴,愕然地看著一道身影以怪異的姿態騰空飛起,橫在了驚魂刺與王嘉慧之間。

飛過來的人影,就是劉金鑫了。

急速後撤的劉金鑫聽到韓向忠的示警,也發現了那根會讓他們功敗垂成的驚魂刺。

驚魂刺的飛行軌跡就在他後撤的方向,劉金鑫無暇多想,來不及轉身,甚至都來不及把象甲盾挪到身前,便雙足用盡全力一蹬,人倒著向後飛了出去,及時得擋住了飛向王嘉慧的驚魂刺。

驚魂刺擊在了劉金鑫的胸腹部,人在空中的劉金鑫身體彷彿被從中對摺起來一樣,一口鮮血直噴出來,隨後人便重重地落在了王嘉慧身邊。

就在此時,王嘉慧手指間的符籙徹底消失,半空中一聲悶雷般的霹靂響起,一道暗綠色的閃電憑空出現,直落在段天德頭頂的光膜上。

頓時間光膜發出刺眼的光芒,使人無法直視。光芒中心處傳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令人噁心欲吐,周圍元氣混亂之極。

王嘉慧慢慢軟到在地,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她總算不辱使命,順利完成了這記大招。

她以初入養氣期八層的修為,能夠在戰鬥中激發練氣期符籙,並命中攻擊對象,已經完美地完成了她的戰術任務。

至於結果如何,只能聽天由命了,反正王嘉慧此刻已經無力再戰,沒有幾個月的安心修養,是恢復不過來的。

對手是養氣期巔峰,又已經做好了防禦準備,單憑這樣一道雷符想滅殺對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如果能使對手身負重傷,喪失掉大部分戰鬥力,實現戰術兌子,這樣的結果已經足夠令人滿意了。

青木雷來的快,去了也快,瞬息之後就不見蹤影,只留下一片狼藉。

段天德身邊的光膜已經消失不見了,他跪倒在地,左手撐地,右手持迷幻拂塵擋在自己的頭頂。

黃仙副尾製成的拂尾被徹底燒沒了,光禿禿的拂柄和段天德的右手如同被燒焦的樹枝一樣,已經萎縮變形。

段天德渾身顫抖著卻無力站起,身上黑一塊白一塊,帶著一股燒焦的味道。

平日里仙風道骨的模樣此刻已蕩然無存,雪白的頭髮被燒掉了大半,狼狽之極。

。 又過了一天,詹館長等人還沒走,但那批《永樂大典》已經處理好,甚至「分贓」好,屬於國家圖書館的那部分,他們妥善打包好,隨時運送回去。

這次,因為藉助了學校的場地,所以這些人也給學校留下了一些禮物。

比如省博物館,邀請小學的全體師生,到博物館參觀,來回的費用全部由博物館承擔。不僅如此,還給學生們每人一套學習資料。

孩子們得知,感動得「淚流滿面」。

這種禮物,將直播間的觀眾都笑瘋了。尤其是分發資料的時候,一個小傢伙抱著學習資料當場大哭,所有人都憋不住了。

「我TM真是感謝你們咧!」

「看把孩子都感動哭了。」

「這禮物,實在是太貼心了呀!那套學習資料,嘖嘖!這個暑假可能都做不完。」

「可怕!一年的作業呀!」

……

直播間的觀眾,全都是各種幸災樂禍的調侃。

這搞得校長都很鬱悶,那臭小子,簡直將他們學校的臉都丟光了呀!哭個屁呀!那套學習資料,他們老師一致認為很好。

這要是自己到外面買,就算是大批採購,一套也要近百元。

之後,大家逐一離開了雲霧村。

方醒手中,是一大疊的捐贈證書,每一個博物館都有。

當然,也還有人沒走,比如剛到不久的劉世軍、本就沖著《送子天王圖》來的趙澤君等人。

留下來的,基本上都是對古字畫有研究,或者感興趣的。

「今天再來一幅臨摹?」趙澤君笑問道。

他還沒親眼目睹方醒的繪畫呢!

但是,看到劉世軍拿下的那幅畫,確實有唐伯虎八九分以上的真傳。這令趙澤君非常吃驚,要知道,那可是自學呀!能自學到這個程度,簡直匪夷所思。

或許,這就是自己師兄口中的天賦吧!

方醒這個年輕人,無疑就是天生吃這行飯的人。他師兄,讓他以後多關照這個年輕人,並非只是給面子才這麼說,是真的惜才。

「我一個人畫,好像沒什麼意思。」方醒微微搖頭。

今天,他本是打算雕琢一件物品,繼續拿出來抽獎,刺激觀眾們下單的。

如今直播間,觀眾人數突破百萬,這可是帶貨的好機會呀!

昨天都和鎮長他們說好的,繼續努力爭取訂單。起碼,要把今年的水果銷售做好,吸取經驗,以便明年模仿這個模式。

「我陪你。」趙澤君二話不說,就提出一個建議。

劉世軍看熱鬧不嫌事大,鼓掌道:「你們倆pk,這可是畫壇一大佳話呀!」

他是認識趙澤君的,近二十年來五大的國畫大師之一。

趙澤君的作品,普遍都能賣到百萬人民幣以上,最貴的一幅拍出六千多萬的天價。劉世軍有點期待起來,或許,今天還能撿漏呢!

「啥pk?我可沒那麼狂。」方醒鬱悶道。

得知趙澤君在當今畫壇的地位,方醒可沒有自大到不把別人放眼裡的程度。

趙澤君笑道:「小方,你這就謙虛了,也低估了自己。你的實力,年輕一代中,排第一也沒毛病。和我們這些老傢伙比,都不落下風。」

說完,他似乎也知道之前的事,繼續笑道:「這樣吧!我們各畫一幅畫,兩幅作品都將拿出來送給幸運觀眾,怎麼樣?」

方醒還沒答應,直播間的觀眾就急吼吼替方醒贊同了。

這對他們而言,是好事呀!中獎的概率,比昨天還要高了一倍。最重要的是,趙老的作品,比方醒的還要值錢。

要是幸運抽中,那不得了呀!一套房子可能就有了。

此時,系統也發布任務:接受趙澤君的挑戰,獎勵王羲之的書法造詣。

王羲之是誰,大家都很清楚,書聖呀!

其書法兼善隸、草、楷、行各體,精研體勢,心摹手追,廣采眾長,備精諸體,冶於一爐,擺脫了漢魏筆風,自成一家,影響深遠。

王羲之書法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書苑。唐代的歐陽詢、虞世南、諸遂良、薛稷、和顏真卿、柳公權,五代的楊凝式,宋代蘇軾、黃庭堅、米芾、蔡襄,元代趙孟頫,明代董其昌,這些歷代書法名家對王羲之心悅誠服,因而他享有「書聖」美譽。

當然了,王羲之最厲害的還是行書。畢竟他的《蘭亭集序》可是被譽為天下第一行書嘛!

他的書法造詣,比唐伯虎的畫技還要珍貴,所以方醒沒道理不接。

有人可能會覺得,得到王羲之的書法造詣,這《蘭亭集序》豈不是能寫一大批出來?

其實不然,就連王羲之本人,也是機緣巧合之下,超常發揮,寫出《蘭亭集序》。後面王羲之嘗試過幾遍,再也找不回那種狀態。

方醒順勢點頭:「也好!那就請趙前輩賜教了。」

「呵呵!賜教不敢說,這一領域不論年齡老幼,達者為先!我們互相交流吧!」

說完后,筆墨紙硯等文房至寶伺候。

看著方醒拿出的那塊古墨,劉世軍等人又有點酸了。這種古墨,好多人都不捨得用,基本上都是收藏的,你卻拿出來隨便用。

「別說網友羨慕你有好祖宗,連我都羨慕了。」劉世軍忍不住說道。

這一說,直播間的觀眾們再次感同身受般吐槽。

「呵呵!這紙也不一般呀!」趙澤君笑道。

「哦?有什麼說法?」劉世軍好奇地問道。

他對紙張真沒有什麼研究,但知道,紙張也屬於收藏品,一些古代的名紙,同樣是值錢的。

「這是澄心堂紙,屬於古代最貴的一種紙張。」

趙澤君介紹,唐代開始,徽州成為文房四寶生產的重要基地,除歙硯、徽墨被推為天下之冠外,澄心堂紙更是受到寶愛。

南唐後主李煜視這種紙為珍寶,贊其為「紙中之王「,並特辟南唐烈祖李節度金陵時宴居、讀書、閱覽奏章的「澄心堂「來貯藏它,還設局令承御監製造這種佳紙,命之為「澄心堂「紙,供宮中長期使用。

「這種紙質量極高,但傳世極少,後世屢有仿製。

比如宋代制墨家潘谷,亦是著名造紙家,曾仿五代澄心紙製作紙品;清廷內府的如意館等。」趙澤君補充道。

。 許月華劈手將拉著周正的男人拍開,拽著他就往外走,嘴裡說:「這些你們一會兒再談,我跟周老闆還有事要商量。」

「哎哎,許經理……」

「等我們問完嘛!」

許月華腳步不停,對眾人的話不予理會,直接把周正拉上樓。

一群大老爺們也不好意思攔,只好眼睜睜看著兩人進入辦公室。

「許姐,能鬆開我了吧?」

「切,臭小子,要不是眼見你就要說漏嘴,誰稀得碰你。」許月華不屑說道。

他們關係一直處的很好,所以沒多少避諱。

周正揉揉都有些發紅的手腕,不由讚歎許大姐手勁還真大,單身三十年的女人實力不容小覷啊。

「反正過幾天他們也得知道,早晚都是說。」

「等咱們商量好再說,要不然你這邊持倉清空,他們都以為股市要塌不能進,那我們證券交易所不得關門歇業?」許大姐沒好氣道。

過幾天拋售,周正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她還得在這幹下去呢。

兩人立場不同,想法自然不在一條線上。

周正忙應承著說:「得得得,明白明白!」

「你明白什麼呀……」

許月華見周正弔兒郎當的樣子就來氣,不過還是起身給他倒杯茶:「說說吧,你想什麼時候拋,我也好叫人提前準備,這筆資金規模龐大,可不容得半點馬虎。」

說話時,許大姐表情嚴肅。

她經手過大大小小無數筆資金,可一想到這筆券的規模數以億計,都不由得心尖發顫。

許月華不敢有半點馬虎。

父親是玉華證券的大股東,她算是正兒八經的富二代。

可她更加清楚。

這筆生意哪怕出一點差錯,都可能讓他們傾家蕩產。

「這個月十……呃,我看看哈!」

周正大腦突然陷入宕機,他就是為避免自己忘記,便專門記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

許月華滿腦門黑線。

她真想敲敲對面這傢伙的腦殼,看看他一天究竟在想些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都能忘記。

自己研究的時間還記不住嗎?

她哪知道,周正對股市的了解還沒她強,哪有能力做什麼分析,甚至還得出精準的高拋時刻,操縱股市全憑藉他重生的記憶。

「哦,這個月16,5號,對,15號,一天不能多等。」

「你確定,我剛才明明聽到你說6了。」

許月華目光帶有質疑。

「嘴瓢嘴瓢,據我估算,這波最佳的高拋時刻就是15號。」周正把小本本揣進衣兜里,斬釘截鐵地說。

許月華眼珠子一轉:「為保險起見,我想瞅瞅你的筆記本,萬一你不是嘴瓢而是眼瓢呢?」

「絕無可能!」

周正可不敢讓除蕭玫之外的第二個人看到自己這小本本。

至於說最親的爹娘不是不敢給他們看,而是不能,匪夷所思的重生再把他們嚇出個好歹該怎麼辦。

許月華大氣地拍了拍胸脯:「不就是個筆記本兒嘛,看你小氣的,弄壞我賠你100個。」

「呵,許姐,我看你八成是想偷師學藝吧。」周正哼了哼聲。

看筆記本不可能讓看,這輩子都不可能。

許大姐老臉一紅,矢口否認:「怎麼可能,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嗎?」

周正上下打量她一眼,點了點頭說:「是,比千足金都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