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也不知道是不是司令部那幫軍委會派來的狗屁參謀,把鄧錫候得罪了,電報被鄧錫候吃了。

李宗仁憋屈的很,繼續說往下安排。

「另外,給張自忠通報戰場情況,讓他去接應龐炳勛和孫桐萱吧!」

「德鄰兄,內戰的時候龐炳勛和張自忠,可是有仇的,張自忠奉命與日本人周璇,南下的時候,又被第三集團軍韓復榘羞辱。」

「能忍辱負重,不顧個人得失去跟日本人周璇,就說明張自忠心懷國家。燕謀和張自忠詳談過,他現在要證明自己,絕不會計較往日內戰時候的個人恩怨,再說韓復榘的事情,跟孫桐萱關係不大!」

李宗仁很欣賞張自忠。

他明白白崇禧的意思,想調薛岳緊急馳援臨沂。

且不說,薛岳都未必可以調動麾下二十兵團的所有部隊。

就目前薛岳二十兵團主力的位置來看。

就是擊敗鬼子前田師團最好的報復屏障。

現在臨沂南邊的方向跟18師團才剛剛交火,你能斷定,鬼子不是聲東擊西。

不是分兵出擊?

就在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認為薛岳的堅持有必要的時候。

對着地圖觀察的薛司令長官,卻知道自己撲空了。

鬼子18師團,一定是北上了。

一旦18師團和114師團,國琦登旅團聯合夾擊臨沂,龐炳勛和孫連仲,一天都守不住。

這時候這兩個半師團的鬼子南下,解救第8師團,誰也擋不住。

真到了那個時候,他二十兵團擋不住也要擋。

傷亡就大了。

鬼子好狡猾。

失算了。

也不知道郭勛祺,盧漢,鄧錫候,王文彥,俞濟時能不能在今晚拿下前田師團,哪怕擊潰,殲滅大部,造成戰局已定也好。

半小時一報的電報,有些磨人。

心急如焚的薛岳後悔了,自己當初應該多派一個軍去支援滇軍黔軍,這樣勝算的把握更大。

「國光,你說,川軍,滇軍,今夜可以拿下前田師團嗎?」

賀國光還沒開口。

副參謀長趙偉國就插嘴了。

「痴人說夢,我查閱過川軍太湖之戰的資料,他們打的八都芥,鬼子主動分散搜山,沒有集結起來就被分割了,打長興是火炮游擊戰術,打吳興用的是毒氣彈,劉湘對外宣城,不對日軍率先採用毒氣彈,第8師團在七七事變以後,還第一次在戰場上亮相。一個常設師團事前有所防範,強攻一夜,怎麼可能奠定勝局!」 「這還僅僅是我這一路上看到的,在我沒看到的地方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這荒郊野外……」林天成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激奮。

這一路上的所見,讓他的心情久久難以平復,自己在道元境內相對安全的日子,其實都是這群不知性命,前赴後繼奔赴戰場的無名之輩為他們負重前行爭取來的。

一路上,林天成沒有遇見什麼危險,一些像樣的敵人都沒有,不過也正常。

畢竟林天成一路走過的地方都是巨靈城修士們經常出沒的地方,前不久應該都已經掃蕩過,相對來說還算是安全的。

途中,林天成也看見了不少修士的身影,他們往往三五成群的在荒野中獵殺他們口中所謂的魂族修士,很少有像林天成這樣的獨行俠,所以林天成也顯得十分的突兀。

每一次他想接近對方,都會被對方冰冷,且帶着強烈的警告的神色阻止,然後迅速的遠離他。

林天成知道在對方的冰冷之下隱藏的都是疲憊,畢竟若是太平盛世,誰也不想活的這麼累,出城之後草木皆兵的滋味可不好受!

「看來,魂族的可怕和危險,遠要比我想像的還要誇張啊……」隨着林天成遇見的人逐漸增加,這種心態在他的心中越發的根深蒂固起來。

隨着時間的流逝,林天成距離下一座成的距離也越來越近,當然,林天成發現自己四周的靈氣也變得越發的稀薄起來,出現的凶獸也越發的兇殘強大。

除了這些,林天成倒是好奇那魂族究竟躲在了什麼地方,竟然一個都沒遇見。

此地距離第二座城,東界城已經很近了,靈氣也變得越發的稀薄起來,當然,對於林天成而言並無大礙,畢竟他在冥界那種和靈氣完全隔絕的地方都能混的風生水起。

但是,對於一些習慣了九重天靈氣充沛的修士而言,此地初臨會感覺到一些不舒服,甚至難受!

又過了一天,林天成終於看到了來星宇之地后的第二座城池,東界城!

相傳,星宇之地建立了五座大城和聖魂殿分界而立,城牆外的荒野是屬於聖魂殿的,城牆內才是屬於人族的!

五座城中其中有四座分別坐落在東南西北四個方位之上,分別以界城命名,唯一一座建立在中心處的城,也是最大的一座,便是之前林天成所在的巨靈城。

和巨靈城不一樣的是,東界城雖然更為磅礴,然而城牆上散發出的陣法之光卻不如巨靈城,顯然是級別上還是差了不少。

一道道身影在城牆之上走動,有人也發現了林天成,一台台巨大的法器正散發着幽冷的靈氣之光,將林天成鎖定在射程之內。

雖然法器尚未完全開啟,但是已經隱約給林天成帶來了一絲危險的氣機。

林天成也不感覺意外,畢竟這城的另一邊就是人族的凈土,一旦失守,那麼將會成為人間地獄。

所以,在城牆之上見到什麼恐怖的法器林天成都不覺得有什麼意外的地方。

林天成慢慢的靠近東界城,拿出身份玉簡后,一番檢查,這才被允許進入東界城中。

進到城中,林天成看着街道上人來人往,接踵而至,不過讓他覺得意外的是,這些人似乎都不怎麼愛說話,有什麼事情也是選擇神識交流。

除此之外,林天成發現那些店鋪也是明碼標價,所有的法寶,丹藥,乃至靈石都是擺在明面上,而且上面都寫着一串數字,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連靈石都作為商品出售,顯然這串數字的意義肯定不是以靈石作為貨幣。

林天成發現城中的人身上都帶着肅殺之氣,顯然都是久經戰場的主,而且一個個修為不俗。

帶着滿腹的疑問,林天成找了一家客棧居住,準備住一天打聽一點消息再出城。

當然,林天成是用靈石作為貨幣和店家交換的,也花費了一個靈石的代價從對方的口中得知了商場中的數字代表的貨幣是什麼東西。

「魂族的亡魂,只要你能羈押一道六星道祖境界的亡魂那麼就相當於是賺取了一點功勛,如果是五星道祖境的,那麼就需要100個才能湊足一個貢獻點,當然,七星道祖境的價格也會上調,10個功勛,八星100個,九星就不得了了,殺一個能休息一個月!足足1000點之多!」從店家的口中,林天成也明白這些魂族就是如今和人族戰的不可開交的種族,也是聖魂殿的先鋒軍、夜晚時分,林天成拒絕了店家的推薦女修士雙修服務,毫不留戀的踏出了客棧。

走在街道上,林天成看着星宇之地的夜晚依舊是那麼的聖潔無比,漫天的星辰散發着光芒讓人心情愉悅。

街道上的店鋪依舊燈火通明,修士來往不斷,一些人都是行色匆匆的選購了自己的所需物后便快速的遠去,每個人似乎都在爭分奪秒,不想浪費時間在說話這種事情上面。

由於所有的人都默契的選擇神魂交流,所以林天成也入鄉隨俗,不再隨意的開口說話,遇見什麼不懂的就多看,多猜……很快的,林天成就走進了一家店鋪之內,他之所以進入這家店,是因為這家店的名字十分的獨特。

「功勛店」,顧名思義,這家店應該就是專門回收魂族亡魂,從而轉化為功勛的店了。

林天成走進店鋪內四處瞧了瞧,發現這店鋪內擺放着一個巨大的丹爐,丹爐的四周有大量的瓶子,這些瓶子裏散發出一股陰寒之氣,不用猜林天成都知道瓶子裏裝的是什麼。

林天成很好奇,這魂族究竟長什麼樣子,自己還都沒見過,之前見過的幾個聖魂殿的走狗基本都是人族形態,也沒問對方是不是魂族就直接挫骨揚灰了。

林天成看着沒人注意自己,趁機打開了其中一個瓶子,頓時一團霧氣湧出。

瞬間林天成的四周就被亡魂給圍滿了,只見那些魂族的樣子竟然和人族無異,只是模樣相對而言都比較精緻。

「這魂族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啊……」林天成這邊話音剛落,只見一道道肉眼不可見的能量湧入他的腦海之中,讓林天成忍不住悶哼一聲,體內急忙湧現出靈氣護體。

然而那宛如魔音一般的聲音依舊朝着他的腦海中鑽去,讓林天成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此刻一旁的店員才察覺到了不對,急忙上前捏出手決將那些亡魂拘押進入瓶中。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亂動我們店裏的東西,難道你不知道這些亡魂價值有多高嗎,放出去了你賠得起嗎?」由於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林天成根本就沒來的急反應發生了什麼,看着面前一臉怒容的店員,林天成也是抱歉的行了一禮。

「不好意思,在下剛入星宇之地,想要來看看這魂族有什麼特徵,日後以免弄錯了,順便問問這些魂族的亡魂究竟有什麼用。」店員問言這才神色緩和了幾分,但依舊聲音森冷的道,

「念在你不知情,這次就算了,反正也沒逃走,但是以後你可不能再這麼做了,否則我必然抓你去充軍!」林天成虛心接受的點了點頭,店員見他態度良好,這才繼續和他聊了起來。 就連黑聖出門的時候,看着她的目光,也很是複雜。

大晚上的,鬧了這麼一出,按道理來說,眾人都覺得,今天不會再出什麼么蛾子了,於是沒啥事的,紛紛各回各房,各睡各床。

有事的幾人,當然是去辦事,暗部眾人,押著還在叫囂的四號,也回去暗部的總部,將其關押以及審問,總之等着他們的事情很多,回去,還不一定能夠休息。

房間里,就只剩下彭若若和彭建明兩個人,三個小傢伙也早被建蘭帶走,是為了讓他們好好休息。

可是,現在房間里如此安靜,彭若若的心中卻隱隱有些不安,總覺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而且,今天晚上,四號可以潛進這裏來,也讓她感覺到了空前的危機,在這個酒店裏的安全,他們事先已經做好了周密的佈置,但是,現在四號,竟然還能夠進入核心地區,找到彭建明。

這是個什麼情況?

細思極恐!

你品,你細品!

彭若若已經不敢再細想下去,她扭頭,看着還睜着眼睛躺在身邊的彭建明問:「建明,你之前就沒有感覺到,有人潛到你身邊了嗎?」

男人這時哪裏還有半分睡意,早已經完全清醒,現在他的身體還有些許酸軟,聞言,他搖搖頭說:「沒有,完全沒有,當我清醒的時候,就已經躺在這兒了。」

此刻,他的心中極度的無力,作為一個各方面都合格的兵,他比大多數的士兵都更強壯,甚至於,比大多數的特種兵都更強壯。

可是,在這個4號的面前,他卻毫無還手之力,這個樣子,他要怎麼對付其餘的那個組織的成員,現在的他,完全沒有自信,可以保護好自己心愛的人,就連家人都無法保護。

本來就自覺和彭若若之間,存在着的巨大差異,又加上,現在親自遭遇的這一出,這,讓他陷入了自我懷疑。

那些異能者,真的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能夠對付的,那他又要怎麼辦?

盯着自家男人,那張滿是迷茫的黑紅色俊臉,彭若若換位想了想,不難想到他的想法。

她抿唇一笑,伸手過去握住他的手,帶着一絲安撫的意味,柔說:「你不要瞎想,你一定能保護好我們,作為一個無權無勢的普通兵,一直以來,你不是都做的挺好嘛,如果沒有你的保護,我可能現在也不會躺在這裏和你說話,我和孩子們,都不能夠沒有你的保護。」

這話,瞬間,就令彭建明被安慰到了,一聲輕嘆,抱緊他的小媳婦兒,將頭埋在她的頸窩中,吸取著來自她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馨香,缺失的心,已被填滿,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此時此刻,早就要察覺到自家小媳婦兒的不對勁,他心中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管這個媳婦兒有多大的變化,不管她還是不是原來的那一個,不管將來帝京彭家,是否發現他媳婦兒身上的秘密,他都只要這一個。

並不知道,自家男人心中的想法,她只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讓他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她伸出手,雙手環抱住他的腰,兩個人,都沒有要做任何事的想法,互相從對方的身上,享受著名為幸福的味道,這一刻,他們兩人心中,都只有彼此。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所以,他們看著張凡,就像看到了入侵者,恨不得分而食之!

張凡忽然離開之後,他們大喜過望,馬上像蒼蠅一樣圍了上來,邀請娜塔去跳舞。

娜塔倒是來者不拒,挑選了一位英俊的男子,兩人滑進了舞池……

張凡在傭人的帶領下,很快來到五號樓。

這裡顯得十分安靜,由於客人都去了舞廳和餐廳,這裡整座樓都看不見一個人。

張凡踩著地面,聽到自己的腳步聲,來到電梯間。

來到五樓之後,推開501房間的門,然後走了進去。

房間里有些昏暗。

張凡第一眼並沒有看清床上躺著的是誰。

只不過看見了在床邊侍候的一個女佣人。

女佣人站起來,道:「先生,我在傭人室候著,你有什麼吩咐請按這個電鈕。」

張凡點了點頭;「好的,明白了。」

女佣人退出去之後,把房門緊緊帶好。

張凡這時才把目光落在病人臉上。

不過,他馬上驚叫起來:「阿寥莎!是你!」

阿廖沙躺在床上,像一個睡美人,模樣十分美麗。

柔和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讓人的呼吸幾乎窒息。

她微微的睜開眼睛,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抓住張凡的小妙手,「你來了……」

她的聲音非常微弱,幾乎就是從嗓子眼裡頭冒出來的,給人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你病了嗎?哪裡不舒服?」張凡輕輕的問道。

她眨了一下眼睛,兩片嘴唇微微的動了一動,「我病了,我全身都病了。」

張凡有點懵登,雙手扶住她的香肩,關切的問道:「你全身都疼嗎?到底是怎麼了?」

她突然提高聲音,大聲喊道,「我告訴你!我沒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