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們來做什麼?來的是什麼樣的人?」唐隱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是企鵝的副總張天明,隨行的四人。他希望和你進行商業洽談。」

「知道了,我稍後過來。」

掛斷了電話,唐隱大概明白了企鵝的來意。

下樓打了個車到富順寫字樓。

一共也就花了二十來分鐘的時間。

走進星靈科技的辦公間,唐隱看到,辦公間站着十幾號人,分成好幾波,好傢夥,這是集體登門啊。

他們並不認識唐隱,唐隱穿過人群找到忙碌的林希言。

「來的是哪些人?」

林希言這才看到唐隱來了,如釋重負般的說道:「你可算來了。」看了一眼人群,接着說道:「企鵝,小咪,千度,紅杉,高瓴都來了。」

唐隱驚了一跳,「好傢夥,這是組團來了。」

這時,幾波人似乎看出了,唐隱就是他們要找的正主。

企鵝的張天明笑容滿面的說道:「想必,這就是唐總了?我是企鵝集團副總,張天明。」

唐隱眼角微挑,張天明大約四十齣頭,頭髮梳理的十分整齊,透著精明強幹的氣質,唐隱面帶微笑的點頭道:「我是唐隱,你好。」

目光看向其他人,

「幾位,想必你們都是奔著智能小秘來的,那我們到會議室去談。」

「好,唐總安排,我們客隨主便,我是高瓴於鴻翔。」於鴻翔三十齣頭,西裝革履,從容老練。

幾大公司的主事人,紛紛自報家門,唐隱一一點頭,將他們引到會議室。

剛一坐下,小咪李洪基,就開口說道:「唐總,這次小咪的目的,是想與星靈科技達成合作,共同佈局智能助手市場。」

唐隱微微頷首,看向其他人。

紅杉何瑞東:「紅杉資本,可以為星靈科技發起A輪融資,擔當領投人,融資不低於5000萬美刀。」

於鴻翔:「高瓴資本同樣可以投資5000萬美刀。」

張天明:「企鵝也可融資5000萬,同時也希望與星靈科技達成人工智能深度合作。」

千度劉東:「千度融資3000萬,與星靈科技合作開發人工智能。」

唐隱等他們說完,沉思了片刻說道:「目前智能小秘用戶人數超過817萬,再過幾個小時,第一批用戶的虛擬形象免費時間將到期,我們預計收入至少3000萬米,資金方面星靈科技並不缺,所以融資的事情……」

「唐總,」一個聲音打斷了唐隱的話,紅杉何瑞東,他戴着金絲眼鏡,自信從容,目光銳利的看着唐隱,侃侃而談:「紅杉資本所擁有的並不僅僅是資金,一個公司,尤其是初生的公司,人脈也是至關重要的一面,紅杉在夏國擁有大量的人脈,這些都能成為星靈科技的助益,我相信,如果星靈科技在紅杉的幫助下,成長到上市之時,一定是一家新的獨角獸。」

這時於鴻翔也從旁助攻:「星靈科技,目前只有智能小秘一款營收,還很單一,公司要做大,自然還需要開闢新的業務,人工智能想像空間極度廣闊,但也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A輪融資,我高瓴資本為星靈科技估值8億,融資5000萬美刀,占股6.25%。」

企鵝張天明,千度劉東眼帶驚訝,隨即張天明笑道:「高瓴資本就是大氣,A輪就估值8億,那企鵝也願意跟投5000萬美刀,同樣占股6.25%」

劉東深吸了一口氣,瘋了,這是搞什麼飛機,一個個當錢是大風刮來的嗎?千度衰落之後,資金並不充裕,能拿出3000萬美刀,那都得擠一擠,跟這些大資本沒法比。

想到臨走時,李岩紅的交代,劉東準備開口。

這時,唐隱忽然說道:「星靈科技並沒有打算融資,也沒有打算上市。不過我看,如果星靈科技不開放融資,諸位及背後的資本無法安心吶。」

原本唐隱是打算將智能小秘當做提款機,然而今天五人所代表的的五大公司,本身也代表了整個資本界的態度。

也間接代表世界的態度,想要特立獨行,恐怕麻煩不斷,這與他掩蓋小雲的目的相悖。

況且智能小秘,只是他推出來的閹割版小秘。

僅僅只是閹割版的小秘,就讓諸多資本坐不住了,不惜血本也要把握住,也能看出,人工智能的重要性有多麼可怕。

於鴻翔笑道:「唐總說笑了,商業戰略佈局,每一步都應當全力以赴嘛。」

「看來唐總有一些條件,不妨說出來,大家商討商討,商業洽談嘛,就是磋商談出來的。」何瑞東自信的笑容,變得親切起來。

唐隱斟酌了一下語句,「要融資也可以,不過我卻是有幾個條件。諸位如果同意,那我們就再來談融資份額的事情。」

「唐總請說。」

唐隱視線掃了一眼眾人,小咪李洪基正在用手機快速的打字彙報情況,其他人都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張術苦笑一聲,想起王海明那天不是也險些打了杜威?

「伯父說的是,以後我會注意。」張術淡淡的說完,舉起酒杯:「伯父,我敬你一杯。」

王海明這頓酒喝得甚是舒服,席間更是拍著張術的肩膀,付麗一看王海明顯然是喝多了,多年的宦海沉浮並未增添王海明的酒量,王海明臉色通紅的站起身來,「你們繼續,我有些喝多了,上樓休息會。」

張術也起身,看着王海明走上樓去。

付麗此時對張術也是一臉的探究:「小張,你把杜威和杜宇怎麼了?」

張術無奈一笑:「沒什麼,伯母,我只是讓南叔對他們略施懲戒,省得他們以後再來找麻煩。」

付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看着張術的目光也更加柔和,輕聲說道:「喝了這麼半天的酒,你們都沒吃多少東西,餓了吧?我去給你盛飯。」

張術一聽,急忙站起身來,受寵若驚:「不用不用,伯母我自己來……自己來。」

付麗眉毛一挑:「咋?還不讓我盛?」

王玖玖看着張術和付麗,不由得輕聲一笑:「媽!你就別為難他了,我來盛。」

說着,王玖玖一把搶過付麗手中的碗筷,盛了一碗飯。

付麗扭過頭:「這還沒嫁過去呢,就開始胳膊肘向外拐了,你個小沒良心的!」

王玖玖臉色一紅,提到婚姻,總是最為神聖的話題,也總能令女人嬌羞,這一刻的王玖玖彷彿是一朵嬌羞的小雛菊,悄然綻放,一種幸福正在悄悄的萌芽。

付麗看着張術:「小張,你伯父那邊沒事兒吧?我可聽說那杜威可是華鐵集團的董事長,好像在社會上也有着一定的關係,我們這麼做是徹底將他給得罪了,你可看好了玖玖,不能讓她單獨亂跑,也不能讓她單獨出門!」

張術笑着應答:「伯母你放心,我一定保護好玖玖,不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直到此刻,付麗才算是對眼前這個女婿真正的高看了一眼。

自從杜威和杜宇父子被南叔派人教訓了一頓之後,自然是收斂了許多,其最重要的原因還是養傷,杜宇被人打斷了一條腿,而杜威也被那兩個南叔的手下收拾的夠嗆,心中自然積鬱。

這一口氣杜威何曾能夠真正咽下,若是不給王海明一點顏色看看,那麼他這華鐵集團的董事長豈不是白做的?

但杜威知道,王海明現在可是百毒不侵,莫說是檢舉材料遞到省廳被強行壓下,王海明的老同學姜一鶴可是廳級高官,而背地裏再使小動作也無濟於事,S市的南叔可謂是正盼著杜威和杜宇出下策,一切就都可以用江湖規矩來解決,這樣一來反倒是省事。

正在杜威一籌莫展之際,一個機會悄然來臨。

這天,正當杜威在家中養傷時,門鈴響起,家中的保姆開門過後,遞上來一封信,隨後杜威便欣喜若狂!

想不到正在自己愁苦不堪的時候,有人雪中送炭來了!

派人來送信的正是陸晨煜,杜威父子被打的事情他自然有所耳聞,敏銳的陸晨煜感覺到這是一個可以利用的人,同時也是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將他們父子二人收入麾下,若是讓他們做自己的槍去打擊王海明,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陸晨煜約見杜威和杜宇,就在今夜,陸晨煜親自登門拜訪。

杜威自然是高興萬分,要知道,陸晨煜雖為副大佬,卻是能夠對王海明最有威脅力的副大佬,若是能夠搭上這條線,那麼杜威心中自然是歡喜,對付王海明也就越來越方便。

當天夜裏,華燈初上,且看這偌大的山莊之中燈火通明,陸晨煜驅車來到杜威所在的山莊,輕輕的叩開門,保姆急忙朝着陸晨煜一鞠躬,充滿著菲佣的架勢。

陸晨煜滿面春風:「杜總好大的場面。」

杜威也是一笑:「陸大佬大駕光臨,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啊!」

杜威巧妙的省去了副大佬三個字中的副字,果不其然,陸晨煜笑得更是開懷,心中也甚是高興,這馬屁算是拍對了!

當下,陸晨煜看着一臉是傷的杜威,故作驚訝:「杜總這是?」

杜威一想起那兩個黑衣年輕人,頓時身子一僵:「沒什麼,不過是被兩隻狗給咬了。」

陸晨煜似笑非笑的看着杜威:「我看也不盡然吧,這兩隻狗背後可還有着主人呢。」

杜威一聽陸晨煜這話,心知這陸晨煜定然是為了扳倒王海明這才找上自己。

「陸大佬,這件事你可得為我做主,想來S市治安一直都好,只是這幾天我卻是總遇到麻煩。」

陸晨煜微微一笑:「杜總可真是會說笑,也許是杜總露財了吧?」

杜威笑了笑,兩個人機鋒已經打得足夠,陸晨煜既然是來拉攏杜威和杜宇父子,自然要先開口:「我可是聽說,你臉上這些傷和貴公子的傷可是王海明手下的人打的,是不是?」

「想不到鄙人的傷竟然驚動了陸大佬。」杜威笑了笑,隨後話鋒一轉:「沒錯,就是王海明的手下打的,那王海明貪污受賄不說,想不到還和這些社會人有着瓜葛,當真是小瞧了啊。」

「我可還聽說,貴公子想要娶王海明家的女兒,確有其事?」

說到此處,杜威面色一紅,無奈的搖了搖頭,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是啊,我家那敗家子也真是不爭氣,那王海明家的丫頭到底有什麼好的?他……他竟做下如此傷風敗俗的事,把我這長老臉都丟光了!」

當下,隨着杜威淡淡開口,陸晨煜也是出言撫慰道:「年輕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好衝動,不過想必貴公子定然是從未享受過感情,所以才會如此。」

陸晨煜的話讓杜威的臉色稍微緩解了一下,當即對着陸晨煜說道:「是啊,家門不幸,不過好在這小子沒做什麼嚴重的事,平日裏他惹下的禍倒也還算小。」

看着杜威,陸晨煜試探性的開口問道:「那……王海明的事兒,杜總就打算這麼算了?」

一提起這個,當即杜威的臉色便又陰沉了幾分,咬牙切齒的說道:「王海明這個孫子!早晚有一天我要踩在他的頭上,非要報了前幾天的仇不可!」

陸晨煜哈哈大笑:「杜總真是快人快語,那好!既然杜總如此說,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你想怎麼做,我可以幫助你。」

杜威淡淡一笑:「陸大佬幫我?只是杜某是個生意人,自然知道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陸大佬如此抬舉我和小兒,想要從我這裏得到什麼?」

陸晨煜站起身來,端起桌子前的酒杯,飲了一口酒,這才安靜的說道:「我想從杜總這裏得到的自然是支持,我可以幫你奪得更多的項目,作為回報,我要你和我站在一起,扳倒王海明,助我坐上大佬的寶座,怎麼樣?這筆交易對你來說一點也不虧。」

當下,杜威也站起身來,給陸晨煜倒滿酒,這才開口:「可以,既然陸大佬有此雄心,那麼我也沒什麼好說的,這一杯我先干為敬!」

說着,杜威將這杯中酒一口飲了個乾淨。

陸晨煜和杜威相視一笑,竟是開懷。

「貴公子還沒有對象?現在的年輕人都流行晚婚,不是咱們那個時代了啊。」陸晨煜感嘆了一聲。

杜威也是三兩酒下肚,話也開始多了起來:「是啊是啊,現在的年輕人根本不注重婚姻質量,我也在犯愁,這要是把婚事再繼續拖下去,我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孫子?」

陸晨煜哈哈大笑:「我女兒也是如此,不着急,不過我已經為她物色好了一個人選。」

「誰?」杜威隨口問道。

「貴公子。」陸晨煜的眼中充滿著肯定。

這結果太出乎杜威的意料,沒想到這就是他陸晨煜拉攏自己的方式!

看來這陸晨煜對S市的大佬之位是勢在必得,只是他女兒生得是一副什麼面孔?

就在這時,陸晨煜從懷中掏出自己女兒的照片,輕輕的放在桌子上。

杜威恭敬地雙手接過,看着那照片上的女孩子青春靚麗,帶着一種獨特的美,這女孩子……沒得說啊!更何況人不僅貌美,更是陸大佬的千金,這對於杜威來說,簡直是太滿意這個未來的兒媳了!

當下,杜威便叫過來保姆:「去把少爺叫下來,我有話跟他說。」

保姆很快上了樓,不多時的功夫,只看杜宇拄著拐棍從樓上走下來,杜威連忙招呼:「兒子,快來見過伯父。」

杜宇慢吞吞的下了樓,蠻不情願的對着陸晨煜就是一鞠躬,淡淡的開口道:「伯父好。」

只是杜宇此刻還不明白自己的父親為什麼突然讓他叫那人為伯父?

只聽見陸晨煜哈哈大笑:「貴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親家公,你看這兒女們的婚事?」

杜威自然是連連擺手:「一切都聽陸大佬的。」

陸晨煜更是推脫道:「哎,怎麼還叫陸大佬?我看你我也該相互改口了吧。」

杜威自然心中高興:「是是是。」

說着,對着杜宇招呼了一聲:「兒子,你來看,這是陸大佬的千金。」

杜宇一尾部坐在沙發上,看着那照片上的女孩,險些流出一大口口水來,這照片上的女孩身材曲線優美,十分妖冶,尤其是那眼神勾魂攝魄,恨不得杜宇現在就想把她抱在懷裏,揉到自己的骨子裏去。

。 「武魂學院對陣熾火學院,武魂學院勝。」高台上的裁判咽下了一口唾沫,喉嚨乾澀的說道。

觀眾席上已經沸騰了,夏天靈用絕對強悍的實力征服了在場的觀眾們。

無論他們是夏天靈的粉絲,還是原本熾火學院的粉絲,此時都在高呼着他的名字。

貴賓席上,寧風致苦笑着搖了搖頭。

他還是小看了夏天靈這個屢創奇迹的少年。

如此精細的火焰操控能力,自己竟然還會為了他擔心,簡直多此一舉。

依他先前的狀態來看,完全就是勝券在握,根本不擔心火舞耀陽的威力。

清空整個擂台的自創魂技,獨留下自己所立之處、淘汰對手的同時又不傷對手分毫,簡直妙到極巔。

夏天靈這個幾乎能算是自己看着長大的少年,就像一個永遠也挖不空的寶藏,不斷將自己的能力一點一滴的展現出來。

每當你以為他已經夠強悍了,他又總能整出一些新花樣。

如果說先前接連擊敗了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和象甲學院令夏天靈名聲大噪的話。

那麼這一戰,就將夏天靈的名號推到了預選賽目前的高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