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還不能說逆天。

「小子,我倒是小看你了,不過……」

王霸天還想說話。

葉青直接粗暴打斷了。

「你屁話真多,能不能好好打架?」

葉青一句話,直接把王霸天想說的話都嗆回去了。

王霸天不再多說,直接轟出了霸道的一拳。

一股凌厲的王霸之氣,席捲而出。

遮天蔽日。

王霸天,在拳法方面,有著驚人的造詣。

乃是一位拳王!

拳道等級,跟劍道的等級劃分一樣。

大劍宗之上,就是劍王。

大拳宗之上,就是拳王。

想成為拳王,至少要掌握一門厲害的聖階拳法武學。

還要擁有自己的拳勢,且拳勢達到圓滿的境界。

不得不說,王霸天的拳法還是有點東西的。

在拳道方面,有著驚人的造詣。

一位拳王的含金量,當然比一位大劍宗要高很多。

當然,王霸天早就活了幾千年了,他現在才是拳王而已,一把年紀基本上就活到狗身上去了。

說話之間,葉青的龍炎聖劍,已經到了王霸天的面前。

王霸天釋放出了一股霸道的拳勢,震退了葉青一步。

葉青的劍法,只是天階,以前在南荒域的時候,還算很牛逼。

放在中土聖域而言,確實有點拉胯了。

葉青所憑藉的不是他的劍法,而是他的劍!

聖階極品靈器龍炎聖劍,那威力,不是一般的恐怖。

王霸天自以為自己的拳頭很硬。

事實上,是挺硬的。

但,在葉青的龍炎聖劍攻擊之下,還是受傷了。

破開了一道傷口。

鮮血飛濺而出。

「小子,你竟然讓我受傷了!」

王霸天的眼神一片冰冷。

在一個天武境界的小子手裡,還受了傷,他無法接受。

「轟!」

葉青沒有廢話,直接釋放出了一片黑色的光幕。

把王霸天罩住了。

龍族神通,天.葬發動!

王霸天感覺,自己體內的生命力,快速流逝。

很快就要徹底流逝乾淨了。

王霸天心中驚駭。

其實他一早就聽王曦瑤說過,葉青有一種詭異的手段,能讓人體內生機流逝。

只是,王霸天以前沒在意。

認為不管葉青的技能多麼牛逼,始終只是一個天武境界,翻不起多大的風浪。

現在,王霸天知道自己錯了。

大錯特錯!

葉青的實力,遠遠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很多。

在天.葬的影響之下,以王霸天的強大,體內的生機都在流逝了。

只是跟其他人比起來,他的生機流逝速度,要慢那麼一點點罷了。

「一拳破天!」

王霸天.怒喝一聲,施展出了一門聖階拳法,威力驚人。

一拳打出,大片的空間崩碎,有虛空黑洞出現。

釋放出了驚人的空間撕扯之力。

王霸天渾身氣勢狂暴。

彷彿他的一拳,真要把蒼天打碎一般。

「哪來的這些花里胡哨的技能,名字一個比一個牛逼?」

葉青翻了一個白眼。

什麼一拳破天。

聽名字很厲害。

難道還能有葉青的皇階武學厲害?

他的仙魔訣,可是光明真經和天魔血經生出來的兒子。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豈會怕什麼一拳破天。

頃刻間,葉青便是凝聚出了三道仙魔法印。

三道法印,連接在了一起。

驚人的神聖氣息,還有滔天的魔氣,蘊含在葉青的仙魔法印當中。

仙魔法印,可仙可魔。

仙魔一體。

法力無邊!

三道仙魔法印,直接把王霸天打得吐血爆退。

臉色蒼白如紙!

他真正意識到了葉青的恐怖。

仙魔法印的威力,完全把他壓制下去了。

甚至,在剛才的一瞬間,王霸天感應到了一股死亡的氣息。

仙魔法印,足以威脅到他的生命。

要不是他身上還有一件聖階防禦靈器的話,剛才就凶多吉少了!

「這……這我無法接受!」

王霸天的身形,如稻草人一般飛了出去。

一直飛出了老遠。

砸進了一座大山當中。

把大山都弄塌了。

很快,王霸天就掙扎了沖了出來。

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

他的眼神幾乎絕望了。

剛才的一招一拳破天,乃是王霸天的絕學。

還以為一定可以收拾葉青。

卻沒想到,他落得一個慘敗的下場,顏面盡失!

「嗖!」

頃刻間,王霸天再度御空而來。

不得不說,他雖然敗了,但生命力還是很旺盛的。

且皮糙肉厚。

葉青的三個仙魔法印聯合起來,都沒有把他徹底弄死。

王霸天踏空而來,不多時,便是站在了葉青的對立面。

渾身狂暴的氣勢,突然之間,消失無蹤。

葉青愕然。

下一刻,王霸天的行為,更是刷新了人們的認知。

只見王霸天直接雙膝跪地。

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

絲毫不顧自己的身份。

堂堂王家的長老,卻在一個年輕人的面前下跪。

「少俠,請你收我為徒吧,我很想學習你剛才的招式!」

王霸天一臉誠懇的說道。

王曦瑤愕然。

王家的兩位護道者一臉懵逼。

王家的其他強者們,都在風中凌亂了。

心說,大哥,你打不過就算了。

說明對方太逆天,不是你的錯。

問題是,你打不過就想加入人家,算怎麼回事?

這都現場拜師了。

王家的臉不要了?

。 大乾遠征軍外出打了那麼久的仗,加上那些一同去的遼國豪強,耗費了大乾許多錢糧。

確實佔了不少喀喇汗國的地盤,可效果並沒有預期的那麼好,因為喀喇汗國在意識到自己擋不住來勢洶洶的乾軍和一眾僕從軍后,直接向他西邊的塞爾柱突厥稱臣了。

那些國家對大乾的到來也很戒備,到最後喀喇汗國不僅叫來了塞爾柱突厥的援軍,還把他們南邊的伽色尼王朝喊來了,周邊那些小國也都去湊熱鬧。

能有那麼多援軍,除了因為忌憚大乾這麼一個新勢力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乾軍太富了,打贏后就算只能搶到一些乾軍的輜重,那也是大賺特賺。

要是搶到了乾軍手裏的火槍或者一些火藥,那更是當場發了大財。

秦構得到的好消息當然不是大乾遠征軍和喀喇汗國那邊僵持不下的事,而是那伽色尼王朝有去印度的路,甚至雙方已經打了好幾次仗。

聽到這消息秦構當場就來精神了,印度可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只要打進去站穩腳跟,就算被後來者推翻了,那也照樣能當人上人。

關鍵是相比其他地方還很好打,以現在大乾的力量來說,就算走玄奘的路過去也能把印度拿下來。

不過秦構在把印度拿下來之前,他就開始糾結一個問題,那就是將來他把印度佔了,是要讓他兒子入鄉隨俗,搞印度那一套,等著將來又有強敵打進去后臣服當人上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