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對!」海神點頭道,「時間緊任務重!你趕緊去挑一個然後帶到這裏來,我帶你們一起去太陽神殿!」

「好吧!」楚秦點了點頭,下一秒,楚秦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海面上,黃金戰艦,停留在了這裏。

「楚秦去了幾個時辰了吧,怎麼還沒有回來?」舞着急地問道。

「舞,繼承神位,哪是那麼容易的,耐心一些!」朱竹雲開口道。

「有至強者正在接近!」正在這時,墨熙的臉色微變。

「至強者?」龍凰疑惑道,「墨熙姐,為何我沒有感受到?」

「明,來人是神級強者!」藍鏡兒道。

「完了,楚秦不在,又來一個神級強者,我們該怎麼辦啊?」白秀秀面露擔憂道。

「放心吧,有姐姐在呢!」墨熙嫣然一笑道,「不過。這個人,我們根本不用出手!」

「啊?為什麼?」眾女皆是一驚道。

「因為是我啊!」這時,楚秦的聲音響起。下一秒,還是巨人形態,穿着海神神裝的他,落在了黃金戰艦的甲板上!

「楚秦!」

「啊!好大!」

「楚秦,你怎麼變這麼大了!」

「好帥!」

「太帥了吧!」

舞,王秋兒,紫姬等人接二連三地道。

「明,楚秦已經順利繼承海神神位了!」墨熙嫣然一笑道。

「墨熙的沒錯!」楚秦縮之後,走到了眾女面前。

「哇,楚秦,你這身鎧甲,太帥了吧!」白秀秀看着楚秦身上霸氣,華麗的海神神裝,無比驚喜道。

「那主要是楚秦哥哥,本來就是下第一大帥哥!」王秋兒微笑道。

「嗯嗯!」白秀秀點頭道。

別是白秀秀和王秋兒,魅舞,秦思靜,木嬈嵐,海女都被驚艷到了。

楚秦的帥氣,配上這海神神裝,簡直太贊了!

「秀秀,瞎什麼大實話!」楚秦淡然一笑道。

「楚秦,你已經繼承神位了,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開始了呢?」比比東問道。她就差最後一考,一直在等著楚秦呢。

「嗯,我也是!」龍凰道。

「還有我們的神位,怎麼樣了?」寧榮榮跟着道。

「放心吧,這一次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穫!」楚秦笑着回道,「有一個神界的神祗,又答應給我很多神位,所以,你們應該都會有份,前提是都必須提升至九十九級!」

「沒問題!」舞自信地道,「萬年冰髓都還有兩塊沒有吸收呢,九十九級,不難!」

「嗯嗯!」眾女齊聲應道。

這就是楚秦給予她們的自信,以前絕世斗羅是她們想都不敢想的境界,如今一個個都感覺近在咫尺!

「好。我相信你們!」楚秦點頭道,「而且紫姬阿銀九碧姬幽姬瑩瑩秀秀,魅舞阿姨,你們的神位,我也一定會拿下,就算沒有神位,你們必將永生!」

「沒關係,楚秦,我們不急的!」阿銀微笑道。

「對啊,我們是魂獸,本身就能比各位人類姐妹們多活幾十萬年,我們留在最後也沒事!」紫姬道。

「嗯嗯!」幽姬碧姬她們齊齊回道。她們都對楚秦有着毫無保留的信任感!

「另外,我現在就需要挑選一個人,跟我去繼承一級神太陽女神的神位!」

「太陽女神?」胡列娜驚訝道,「那我們這裏,暫時能夠繼承太陽女神神位的就只有,鏡兒姐,西兒,穎兒姐姐!」

「楚秦,你忘了,我是鳳凰血脈,又是不死鳥傳人,我不需要神位!」藍鏡兒回道。

「楚秦,要不給(西兒妹妹)穎兒姐姐吧!」波塞西和雷穎兒,異口同聲道。

「我是海神的信仰者,繼承別的神位,感覺是對他的背叛!」波塞西補充道,「還是給穎兒姐吧?」

「穎兒的屬性,是邪惡屬性的!」楚秦回道,「我想,黑暗屬性的神位更適合她,那就西兒你先來!西兒,如今我已經是海神了,我你沒有背叛,你就不會背叛!而且,放心吧,我帶你去的可不止有太陽女神,還有波塞冬本尊!」

「嗯嗯!」雷穎兒點頭道,「西兒妹妹,你就別推辭了!」

「那好吧!」波塞西點了點頭,這才應允道。

(本章完) 以前的殺破狼確實是分開的,仗著自己的強大,基本不一起。

可被封印了以後,他們學聰明了,如果不一起的話,那就只能再被封印一次,現在好了,無敵了,我們就算加起來也萬萬不是他們的對手。

三隻妖星齊齊一踏,彷彿地動山搖一樣,地面裂開了,我們連站都站不穩,差點倒在了地上。

接著就是各種妖氣,宛如滅世一樣的立刻朝我們襲來,貪狼飛在空中,隨便一吸,基本一半的馬家人被吸了進去,然後吞人腹中。

馬思婷也差點沒命了,幸虧蛇王緊緊抓著她,並且招來了一條大蛇擋在了前面。

「我說了,你們這是找死,這三個妖星合力,除非是古代最強戰力的陰人,不然絕無可能贏他們。」蛇王一邊護著馬思婷,一邊教訓道。

「不用你管,你要走趕緊走,我不需要你救。」馬思婷根本不領情,就算是死,她都不願意走,蛇王一點辦法都沒有。

貪狼煽動翅膀,我們全部被刮飛了起來,風太大了,根本不可能站得穩,七殺尾巴一掃,我們跟球一樣,不知道飛出去了多遠,在地上不停翻滾著。

「哈哈,我也來。」破軍揮動著熊掌,直接轟在了地上,地面馬上裂開了幾道縫,我們差點都掉了下去,幸虧及時抓住了蛇王那條大蛇,它駝著我們爬了上來。

「切,一般不知好歹的傢伙,就知道找死。」蛇王說著,立刻噴出了一股綠色的毒霧,周圍立刻失去了視野,三妖星停止了進攻。

「怎麼贏,還不走,你們真是愣頭青。」蛇王立刻罵道,大蛇很大,就算大著我們所有人逃跑,也毫不費勁。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隻鷹嘴啄了下來,然後將大蛇叼起。

「哪來的蟲子,呵呵。」貪狼大笑道,想將我們一併吞下。

「跟他拼了,現在才想逃,根本不可能。」斷臂的女人突然運起氣力,唯一的一條手臂突然發出金光,好像力大無窮,一拳打在了鷹嘴上。

瘸子也幫忙,天殘腳補上,跟斷臂的女人合力打在了巨大的鷹嘴上,貪狼發出一聲慘叫,鬆口了,我們跟著大蛇從空中掉下。

可是這時候兩隻熊掌接住了我們,一道妖力如牆一樣聚攏,我彷彿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碾為塵埃吧!幼小的垃圾們!」

巨大的熊掌合上,特別可怕,我們就好像螞蟻一樣。

這時候斷臂的女人和瘸子連忙一人推著一邊,不讓其閉合,他們的手和腳都有神力,但破軍的力量太大了,而且這體型,瘸子和斷臂的女人也就最多能撐上一會,拖延下時間罷了。

「快想辦法,不然的話,我們都得成肉泥了。」瘸子大喊道。

破軍的手不斷在慢慢合上,一點一點,瘸子和斷臂的女人用盡了吃奶的力量都不能阻止慢慢在靠攏的雙手。

就在這個時候,吙炎一刀斬出,可怕火焰燙得熊掌發出了香味,毛都燒焦了,破軍狂吼一聲,急忙撒手了,古獸烈火,也不是吃素的。

剛剛落地,我們都摔得七葷八素的,大蛇已經死了,被啄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無法動彈,三秒不到就斷氣了,他雖然大,但是在貪狼面前,確實如蟲子一般,根本無法比。

落地的幾秒時間,七殺的巨大尾巴已經掃了過來,如雷霆之勢,如果掃在我們身上,估計我們立刻就要血肉模糊,比兩根電線杆都粗,異常可怕。

沒辦法了,就算我痛上一個月,這回也得使用絕招了。

我立刻使用了鬼化之術,蛟龍臂招來的依然是妖魂,跟上次一樣,可怕的妖力好像激活了蛟龍臂一樣,我徒手就擋住了七殺的尾巴,然後抓起他的尾巴,將他整個掄了起來。

麒麟之力也滲透進了蛟龍臂裡面,力大無窮,源源不斷的力量涌了出來,七殺的身體雖然龐大,但我居然能勉強舉了起來,然後將他扔了出去,轟一聲,他砸到了破軍,然後抱著滾了出去,好像地震一樣,兩個巨大的身體碰撞而產生的震動是非常可怕的。

「不知道能不能贏,只能拼一把了,先殺一隻,不然我們永遠都別想贏他們。」

說完以後,我看上了落單的貪狼,既然這樣,那就先殺他。

「配合我,我能殺他們,老子也是天選之子!」

說完后,我單手起咒,可怕的雷光頓時爆起,照亮了所有人的臉龐,強到讓他們驚訝和窒息。

「好厲害,我們好像,能贏!」

。 現在已是秋季,農村晝夜溫差很大。

涼涼的晚風吹的凌雅有些瑟瑟發抖!

「是不是有點冷?」張玄感受到凌雅那顫抖的身體問道。

「嗯!」凌雅點了點頭。

「你先下來一下!」

凌雅不知道張玄要幹嘛,卻還是從他的背上下來了。

張玄開始脫起了自己身上的白色襯衫!

這裏是荒山野嶺,這個時間段根本不會有人往深山跑。看到張玄脫衣服凌雅嚇得連忙後退了兩步。

「你你你,你要幹嘛?」

「披上吧,不過可能有點味就是了!」張玄將白襯衫遞到了凌雅的面前。

凌雅這才知道原來自己是誤會張玄了,整個臉直發燙。

她快速的接過了張玄遞過來的衣服。衣服上雖然有點汗味,可她也不嫌棄的穿在身上。

凌雅又重新爬上了張玄的背,繼續往山下走去。

經過剛才那兩個小細節,凌雅對張玄早就沒有了戒心。

尤其是張玄脫下自己的襯衫遞給她的這個舉動,讓她感覺到了這個男人十分的鐵心。

「我聽你們剛才的對話,你承包了烏鐵山?」凌雅問道。

「嗯!」張玄點了點頭。

「這烏鐵山早就是一片廢山了,就連我這個外村人都知道。你不清楚?這不是花冤枉錢嗎?」凌雅不解的問道。

「這山是送的,不要錢!」張玄嘿嘿一笑。

「……」

凌雅覺得自己要是跟他聊天,可能會被他給氣死。

怎麼自己好心提醒他,他卻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本來對張玄還有些好感的,在這一瞬間全都沒了。

「你住哪裏?」張玄問道。

「村委大院!」

「招待所啊?那你可要小心點了,這張起可不是什麼好人。」張玄提醒道。

「我知道!」

凌雅也是一個自我保護意識很強的女子,不然她也不會一住進去就換了門鎖!

把凌雅送回到村委大院,張玄就自己回去了!

剛才在路上凌雅覺得冷,張玄就把白色的襯衫披在她的身上,臨走的時候也忘記拿回去了。

等凌雅想要還衣服給張玄的時候,他早就已經回去了!

「算了,等下洗乾淨給你還回去吧!」

第二天一大早,張玄就朝着陳慧家去了。

陳慧說要用拖拉機抵債,自然要去拿的。

這拖拉機以後自己還可以用呢!

……

昨天回去之後,陳金鳳越想越生氣。

從來都是她坑別人錢的,她什麼時候吃過虧?

被張玄打了不說,還要賠一台拖拉機給張玄。她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於是今早,她找來了村裏的王婆!

王婆是村裏的媒婆,村裏八九成的婚姻都是她撮合成的。還得了一個「花果村月老」的外號。

村裏更是流傳著這樣的一句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