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侍女解釋道:「武神殿下的傷還沒好,這些神侍只是負責護衛武神殿下的安全,秦風大人不必緊張!」

秦風怎麼可能緊張?

反倒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說起來,雲嵐的傷還是他造成的呢!

見到秦風,這些神侍也沒有阻攔,很快秦風跟着侍女來到了大殿裏面。

大殿裏十分空曠,盡頭處有一張巨大的座椅,上面鋪着金色的毛毯。

周圍角落裏,則是各自放着一尊鼎爐,裏面燃燒着火焰,使得整個大殿都暖和了起來。

此刻,雲嵐褪去了金色鎧甲,穿着一席簡單的長袍,懶洋洋躺在坐塌上。

「下去吧!」

雲嵐朝着侍女吩咐道。

侍女點頭應下,隨後老老實實退了出去,同時關上了大門。

頓時這大殿裏就只剩下秦風和雲嵐兩人。

秦風表情變得有些古怪,隱隱覺得,這次雲嵐找自己來,似乎氣氛和之前有些不同。

他的感覺沒錯,此刻雲嵐臉上沒有了第一次見面時那種高高在上,反而閃爍著一雙湛藍色的美眸,直直盯着秦風。

好像是在打量着什麼讓她感覺新奇的事物一般。

秦風道:「不知道武神殿下專程來找我,是有什麼事要吩咐?」

雲嵐一笑,道:「不必叫我武神殿下了,你本來就不屬於亞特蘭蒂斯,是外面世界的人,叫我雲嵐就行!」

聞言秦風微微詫異,但還是點了點頭。

因為……其實他也不習慣一口一個武神,多少有點奇怪的感覺。

於是秦風開口,直接稱呼對方雲嵐。

雲嵐道:「叫你過來確實是有件事,秦風先生,你成婚了嗎?」

秦風的表情再次變得古怪起來。

他雖然對林允兒摯愛至深,但兩人並沒有成婚。

於是他搖了搖頭,老老實實道:「還沒有。」

聽到這話,雲嵐眼前一亮,「那你有沒有興趣當本宮的駙馬?」

此話一出,秦風直接傻眼了。

什麼鬼,找他過來居然是想讓他做駙馬?

「雲嵐姑娘,這個玩笑可不好笑!」

秦風摸了摸鼻子。

雲嵐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紅暈,將這種事情堂而皇之的提到明面上來,即便她身為武神,心中也是多少有些變扭。

「我的年齡已經不小了,是到了成家的時候了。」

「其實之前各大勢力就有派出他們年輕一輩中傑出的弟子向本宮求婚,只不過本宮都看不上。」

「直到遇見你,你能夠擊敗我,說明你的實力非常強!」

雲嵐說着,眼中放出異樣光芒,「我只會對強者有興趣,所以我認為,你是最適合做我夫君的人!」

「你也知道,我不屬於這裏。」秦風苦笑道,不說別的,林允兒還沒復活,他根本不可能和其他女人結婚。

雲嵐不知道這些,她循循善誘的道:「留在亞特蘭蒂斯,你可以成為我的夫君,也是我唯一的男人!」

「亞特蘭蒂斯所有的一切,都會是你的!」

似乎是第一次主動和人表白,雲嵐臉上紅暈越來越多。

不過她性格想來直接,有什麼事情從來不會藏在心裏,直接當着秦風的面說了出來。

不得不承認,雲嵐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子之一,不僅有着傲人的身材,絕美的臉蛋,同時,還有着讓人恐懼的強大實力。

能得到這樣一位妻子,恐怕是天下所有男子夢寐以求的事情。

然而秦風只是苦笑。

「實在抱歉,雲嵐姑娘,我有心愛的人,而且手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等完成了這些事,我必須離開亞特蘭蒂斯。」

聽完秦風的話,雲嵐臉上露出失落之色。

在她看來,秦風確實是一個非常合適做自己夫君的人!

這幾天下來她一直在暗中觀察秦風,這個年輕人不僅實力強大,而且品行也是沒的說,比之前自己遇到的那些各大世家的年輕弟子,不知道優秀了多少。

可惜,對方態度很堅決,而且已經有了自己喜歡的人。

雲嵐有自己的驕傲,既然秦風都這麼說了,她不可能再舔著臉去追求對方,或者強行讓秦風留下。

她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不過我對你的事情還是非常好奇,你是準備在亞特蘭蒂斯做些什麼嗎?」

秦風心道終於問到自己要說的問題了。

他也沒有隱瞞,直接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我來亞特蘭蒂斯,是為了尋找一件名為人魂塔的寶物!」

一邊說着,一邊將一直藏在身上的一張照片取了出來。

這張照片從離開龍門總部開始,秦風就一直貼身呆在身上,即便幾次經歷生死,都沒有遺落。

破舊的照片上,是一件古老的寶物,上半身是人形,而下面一部分,則是一座高塔的模樣,看起來十分古怪。

材質也無法通過照片上的模樣判斷出來,看起來像是古董。

。 依依笑眯眯道:「我怎麼可能忘記哥哥們呢?還有很多,快吃吧。」

她的確做了不少,不過都端過來了。

哥哥們知道她在這裏,一定會趕來的。

兄弟四人狼吞虎咽地吃吃吃。

眨眼間,美食一掃而空。

再眨眼間,他們架著小奶包飛速離去。

比颶風還要快!

夜司凜:「……」

自出自入。

來去如風。

過分!

依依氣哼哼地叫:「放開我!哥哥,你們壞!」

「我有腳,自己走!」

「不把我放下,我生氣啦!」

回到流光苑,蕭景夜等四人才把她放下。

小奶崽生氣氣地跺腳,「你們太過分了!」

蕭景翊哄道:「小崽崽別生氣,三哥帶你去逛吃。」

她冷哼一聲,別過身去。

蕭景翊,卒。

蕭景辭溫柔道:「依依你才五歲,不能往別人家跑,會被帶壞的。」

「小哥哥太純潔了,我要帶壞小哥哥才對。」

「……」

蕭景辭,卒。

蕭景寒冷冷道:「小不點,任何事情二哥都可以答應你,唯獨這件事不行。你不能跟夜國太子走得太近。」

「小哥哥才十歲,能有什麼壞心思呢?」依依的小嘴撅得可以掛一隻油壺了。

「……」

蕭景寒,卒。

蕭景夜擺起大哥的姿態和威嚴,「小妹妹,我們是為你好。你還小,不知道人心險惡。夜國是虎狼之國,夜國太子八歲就幫他父皇處理朝政,城府極深,不可小覷。」

「如果他真的那麼聰明,為什麼這麼容易就被大哥哥擄走?」依依認真道。

「……」

「大哥哥,你的命是我的,你要聽我的哦。」

「……」

蕭景夜,卒。

小奶崽拉着他的大手,「你們就是妒忌我對小哥哥好,但是,哥哥們在我的心裏是很重要的,我會跟以前一樣對你們好噠。」

聞言,蕭景翊的心快碎了。

蕭景辭的心尖顫了顫。

蕭景寒的鳳眸深沉了幾分。

蕭景夜蹲下來,握着她的小肉手,「你想去見夜太子,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逢三七才能去,而且只能去一個時辰。」

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的讓步。

依依不情不願地答應了。

她可以用小計謀把小哥哥騙過來呀!

這夜,月黑風高。

依依偷偷摸摸地下床,再次把特製的藥水放在哥哥們的鼻子下。

然後,她火速溜出去。

她費了不少力氣爬到外牆的牆頭。

後面有動靜!

她轉頭一看,四位哥哥站在夜色下,雙臂環胸,面無表情。

「小崽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蕭景翊哼道。

「哥哥,屋裏好熱,我爬到牆頭吹風。」

依依伸展小胳膊,感受夜風的清涼,「好涼快啊。」

蕭家四兄弟:「……」

翌日,她發現,牆頭高了三四尺。

又是夜裏。

她把藏在樹叢里的木梯搬出來,架好。

小身板快速地往上爬,哼哧哼哧。

「看來這牆頭還要加高。」

蕭景夜的聲音在暗夜裏格外的詭譎。

依依轉頭,四位哥哥跟昨夜一模一樣的姿勢!

「小不點,下來。」蕭景寒挑眉。

「這個木梯快壞了,我試試還能不能用。」她索性坐在木梯上,「坐着還挺舒服的,修修就能用了。」

「……」

兄弟四人:小崽崽,明日看你還怎麼秀?!

防火防盜防小崽崽爬牆!

又一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