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過是一隻無用的喪屍,你以為能擋得住我嗎?」

地面的黑泥瞬間就地暴起,一下子將沐白裔腳下的無頭喪屍圍攏起來,不過兩秒高度便達到她的腰部,洶湧的黑泥如浪潮般要將她就地淹沒。

「小木頭!小心!!」沐愉心焦急大喊。

沐白裔反應快捷,腳下一踏,高高躍起,從那包圍的黑泥中跳出來。下一刻,黑泥如餓獸的大嘴將無頭喪屍吞沒。

再次散開時,裏面的無頭喪屍已成了一堆污黑的碎骨。

眾人倒吸一口氣,下意識遠離幾步。

沒想到曹波的異能竟然如此強悍,完全不敢想像,若剛才被黑泥吞沒的是自己,是怎樣一種感受。

沐白裔穩落於地面,見此只是輕挑一下眉。

「胖子!這種臭了好久的喪屍肉都能下得去嘴?看來你能長這麼胖也不是個意外啊。」

十足的挑釁!

幾人對於她的話有些不明所以,直到空氣中傳來一道清晰可聞的飽嗝聲,大家難以置信地看向曹波。

毫無疑問那道聲音是從他身上傳來的,曹波無視他們異樣的目光,剛打了個飽嗝,肚子隨即又發出一連串咕咕的飢餓叫喊。

那異常圓鼓的肚皮幾乎要將他的上衣撐破,黑泥再次重新返回他體內,讓他的體格再次變大了一圈。

「我沒有吃它,我是人,怎麼可能會吃那種噁心玩意!」曹波粗聲大吼,「我不胖,這是我強大異能的象徵!」

他拍了拍肚皮上厚厚的肥肉,很是自豪地向大家展示。

「那喪屍只是被我的『異能』給吸收了,異能需要升級,它不過是我升級的肥料而已!」

「嘖嘖!吃掉了就是吃掉了!居然還不承認,簡直跟某個大騙子一樣,一個誘騙別人,一個更白痴,居然連自己都騙。」

某個躺槍的卓大騙子:「……」深沉的目光危險地看了過來。

某女恍然不覺,繼續侃侃說道:「沐小妹、王丹雅你們可要小心一點,可千萬別被這些大騙子給騙了,他們肯定就是老馮口中的壞人擔當,而且一個比一個更壞。」

兩人:「……」

卓凱澤黑著臉,近乎咬牙道:「別把我和他相提並論!」

沐白裔倒是帶着有幾分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壞人還分層次等級呀?這一點老馮好像沒說過。」

「沐白裔!」他警告地低吼。

不等他當場發怒,曹波怒髮衝冠地上前一步,抖著一個大肚皮,斥吼:

「該死的臭丫頭,我說了沒吃就是沒吃!」

他似乎很執著於這件事,他的反應比沐白裔叫他胖子時還要憤怒幾分。

「我沒吃!我沒吃!那是肥料!是異能的肥料!」一遍遍地重複著,情緒有些過激。

手臂一揮,地面殘餘的黑泥登時化為無數巴掌大的的尖錐,朝沐白裔飛速攻去。

沐白裔手掌一抖,抖掉一根漆黑的絲線。右手一揮,仿若撒花般伸開手心的動作,又猛然握拳回收。

眾人只見她回收之時,地面上橫七豎八的無頭喪屍像是被提了線的木偶一般,唰地立起身,杵著身體像一樁樁木頭層層疊疊地擋在沐白裔前面。

噗!噗!噗……

尖銳的小黑錐全部扎入無頭喪屍體內,替沐白裔擋下了這一波攻擊。

。 第830章

秦奎嘴巴咕嚕嚕的冒着血泡,大張著,臉上腐爛的肉一顫一顫的,眼睛動一下,瞳孔縮一下。

秦臻回身走到他的面前,看着猶如一灘腐爛的肉的秦奎,知道他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秦臻的眼神冰冷冷的,只聽他道,「我的未婚夫沒有死,秦奎,你的算盤落空了,你想我一輩子孤苦無依,生活在絕望里,很抱歉要讓你失望了。

反而是你,可悲可笑,可憐可嘆,妻離子撒,死在這荒山野林,無人收屍,死後還要背負罵名,成為一代罪人!」

隨着秦臻一字一句的話,秦奎身體一抽一抽的,他顯然因為激動想要說話,但是卻因為受傷過重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的兒子死在斷頭台上,你的女兒秦紅霜死在我的面前,你大概不知道她死之前是多麼的絕望和悔恨,我一直以為她是最壞的人,沒想到到頭來,最壞的人是你,因為你到死都沒覺得自己錯了,你這種人心是壞的,爛透了,像你這種人便是死後也無法投胎,會進入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秦臻在這一刻,將最毒的話返還給秦奎。

這曾是她的養父,卻想從精神上徹底毀了她,何其可恨。

咕咕咕……

秦臻因為激動,使勁的瞪大那隻血紅的眼,也許是想咒罵,也許是想再說些什麼,接着又吐出一串血泡泡。

秦臻無動於衷的看着他,這一刻,她也終於明白,殺人誅心和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秦奎,你那麼想我不得好死,可我將來會過的很好,你死在無人知曉的山崖底下,身體被野狼啃食,最後連骨頭都不剩,你這輩子連個給你立碑的人都沒有,而我……會嫁給喜歡的人,會生兩個孩子,兒女雙全,對了,還有一件事,我覺得你死之前應該知道,裴翎,我的未婚夫就是蕭鳳棲,當今玄王,而我將來會是玄王妃,你可開心?」

秦臻聲音很輕,她是高門貴女,恪守規矩,若是從前,她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太過不矜持。

可是她恨啊,恨秦奎恨到了極致,想到他告訴自己蕭鳳棲被狼給吃了的時候,她依舊心有餘悸,疼痛和恐懼幾乎讓她站不住腳,所以她用這些話讓秦奎不痛苦,讓他不甘心、含恨而終。

她過的好,過的幸福,將來圓滿,那麼對秦奎來說,就是最大的不幸和不甘。

果然聽到秦臻的話,秦臻的那隻眼瞪的大大的,有震驚,更有氣怒,他胸口劇烈的起伏,氣的血泡直吐……

「你,你……大人……不會放過你……」

他撐著最後一口氣,憋著一字一字說道。

而他一說,秦臻便知道他口中的大人是誰,是那鬼面男子,身份神秘,又詭秘莫測。

「秦奎,我早已經從你話中推測出他的目的,他是奔着我的重生而來的,你們都想要得到我重生的秘密,可惜……不過是妄想,你死了,下一個就是把他,我是如何重生的,你永遠別想知道,永遠!」

秦臻厲聲說道,聲音都高了三分。

是這些人,這些貪婪的人,曾毀了她的前生,如今又想毀了她的今世。

休想。

秦臻的話終是刺激的秦奎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了,他張大嘴,不斷的喘著粗氣,最終瞪着自己的眼,不甘而又怨恨的看着秦臻的方向,「你,你們……不會……幸福……我詛咒你……們……」

嗖。

銀針自蕭鳳棲指尖飛出,直接沒-入秦奎的眉心,他未說完,終於是咽了氣,到死完好的那隻眼睛都沒有閉上。

他死了。

秦奎死了。

他終於死了…… 看到沐舒羽過來了,她連忙說道,「我已經給你對接了新的綜藝,現在還沒有適合你的劇本,有了合適的劇本再進組,現在可以上幾個綜藝當飛行嘉賓來提高曝光率,你現在曝光率不行。很多對接的商務,都是短代,想要穩定的合作關係,就必須要有過硬的作品跟曝光度,這幾個綜藝都不錯,你可以看看。」

沐舒羽看都沒有看,猛地將策劃丟進了垃圾桶裡面。

「我不看!!現在立刻讓《某天》重開,已經停拍三天了,我的時間不能這麼耽誤了,我還指望這部戲給我增加熱度,我已經拍了兩個月了,不能這麼停了!!你是我的經紀人,你應該聽我的,而不是跟那個徐立川一起撤了我新劇的投資!」

方萬皺著眉。

看著被仍在垃圾桶裡面的計劃,她覺得,這一口火已經燒到了喉嚨了!

沐舒羽是她帶過最難纏最無理取鬧的藝人!

這樣的千金小姐,要演技沒有演技,要熱度沒有熱度,也沒有路人緣,還因為搶了溫惜資源這件事,《某天》這部戲成了被抵制的對象。

方萬深呼吸一口氣。

然後吐出來,她站起身,「沐舒羽,這是我為你後面的戲,做的計劃,你只需要按照上面的做,以後資源會慢慢的提升,熱度也會上來,沒有了《某天》這部戲,也會有其他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一口氣也吃不成一個胖子,你需要慢慢的磨鍊自己的演技,要不然,即使接了這部戲,等片子一上,你的口碑就崩了,你不會真的覺得你演技多好吧?」

沐舒羽一愣。

沒有想到方萬敢這麼說。

她是什麼身份,自己是什麼身份。

一個經紀人敢這麼對自己說話?

她的臉色有些漲紅,「胡說,這部片子上映一定會取得不錯的票房!」

「只有你自己覺得會不錯,華容為什麼不拍了你不知道嗎?就是因為你毀了這部戲,這部戲原本定的就是溫惜,你拿走了她的角色,現在網路上的人都在抵制這部戲,這部戲後台的負面輿論已經爆表了!沐舒羽,你不如好好的當你的富家千金,不要摻和娛樂圈的資源,如果你想拍戲,那麼,你就磨鍊自己的演技,鍛煉自己的台詞!如果這兩樣最基本的你都做不到,那麼就請你們這種資源千金,離開娛樂圈!」

方萬真的是忍不住了。

她知道自己這樣說會得罪沐舒羽!

但是她真的受不了了!

沐舒羽對自己呼來喝去,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方法來,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她寧願不帶這樣的藝人!

沐舒羽瞪大眼睛。

「你……你……」

「好,方萬,我就知道,你壓根不是真心帶我,你帶我不過是為了我背後的資本,既然你不願意帶我,那我就去找其他人,我跟你解約!動嵐有的是經紀人!你不要以為你當上副總就多麼厲害了,就看你能在這上面當多久!」

沐舒羽摔門走了。

方萬氣的緊緊握著雙拳! 虛空之上。

楚帝踏空而來,轉瞬間飄落在地面上,昂首向前看去,目光落在道三天身上。

隨之,他看了眼一側老者,「帶朕來這裡,原來是有幫手,就你這樣的,也配做黑暗之主。」

道三天怒聲道:「楚帝,休要逞口舌之快,老城主在此,你必死無疑。」

楚帝目光落在老者身上,雙目微眯著,這老頭的確有些實力,一身修為已經達到命境巔峰,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打破桔梗,再次突破了。

如此恐怖的強者,他為什麼還在四維世界,難道不應該前往五維世界尋找機緣?

「楚帝,別來無恙。」

「你認識朕。」

「以前不認識,但現在認識了,老夫道九玄,想問楚帝借一樣東西。」

「借東西,朕身上寶物太多了,不知閣下想借什麼。」

道九玄淡然說道:「老夫想借楚帝的身體和體內的大道,如何?」

楚帝臉色微微一變,「你這糟老頭子壞的很,想搶就說想搶,居然說你想借,做人怎麼那麼虛偽?」

道九玄搖搖頭,「不,就是借,你把大道和身體借給老夫,老夫可以不殺你,還讓你活著。可是老夫要是出手搶奪,你會死的。」

楚帝道:「求死。」

道九玄和道三天皆是一臉震驚,沒想到楚帝會這麼直接,難道他真的不怕死?

「我們之間實力相差太遠了,老夫都不好意思對你出手。」道九玄沉聲說著,下一刻,身影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一團巨大的漩渦籠罩在楚帝頭頂之上。

楚帝只感覺無形中有一股力量束縛著他,就連體內的靈氣都無法運行。

這老頭果然有手段。

「小子,你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本帝不建議你出手,就算你拿出所有底牌,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尚未交手,他的勢已經把你束縛,接下來只要一擊就能把你擊敗。」

聽到蒼帝的聲音,他心神一動,「難道朕就只能等死?」

蒼帝道:「那你還有別的選擇?」

楚帝神情無比凝重,聽蒼帝的話音,不像是在開玩笑,可讓他坐以待斃,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一路走到現在,他何曾言放棄,何曾慫過?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隨著實力越來越強,一腔熱血和永不言敗的豪氣,豈能被消磨掉?

念及此。

楚帝身上烈焰燃燒,無量的金光開始迸射,突然一道血箭從他口中噴出。

周身上釋放的氣浪,猶如一道殘月,朝著四周擴散出去。

氣浪席捲而過,方圓千米的叢林瞬間化為虛無,一切都在烈焰焚燒下成了灰燼。

道九玄看著楚帝,雙目中閃爍著驚愕,沒想到楚帝竟可以衝破他的勢域束縛。

為了打破這道束縛,不惜讓自己重創,一具重傷之體,豈是他的對手?

楚帝掙脫勢威的束縛,的確受到重創,但一滴超級生命之水下去,瞬間又恢復到巔峰狀態。

那點小傷對他而言,根本就不是問題。

道九玄見楚帝身上氣息開始恢復,臉色勃然大變,側目看向道三天,「看清楚他方才服用的什麼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