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算了,還是去社團吧。」木村悠搖了搖頭,也沒有打算在教室停留。而是往社團活動室走去。

一路走著,木村悠突然發現他竟然有點羨慕山瀨學姐了。

學校給予了特權,能夠讓山瀨學姐一個人使用一個社團活動室。

這四捨五入的話,不就是等於自己在學校里擁有了一個秘密基地嗎?

秘密基地,沒有人打擾。想想就覺得不錯。

木村悠之所以要去社團活動室吃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教室里太吵鬧了。

換做平常的話,木村悠並不會介意。但最近的話,他打算利用中午午休的時間看一會兒書。太吵鬧的環境下的話,木村悠是看不進去的。

他自然不可能讓班級里的其他二三十個人都不要說話,來遷就他一個人,所以他只能自己退出,去社團活動室吃飯。那裡比較安靜。

「我還是算了吧。」

木村悠也挺想和山瀨學姐一樣,擁有一個秘密基地的。

但思來想去,木村悠似乎並沒有這方面的才能,能夠讓學校給予這樣子的特權。

輕小說的銷量不錯?

拜託,輕小說作者的社會地位太低了,換成一個傳統文學作家還差不多。要是再拿幾個獎項,就直接把你供著了。

然而木村悠志不在此。穿越前也是一個俗人,那種傳統文學看的很少,更喜歡看一些輕鬆愉悅的書籍。

這般想著,木村悠來到了社團活動室的門口。

他從口袋中拿出了社團活動室的鑰匙。

那是山瀨學姐今天和他分別時候交給他的。讓他有空可以去社團活動室里坐坐。

木村悠拿起了鑰匙,打算把鑰匙插入。

「沒有鎖?」

插入之後,擰了擰鑰匙,木村悠發現社團活動室的門根本沒有鎖。

是山瀨學姐忘記鎖了?還是社團活動室里有人?

木村悠並沒有多想。因為打開門之後,就可以知道結果。

而就在他握緊門把手,打算開門一探究竟的時候,卻聽到了社團活動室里傳來了這樣子的聲音。

「嘿嘿..木村同學坐過的椅子..」

「咕嘿嘿..」 這位老者,就是冷言的爺爺冷老爺子,他今年已經八十多歲了,看起來身體倒是還挺硬朗。

他的身邊坐著一個老太太,老太太年歲跟他差不多,那是冷言的奶奶。

她一頭銀髮梳得一絲不苟,臉色雖然也紅潤,但是精神看著卻是比老爺子差上許多,許是因為大孫子的事情,讓她有些承受不住。

老爺子和老太太的左右兩側都坐滿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個年齡段幾乎都有,熱鬧得很。

冷君豪走進大廳后,帶著老婆孩子朝兩位老人走去:「爸媽,我回來了。」

老爺子沒顧得上應冷君豪,目光卻落在坐在輪椅上的冷言身上,他大吃一驚:「阿言,你這腿怎麼了?」

「爺爺,前段時間出了車禍,我這腿,廢了。」冷言隨口應道。

老爺子驚得站了起來:「什麼?廢了?」

坐在他身邊的老太太,也嚇得變了臉色。

冷君豪瞪了冷言一眼:「休得胡說八道,爸,您放心,只是暫時的,休養幾個月就能好。」

老爺子聽后,終於鬆了一口氣,手指虛點著冷言:「你這臭小子,就知道嚇唬你爺爺,小心我收拾你。」

冷言嘻嘻笑道:「爺爺,我看屋子裡氣氛太沉悶了,就隨口開了個玩笑,對了,給你們介紹一下。」

冷言牽起慕雪的手,微微施力,讓她站到自己身邊,而後看向老爺子和老太太道:「爺爺奶奶,這是你們的孫媳婦慕雪,小雪,見過爺爺奶奶。」

「爺爺奶奶好。」慕雪很是上道,在冷言開口后,連忙跟兩位老人問好。

老太太獃獃地看著慕雪,似乎在消化剛剛冷言說的消息。

老爺子則是臉色鐵青,大聲喝道:「胡鬧,你這是在胡鬧。」

冷言無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爺爺,我怎麼就胡鬧了?」

「婚姻大事豈能兒戲?你結婚這麼大的事情,竟然連給家裡捎個消息都不曾,你可有把我這個老頭子放在眼裡?」老爺子哼了一聲。

冷言聳聳肩:「爺爺,您激動個啥?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結婚呢。」

「你……」冷老爺子氣得說不出話來。

老太太瞪了冷言一眼:「好了,阿言,你爺爺身體不好,你就彆氣他了。」

「奶奶,我冤枉啊,我哪裡氣他了?我又沒做錯什麼,他怎麼就這麼愛生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更年期來得比較遲呢。」

冷君豪看兒子越說越不像話,連忙制止他:「阿言,夠了,不許胡說八道。」「也不知道你這些年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能把這倆人忽悠的團團轉,若非我回來聽到一些風聲,或許真的會向你期待的那樣一般,可惜這世上沒有所謂的或許。」

聽了姜晨這話榮王也明白了他今天就不該來,從他進入大殿的那一刻這爺孫倆早就擺好了計策等他自己鑽進來。

他……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五百零五章殿內交手 帶上了白雪之後,林天成便和百事通,魏無風開始朝着神域趕去。

不過,雖然林天成有了混沌之力,但不知神域的具體位置所在,自然也無法抵達那一片星域。

隱藏在林天成體內神族之人的魂魄開口道,「有混沌之力又如何?沒有我的指引,你依舊無法到達那個地方。」

林天成冷冷的回應道,「我知道你想說,那就別賣關子了。」

林天成雖然控制住了那個神族之人的魂魄力量,卻沒辦法控制住他的意識。

恐怕這神族之人巴不得林天成去神域,只有這樣神族之人才有辦法擺脫林天成的束縛。

不然的話,他將一輩子困在林天成的體內,永遠被林天成給禁錮。

百事通和魏無風眉頭不由得一皺。

「大哥,這個神族之人的魂魄留着終究是一大隱患,我們應該想個萬全之策才是。」

魏無風也跟着附和道,「是啊,爺,神族之人的氣息與人類一族不同,等我們去了神域之後,只要遇到了神族之人他們自然會發現端倪的。」

就好像是太一師尊一樣,魏無風一開始就察覺到了他的與眾不同。

結果細細一想,他竟然是仙庭之境的仙人。

不同種族之間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確實有些許不同。

林天成似乎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擺了擺手,「不必擔心,此事我自有打算。」

要是事先一點準備都沒有,林天成怎敢冒冒失失的闖入神域。

雖然進入神域九死一生,但林天成卻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會死在神域。

那個神族之人倒是有些吃驚的看着林天成,「不錯,年紀輕輕的竟然有如此膽量。好,那我現在就告訴你通往神域的方向。首先你得找到一個叫神域曲境的地方……」

要想通往神域,可不是避開了那些虛空亂流那麼簡單,這其間還必須得經過一個叫做神域曲境的地方。

這個叫神域曲境的地方那可不得了,這裏乃是神域的軍事要塞,有重兵把守。

林天成等人若是去了那裏,一定會被神族之人給發現,到時候他們必死無疑。

而神族之人自然可以藉助這個機會擺脫林天成了。

林天成甚至都沒有猶豫,直接朝着神族之人所指引的方向利用混沌之力打開了空間通道。

明知道這神族之人有可能加害自己,但林天成要想進入到神域卻別無他法。

不過林天成對魏無風和百事通提醒道,「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接下來很有可能有一場惡戰!」

看到林天成等人上鈎了,那個神族之人自然是喜笑顏開。

不過有一點讓他不爽的是,萬一讓那些神族的同胞們知道了自己竟然被一個人類小子給毀了肉體,甚至還控制住了魂魄力量,他這張老臉實在不知道該往哪裏擱。

神族分為五大家族:炎族,暗黑族,嗜血族,聖光族,玄陰族,族系實力依次往上提升。

也就是說炎族是神族五大家族中實力最弱的一個,人數最少的玄陰族恰恰是實力最強的一個,也被稱之為神族中的皇族。

只因為他們的玄陰體質是最為罕見,也是最重要的一種。

神域和中都大陸一樣被分為五大域,五大域分別是炎域,暗域,血域,聖域,玄域。

不過,這五大地域互不連通,它們都處在那混沌空間之中。

若不是神族之人,別人是很難找到其中任何一大地域的,想要從其中一大地域進入到另一大地域也是不可能的。

此時神族炎域炎族的大殿內,一些神族之人似乎正在這裏討論著某些事情。

坐在大殿之上的一個通體發紅且上半身赤膊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炎族組長雷炎。

雷炎起身對大殿下他的兒子雷凱問道,「雲天已經離開神域那麼久了,難道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嗎?」

他的兒子雷凱拱了拱手,搖頭回答道,「沒有,二叔和他的兒子也已經在神域曲境周圍找了半個月了,依舊沒有發現三叔的蹤跡。」

雷炎雙手後背,緩慢挪著步子說道,「這麼說來,雲天很有可能去往了其他星域!」

要說雷雲天死在了虛空亂流之中或者是死在了其他星域,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因為他們並沒有和雷雲天失去神識聯繫,這也就意味着雷雲天還沒有死。

雷凱再次拱手道,「父親,那還需要兒子繼續派人去找嗎?」

神域曲境之外可是有着諸多虛空亂流,即便是對於神族之人來說也是巨大的危險。

這麼找下去就跟海底撈針似的,實在有些不值當。

雷炎卻是擲地有聲的說道,「找,若是雲天還能夠回來,他必定是得到了混沌之力。我們一定要搶在其他族發覺之前,拿到混沌之力!」

其實,神族五大家族之間並不和睦,彼此爭強好勝,都想要成為最強的族系。

當然,這也和他們爭強好鬥的血質有關,因為他們是天生的戰士。

如果能夠搶先得到混沌之力,那麼他們便可以藉助混沌之力去往其他星域進行掠奪來提升炎族的實力。

對於神族的任何一大族系來說最好是能夠得到八大神力,一旦得到了八大神力,這就意味着他們擁有主宰任何一個星域的實力,而不僅僅只是神域。

這也是當初雷炎派遣雷雲天出去的原因。

現在,雷雲天既沒有死,也沒有留在神域,自然是成功的通過了虛空亂流去往了其他星域。

炎族族長雷炎認為距離自己主宰神域五大家族,主宰任何一大星域的目標不遠了。

雷凱點了點頭,開始向大殿外撤步,「好,兒子現在就去辦!」

雷炎卻再次叫住了他,「慢著,還有一件事情。你妹妹也已經老大不小了,她現在聽不進我的勸,你去問問她究竟如何才肯嫁人。」

神族的子女如果是到了年紀還不談婚論嫁的話,只會被別人恥笑,會被認為是嫁不出去的剩男剩女。

雷炎可是炎族族長,要是連他的女兒都遲遲未嫁,還不知道要被其他幾大域的族長如何笑話。

這個人他可丟不起。

可實際上,雷炎的女兒雷焰焰不僅長得不差,甚至可以用美若天仙來形容。

可偏偏這女子無心成婚,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鍊這件事情之上。

炎族的一些公子哥,甚至是其他域的一些少族長都慕名前來拜訪雷焰焰,甚至連雷炎家的門檻都踩爛了幾條。

但他們無一例外的被雷焰焰無情的拒之門外。

雷炎為了這件事情可謂是煞費苦心,甚至被他的這寶貝女兒鬧得頭都大了。

雷凱的二叔也就是雷炎的弟弟雷雲桀已經帶着他的兒子雷雲蕭走出了神域曲境,開始更大範圍的搜尋雷雲天的蹤跡。

林天成等人恰巧朝着這個方向趕來。

……敕令已經烙印在昌梓山,當此方山海殘片回到人間,經此敕令,無窮大道承認,昌梓山將會立即拔高一千丈。

山君心中再無對陳禪的惡念,祂真切感受到敕令完全影響自己,不需要做任何事靜等回人間就是了。

與自身全盛時期比不了,卻是打下堅固不可破的根基,往後恢復神力起來事半功倍。

陳禪印法結束,急驟喘息幾口,下敕令的力量來自神魂,即便是他,現在的狀態施展這般繁複、高深、玄妙的敕令,一樣伴隨陣陣虛弱。

好似有一段力量離他而去……

《我真不想長生啊》第一百五十六章天之涯、海之角 周毅和劉真才走出金三角賭場,便收到了黎雪紅的電話,電話中通知他們,暫放斬殺清靈子一事,先去執行一個絕密任務。

二十多分鐘后,李雨和劉真便坐上直升機朝華夏和緬國邊境線飛去。

五個小時后,直升機在邊境高山腳下降落,這座高山,高可入雲,高山附近杳無人煙,考慮了一下,周毅還是沒有帶劉真前去執行任務,她跟著直升機到附近的基地等候。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