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然而時運沒有再搭理他。

時運轉過身,然後拉起周零的手,輕聲道:「我們走,別理他。」

周零驚了驚,不過還是跟著時運離開。

待出了休息室的門后,周零的腳步突然放慢了不少。

她突然掙開了時運的手,然後停了下來。

時運一怔,回眸好奇地看著她:「怎麼了?」

周零解釋道:「你走太快了,我怕把婚紗弄壞了。」

這婚紗一看就價值不菲。

原本以為劇組會拿樣品給她穿,或者租一件,但沒想到真的找來了一件全新婚紗。

從周零穿上這身婚紗開始,她時刻小心翼翼著,生怕一不小心給弄壞了。

時運掃了她一眼,面不改色道:「怕什麼,弄壞了才好。」

要是知道江炑會因此出現,他絕對不會讓周零穿上江炑送來的婚紗。

周零聞言,驚愕地看了他一眼,好聲沒好氣道:「你說什麼呢?」

雖然她知道時運說的是氣話,但她聽了心裡還是不怎麼舒服。

時運見她有些生氣,他識趣的閉嘴,沒再說話。

片刻后,他彎下腰主動替周零把裙擺提起來。

待他直起身時,他眼神溫柔地看向周零,「拍攝還早,我帶你到別的地方休息一會兒。」

周零點了點頭,「好。」

到了茶水間,時運牽著周零進來了。

走了一段路后,周零大概是真的累了,見到沙發直接加快腳步上前,然後坐了下來。

時運跟在她的身後,替她把裙擺整理好,以免她一會兒起身的時候把自己絆倒了。

「要不要喝水?」時運站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

周零抬眼望著他,搖了搖頭,「不用。」

他們還沒有那麼快開始拍攝,她擔心一會兒要上廁所的時候麻煩。

時運見她搖頭后,便沒再說什麼,然後在她的旁邊坐下。

周零偏過頭,視線不經意間落在他胸前有些褶皺的襯衫,然後回想到剛才在在休息室看到的那一幕,她腦補了很多難以描述的畫面。

過了一會兒,時運發現她盯著自己發獃。

他皺眉,疑惑的看著她,淡淡地問:「怎麼?」

片刻后,周零掀起眼眸,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你剛剛……」周零別有深意的看著他,低眸時再次看向他的襯衫。

時運眸光閃過一絲好奇:「剛剛什麼?」

他好像沒有聽明白周零的意思,又或者沒有明白她到底指的是哪件事。

「和江炑在玩什麼刺激的遊戲?」

「……」

時運扯了扯嘴角,而後緩緩地低下眼眸,看著胸前那塊褶皺,眉頭緊鎖著。

他向周零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

周零面不改色的看著他,下意識接了他的話:「我想的哪樣?」

時運:「……」

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周零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而後便沒有再說話。

時運斂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過了一會兒,他便開始坐不住了。

他當著周零的面嘆息了一聲,抬眼,看著她。

周零見他突然看著自己,她的眼底透著幾分驚愕,疑惑地問:「怎麼了?」

「剛剛……」

周零冷靜地看著他,靜等著他的下文。

時運抿了抿唇,語氣平平道:「他要跟我搶東西,我沒給。」

。 第167章仙女下凡

恩?就這麼簡單?

哪有那麼簡單?她花琉璃可是雁過拔毛的性子,真以為她好說話?

「大當家的,我們被這死丫頭下了毒,如果一天之內不解毒的話,會變成血水的!嗚嗚嗚~」

「是啊大當家的,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啊~」

看著哭天抹淚的手下,平庸眉頭緊皺!看著花琉璃冷聲道:「解藥拿出來我放你們走!」

你說拿就拿,那她多沒面子?

見她不說話,平庸不由加重了語氣道:「你不同意?把那些人全給我抓起來,一刻鐘這死丫頭若是不給解藥就宰一個人。」

「不管我的事,別抓我,別抓我,我給你們錢,我把錢都給你們,你們放我走吧!」

李健嚇的從馬車裡爬出來,卻一腳踩空,跌落在地上,最後連滾帶爬的將一個鼓囊囊的盒子交給其中一名土匪哭訴道,而跟李健坐同一輛馬車的男子也是嚇的不輕,不過不像李健那般哭天搶地鬼哭狼嚎。

平庸見到李健的第一眼就雙眼放光,忙道:「喲~沒想到竟還有長的這麼標誌的人。快起來吧,我不殺你們,只要你們乖乖聽話……」說完,手就摸向李健的臉!李健被摸的渾身發抖,卻不敢吭聲,生怕對方的刀砍向自己似得!

花琉璃看戲似得看著李健受屈辱,淡淡道:「喂,這個人我們讓你帶上山,你放我們離開如何?」雖說是談判的語氣,不過那拽樣,可沒一點兒談判該有的樣子。

這叫什麼?叫現世報!之前李健說過要將花琉璃送給何一當小媳婦,現在這丫頭就要將李健送給平庸當……嘿嘿。

李健驚恐的看著花琉璃彷彿明白了什麼似的,慌忙道:「大當家的,我長的不好看,這小丫頭的哥哥在我們書院是出了名俊美,他就坐在前面那輛馬車上!」

花琉璃暗罵一聲卧槽,瞪著李健道:「李健啊李健,本來姑奶奶打算不計前嫌的救你,可現在,老娘改變主意了。」

李健等著而一雙大眼,惡狠狠道:「你他娘的那是救我嗎?你那是把我往火坑裡推。」

花琉璃嘖嘖搖頭道:「你懂什麼?你瞅瞅這大當家的長的多麼的玉樹臨風英俊瀟洒風度翩翩?被他看上是你的福氣,你還一臉的嫌棄,男男戀怎麼了?他們只是感情空虛罷了,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花琉璃的話簡直說出了平庸的心聲,這小丫頭說話太對他口味兒了,不由稱讚道:「小姑娘你說的太對了,要不是因為你是丫頭片子,老子一定……哎,啥也不說了,你們跟我一塊兒上山吧!」

花琉璃看著沖自己伸出手的平庸,跳到後面道:「大當家的,我們要去參加學子交流會,等我們回來了一定去你們山寨做客,你放心,我這人說到做到!女孩子是不打誑語的!」

平庸:「……」

眾人:「……」

這特么斃了狗了,一個小丫頭竟跟一個土匪頭子侃侃而談。這畫風很驚悚有木有?

「什麼學子交流會,老子讓你們去是給你們面子,別給臉不要臉。」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平庸,花琉璃聳聳肩冷笑道:「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娘說了,等我哥哥交流會結束后,我們自然會去你們山寨做客!」

到時候,你們搶劫的錢都是她的了!

「臭丫頭,看招。」

平庸這個斷袖可不會憐香惜玉,揮刀就朝著花琉璃砍來,重要時刻江逸晨與花若愚從馬車上跳下來,將花琉璃護在身後,滿臉寒霜道:「你敢動我妹妹一根手指頭,我要你的命。」

平庸見到花若愚與江逸晨,雙眼放光道:「這小子果真沒騙老子,長的確實不錯,你們把這幾個人給我抓到山上去,至於其他人,全殺了!」

花琉璃冷哼一聲,淡笑道:「抓我們?估計要讓你失望了。」說完快如閃電的朝著平庸攻去,他們人多怎麼了?只要抓住這個平庸,他們就是安全的!

見小丫頭嬌小的身子攻擊自己,平庸很淡定的伸出手,企圖將花琉璃捏在手裡。

「沒人告訴過你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嗎?」

花琉璃的手掌與平庸的手掌堆在一起……

「你……」

平庸只覺得自己的胳膊要斷了,不由重視起這個年齡不大的小丫頭,驚訝道:「你懂武功?」花琉璃挑眉笑道:「你千不該萬不該的打我哥哥主意,本來我想著將這些人送去官府換些錢花,你竟然不知死活的衝上來,這就怪不得我了!」

平庸直接揮著自己引以為傲的大刀朝著花琉璃的腦袋砍去,花琉璃眸子里映出大刀的影子的,冷笑一聲,精神力如無形的電梯般將她送至空中,此時的花琉璃就站在半空中冷冷的看著平庸道:「你就這麼點兒本事嗎?」

懸空站立!

「啊~仙女下凡了……」有人跪在地上驚呼道,花琉璃也是一臉懵13,她剛剛不過是想藉助精神力躲一下的,怎麼就站在空中了呢?

之前她用精神力推動身體跟司徒錦他們所修習的輕功類似,怎麼現在就成了這樣?

小一看著站在空中的花琉璃,吞吞口水,扭了小二的胳膊一下道:「我感覺璃姑娘好像隨時都會羽化成仙離開似得,這是不是仙家功法?御空飛行?」

小二也是一臉羨慕的道:「太厲害了!」

「恩!」

平庸看著站在空中的花琉璃臉色煞白,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道:「仙子,我錯了,饒了我吧,我以後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花琉璃被平庸的鬼狐狼嚎喊的回了神,咳嗽一聲,裝模作樣道:「平庸,你可知罪?」

平庸:「小人知罪,小人知罪!」

花琉璃:「聽聞你們經常埋伏在此,搶劫過路之人,你身帶怨氣,本仙子本想將你化解孽債,只是……你這一生作惡多端,等本仙子再次經過這裡時,幫你化解,切記,不可再造殺孽,爾等更不可將今日見過本仙子之事告知任何人,否則將活不過次日,切記~切記~」

花琉璃說完腦袋一歪,整個身體像是被仙法控制似得緩緩下降!

花若愚伸手將花琉璃抱在懷裡,焦急道:「小妹醒醒,你怎麼了?」

花琉璃悠悠睜開眼道:「哥哥,出什麼事了?啊~剛剛發生了什麼?我不是正土匪頭子……」

平庸見花琉璃醒來,堆著笑臉道:「小妹妹……」

。 其餘二人也聞到了這股香味,結城明日奈拿出來之後,也很是客氣的看了看三人。

「怎麼樣,香吧,快吃吧,等會冷了。別客氣。」結城明日奈看了一下三人就招了招手,示意三人可以品嘗了。

「唔,真的好好吃,難道我等會做出來的也是這種香味嗎?」由比濱結衣吃了一口結城明日奈做出來的曲奇,感嘆到。

因為她由比濱結衣剛才就是結城明日奈手把手教出來的做的曲奇,應該味道差不多吧?

雖說由比濱結衣是這樣感覺的,但如果讓其他三人知道了,肯定會笑話的。

很快就在四人一起開心的吃完了結城明日奈烤出來的曲奇之後,不久,由比濱結衣所做的曲奇也出爐了。

黑的!

完全就是黑暗料理嘛!

四個人都很是無語的看着眼前的曲奇,尤其是結城明日奈看着這些黑色的不知為何物的東西,很是無語。

因為按理來說,有些結城明日奈在看着,怎麼說也不至於烤黑呀。但沒想到還真的黑了,完全看不出來樣子了,難道這個由比濱結衣做黑暗料理有一種天賦不成?能強行讓曲奇烤黑?

就在結城明日奈這樣想的時候,由比濱結衣也很是收到打擊。看來自己真的沒有做料理的天賦啊。

「不行吧,我果然沒有做料理的天賦啊。」由比濱結衣有些頹廢。

「你為什麼不會呢?這個應該很奇怪吧。」雪之下雪乃很是疑惑的問了問由比濱結衣,因為在她看來,一個女生,不會一點料理簡直不太可能。

「哎,因為和我玩的朋友們,都不會做料理啊,做料理不流行,所以我就沒有學。」由比濱結衣尷尬的笑了笑。

「不流行?沒有學?」雪之下雪乃很是驚訝的看着由比濱結衣,沒想到她會說出這個答案。

「你為什麼非要迎合別人呢?你難道不累嗎?如果有朋友的代價是一味的迎合,那麼還不如不呢!我覺得要不就是你不夠自信,要麼就是你的朋友不夠多,或者關係不是很好,不然如果是很好的朋友,你有事拒絕的話,他們也不會生氣,會理解你的。你也不會有這種害怕拒絕他們會讓他們不開心的心理。交朋友不是非要去討好對方,而是大家相互的關心跟理解。該拒絕的時候就該拒絕。所以我就從來不刻意迎合,那又怎樣,也不照樣活的很高興?」雪之下雪乃直接很是生氣的看着由比濱結衣,因為她覺得這樣真的很蠢,這樣交到的朋友又有什麼用?

由比濱結衣聽到雪之下雪乃的話,直接低下了頭。高坂穗乃宇和結城明日奈看到由比濱結衣的樣子,還以為她要發飆。結果沒想到由比濱結衣卻猛然的抬起了頭,很是興奮的看着雪之下雪乃,「雪之下雪乃同學,你真的好帥啊!」

「哎?由比濱結衣同學,你難道沒聽清我剛才說的話嗎?我應該是罵你了,對吧,你怎麼,還這樣說我?」雪之下雪乃懟了一頓由比濱結衣,還有她的處事方式。沒想到由比濱結衣卻覺得她很帥,這個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因為雪之下雪乃你剛才說的話都是我不敢想的啊。不迎合別人,我就感到會沒有朋友,會被拋棄,被排擠出圈子,我會受不了的。」由比濱結衣感覺雪之下雪乃真的很帥氣,敢做出她一點也不感想的事情。

「這個不是很正常嗎,不要迎合別人啊,那樣活着會很累的,那樣你就不是你了。」高坂穗乃宇也感覺由比濱結衣這個人性格太過了,不過這也是典型的霓虹人性格,霓虹的社交里太壓抑了!一點也不正常,在高坂穗乃宇看來,這種社會太病態了!生活在霓虹真的很是壓抑,有很多霓虹人就因為被同學排擠出圈子,而自殺,這種人真的很多,在霓虹很是正常,在公司里也是如此,前一段時間不是有一個新聞嗎?

一個公司的社長(老總)為了好玩而將一個社員(普通職員)的臉按在了火鍋里,社員的臉被燙的很是可怕,但這個社員卻沒有起訴,而是害怕公司的社長開除他。

由此可見霓虹到底壓抑到了什麼程度!

高坂穗乃宇雖說在霓虹生活在這麼多年了,但卻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人,因為高坂穗乃宇一直以來遇到的都是性格超級分明的女孩,所以穗乃宇還以為這是二次元世界,民風淳樸呢,現在看來還是很真實的。

「哎,連高坂穗乃宇也這樣想嗎?那結城明日奈同學呢?」由比濱結衣迥然被二人如此說,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因為這可是兩個全校都很是出名的人物啊,連這樣的二人都這樣說了,還是很打擊由比濱結衣的。

「哎?我嗎?」結城明日奈沒想到由比濱結衣居然問她,想了想:「其實刻意和同學搞好關係我是會的,但肯定不會和她們在一起不舒服之類的,我還會繼續這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