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長羽楓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他們手指,指著彩霞之下的飛鳥,那隻鳥兩須而下,飄散著,它雪白的尾羽……

「如果,我能夠像鳥兒一樣自由自在就好了……」

長羽楓的背有些彎下來,他覺得腰背一定要挺直,才是真正的男子漢……

但是,經歷了這麼多之後,他的心,傷痕纍纍……

他需要有人陪伴,尋荒影,也就真的,陪伴在他的身邊……

「能夠打得過別人,並不能成為天下第一……」

長羽楓輕輕的躺在山丘之上……

尋荒影也跌落下去,羊爪子在長羽楓的頭上亂抓。

「你有……白頭髮了!」

尋荒影看到了六歲兒郎的頭頂,一根銀絲狀的白髮唯獨像跳舞一樣,在風與晚霞的交襯下起舞。

那白色髮絲的舞,像是新生的鳥雀也要飛向天空……

「真的嗎?」

長羽楓看着少丘之上的星彩,笑了一下……

「我也,是該老去了……對吧……」

「如果你願意的話……」。 亨元見自己萬物歸元的手段都無法抗衡洪級仙術的時候,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他急忙後退,卻發現亨寶沖了過來。

「不要!」他聲嘶力竭地吼道。

但是,亨寶的速度比他說話還要快。

話未落音,那閃爍的光影就已經衝到秦楓面前了,激涌而起的金光極為燦爛,錢帛之音動人心弦。

以錢換道!

亨寶故技重施,而且來勢更猛,想要一舉摧毀秦楓。

但秦楓卻笑得很燦爛,靈氣震蕩之間,血焱頃刻化為無形。

嗯?

亨寶面露異色:什麼意思?這小子突然放棄抵抗了?

沒等他想明白,隨後而來的熾熱力量將他淹沒。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驟然響起,讓四周眾人為之失神。

尤其是昭明皇朝的將士,他們前一幕看到兄弟二人對戰秦楓,還處於碾壓之勢,但后一幕便發現亨寶的處境竟然已經如此狼狽!

衣袍破碎,渾身焦黑,連頭髮都被燒沒了。

那慘叫聲狠狠地牽扯著眾人的心神。

亨元目眥欲裂,憤怒地吼道:「秦楓,你敢傷我弟弟!」

畢竟手足情深,他此刻也顧不上許多,頂着血焱焚天的力量,便沖了過來。萬物歸元的手段施展到了極致,硬生生從四周的血焱中殺出一條活路,沖向亨寶。

「哥,救我!」

亨寶痛苦不已,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死死地抓住亨元的衣袖。

「你放心,哥一定帶你走的!」亨元將他護在身後,咬牙切齒地說道。

轟!

這時,四方燃燒的血焱力量變得異常霸道,直接斷了他們的退路。

亨元看向秦楓。

秦楓笑道:「來時容易,去時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殺!

交錯的刀芒疊涌而起,籠罩向亨元、亨寶兄弟二人。

本來熾熱的血焱力量就已經讓兄弟二人痛苦不已,如今還有致命的刀芒威脅,讓他們的處境變得雪上加霜。

亨寶抱着腦袋,痛苦不已。

亨元渾身都在顫抖,感覺體內的氣血都要被蒸幹了。

他猛然明白:剛才,秦楓故意放自己來救亨寶的。因為這傢伙想要將自己兄弟二人一網打盡!

「你……好卑鄙!」他雙眸密佈血絲,怒視着秦楓。

卑鄙?

秦楓挑了挑眉頭,反問道:「你們兩個六轉仙人境的修士對戰只有五轉仙人境修為的本王,難道就是德行高尚了?哼,輸,就要有輸的覺悟!」

說話間,鳴鴻天刀的刀芒所過之處,熾熱的血焱力量再次攀升,直接將亨寶轟飛出去。

砰!

亨寶砸在百丈開外,慘叫聲戛然而止,最終死活不知。

而熾熱的血光暴漲,直至蒼穹,將亨元也隨即吞噬。

「不要!」昭明皇主勃然色變,目眥欲裂地吼起來,但為時已晚!

因為高手過招,生死只在旦夕之間。

秦楓身形一晃,出現在他面前,幽幽道:「本王說過,不想與你們昭明皇族為敵,所以你現在可以做出選擇了。」

鳴鴻天刀的鋒芒直指昭明皇主:「死,或者投降!」

昭明皇主只覺得頭皮炸裂,渾身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投降?

他如何甘心!

他等了足足兩百年,才坐上了皇主的位置。現在讓他投降,淪為喪家之犬,這如何能接受?

但是,秦楓的力量如此霸道。不投降,昭明皇朝還有勝算嗎?

昭明皇主亂了陣腳。

這時,有將士悲壯地吼道:「陛下,我等願為皇朝死戰!」

「願為皇朝死戰!」

「為皇朝死戰!」

怒吼聲連成一片,震動四方。

昭明皇主內心劇震,不由握緊了拳頭:將士皆不畏死,自己又有何懼?

他猛然抬起頭,目光直逼秦楓,鏗鏘有力地吐出一句話:「我,昭明皇主,今日死戰!」

話音未落,他直接被秦楓轟飛出去。

「死戰?」秦楓睥睨着他,嘲諷道,「你也配?」

其餘昭明將士見狀,皆義憤填膺,悍不畏死地沖了過來。但是,這些二轉、三轉仙人境的將士根本不足以入秦楓的法眼。

轟!

空間隨之劇震,屬於昭明皇朝的氣運不受控制地流向梁朝一方。

文龍目光清冷,手印變幻萬千。

一時間,昭明將士都感覺體內有股精氣被人抽走了,登時變得軟弱無力,在如狼似虎的梁朝將士面前根本生不起反抗的意志。

「完了!」

「徹底完了!」

昭明皇主和一眾朝臣都露出悲戚之色。

這皇位,他坐了還沒有三個月,就要拱手於人了!

而這時,空中浩蕩的氣浪激涌,是紫夜皇朝的援軍。

「陛下,有援軍!」有朝臣抓着昭明皇主的胳膊,興奮地喊道。

紫夜皇朝來得正是時候,或許他們還有扭轉局勢的可能。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紫夜皇朝的援軍看到眼前這一幕,都覺得很迷惑:為什麼擁有數千萬將士的昭明皇朝會在梁朝面前潰敗得如此快?

「將軍,這梁朝軍中有高人!」紫燕皇朝一方,有幕僚看到文龍后,當即提醒己方主將。

那紫夜主將面色凝重,沉吟道:「昭明居然敗得這麼快,其中有詐!」

有副將快步前來,彙報道:「將軍,我等已經查明敵情,何時出手?」

「先等一等!」紫夜主將沉吟道。

說起來,紫夜皇朝的實力與昭明皇朝是半斤對八兩。如今,昭明皇朝潰敗成這樣,紫夜皇朝自然不敢亂來。

不過,昭明皇主等人見狀,皆露出憤然之色。

「這群混賬在做什麼?」

「他們是來看熱鬧的嗎?」

「豈有此理,紫夜皇朝亡我!」

眾人悲憤不已,對着空中的援軍破口大罵。

梁朝方向,秦楓也注意到了紫夜皇朝的援軍。

不過,他很清楚,只要紫夜皇朝不插手,那就先放他們一馬。如果他們敢亂來,那就一鍋燉了!

不錯!

一鍋燉,梁朝有這樣的底氣!

隨着昭明皇朝的氣運不斷被吞噬,天運召喚系統中的氣運點增長迅速,轉瞬間已經突破了一千萬點。

秦楓心裏鬆口氣。這能夠再次開啟紫氣皇朝召喚,讓他有了新的底牌。

就在這時,西北方向又有強烈的空間波動出現,影影綽綽的黑影籠罩了半邊天空。顯然前來的勢力不可小覷!

場中三方勢力都露出戒備之色:來者何人?

。 心裏一陣緊張一陣期待,什麼也沒說,把這事一筆帶過不提。

第二天上午,鞏夢書和錢亮請張凡吃飯。

這兩個老哥沒有忘記上次接風宴被張凡拒絕的事,這回要補回來。

當然,張凡這回沒有推卻,兩位老叔叔的盛情如火嘛。

張凡如約趕到飯店。

其實他心裏明白,鞏夢書和錢亮想借喝酒,要跟他研究開辦宋瓷展覽會的事宜。

皇帝不急太監急。

酒菜上來之後,錢亮果然開場白直入主題,笑問:「小凡,宋瓷展覽的事,我和鞏老師已經開始運作了,場地、廣告、請柬……這一套子正準備全面展開。你那邊要抓緊,把小浪村另一批貨給購回來,我和鞏老師再湊幾件宋瓷,找朋友再湊幾件珍品,這樣的話,可以把展覽規模弄大一些,在京城弄出點動靜,同時,藉機賣出去幾件。」

對於錢亮的催促上,張凡來之前就早有準備,聽錢亮說完,張凡便把打過腹稿的一番話倒了出來:「錢叔,鞏叔,這事我跟你們一樣,也是挺上心的,不過,現在有點難度。」

鞏夢書拍了拍張凡,笑道:「小凡,我和老錢都是宋瓷迷,在京城古玩界,有眾多宋瓷大腕,跟他們比,我們倆實力不夠,所以呢,經常被那些大腕給撅得臉上沒光。我們倆手上那幾件宋瓷,跟人家比,就好像尿盆跟金盆比,灰溜溜的。這回,我要借你的這幾十件宋瓷,牛逼一回,你不要推脫啊!」

張凡理解鞏夢書和錢亮的想法,他們在圈子內,就是個玩。

既玩個興趣,又玩個榮譽感。

這回,他們兩人要藉著宋瓷展覽,找回點面子。

他給鞏夢書和錢亮倒了酒,笑道:「鞏叔,錢叔,事情確實有變化。昨天晚上,小浪村村長那邊來電話,說當地警察局去村裏調查沉船宋瓷的事兒了。」

「怎麼回事?」

「警察說,接到文物局舉報,說沉船上的文物屬於國家,村民們盜撈,等同於盜墓,警察局開始調查此事,要村民主動交待,爭取寬大處理。」

鞏夢書和錢亮一聽,互相看了一眼,臉色都嚴肅起來。

這麼說來,張凡的那幾十件宋瓷,竟然屬於「臟物」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