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實際上,國主沒有受傷全是因為他在,他在年輕的時候,可是比徐東升還要強大的存在,現在年紀大了,就一直暗中守護在國主身邊了。

現在重要的對局分配,也是他和眾多將軍一同商議,他們總結了所有參賽選手的信息,然後合理的分配,強者對付弱者,將那些不夠強大的全都給刷下去,所謂的選將也不過是眾將軍事先選好的。

雖然不能保證一些隱藏實力,而產生的黑馬,但是也無所謂,有黑馬自然是好的,畢竟強者更能夠讓人待見。

徐錦和徐石算得上兩個極端,這是徐東升刻意安排的,倆人是徐家之中實力最強的弟子,過早的碰到對兩人都不好,如果放在兩頭,那就可以讓兩人都擁有更高的名次。

而徐家的其他子嗣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那五個弟子這幾日的所作所謂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們在第一場其中的三人就對上了徐錦他們,這是刻意淘汰他們,同時給了徐家面子。

他們徐家自己的事情,徐家子嗣自己解決。

第一場上場的人是雷布穀,他是眾多將領之中公認的最強存在,而要面對他的是高毅,徐錦萬萬沒想到,高毅竟然參加了這場選將,而且還衝到了決賽,實在是讓人意外。

不過,他運氣好像不怎麼好,第一場直接面對雷布穀,這不是必然淘汰的嗎?

果不其然,站在擂台上的高毅雙腿都在發抖,他握在手中的劍不斷的亂顫,雷布穀的實力他是見過的,對於他這一個士兵來說,簡直是不可戰勝的對手。

「獵物……害怕,沒有意思。」

雷布穀緩緩走向高毅,每一步都產生劇烈的震蕩,由於比賽場地改小了,雷布穀沒幾步就走到了高毅的面前,伸出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腦袋。

「失敗的,要扔下去,大叔說的。」

雷布穀口中的大叔就是鰲峰,這一個月的時間,在他的教導之下,雷布穀已經知道一些人類的常識了,鰲峰甚至是帶着雷布穀去了他來的那座山。

那是一座充滿靈氣的山,很多動物都是通人智的,所以,在鰲峰帶着雷布穀回到這座大山的時候,那裏面的動物招待了鰲峰,並且說出了自己的意思。

他們對於國主保護動物的法律表示十分感激,知道騰龍國現在缺少將領,就把被冠有森林之王稱號的雷布穀給送了出來,讓他成為將領,為騰龍國做貢獻。然後,鰲峰就開始認真教導雷布穀,幾乎是當成了乾兒子。

高毅被扔了出去,眼看着就要掉落擂台,他竟然一劍插在了擂台的邊緣,強撐著將自己甩回了擂台之上。

這一舉動引來了不少的歡呼,誰都看出來高毅和雷布穀實力的差距,這種情況下,他竟然沒有選擇逃跑,而是選擇重新回到了擂台之上,這樣不服輸的精神,已經讓人佩服不已了。

「他在我手下,雖然不是最強的一個,但,卻是最為堅韌的一個,我從來沒有見過他放棄。」

高毅的隸屬將軍,如此誇耀到,可惜,高毅還是太年輕,實力不夠,算得上時運不濟,畢竟明年可不一定還會有選將了,高毅今年只能繼續做他的百夫長了。

高毅還是在雷布穀的手下撐了幾個回合的,可惜還敗了,而且還是慘敗那種,他都被別人給抬下去的。

剩下的比賽都十分迅速,畢竟實力差距很大,暫時也沒有黑馬出現,很快就到了第二十四場,這場是徐石對陣徐建健,這個徐建健就是那五個徐家子嗣之一。

「哈哈哈,我運氣太好了,你就是我們家族的那個廢物天才吧,拔出一把銹劍,還瞎了眼眼睛,你這麼廢物,能夠進入決賽,真是辛苦你了。」

徐建健的話語,很多人都能聽到,徐家中的很多人都對他大圩,要他滾下去,畢竟誰都知道徐錦的眼睛是怎麼瞎掉的,這小子真的是太狂妄了,徐家的人都不想要他。

「你們什麼意思?這傢伙是拯救了我們徐家,那又如何,他不還是瞎了,一個瞎子,有什麼能有什麼作為,他撐死也就走到這裏了,沒用!」

徐建健根本沒有看過別人的比賽,他一勝利就和其他五個人出去享樂去了,畢竟族長給這些參賽的孩子不少銀兩。

他不知道,徐石有多麼可怕,他的實力,可不是隨便哪個宵小就可以戰勝的。

「那,你有眼睛,能不能看清我的劍呢。」

徐石的劍依舊沒有出鞘,右手輕輕一抬,他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徐建健的身後,他的肩頭直接被斬破,鮮血橫流。

「兒子真是越來越像我了,他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唉,可惜,不能像我一樣,如同磐石一樣站在沙場之上了。」

徐東升搖頭嘆息,他還是挺想讓徐石如同自己一樣,擁有抗住一切的防禦力的,那樣多霸氣。

「可惡,你竟然傷到我!」

徐建健使用出徐家的招牌劍招,不斷的攻擊徐石,不過,完全無法打中徐石,徐建健平日裏鍛煉並不勤奮,而是達到每天的標準就完了,而徐石不同,他早就已經研究透徹了家族中所有的劍招。

甚至在古籍中的劍招也是看了很多遍,所有劍招的也都研究的差不多,劍招的弱點,自然十分清楚。

很快,徐建健的身上多了很多的傷口,都是被徐石的劍鞘傷到的,他那潔白的風度翩翩的衣服,此刻被鮮血染的通紅。

「臭……臭瞎子你別得意,看我把你徹底打敗!」

徐建健向四周扔了很多鐵片,用絲線扯著那些鐵片,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這不過是一些小玩意,他覺得,這個時候用正合適。

瞎子不都是用耳朵聽東西的嗎?只要干擾了他的聽力,徐石就沒有辦法繼續攻擊他了。

「完了,這傢伙傻了。」

藏鋒不由得為徐建健感覺到悲哀,年輕人總是喜歡以自己主觀的想法看待事情,他完全不知道,徐石還是在看着這個世界,而不是靠聽的。

看着一點點逼近的徐石,徐建健徹底慌了,他不斷的左跳右跳,晃動着鐵片,卻都無濟於事,徐石走向他,這種壓迫感十分恐怖。

「你……你到底有沒有瞎掉!」

徐石一劍斬斷徐建健手中的所有絲線,雖然不能幹擾他,但也是挺吵的。

徐建健被一腳踹倒,劍就架在他的脖子上,徐石一點點逼近他,近到其他人都無法看到兩人的臉的時候,他才停了下來。

「你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瞎,我成全你。」

徐石的表情漸漸冷下來,眼皮開始緩緩的上揚,徐建健雖然害怕,但還是有些好奇,他咽了咽口水,看着那雙眼睛。

那雙被破壞的如同已經壞死的眼睛,是那麼嚇人,無法想像,那是活人身上會存在的眼睛,嬌生慣養的徐建健受不了了,他發瘋似的嚎叫。

直接跑向擂台邊緣,摔倒之後瘋狂嘔吐,那雙可怕的眼睛,在他的心中埋下了不可泯滅的陰影。

「沒有膽子見識,我的傷痛,就不要隨便嘲諷嘛。」

徐石露出了無奈的笑,緩緩的離開了賽場了。

「你幹啥了,他能嚇成那樣?」

「你又不是沒看過。」

「那他膽子真小。」

徐錦瞧不起那個徐建健,徐石的眼睛怎麼了,不至於嚇成這樣吧,能夠好好的長在他的臉上,就說明,他的眼睛還不是多麼恐怖,嚇的屁股尿流,真是丟臉。

有了徐石這樣的先例,不久后遇到徐震河的那個徐家弟子,幾乎是連打都不打了,過了兩招之後直接就認輸了,他感覺徐震河也不是什麼好傢夥,給自己留下陰影可一點不好。

終於是到徐錦上場了,他早就手癢的不行了,而他的對手,就是之前對他十分囂張跋扈的徐恆。

他不像其他的弟子,沒有真正的實力,或者說是實力不夠,他的實力都是硬實力,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實力倒是很強。

「你雖然拔出了劍神的劍,但你始終是一個小屁孩,我現在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強大,然後,我會打敗所有的對手,成為冠軍,順便,看看那傢伙到底有什麼秘密,嚇傻了我的朋友。」

徐恆拔出大劍,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徐錦也是拔出了劍,二人的戰鬥一觸即發。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是個偽命題。

有酒局的地方就有江湖,是真命題。正如著名的無名氏說的,當暗戰開始時,沒有一杯酒是無辜的。

龐博好幾天沒露面了,不知道是喝傷了休養還是忙大事去了。

每天早上,呂延早早地起來練球,訓練的效果事半功倍,幾天過後,連香蕉球都有把握,偶爾還能踢出圓月彎刀來。

練球完畢,呂延還會去小廣場找霍老頭學太極拳。

古人創造太極拳的意義是什麼?

太極拳的精義很是高妙,什麼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后發制人、以慢打快等等,理論上有可行性,實戰卻一塌糊塗,一堆的太極大師一上了擂台上就被一頓王八拳打得鼻口竄血。

以慢打快是需要極高的眼力和反映速度的,正常人很難達到,不過呂延不是正常人。

可以說,太極拳存在這麼多年,就是為了等待呂延!

這陣子找他踢球的人越來越多,只是不見龐博,這人又幹啥壞事去了,呂延還有點惦記。

只要到了場上,呂延就是核心,他已經是圈裏的名人了,那天他還秀了一把倒掛金鈎,全場轟動。他的朋友越來越多。有個五六十歲的老頭經常來看球,很多人都認識他,叫他老李,聽說是參加過對越反擊戰的老兵。老李每次看完球就走,叫他喝酒也不去,每次走之前都笑着對呂延點點頭,這人有點意思。

這天呂延搓了一場麻將,來到茶館有些晚了,聽茶師說龐博來過,喝了一壺茶沒給錢就走了。

呂延也喝了一壺茶,然後掏出手機,沒有撥號,佯裝打電話,「老王頭,聽說最近有支票不錯,編號多少?」

然後假裝在聽,又說道:「0*****,能看到幾元?三十,百分之二十,也行吧。」

撂了電話,他也走了。

又過了一天,呂延讓女茶師做大掃除,故意引導着她發現了茶桌下藏着的竊聽器,然後報警了。

其實,那天回來時龐博還沒走,呂延故意沒進去,用陽神監視着。果然,龐博偷偷摸摸往桌子低下裝了個竊聽器。

這個竊聽器是走私貨,還改裝過,很難查來源,警方排查社會關係人,呂延沒有主動提龐博。

股票0*****天天跌,跌了百分之二十。

有一天在球場上碰見了龐博,龐博看了他一眼,眼中充滿了怨毒。兩人全場零交流。

又過了一陣子,那隻股票腰斬了。

龐博四處借錢,一萬不嫌多,一百不嫌少。

隨着社交面的擴展,茶館的生意好了起來,竟能小有盈利了。

終於龐博硬著頭皮向呂延借錢來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呂延沒提錢,卻提茶館被裝了竊聽器的事,說警方已經找到了線索,龐博匆匆走了。

世界盃快開始了,呂延在茶館裝了個電視,歡迎球友們來看球。

不過最近他的心情很不爽,因為有人跟蹤他,還不止一人,茶館附近還冒出一個乞丐,總是偷偷監視着他。

他決定反擊。

。 紅圖的話令在場四十名的修士心神一顫,他們都是來自於下界的頂尖強者,度過了重重天劫,印證了自己的實力,為的就是衝破天地的桎梏,尋求更高的突破,可得到的結果卻是沖入了牢籠,沖入了一個荒唐的世界。

「你是在開玩笑嗎?人族在下界可是最高的智慧生命,一隻猴子也敢在這裏出言侮辱我人族!」

「大膽!」

「找死!」紅圖還沒有說話,另外兩隻白猿已經是露出了猙獰的牙齒,準備生吞那名人族一般。

紅圖擺了擺手攔下了兩名白猿,看向了剛才出言的那名男修士露出了笑容:「曾經有無數跟你一般的修士,自詡在下界是無敵的,來到了失落大陸也是這般的狂妄,現在墳頭草已經三米多高了。」

余凡看到這一幕,微微搖頭,在為止面前,最好就是保持低調,否則只會給自己引來無數的麻煩,那名修士太蠢。

紅色殘影閃過,紅圖一拳轟出,拳頭已經出現在了那名修士的後背。

鮮血在紅圖的拳頭上不斷的滴落而下,令所有的修士觸目驚心,這可是一名飛升的修士,淘汰了數千萬的修士才能成就一個的飛升修士,幾千年的努力付之一炬。

那名修士的死亡給所有修士上了一課,他說的並不是假的。

「好了,我相信各位能來到這裏,都不是傻子,情況怎麼樣,我相信各位已經很清楚了,如果還想與我為敵的話,請便吧。」紅圖的聲音之中帶着平靜,似乎對於這種事情已經是司空見慣。

紅圖掃過每一個修士,目光所及,修士都是不由低下了頭顱,不敢與紅圖對視。

對於這種表現,紅圖很滿意。

「好,既然各位都沒有什麼怨言的話,接下來我便為大家介紹一下,我來自神猿一族,屬於失落大陸的幾大巔峰種族之一,而你們接下來將會作為斗場的斗寵來進行戰鬥,戰鬥沒有時間限制,直到有一方死亡為止。」紅圖的話再次狠狠的戳痛了其他修士的心。

這顯然是給他們每一個人都宣佈了死刑。

「那就沒有活下去的辦法嗎?」一名女修士鼓起勇氣疑問道。

紅圖微微點頭:「辦法是有,第一種,是你們人類中漂亮的女修士,如果被什麼大人物看中的話,就可以從斗場贖走,第二種,在戰鬥中表現卓越,一樣可以被大人物選中,帶走,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紅圖其實並不算特別壞,甚至對人類的敵意不是那麼深。

他提出的兩個方法令眾多的修士議論紛紛。

「另外,我善意的提醒各位一下,如果你們想偷偷離開這裏的話,最好不要,不然你們只會死的更快。」紅圖的提醒令一些修士剛剛誕生的想法便很快的打消。

「好了,接下來跟我記錄一下你們的信息吧,比如你們的名字,我會為你們提供編號,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這個編號將一直陪伴你們到死。」

……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紅圖為每個修士分發了一個編號,余凡是三十,而陳耀是三十一。

兩人剛好相鄰。

「余凡兄弟,我們真的會死嗎?」陳耀的眼神之中有些無數的遺憾與擔心,甚至他有些後悔,後悔飛升仙界,他飛升之前還告訴妻兒不要擔心,待到他有所成就,必然會返回下界,但是如此的這番境遇,實在是一言難盡。

余凡微微一笑坦然道:「不會。」

看着余凡從然自若的笑容,陳耀忽然有些恍惚,也有些不解,眼下情況如此的糟糕,余凡還能笑出來?

失落大陸沒有黑夜與白晝,只有無窮無盡的黃昏,落日餘暉下的世界被披上一層赤紅色的衣衫。

當眾人走出了房門后,黃昏下的一縷陽光耀陽的令眾人的眼中出現了短時間的眩光,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目光所及四周的一切,中心寬大的比試台內有人類修士正在戰鬥,爭的你死我活。

擂台邊的白骨骷髏從大小來看,完全是人類的頭骨,密密麻麻的白骨堆積成山,訴說着角斗場的血腥。

四周觀眾席無數的獸人,有站立的豹人,三米多高的身軀搭配爆炸性的肌肉,充滿了力量的壓迫感,甚至站立的鼠人,修長的鬍鬚隨着大笑擺動着,體型恐怖的黑熊身軀更甚者有五米之巨,這多麼像是一場屬於獸人的饕餮盛宴。

全新的世界刷新了幾人的三觀,無數未曾謀面的畫像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一會兒我們也要像下面那些修士一樣去拼個你死我活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