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管怎樣,你今天都別想輕易離開。」

「看來,你真的是聽不懂人話啊。」

王凱從車上下來,面無表情地看着聖樹獸,也不管周邊的行人會不會看到,直接就進化成了弗法獸。

弗法獸張開翅膀,周邊瞬間被大霧籠罩,完全看不清哪裏對哪裏。

聖樹獸慌了神,只好胡亂向四周打出機關槍之舞。

「看準點吧。」

弗法獸的聲音在聖樹獸耳畔響起,然後……

他看到了大霧在一瞬間消散,自己的身體已經被開了個大洞,正在逐漸變黑。

三個鬥士之魂的形象也顯現了出來,自己的二維碼也是如此。

「你……什麼時候……」

「就在你那慌了手腳,猶豫的一剎那啊……嗯?三個鬥士之魂?!」

弗法獸突然注意到有什麼不對。

定睛一看,原來其中一個鬥士之魂是一直都沒有找到的雷之獸型鬥士之魂。

「我說怎麼一直都查不到它的信號,原來一開始就被你們藏起來了。」

「雷之獸型鬥士之魂我就先帶走了,至於你,自己去醫院檢查檢查吧,我剛才放的可是有致癌物的霧氣,搞不好你很快就會因為癌症去世。」

弗法獸接收了鬥士之魂之後,便退化回王凱,看都沒看具孝彬一眼就離開了。

「相當不對勁……安倍言他想幹嘛?」

王凱一直都在琢磨著這件事,回到自己的住址之後,發現Michelle和諸葛明,還有另外一人正在一同吃着一份量頗大的比薩餅。

「歡迎回來,王凱!」

織本泉從屋子裏走出來,看着她身上穿着的圍裙,似乎明白了什麼。

「嗯,織本前輩,我回來了……那個,這是怎麼一回事?」

「聽Michelle說以前都是王凱你在做飯,所以我想稍微分擔一下你的負擔,所以,以後我就承包周一到周四的飯好嗎?」

織本泉看着王凱,等待着她的回應。

「啊……這樣啊,不過要是這樣的話,織本前輩你要做4天的飯,我呢要做3天,多一天對你來說是不是太不公平了?」王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自下而上看着織本泉。

「這樣啊……那,要不這樣好了,周一周三周五我做飯,周二周四周六你做飯,周日咱們兩個一起做或者出去吃怎麼樣?」

「嗯,倒也不差,那就這樣吧!」

王凱看了看正在桌子上大快朵頤著的另一個人。

那個人他認得。

「話說,為什麼澤間君也在啊?」王凱問道,Michelle咽下一口比薩餅之後回答。

「他啊,忘了今天他父母都要出差一個月,所以沒帶鑰匙進不了家門。」

「哦,哦……那,他是要暫時住在這裏咯?」

「嘿嘿……是啊,對不起,打擾了呢,王凱同學!」

澤間浩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好,一會兒我幫你再騰空一下一樓的那個房間,你暫時住在那裏吧,只是沒有床……」

「不,他暫時和我住一個房間。」諸葛明搶話道。

「好吧。」

王凱鬆了一口氣,不過,他高興得有些太早了,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晚飯過後,王凱進入了自己的房間,發現了自己的電腦竟然不見了。

「等下,我電腦怎麼會……」

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然後衝進諸葛明房間內。

但是,一切都晚了。

「呦,沒想到老王你居然好這口啊,驚天猛料啊!」

「抱歉,擅自借走了你的電腦,然後就發現了這個,不過可不是我乾的哦!」

澤間浩樹趕忙推辭,而諸葛明則是笑嘻嘻地看着王凱。

王凱看着屏幕上那張獸人戀愛遊戲里最羞恥的畫面,面紅耳赤的同時儘力穩定住情緒。

「別說出去。」

「怪不得你壓根兒沒對任思君動一點心思呢,原來你是個……」

「住口!」

王凱一個箭步衝上去,按住諸葛明的嘴。

「無論怎樣,這件事情請不要說出去!還有澤間君,拜託了……我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是個……」

王凱一邊說,一邊捂住了臉。

「好啦好啦,我們不會說的啦,畢竟也是我們不好,擅自就冒犯了你的私隱。」

澤間浩樹的表情略帶歉意。

「……對了,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和他們說一聲啊。」

王凱聽到澤間浩樹這麼說之後立馬放鬆了下來。

「好,你去吧,關於你是獸人控這點我會保密的,真沒想到你背地裏居然還有這一面。」

諸葛明一把摟住王凱,把他的頭髮揉亂。

王凱咽了口口水,隨後稍微整理了下頭髮,穿好衣服出去了。

「嗯,松下君家的位置是……好的。」

在手機導航軟件上鍵入松下恭平的家庭住址之後,他便騎上了自行車往那裏行進。

另一方面,安倍言正站在某座民宅的門前,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本章,完。。 陳飛揚這次在京城呆了大半個月的時間,眼看就到年底,馬上就要邁入1996年了。

他本來是準備啟程回容城的,結果還沒走成,馬老師就進京了。

作為陳飛揚安插進柳掌門身邊的內奸,馬老師肩負著沉重的使命。

當然,馬老師本人是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是狼,他還以為陳飛揚給他指明了前進的方向。

為了接待馬老師,陳飛揚特意調整了安排,多留下來一天。

陳飛揚親自招待,馬老師受寵若驚,絲毫不敢怠慢,帶著他的團隊就來赴宴。

馬老師這次進京,是準備大展拳腳的,把手下的精英全都帶上了。

加上馬老師本人,一共有5個人,算是未來大名鼎鼎的十八羅漢的雛形。

馬老師挨個向陳飛揚介紹團隊里的人,

他首先介紹的是坐在自己旁邊的女人。

「陳總,這位是我當年讀書時的小師妹,現在是我的妻子,張英。她主要是負責我們的後勤工作,管理飲食起居。」

陳飛揚對張英打趣道:「據說你讀書的時候是校花,怎麼就看上老馬了?」

張英掃了老馬一眼,然後認真地對陳飛揚說道:「老馬不是個帥男人,我看重的是他能夠做很多帥男人做不了的事。」

馬老師一開始還感覺很開心,但轉念一想,趕緊制止自己的老婆:「你別瞎說,帥男人也有厲害的,比如陳總。」

張英感覺有點窘迫,對陳飛揚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

「哎,沒事,長得帥的人就是容易被人先入為主地忽視內在,我已經習慣了。」

陳飛揚一不小心又裝了一個逼。

馬老師附和著說:「陳總的女朋友我見過,那才叫一個漂亮,跟明星差不多。所以說,不管男人長得帥不帥,只要有才華,就能得到美女的青睞。」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誇自己呢?

陳飛揚不想讓馬老師得意,他對張英問道:「老馬的規矩,喜歡讓每個人都取個武俠世界里的名字,你叫什麼?」

張英楞了一下:「我還沒取。」

「那我送你一個,女中豪傑寧中則。」

「嗯,寧中則這個人物很不錯,我一直挺喜歡的。」張英說著說著,突然意識到哪裡不對。

「老馬不是叫風清揚嗎,我叫寧中則不合適呀。」

好傢夥,馬老師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啊。

陳飛揚盯著馬老師,眼神不太友好。

大冬天的,馬老師的汗水都快下來了:老婆啊老婆,我就是背著陳總取個風清揚的名字,你怎麼把我出賣了?

馬老師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解釋道:「你記錯了,風清揚是陳總的名字,我的名字跟你珠聯璧合。」

張英聽懂了,老馬的名字是岳不群。

「噗」的一聲,飯桌上響起一片笑聲。

除了張英,其他幾個人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能夠給自己取名叫做岳不群,馬老師不是一般的狠人,果然是做大事的料。

「你們笑什麼,以為自己的名字很好聽嗎?」

馬老師板著臉,對著這幾個人呵斥了一句,然後把其中一對情侶介紹給陳飛揚。

「這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叫做孫同雨,給自己取名財神,他身邊的是他的女朋友彭雷,取名林黛玉,本來是學校老師,因為我們要北上,她就辭職做了隨軍家屬。」

孫同雨這個名字,陳飛揚是很熟的,這位老哥是阿狸實際上的二號人物,是未來的淘保網總裁,在創業的過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

而他的老婆彭雷也不是寂寂無名的小人物,掌控著螞蟻,所有錢都要從她手上過。

這兩口子能力超強,深得馬老師的器重和信任。

當然,僅限於目前。

等到以後做大做強,成為一個體量巨大的商業帝國之後,馬老師就像古代的帝王一樣,生怕自己被架空,就把孫同雨趕走了。

面對媒體的採訪,馬老師說了一大通冠冕堂皇的話。

「沒有什麼功高蓋主,杯酒釋兵權,孫同雨小鬼是我帶出來的,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強項和弱項。你們說我要擔心孫同雨,沒有的事,他要是能夠取代我,我早就放手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有自己的局限,有自己的選擇和去向。孫同雨到今天為止,我對他的欣賞沒有半點減弱,但那是兩個概念。

你沒有到達過8000米以上,你不知道空氣有多麼稀薄。你真的爬到了8000米以上你會想踏馬的老子怎麼這麼傻,跑到這上面來。你信不信?

我的年齡、高度讓我看得更遠,站在我這個位置上,必須為全局考慮,而為了大局著想,就必然照顧不了個人,哪怕他是一起打天下的兄弟。

我如果還活二三十年,我要做什麼?想清楚這些以後我才把我的人換掉,等到60歲時我再換他們,孫同雨五年十年後一定會恨我。我比他看得更透,踏馬的去享受人生,理解生命,生活再回來。」

老馬這張嘴真的是厲害,把人趕走了還上升到了哲學的高度,一副「小孫啊,哥是為你好,你別再勞心勞力了,趕緊去享受人生,理解生命吧。」

結果孫同雨不解風情,沒有接受馬老師的好意,反手投資了一波拼夕夕,來了一個農村包圍城市,狠狠地捅了馬老師一刀。

馬老師的心裡在滴血呀。

「不錯不錯,你們兩口子一看就是人才,留個電話號碼給我,以後沒事可以常聯繫。」

陳飛揚的熱情,讓孫同雨受寵若驚,迅速遞上自己的名片。

馬老師一時之間還沒回過味來,以為陳飛揚是在禮賢下士。

在陳飛揚看來,孫同雨就是岳不群手下的令狐沖啊,當然,處在老馬的角度,可能更願意稱之為林平之。

這種人才得招攬過來,為自己所用,免得以後老馬做大了不好控制。

老馬是陳飛揚安插進五嶽劍派的棋子,孫同雨就應該成為陳飛揚安插進華山派的棋子。

再說了,令狐沖本來就應該單獨向風清揚彙報工作。

。 來人不到五十,一副長衫打扮,給人的感覺,書生氣非常重。

周小山肯定不會跟他計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