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這是怎麼了?!

艾瑪!

身上的圍裙,已經快看不出本來的顏色了,那張巴掌大的,嬌媚又絕美的臉龐上,也髒兮兮的,這裡黑一塊,那裡黑一塊的。

頭髮倒是還好……

看到夜擎深,慕傾瓷立刻揚唇笑開了去,然後端著餐盤走到他面前,將餐盤放下,「噹噹噹噹——這可是本小姐第一次下廚!你可要給點面子,全部吃光光哦!」

當慕傾瓷放下餐盤的時候,夜擎深卻突然看到了,她那白皙的手背上,被油湯起的幾個水泡。

他的眉頭微微一蹙,然後拿過她的手,看了看那被燙出的水泡,漆黑的眸底劃過了一抹心疼之色。他抬眸看著慕傾瓷,柔聲問道:「疼不疼?」

「呃……我只顧著做飯去了,倒是忽略它了!哎呀!沒事兒,只是小傷。」 特種兵之王 被夜擎深這麼一提醒,慕傾瓷才突然想起,她手背上被油燙出的這幾個水泡來。

她很是隨意地沖夜擎深笑了笑,然後再說道。

看著慕傾瓷這張像小花貓一樣的小臉兒上洋溢著的微笑,以及在看到她這白皙的手背上,起的幾個水泡時,不知道為什麼,夜擎深竟覺得自己的心……有些隱隱泛疼。

「殷叔,去把藥箱拿來。」夜擎深緊擰著眉頭,半晌都沒有舒展開來。他側頭看著站在一旁的殷管家,再沉聲地吩咐道。

從他說話時的語氣里,倒是聽出了夾雜著的幾分心疼之意。

「是。」殷管家應了一聲,這就準備去拿藥箱。

但是慕傾瓷卻是出聲制止了他,「不用了殷管家,我自己身上有葯的。」

她的葯一上手,這幾個水泡,絕對三兩下就被消滅乾淨了!

「呃……」聞言,殷管家倒是頓住了腳步,然後看向了夜擎深,等著他的指示。

夜擎深也看向了慕傾瓷。他突然間想到了慕傾瓷那神乎其技的醫術……所以,她說她手裡有葯,那肯定是真的了,而且效果,應該還很好。

於是,夜擎深便沖著殷管家點了點頭,示意他聽慕傾瓷的,不用去拿了。

殷管家領會以後,便退到了一邊去。

「去給我打盆水來,再放張毛巾進去。」夜擎深這時,又出聲吩咐了殷管家一句。

「是。」殷管家點頭,立刻去辦了。

「打盆水來幹嘛呀?」眨眨眼,慕傾瓷有些好奇地問道。

「……」夜霆修伸手捂了捂臉,然後再道:「傾瓷,你出來前……沒有照過鏡子的嗎?你知道你現在的臉……呃,有多臟嗎?」

「……!!」聞言,慕傾瓷瞪大瞳孔,趕緊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然後再看向夜擎深,問道:「真的嗎?」

忍俊不禁地挑唇笑了笑后,夜擎深再點頭,「嗯……像個小花貓。」

「我去啊!」慕傾瓷低呼了一聲后,便趕緊轉身,想要去洗手間收拾下自己。

【今天的更新先到這裡。求推薦票~求月票~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啦~~】 但是夜擎深卻拉住了她的手。

「不用去洗手間,待會兒水打來了,我幫你擦。你手現在這個樣子,不能沾水。」夜擎深抬眸看著慕傾瓷,聲音不自覺地放柔,這再對她解釋道。

「哦,好。」像是被他的聲音蠱惑,又像是被他這溫柔的眼神蠱惑。慕傾瓷眨了眨眼后,乖乖地點頭應了他一聲。

「乖。」夜擎深像哄小孩子一般,伸手揉了揉慕傾瓷的頭髮以後,再柔聲地低語了這麼一句。

一旁的夜霆修,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倒是有些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

不得不說,他哥現在……已經算是很有長進了!

沒過一會兒,殷管家就端著盆子走了過來,放在夜擎深的旁邊,「大公子,已經準備好了。」

「嗯。」應了一聲后,夜擎深這再拉著慕傾瓷,讓她坐在了椅子上,自己則站了起來,將手伸進盆子里,擰乾毛巾后,再溫柔地,仔細地,開始幫慕傾瓷擦起了她這如小花貓一般的臉蛋兒來。

他的動作很是輕柔,像是生怕弄疼了她一般。

幫她擦著臉的時候,夜擎深是微微彎下了腰身的,所有,他們兩人直接的距離,也隔得有些近。

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帥氣到令人窒息的臉龐,慕傾瓷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後不知怎麼的,這精緻絕美的小臉兒上,竟慢慢地爬上了一抹淺淺的緋紅。

看到她這臉逐漸變紅,夜擎深的眉頭輕輕地擰了擰,然後再柔聲地詢問著她,「臉怎麼紅了?是不是我下手太重了?」

慕傾瓷:「……」

夜霆修:「……」

殷管家:「……」

聽到夜擎深這話,這四周升起的旖旎氣氛,也瞬間被打散了。

夜霆修更是狠狠地抽搐了下唇角,然後一臉無語又無奈,還外加嫌棄地看著夜擎深。

艾瑪!這情商,也是低得沒誰了!

慕傾瓷這明顯就是害羞了啊!結果他哥倒好,竟然誤以為她這臉紅,是因為自己下手太重,而導致把她的皮膚給放擦紅了。

想到這裡,夜霆修不由得伸手捂了捂臉,簡直沒臉看了!

「沒……沒事!」 情逢對手 慕傾瓷扇了扇這長翹濃密的羽睫,正了正色后,再語氣鎮定地回答著他。

「哦,那就好,如果我弄疼你了,你要告訴我哦。」見慕傾瓷神色如常,沒有什麼異樣情緒以後,夜擎深這再點了點頭,然後叮囑了她一句。

「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動作,夜擎深就變得更加溫柔了。

而,接下來嘛,可能是因為已經接受了夜擎深幫她擦臉這個事了,所以慕傾瓷的神色,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了。

見她的臉沒有再泛紅了,夜擎深還不禁在心裡暗暗地點了點頭,自顧自地對自己說著:嗯,看來剛剛,的確是因為自己下手太重了!瞧,他這動作變得更加輕柔了以後,小瓷的臉就沒有紅了。

要是知道夜擎深現在心裡所想啊,慕傾瓷肯定會被氣死,或者是被慪死。 擦了好一會兒,才把慕傾瓷這張小花貓臉給擦乾淨。

幫慕傾瓷解下圍裙以後,夜擎深看著她的手,這眉頭再次緊蹙了起來。他看著慕傾瓷,出聲問了一句,「你的葯嗎?拿給我,我幫你擦藥。」

「等等,我去拿。」應了一聲后,宋以愛再走到了客廳那邊,拿著她的小包,將一個小藥罐拿著,再走向了餐廳。

「喏。」將小藥罐遞給夜擎深,慕傾瓷道。

「怎麼使用?」夜擎深看了看手裡的小藥罐。是一個很普通但做工卻非常精緻且精細的小藥罐,只是上面,卻沒有任何的說明書,也完全不像是市面上能買到的。所以,他出聲問了慕傾瓷一句。

「裡面是液體狀的,小心一點倒出來,弄在這些水泡上,然後再弄手輕輕地抹勻就行了。」慕傾瓷解釋道。

「好。」點點頭,夜擎深照辦。

小心翼翼地將液體倒在那些小水泡上以後,夜擎深再動作輕柔地將起抹勻。

擔心這液體塗抹在水泡上,會很疼,所以夜擎深一邊幫她塗抹著,嘴裡一邊輕輕地吹著氣,幫她吹著傷口。

從慕傾瓷這個角度看過去,夜擎深這張臉,顯得更加立體深邃了。

再加上他這如此溫柔細緻的動作,更是讓慕傾瓷覺得心裡暖暖的,像是在心裡慢慢融化了的黑巧克力,甜到了心坎兒里。

其實這葯塗抹在傷口上,根本就不疼,相反,還涼悠悠的,很舒服。

但是,為了能享受一下夜擎深的這份特殊對待,慕傾瓷也就忍著沒有告訴他。

然而接下來,讓夜擎深感到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

塗抹上了藥水的傷口,那水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地蔫了下去,四周的紅腫,也都瞬間消失了!

再過一會兒,那水泡也開始慢慢消失消失……直到不見!

「這……這……小瓷,你這藥罐里,是什麼葯啊?怎麼這藥效……這麼快啊!」夜擎深的面色,都不禁變得有些不淡定了。他看著自己手裡的小藥罐,再一臉愕然地抬眸看著慕傾瓷,出聲問道。

聽到他這如此震驚,如此不淡定的話,夜霆修和殷管家兩人,也有些好奇地朝著慕傾瓷的手上看了過來。

然而,在看到慕傾瓷手上那已然消失不見了的水泡時,夜霆修和殷管家兩人,也不由得一臉震驚地瞪大了瞳孔,微微張大了嘴巴。

「我……我去!簡直神了啊!傾瓷,你這是什麼葯啊?在哪裡買的啊?這也太神奇了吧!」夜霆修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朝著夜擎深這邊走來。他一邊詢問著,再一邊拿過夜擎深手裡的小藥罐,然後放在鼻下嗅了嗅,再喃喃道:「嗯……香香的,味道也蠻好聞的。」

聽到夜霆修的話,慕傾瓷卻是萬分嫌棄地白了他一眼,然後再道:「拜託!市面上根本就不會有賣的,好么!這可是我娘親手研製的!千金難求,好么!」

開玩笑嘛!市面上會有賣?那才有鬼了呢! 聽到慕傾瓷這話,夜擎深和夜霆修兩人,不禁抬眸對視了彼此一眼。

她娘親手研製的?!

那這麼說……慕傾瓷的媽媽,是健在的了?

這麼看來,她的那份資料,果然是被篡改過的!

想到這裡,像是為了證實一下自己心裡所猜測的,夜霆修這再立刻換上了一副嬉皮笑臉的表情,看著慕傾瓷,這再略顯諂媚地對她說道:「呵呵呵……傾瓷啊!你娘研製的葯這麼管用,我能不能討要一瓶啊?」

聽聞,慕傾瓷想了想,給他們一份也是可以的!萬一他們受傷了,或者是被燙傷擦傷了啊這些,也可以用。

這般想著,慕傾瓷眨了眨眼,然後再道:「行吧!但是得等一等,等我娘給我送來新的藥粉的時候,我到時候再給你。我給你兩種葯吧,一種是燙傷擦傷;一種是刀傷之類的,比較嚴重的。」

「真的啊?艾瑪!謝謝嫂……哦不對,謝謝傾瓷!人美心善,說的就是你啊!」夜霆修眸光瞬間一亮,然後再立刻出聲笑嘻嘻地拍起了慕傾瓷的馬屁來。

而,說完這句話以後,他再抬眸,略顯深意地看了夜擎深一眼。

對上了他的視線以後,夜擎深的眸光閃了閃后,他這再出聲,語氣很是認真嚴肅地對慕傾瓷說道:「小瓷,這個葯這麼神奇,你還是別經常拿出來用了。免得被有心人知道了以後,會把主意打到你的頭上。」

聽到這裡,夜霆修也不禁趕緊地點了點頭,然後再附和道:「是啊傾瓷,你可得注意一下。」

聞言,慕傾瓷點了點頭,笑了聲后,這再道:「放心吧!我知道的。」

「誒,對了傾瓷,說起這個啊,我記得你那次在【醉生夢死】對付那個搭訕你的男人,以及上次在劉美文的生日宴上,你用在劉美文身上的,會讓她痒痒的藥粉,那也是你娘研製的嗎?那玩意兒簡直太好用了啊!」夜霆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他一臉好奇又驚喜地看著慕傾瓷,出聲問道。

「哦,你說那啊……不是啊,那是我自己研製的!」知道夜霆修說的是什麼,慕傾瓷張著嘴巴『哦~』了一聲后,再歪了歪頭,笑著解釋道。

「什麼?你……你自己研製的?我去!傾瓷,你簡直神了啊!誒誒,那種藥粉還有嗎?給我一點行不行啊!」一聽慕傾瓷這話,夜霆修頓時又被震驚到了。他瞪大瞳孔看著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這再一臉興奮地詢問著她。

「這個藥粉,對於你們來說,其實是不怎麼管用的。因為你若是要用這個藥粉,就必須得你自己的皮膚親自接觸到,然後再不聲不響地用在別人的身上。可是……你的皮膚一旦接觸到了,那你也同樣會過敏啊!」慕傾瓷眨了眨眼后,再這般一臉無辜地跟夜霆修解釋道。

「這就是我比較好奇的一個地方啊!那你的皮膚接觸到,為什麼就沒事呢?難不成你對它還免疫了?」 聽慕傾瓷這麼說起以後,夜霆修就不禁更是好奇了。他微微蹙著眉頭,看著慕傾瓷,再這般詢問著她。

「這個嘛……是秘密!」慕傾瓷再次神秘地揚了揚眉以後,再挑唇笑道。

「……」夜霆修極其無奈地看著她,吐槽道:「誒,傾瓷,不帶你這樣的!把人家的好奇心勾起來了,卻又不給人家解惑。」

「那是你自己提起的。」聳聳肩,慕傾瓷一副『關我啥事兒』的表情。

「好了,吃飯吧!再不吃飯,飯菜都要涼了。」夜擎深這時,出聲提醒了一句。

「對對!」伸手拍了拍頭以後,慕傾瓷這再趕緊將夜擎深面前放著的餐盤蓋子打開,「噹噹噹噹!!怎麼樣啊?看上去有沒有胃口啊?」

夜霆修也好奇地看了過去,想看看慕傾瓷給夜擎深做了一份什麼樣的晚餐。

他一眼就看出了,是蛋包飯!

但是這形狀吧……就著實有些怪異了。

首先是蛋擺放的形狀就很奇怪,不過畢竟是第一次做嘛,奇怪一點,也是能理解的。蛋皮上用番茄醬畫著一個笑臉的圖案。

就單從這面相上來說吧……能打個70分吧!

「這是什麼飯?」夜擎深見狀,卻是有些狐疑地問道。

他可從來沒有吃過這些東西,所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蛋包飯啊! 論狐妖的108種吃法 你沒吃過啊?」眨了眨眼后,慕傾瓷再問著他。

搖搖頭,夜擎深有些無辜地說道:「聽……都沒聽過。」

「……」好吧!

「那正好啊,我這次給你做了,你不就聽過,就嘗過了嗎!快,趕緊試試味道如何。」慕傾瓷立刻喜笑顏開又一臉期待地看著他,說道。

「好。」夜擎深點了點頭。

他想,這面相看上去不錯,味道,應該也還不錯吧!

用勺子挖了一勺,放進嘴裡,嚼了嚼……

夜擎深的表情,瞬間就變得……有些一言難盡了!

「怎麼了?不……不好吃嗎?」看到他這有些奇怪的表情,慕傾瓷立刻收斂起了自己臉上的笑容,眨了眨眼后,再一臉緊張地看著他,詢問道。

夜擎深的眸光瞬間就亮了,然後搖了搖頭,笑道:「不……是太好吃了!我只是沒有吃過這個蛋包飯,第一次吃,覺得很新奇而已!很好吃。」

「真的嗎?」聞言,慕傾瓷的小臉兒上,立刻洋溢起了激動和興奮的笑容來。那細長勾魂的狐狸眼裡,像是瞬間飛入了璀璨星辰,耀眼至極。

點點頭,夜擎深又挖了一勺,送進了嘴裡咀嚼著,再點頭應著慕傾瓷,「嗯。」

如果……你從夜擎深的這個角度,看著他面前餐盤裡的蛋包飯,你就會看到,在這蛋包飯挖開了口子以後,裡面露出的蛋皮,不僅很厚……而且,還是黑的……

看樣子,應該是攤蛋皮的時候,沒有掌握好火候,糊了。

而且,裡面包著的胡蘿蔔、白飯、豌豆、香腸,以及火腿腸……好些東西,都是半生不熟的。而且,鹽放多了,鹹得有些齁了。 這份蛋包飯,真的不能用不好吃來形容,可以說是……非常難吃。

但是,想到之前夜霆修提醒他的話;以及在看到慕傾瓷在看到他吃第一口時,期待的表情;她以為不好吃時,所流露出的緊張和失望之色;最後,在聽到他說好吃的時候,她這瞬間展開的笑顏。夜擎深生生地忍了下來,用善意的謊言,欺騙了她。

「我嘗嘗,我嘗嘗……」慕傾瓷立刻拿起擺放在自己面前的勺子,就準備伸進餐盤裡去挖一勺來嘗一嘗。

但是夜擎深卻眼疾手快地用手擋住了!他用一副不高興的表情看著她,這再道:「不行!這可是你第一次下廚給我做的晚餐,只能我一個人吃!你們誰都不能碰。」

看到夜擎深這一副護犢子似的表情,慕傾瓷不禁輕輕地挑唇笑了那麼一下,然後再看著他,吐槽道:「我自己做的,我都不能嘗呀!」

「不能!這是我的!」夜擎深義正言辭地拒絕了慕傾瓷。

「嗤……」再次輕笑了出聲后,慕傾瓷再道:「好,好!都是你的,你一個人吃,行了吧!」

「嗯!」就這,夜擎深才鬆開了擋著餐盤的那隻手。

如果慕傾瓷一嘗到味道了以後,這不就露餡兒了么!

要是慕傾瓷知道他欺騙了她,那她肯定會生氣吧!

所以,夜擎深堅決不能讓她嘗到這蛋包飯的味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