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奚淺心底有些失落,不過也只是一瞬的時間。

很快被她隱藏起來。

她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能回靈界,和父母團聚了。

「這些多虧了你……」文綉容拉着奚淺,眼裏是滿滿的感激和慈愛。

「這是我答應你們的事情。」奚淺笑着搖了搖頭。

不待其他人再說感謝的話,奚淺救說了自己的打算,「如今,倩倩文找到了,你們一家人也團聚了,我也該離開了……」

烏行遠和衛老祖也翻不出風浪,其他人文家能解決。

。 一九三九年一開始,全民族抗戰的局面就因為國民黨召開五屆五中全會詭異起來,中心議題是決定抗戰方針及「溶共、防共、限共、反共」方針。

中共中央發表聲明:與國民黨合作但不合併。

于學忠本來約好了,去湖西地區見假冒馬大斗的羅亮,也因為這兩個聲明取消了行程。

鬼子魯南勢力很大,湖西也覺得不安全,于學忠的第3集團軍還是貓在安徽的黃泛區邊緣。

眼瞅著日本人抓捕百姓,在公路,鐵路邊上修建炮樓,封鎖溝。

周小山等了兩個多月都沒有等到鬼子進攻。

反而第4師團北調了。

在沂蒙山當了一年座山雕的周小山這才拍腦子反應過來。

小鬼子要去打諾門坎了。

歷史上,張鼓峰之戰,日軍是佔了便宜的,七千人參戰,傷亡一千四,就給三萬對手參戰的蘇軍,造成了四千的傷亡,還擊毀了一百多輛坦克,所以給日軍人留下的印象是蘇軍不堪一擊。

所以日本人有了北進的計劃。

正好碰見稀里糊塗的蒙古騎兵挑逗的機會。

諾門坎之戰,可不僅是關東軍的事情。

此戰歷時一百多天。

雙方几次戰役投入巨大。

整個華北和東北日軍都緊繃着神經,對佔領區的八路軍一直處於防守態勢。

反而調集了大量飛機,對重慶進行大轟炸。

獨立團大部分主力,縣大隊,都訓練了超過半年的時間。

這時候不搞事情,什麼時候搞事情。

眼湊著馬上進入五月了,周小山立刻給湖西一分團和代訓的三個團發報,火速朝着微山湖西岸集結。

下令三分團,朝着藤縣南下。

命令四分團,五分團,沿着山區,晝伏夜行,趕到費縣!

「哎呀,團長終於來命令了,我在這湖西,都閑出毛病了!」

「亮哥,你不是說你每天到頭就睡,忙的昏天黑地嗎?」

菏澤之戰以後,一分團在菏澤邊緣發展根據地,一邊強化部隊訓練,一邊協助百姓大規模春耕。

在鬼子封鎖線沒有完成時候,還要通過微山湖運輸沂蒙山區生產的化肥。

別說羅亮每天從早忙到晚,封萍,趙樹林每天睜眼就是天量的事務。

搞動員,搞訓練,搞生產,哪有打鬼子來勁。

接到電報的羅亮,恍如隔世。

「亮哥,團長讓報編製,我們怎麼報?」

獨立團現在十二個主力營,包括偵查連,直屬連,騎兵連,工兵連,通訊連在內十個直屬連,下屬二十多個縣大隊每個人數至少是三千,還有每個兩千多人的三個代訓團。

打完十四師團,沂蒙山派人送來一批維修槍械的設備,當初十四師團繳獲的爛槍,爛炮修復以後,他們也開始給聊城,冀南派來的部隊,裝備了日械。

除開地方區小隊,各縣大隊留守一半的人手。

可以抽調到微山湖津浦路參戰的戰士,數量達到了七萬。

「如實上報啊,你還敢打折扣?參謀長,我給你說,團長罵人,能罵到你生不如死!再說,我們這點成績,換成團長來湖西,比我們做的好的多!」

「你覺得二分團,會不會比我們發展的更好?」

「不一定,湖西畢竟有三個團的友鄰部隊,而且我們這裏地處平原,人口稠密,兵員充沛,還有些黃泛區湧入的難民被當地百姓緊急收容后不得已參加八路軍找條活路的!」

菏澤之戰以後,二分團朝着瀕臨山東地區的蘇北發展。

再說他們打17師團時候,傷亡原沒有湖西打14師團大。

羅亮也不知道,二分團的新根據地潛力如何。

反正三,四,五的幾個分團,兵力一定比不上一分團。

「總的來說,經過一年的工作,獨立團在山東站穩了腳跟,不管是主動進攻日軍,還是鬼子掃蕩,無非就是傷亡大小而已,鬼子妄想通過封鎖,掃蕩,把我們趕出山東,門都沒有!」

獨立團從放電影開始發動老百姓抗日,又家家戶戶挖掘地道,發放軍械組織自衛。

到後來軍民團結生產,現在根據地莊稼的長勢,在化肥的作用下,好得很。

佃戶們被地主減免了地租,以往的借貸也被獨立團派人統一降低利息,不合理的做了一個了斷。

百姓們擁護八路軍。

獨立團的戰績也讓百信放心。

正確的政策,嚴明的軍紀,一心向著群眾的態度。

可以說,現在湖西地區的百姓,見到八路軍,都是一臉的笑容。

獨立團由弱變強,一天天肉眼可見的成長,着實讓這幫分團幹部喜上眉梢。

走路都是帶風了。

命令發出去不到三天,除了湖西的一分團和趕去跟他們匯合的三分團是政委參加會議。

其他的分團幹部,紛紛帶到部隊,趕到了費縣。

「菏澤之戰以後,鬼子一口氣調來九個師團兵力,橫陳我沂蒙山根據地邊緣!事實證明,鬼子不敢冒然進攻我們,輸不起,又不甘心,企圖用封鎖,困死我魯南八路軍!」

會議一開始,周小山就開門見山的講述自己發動戰役的想法。

「如今,鬼子調動兩個師團北上,其中一個師團還是我們的老對手,日軍還保留四進位主力第4師團,他們要幹什麼?」

周小山手裏的棍子,指向了蒙滿邊境的諾門坎地區。

「據說,鬼子第25師團,在這一地區,跟蘇蒙聯軍發生了衝突!」

鬼子跟蘇聯幹上了!

整個會議室,聽見這個消息,全炸了。

日軍跟北方鄰居關係不好,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日俄戰爭,前段時間的張鼓峰事件,這些分團幹部就算不熟悉的,也在獨立團發放的教材上熟悉了。

「團長,你的意思,蘇聯和日本人,會全面交火?」

「不會全面交火,這既不符合蘇聯的利益,也不符合日本的利益,不過雙方會亮亮肌肉,相互派出幾萬人的兵力,帶上飛機坦克,大打一場是可能的!」

周小山知道諾門坎之戰的具體兵力,他只是透露了一個大概的數據。

說的並不明白。

「也就是說,鬼子兩個師團調不回來了?甚至我們在山東大打出手,他們也調不出增援的兵力!」

「團長,你估計,他們會交手多長時間?」 痛。

余長安還沒睜開眼睛就被痛感強制性清醒過來,耳邊有細碎的說話聲,卻聽不太清。

「咱們這麼做萬一被人給發現了怎麼辦?」

「怕什麼!這荒郊野外的,誰會發現?再說了,她是雲落國第一醜女,能得到咱哥幾個的垂青都算是三生有幸!」

充滿猥瑣和帶有侮辱性詞語的話飄進余長安的耳中,余長安頓時火冒三丈高,直接坐起身準備暴揍他們一頓,卻突然才發現眼前紅紅的一片。

余長安惱火的暗罵著不知是誰家的小紅內內掉下來蓋在自己臉上了,伸手就拽下這在眼前的東西,頓時視野都變得開闊。

當她看到手中的紅布時,不禁脊背發涼,這哪裡是什麼小紅內內,分明是……紅蓋頭!低頭看去,自己身上穿著的正是火紅的嫁衣!

還沒等余長安緩過神,一邊的幾個轎夫發現她醒了如狼似虎的就撲了過來,其中一個一把就扯開了余長安的衣服,白皙的香肩當即裸露在外。

余長安兩手握拳,直勾勾的盯著在自己身上遊走的咸豬手,只聽咸豬手的主人賊兮兮的大笑:「再丑也是個處子!老子便宜佔大發了!」

丑?在開玩笑嗎?余長安的樣貌,就算不傾國,倒也算傾城。

余長安鼻尖發出一陣輕哼,伸手抓住身上的那兩隻咸豬手,忽然反手轉動,咯嘣幾聲響,身後那人就開始鬼叫起來。

她擰住那人胳膊快速起身一下子就反守為攻,一隻膝蓋狠狠的頂在那人的肚子上,一拳就揮了下去。

其餘幾人見狀紛紛上前幫忙,余長安怒火中燃,長得好看被人佔便宜本就是虧本,居然還敢說自己長得丑?眼睛是瞎的嗎?

只見她玉手輕轉,從頭上拔下一支金釵划就對準撲過來幫忙的一人揮了過去。

動作很快,那人低吼一聲便倒在了地上,原來他的一隻眼球被余長安活生生剝了出來,現在就在那金釵上頭插著呢。

其餘幾人見狀又慫又氣,只聽其中一個喊了句:「跟這個娘們兒拼了!」說罷幾人一涌而上,余長安冷笑一瞬扔掉金釵,手裡不知什麼時候捏了一支注射器,繼而動作極快給幾人挨個注射一遍,不過三秒他們面色鐵青,臉上還出現了大小不一的黑色斑點,又過幾秒,幾人渾身發癢,還不時的伴隨嘔吐,模樣狼狽不堪。

「就這點能耐了?」余長安冷聲說,她對不知死活的人從來不抱有憐憫。可就在突然之間,她的腦子裡湧來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頭疼欲裂,導致那些人保住了性命。

那幾人哪裡知道余長安做了什麼把戲使得他們痛苦難忍,況且她身手了得,跟人家傳的膽小怕死根本不一樣!

幾人齊刷刷跪在余長安腳邊磕頭:「王妃饒命!王妃饒命啊!」

余長安冷眼瞧著他們,想她堂堂二十四世紀的鬼手神醫,用毒於無形中,想不到,竟然穿越到這破地方來了!還差點被人玷污了清白!

不錯,余長安見到這幅情景又加上剛才那些回憶,清楚的知道自己穿越了。

原身是九靈大陸雲落國宰相的大女兒,名字也叫余長安,在雲落國是個風雲人物,並不是因為她有多麼傾國傾城還是才華橫溢。

相反,她因丑而聞名天下,並且相傳目不識丁,是個膽小怕死之人。

之所以這麼丑還嫁的出去,是因為本來要嫁人的不是她,而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

。 陸正軒看了看聞卿,有些動容。她不是喜歡博物館喜歡那些小寶貝,這是一個送上門的好機會。

陸正軒的勸說沒派上用場,聞卿一把握上女人冷冰冰的手笑的大白牙都露出來了。

「佛祖說過,顧客就是上帝,上帝的一切要求我們都應當盡量滿足。你放心,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陸正軒懵逼。

佛祖還說過這種話?

屋內的郁時盛,邊聽著歐哲的報告邊注意聞卿的一切。

聽她說完話,也忍不住笑了笑。

小混蛋又讓佛祖背鍋。

歐哲正兒八經的彙報工作,也不覺得自己說的話好笑,老闆笑的這麼燦爛做什麼。

「老闆,你沒事吧!」

郁時盛收斂笑容,搖搖頭看向窗外。晴空萬里無雲,是個寒冬里難得的好天氣。

「冬天,連雷雨都很少。」

歐哲附和著感慨。「雷沒有,雨倒是不少。」冬天的綿綿細雨最是煩人,又陰冷又潮濕。

看他一臉深意的模樣歐哲沒敢多問,只是臨走時似乎聽見郁時盛說了句。「晚上記得關好門窗,要打雷了。」

哈?

聞卿答應了幫忙,幾人合計商量把時間定在晚上。

陸正軒本來不想答應來,結果被聞卿威脅了。

是的,她威脅陸正軒,他爹還在山上挖她的墓,他這個當兒子的必須替老子還賬。

陸慫慫就這麼被迫加入小分隊,另外還有附贈功德寵兒吱吱一枚。

把郁時盛送到家休息,聞卿就開始搗鼓她那些繩繩索索。看的陸正軒也不禁有些擔心,印象中似乎還是第一次看見聞卿如此正式的對待一件事情,連法器都用上了。

「這件事情是不是很麻煩啊!」

聞卿手搓著縛靈繩,頭也不抬回答。「還好,對於我來說很簡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