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知是否是錯覺。

就慈音說話的時候。

高文好像看到,觀音像的表情似乎動了一下。

像是。

看了慈音一眼?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就在高文與慈音在寺內拜菩薩時。

另一邊。

急著尋人的疤臉和尚,卻是差點被寺內方丈一腳給踹出去。

「方丈您」

「噓!!!」

生有白鬍子的方丈看著六十七歲。

見地上倒著的是疤臉和尚,方丈本顯焦急的表情微微平復。

「是慧恩啊,進來說吧。」

疤臉和尚聞言,從地上爬起來,默默的跟著方丈走進禪房。

他這剛一進門。

就見方丈飛快的把屋門鎖死。

隨後。

搓著雙手,一臉貪婪的走向一旁的柜子。

「慧恩啊,這麼晚了,你找為師是為何事?」

柜子微微打開一條縫隙。

露出一道燦爛的金色。

方丈見狀,眼中貪婪之色越發濃郁。

「啟稟師尊,弟子方才」

慧恩說著話,也是好奇的跟著看了過去。

下一秒。

慧恩也被那一抹金色給迷了眼。

「師師傅這這不是那位東土大唐那位高僧身上的袈裟么怎麼會出現在你這兒?」

慧恩臉上滿是驚駭。

要知道,這間袈裟一看就非凡物,換作是他,是絕不會把其交予他人的。

難不成。

師傅他 「還生氣么?」Samso

盯着玖玖,開口問道。

陸玖玖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大腦還沒來得及消化他剛剛說的話,便見Samso

忽然轉身朝着沈貝貝去了。

啪!

一聲脆響讓在場的人再次愣住。

沈貝貝不可置信的捂著心脫臼的自己右臉,足足獃滯了一分多鐘才反應過來。

「你,你你誰啊!你憑什麼,打我!」

是的,傅流琛轉身又去給了沈貝貝一巴掌,力氣也控制的剛剛好,正好讓她的臉對稱了。

回眸,他邀功般對陸玖玖扯了扯嘴角。

「現在,氣消了么?」

「沒有的話,我很樂意代勞。」

陸玖玖:「……」

眾人:「……」

看着男人不似作偽的又抬起了腳,陸玖玖連忙攔住了他。

雖然說沈貝貝就算是全身折了她也能出得起醫藥費,但,沒必要,她並不需要一個自己不在乎的男人替她出面。

她走上前咔咔兩下把沈貝貝的下巴給接上,掏出了紙巾,一邊消毒一邊淡淡道:「小懲大誡,下次再不會說話,我就讓你永遠都說不出話。」

說完,她看都沒再看Samso

一眼,快步離開了電台。

***

面試的結果晚上便公佈了。

理所應當的,沒有沈貝貝的名字。

她本想直接找陸玖玖對峙,但臨時接到了唐念的電話,她立刻改了主意,匿名給大賽的委員會寫了投訴信,說某老院士作風不正,和名下本科生勾勾搭搭,操控整場比賽的真實性。

這次活動關係到了滄瀾山景區的評級,當地ZF非常重視,在收到投訴信之後,第二天,他們就派人來了。

某老院士。

某本科女生。

一個個詞條指向性非常明顯,金老沒看完信就氣得不行。

他第一時間就想把所有學生都叫過來開會,這一個個腦袋不知道都在想什麼,幹啥啥不行,造謠第一名。

但還沒等他在群里發消息呢,他留校的助理忽然來了電話,Z大的論壇爆了,他的名字已經上熱搜了。

「熱搜?」

金老平日裏並不愛看微博,猛然聽到這個詞,還是等人解釋了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他在妻子的幫助下打開了微博,然後便看到了排行第九的詞條。

【老院士的夕陽紅小嬌妻】

金院士:???

不是,他怎麼就夕陽紅了!

還有,小嬌妻又是什麼鬼!他夫人雖然保養的好顯年輕,但如今也53歲了啊!

更讓他覺得窒息的是,他點開詞條,裏面還有許多借位拍攝的他和陸玖玖的照片,一點都不靠譜的時間線。

那個上傳消息的人說,陸玖玖是他特招的,靠着陪/睡才加入項目組的,馬上就要成為這次最大的贏家了。

然而現實是,他求着陸玖玖當他學生陸玖玖都不幹,項目更是別提了了,以陸玖玖的資歷,她根本就不用參加選拔。

金教授本不想理會網上的言論,但那些評論一條條的實在是不堪入目,把老院士氣抖冷。

他幾乎是抖着手登陸了自己微博號,然後又抖着手打了字。

【有時間吃瓜不如多讀書!】

但可惜的是,v博上的大多數吃瓜群眾普遍從眾,只聽自己想聽的,只看人數多的,老教授的辯白,不僅沒有讓他們反思,反而他們在水軍的引導下,都認為老教授這是心裏有鬼來辯解的。

金教授雖然出版了書籍幾十本,但打字並不快,比起冰冷的鍵盤和屏幕,他更喜歡用筆一點點記錄年華,是以,雖然他努力的在糾正那些網友們不正當的言論,但往往,他剛打一句,那邊已經閃過上百條了。

最高點贊的那一條字數很少,但嘲諷味十足。

【他急了他急了,他潛規則女學生着急了!】

氣得教授差點沒有高血壓發作。

但饒是如此,金院士也沒有直接把陸玖玖的消息公佈在網上,而是先給玖玖打了電話,讓陸玖玖不要上網,更不要理會網上那些人和事。

只是,教授不知道的是,陸玖玖早在一個小時前詞條剛上熱搜時,就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

馮漪瀾發短訊嘲諷她。

傅老夫人更是在電話那裏讓她主動滾出傅家。

自打擁有了烏鴉嘴這個奇葩技能,陸玖玖就知道自己的命運不會太過平坦。 緩慢行駛的汽車裏,看着身旁臉色蒼白,身形顫慄,咬着下唇,連呼吸都忘記了的李夢媛,王學斌搖頭輕聲笑了起來。

「呵呵呵……瞧你嚇得……怎麼?想到了?」

輕鬆的笑聲將李夢媛從緊張后怕的情緒中扯了回來,扭頭瞪了一眼看自己笑話的王學斌,不滿的懟了他一拳。

「你還笑得出來呢,你以為我是為誰擔心吶?」

濃重的鼻音好似撒嬌一般,『哼』了一聲,整個身子扭向了車窗的方向。

「……嘿嘿,這有什麼笑不出來的?這不還沒發生呢么?」

聽到這話,李夢媛扭過身子,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一眼,輕咬貝齒,低聲說道:

「……可是……可是計劃我已經命令宣發部門去完善了,國家現在肯定也已經知道了,你說,他們萬一誤會這個計劃是你籌措的,那該怎麼辦啊……」

看着自責中夾雜着委屈與恐懼的李夢媛,王學斌笑着搖了搖頭,擺了擺手,輕聲安慰道:

「嗨,沒必要擔心,只要我沒有親自出面表態,你所擔心的一切都不會發生的!」

說着,扭頭看了豎起耳朵傾聽的李夢媛一眼,輕笑說道:

「……你以為當初國家跟咱們合作的時候,為什麼要做那麼大的讓步呢?

說白了還不是忌憚你老公手中的暴力罷了!

我拿出的東西對於國家來說非常非常的寶貴,但絕沒有人會懷疑我手中擁有更好的!

這些東西到底能毀滅一個國家,還是毀滅一個文明,對於國家來講雖然是未知的,但絕非是想像不到的。

所以,國家絕不會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與我斷交的!」

「……斷……斷交?」

看着感覺有些荒唐的李夢媛,王學斌輕輕的點了點頭。

「……沒錯,就是斷交,其實在國家的視角里,你的老公跟一個對等的國家沒什麼區別,國家跟你老公打交道,適用的從來都是外交原則!

和平共處,求同存異,在我沒有觸犯到國家的根本利益之前,國家是不會冒然採取什麼措施的。

再者說,你以為你老公我當初的慈善是白做的么?

對於國家來講,我當初的慈善行為體量雖然不大,但也足以表明了我的態度。

所以,我和領導人在這方面有着相當的默契,至於你做出的這種糊塗賬,領導人充其量只會一笑了之罷了……」

某個辦公室里,簡單到沒有任何紋飾的寫字枱后,一位身着中山裝的老者,戴着眼鏡,瀏覽著之前提交上來的文件。

翻著翻著,突然一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他的視野里,眼光一凝,彷彿引起了他的興趣。

從頭到尾仔細看完,搖了搖頭,露出了一絲笑意。

「……這種出風頭的事情,倒像是小李同志的作風,要讓他愛人王同志知道這事,估計又得頭疼了……」

說完,隨手將文件放到了一邊,聽他言語之間的口氣,好似對這對夫婦很是熟悉似的……

勻速行駛的汽車裏,李夢媛一臉狐疑的打量著王學斌,神情中充滿了探究的意味。

駕駛位上,感受到視線的王學斌眉梢一揚,微微瞥了一眼,挑眉問道:

「又怎麼了?」

「……我說……」

李夢媛扥著安全帶,側過身來,面對着王學斌,狐疑的問道:

「……你不會是早就計劃好了的吧……」

「計劃?計劃什麼?」

「慈善啊?」

李夢媛理所當然的大聲喊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