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地榜收錄大燕三十歲以下,前一百名的天驕,一旦名字出現在上面,那就是萬眾矚目,會得到無數人的敬仰,如果有能力,誰不想再上去?

「不知道王兄來自哪個勢力,此前居然一直默默無聞。」

他略微有些好奇,之前王風沒說,他們也就沒問。

「能培養出這樣的天才,背景必然不同反響!」

黃樹峰這般說道。

師兄弟三人旁若無人地交談著,旁邊另外兩位,卻瞪大了眼睛。

「你們說,恩人有登上地榜的實力?」

他們並沒有目睹到昨晚的大戰,此時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

王風看了眼地圖,駕着馬兒朝着某個方向駛去,他並不顯得焦急,可速度也不算慢。

在這個過程中,他交替研究著聖靈拳和魚龍變。

當然,重點暫時是放在後者上的,因為距離後者被研究通透,已然不遠。

一旦他成功改換功法,想一想魚龍變的強大,必定能夠使他的真氣,無論是質還是量,都出現大幅度改變。

到時候他的實力就能更上一層樓。

而且只要源力充足,甚至直接突破到開竅都行!

「駕!駕!」

連續幾道駕馭馬兒的聲音傳來,王風頭也不回,見怪不怪。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正式進入了燕山地界,時不時就會遇到行人,彰顯著此處地界人氣旺盛。

行人中絕大部分都是武者,一個個佩刀持劍,有張狂的,毫不遮掩的展露自身氣息,也有低調的,只默默趕路。

他們從四面八方趕來,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

那便是即將開啟的小烏山遺跡!

「嗒!嗒!」

馬蹄聲快速靠近,然後從王風身旁一掠而過,顯得很急切的樣子。

他揮了揮手,將飄來的滾滾煙塵隔開,神情專註的看着秘籍,目光中露出思索之色。

他現在進行的是正式修鍊前的梳理參悟,只有了解通透了,修鍊時才能安全快速。

否則很容易會出現問題。

「這裏……這個地方……原來如此!」

忽然,王風眼睛大亮,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

「可以修鍊了!」

他自認為已經將修鍊的疑難要點,都了解清楚,再無疑問。

「找個安全的地方……」

他向四周張望,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提升實力。

「殺!」

忽然,一聲怒喝吸引了他的注意。

前方不遠處的道路,有一個大幅度的拐點,周旁是竹林,遮擋了視線,怒喝聲就來自那裏。

王風眉頭挑了挑,瞬間放棄了就近找個地方的想法。

官道上行人太多,連周旁都不怎麼安全,這不,現在就碰到了撕殺的。

「燕山城……」

他打開地圖看了看,這裏距離燕山地界的中心,燕山城已經不遠,完全可以去那裏安頓好后再修鍊。

至於目的地小烏山遺跡,從燕山城出發的話,大概一天半左右的時間就能趕到。

「嗯~」

王風收起地圖和秘籍,伸了個懶腰。

隨着前進,前面的打殺聲變得十分明顯,似乎是兩個勢力在爭鬥,人數不少的樣子。

當來到拐彎的地方的時候,一股血腥味傳入鼻中,視野變得豁然開朗,前方打殺的一道道人影再無遮掩。

一方擁有車隊,似乎是行商的,而另一方則是在打劫。

「媽的,搶劫就搶劫,佔着官道幹什麼?」

後方,五個漢子駕馬而至。

最左側一人脾氣明顯很爆,滿臉煞氣,拎着把大刀就準備往前沖。

「五弟,冷靜些,咱們繞過去就是了!」

中間的方臉男子開口,一下子便讓左側那人拉住了馬韁。

「要我說這些人就是欠收拾,都該殺掉!」

他哼了兩聲,而後看向幾米外的王風。

「小白臉,你說是不是?」

王風微微側頭,嘴角咧開,露出雪白的牙齒。

「我覺得你說的很對,有些人的確欠收拾。」

他臉上泛著笑容,頓了頓后,不含一絲殺意的說道。

「所以,你是想找死嗎?」

「什麼?」

那人微微一愣,雙眼怒瞪,猶如銅鈴一般。

「小子好大的口氣,竟敢這麼跟我說話,知道我是誰嗎?我乃黑風五雄之王虎,就你那樣的小身板,信不信我隨手就能劈死你?」

他揮着刀,一副就要衝上前的模樣,凶意十足。

「老五!」

中間的方臉男子怒斥,拿眼瞪他。

「你以為這是哪裏?給我收斂些!」

然後他看向王風,抱了抱拳,有些歉意的道。

「這位小兄弟不好意思,我家五弟生性魯莽,頗有些口不擇言,還請不要見怪。」

燕山地界可不是什麼偏僻之地,這裏卧虎藏龍,他不想隨意惹事。

更別說,如今小烏山遺跡開啟在即,整個大燕國上下,無數的人馬向這裏匯聚。

隨便碰到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人,就可能擁有着強悍的實力,或者強悍的背景,隨隨便便招惹仇恨,那是非常不智的。

表達歉意后,方臉男子帶着兄弟幾人,從道路旁邊繞了過去。

王風隱約聽到他們的談話。

「五弟,你今天是不是又忘了吃藥了?這暴脾氣……」

「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都是老毛病了,不用……好吧,我馬上吃!」

。 別他熾熱的目光看的有些頭皮發麻,喬思語放下杯子轉頭正視着他,「有什麼話你就問吧!」

厲默川挑了挑眉,「你從哪一點看出我有話要問你了?」

難道她不想知道她今天去哪裏了嗎?就算他已經知道她和顧清明見面的事兒,那也不可能這麼淡定啊,這傢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啊!

而且,她知道他笑的越是燦爛,她的下場只會更慘,便主動交代了下午發生的事情,「顧清明約我見面,我一個人在家無聊,就去跟他喝了一杯茶。」

「是嗎?怪不得你不喜歡喝我給你倒的蜂蜜柚子茶呢,原來你已經在外面跟別的男人喝過了啊!」

厲默川說這句話的時候,並沒有生氣,而是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了,喬思語微微皺了皺眉,「你該不會是吃顧清明的醋吧?他只是個長輩……」

「據我所知,你跟顧清明就是在顧蘭馨的生日宴會上見過一次吧,什麼時候這麼熟了?顧清明請你喝茶,醉溫之意不在酒吧……」

喬思語心裏咯噔一下,難道他已經知道了顧清明想撮合她和顧擎天的事情了?

算了,這種事情瞞也瞞不住,還是告訴他比較好,萬一他已經知道了,只是在試探她,那她撒謊不就露餡了?

思及此,喬思語也學着厲默川的樣子挑了挑眉,「顧清明覺得我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好女人,想讓我給他當兒媳婦兒呢!」

喬思語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快吐了,天吶,跟厲默川在一起久了,她居然也會變得如此自戀,不過這也是事實嘛……

果然,厲默川的臉就黑了下來,隨後他輕哼了一聲,「白日做夢!」

好簡單粗暴的回擊!

「所以你和顧擎天也見面了?」

喬思語點了點頭,見他臉色不太好,喬思語立刻抱住了他的脖子,「好啦好啦,顧擎天愛的人是席兒,我愛的人又是你,我們怎麼可能在一起呢!

一句「我愛的人是你」讓厲默川的臉色緩和了不少,「顧擎天既然愛喬席兒,為什麼還要聽顧清明的話?」

「哎……顧擎天還不是被顧清明設計了,我們兩個一見面都懵逼了,不過顧擎天打算公開他和席兒的關係……」

「哼,算他還是個男人!」

「……可是我沒同意!」

「哦?怎麼說?」

「顧擎天的意思是利用網絡傳播他跟喬席兒之間的事情,就是兩人在一起的照片放在網上,讓喬家所有的人知道,然後他還想讓我幫他說服喬家人,你說他腦子是不是有病啊?」

「可那是欺騙啊,席兒不知道為什麼不願意公開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他突然搞這麼一出出來,只會讓席兒措手不及,讓她為難……往好處想,我家人同意席兒跟顧擎天交往,那算是皆大歡喜了。萬一我家人不同意,那痛苦的只會是席兒……」

。 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樣!

又過了十天,元嬰期的擂台賽才放下帷幕。

「讓你久等了,本來只是一點小事,哪知期間出了岔子。」青枳推開包廂的門,抱歉的看著奚淺。

「哪有的事,比試很精彩!」奚淺輕笑,也不提什麼久等不久等的事。

「第二輪我是不會去了!」青枳也沒在意奚淺淡淡的疏離,失笑的搖頭。

經過一次九死一生!他再惜命不過了。

奚淺淡笑,倒是沒開口說什麼。

去不去是他的自由!

並且……

因為幻兒的發現,虛無界在她心裡的定位很不明朗!

突然!

奚淺心神一動,那種召喚她來斗獸場的感覺又來了!

在這呆了十來天都不見動靜,起初她都要懷疑自己感覺錯了!

沒成想在時間快要到時,這種感覺又出現了!

定神望去,此時擂台上已經是第二輪,人與妖獸的對戰!

可那妖獸好不對勁!

奚淺居然從它的身上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

雖然淺淡!

卻也實實在在的存在。

「青枳,你知道那妖獸的來歷嗎?」奚淺面上不動,淡然道。

青枳也沒在意,「那是獸王城送來的,是獸王城玄虎一族的代表。」

獸王城是四個大城池之一!

裡面主要是妖修,不過因為妖修要九階才能化形,所以化形妖獸比較少。

裡面其他修士也不在少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