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天使族的那位信使可是已經死的連灰都揚了,信件沒有送到,還會有誰來主動送死呢?

彷彿是知道了孟有房的想法,一直沒有開口的劍塵說話了。

「孟師弟,人類大營早就有偷襲的計劃,信件送不送,估計他們都會來。」

「這…」

原來還有這一手!

怪不得聖堂里的陷阱設置的這麼早,怕是人類大營的情報防護早就已經成篩子了吧。

不過!

這裡面好像可以有摸魚的空間!

孟有房向眾人擺了擺手:「我先問問詩庫璐德什麼情況,咱們可以打個時間差!」

向著詩庫璐德一問,詩庫璐德很快的就將情況給眾人發了過來。

「原來是先將人困在迷陣里!」

「就說他們人不夠吧!」

了解了情況,人們的心情就又不一樣了。

被困和直接被殺,這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路線。

孟有房一聽是困陣,他頓時就來了精神。

陣?

呵呵,他還真不怕困陣!

孟有房把棍子一拍:「準備一下,我們現在就去!」

「現在?」

為什麼要選這個時間點呢?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已經在考慮要直接攻上去了。

聖堂的大羅金仙也不是白菜,他們人手同樣不多。

詩庫璐德問過,天使族為了設置這個陷阱的真實性,剛才出去的那一波已經是全部機動力量,就算有隱藏的也不過再多三兩位罷了。

那留守的有多少可戰之力?

孟有房仔細的想了想,這些天使族的高手絕對不會超過雙掌之數,其中估計還包括了兩位聖光女神。

可聖光女神么…

就當她們是吉祥物吧。

這一正一反的,實力差別並不大!

更何況,天使族的人並沒有發現他們,他們並不知道,這裡還有著另一小波人類隱藏在眼波子底下!

奇襲!

孟有房覺得可以成為這個攪局者!

有的時候,直覺這個東西就很可怕。

孟有房這一次的行動可以說也有著一部分直覺的作用,他覺得可不是現在行動,可能會錯過一次大機會。

所以,他動手了。

幾個人在烏璐德的帶領下,大搖大擺的走向了聖堂的大門。

正大光明。

這是聖堂門口正中間的四個大字。

門旁,兩座天使雕像傻眼了。

天使?

人類?

聖光女神?

這種奇怪的組合他們真的沒有見過。

於是他們出於職責禮貌的問道:

「你們是誰?」

孟有房斜眼一瞧,隨後身後猛得張開了白翅膀。

「瞎了你們的狗眼!」

嗚嗚!

一邊一棍子直接就砸在了雕像的頭上。

「好聖潔的翅膀!」

「這是哪位天域的二代?!」

不就是問了一嘴么,你們直接打人禮貌嗎?!

我們可是大羅金仙啊!

天使雕像哭唧唧。

孟有房可沒等這兩座雕像反應過來,他向著眾人一呼喝:「走!」

幾個人很是囂張的進了聖堂。

馬丁和魯迪頻頻側目。

「公子,你說實話,你真的不是天使族的人?」

白翅膀閃瞎的不只是那兩位看門者!

馬丁和魯迪一度懷疑這是天使族的陰謀,他們兩個是被天使族的人給忽悠了。

這麼順利的嗎?

這麼囂張的嗎?

這麼光明正大的嗎?!

一切都顯得那麼的不真實。

可手中的平板,還有那界源的氣息,又讓他們產生了自我懷疑。

到底怎麼想才是真的?

在他們的身後,劍塵抱著黑劍輕聲說道:「放平常心吧,一切皆有可能。」

「平常心?」

兩位大羅金仙戰戰兢兢的放了平常心。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他們已經不想再瘋一把了。

孟有房的身上釋放出了聖光,他臉上帶起了和藹的微笑:「都自信一些,我們現在就是天使族的人!」

聖堂里,天使族的人都在愣神。

這是誰?

這些人類怎麼進來的?

為什麼聖光女神笑的那麼燦爛!

而在聖堂的深處,幾位大羅金仙級的天使族也在開著小會。

「這是不是人類的特攻隊?」

「要不要開啟困陣!」

這時,一隻長著黑翅膀的天使族嗤笑了一聲:「就這麼三位大羅金仙就開困陣,你們也太膽小了吧。」

搞出來這麼大的陣仗,可不是為了只抓小貓三兩隻。

先不說這幾位是跟著聖光女神進來的,單單就看前方那位白翅膀的二代,這也不像是人類的特攻隊。

腦子真是個好東西。

黑天使在旁邊腹誹著,他也不再說話。

嘲諷嘛,說一句就行了。

幾位白翅膀的天使族並沒有出聲反駁,相反,他們更是謹慎的點了點頭,然後密切的關注著聖光女神的動向。

孟有房跟著烏璐德進了聖堂。

他在想…

聖堂會不會當場就會把他們給擒拿呢?

然而…

所有的天使族都在驚疑,可他們並沒有動手,也沒有人過來詢問,幾個人進來之後就跟放了羊一樣。

隨便走!

這下孟有房可就真的放羊了。

沒人管還不好!

孟有房果斷下令:

「先去找詩庫璐德,然後直接進寶庫!」

沒人管還不搞事情,這不是白白浪費機會么!

至於寶庫是不是能進的去…

應該能吧…

孟有房不去想進不進的去的問題,他需要的是先找到寶庫再說!

進不去,不是有系統的嘛。

有著另一位聖光女神烏璐德引路,他們行動的很順利,很快就匯合了正在忐忑中的詩庫璐德。

「你們真的不怕死嗎?!」

詩庫璐德很震驚。

他真的就這麼進來了,一點都沒有猶豫!

這裡又不是你家!

孟有房一挑棍子:「別說話,我們去寶庫,要快。」

「啊?!」

詩庫璐德看向了烏璐德,她沒有想到她剛才的想法還是太保守了一些。

「你這麼幹下去會死人的啊!」

詩庫璐德還不想死。

要說只在聖堂里逛逛,然後就出去,沒準兒別人也看不出什麼來。

可要是把寶庫給洗了…

這是在犯罪!

你這是完全不拿聖堂當人看!

而且…

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一進來就動手,不得適應一下子?

???

詩庫璐德滿腦子的問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