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哦!這就是您的寶物庫嗎?看上去很堅硬啊!」飛鼠問道。

寶物庫的整體都是由非常稀有的頂級材料製成,這不禁讓飛鼠有些嫉妒。

單單是這外殼都已經價值連城,更不用提及裡面所存放的道具了。

「是的,您可以在裡面挑選一些裝備以及選擇比武大會可以用到的道具。」

神光永存

寶物庫落在地面之後,懷特說出密碼,一個缺口顯現。

「沃德貝爾,看好外面哦。」

「是!希姆大人!」

「飛鼠大人。。我。。。」雅兒貝德呆立在原地,她不確定自己是否應該在這時候開口。

「雅兒貝德,你也進來吧。」飛鼠對雅兒貝德招了招手。

「是!!」

。。。

「嚯!這些。。都是很稀有的道具啊!」

進入寶物庫之後,飛鼠驚嘆的叫出了聲,而在看到中央的四根柱子之後,更是觸發了強製冷靜才將激動的情緒平息。

「阿爾莫瑟神劍!九輪明王鎧甲!這。。這些不是。。。那些人的裝備嗎!」

在看到存放最高級裝備的柱子后,飛鼠突然想起來這些竟然是曾經屬於入侵了納薩力克聯合軍的領頭人的裝備,都是神器級的存在,相比於自己身上穿著的神器也不遑多讓。

「是的。」希姆並不打算隱瞞:

「這根柱子上存放的裝備都是那些人的。。。」

要知道打造一件神器級的裝備有多困難,更不說這根柱子上存放的是神器中的佼佼者。

武士建御雷有八把神器大太刀,而最強的第九把『建御雷九式』直到他退游時都沒能完成,從這裡就可以看的出神器有多難打造。

「他們的這些裝備落在您手裡,或許就是從那以後就沒有再看到他們的原因了吧。。。」

自己耗費了長久的心血製作出來的神器如果被敵人奪取,那可是最大的打擊,甚至會因此退出當時已經是遲暮狀態的YYG也不是不可能,總之兩件事必然有所關聯。

這時候守護柱子的兩位至高熾天使從天空中飛了下來,跪在飛鼠與希姆身前。

「參見希姆大人、飛鼠大人!」

「他們是烏利爾與拉貴爾,現在拉斐爾正在卡恩村、沙利葉正跟在我身邊、米迦勒與加百列應該還在都武大森林裡訓練那兩個強大的個體吧,巨人和魔蛇來著。」希姆說道。

是擁有『星神』職業的烏列爾與『斷罪』職業的拉貴爾。

烏列爾擁有非常神秘的魔法系職業星神,是強化了遠程觀測以及預測輔助的職業,

由於這時候他們是以真身出現,看上去就是淡紫色與黑色的光團。

「黑色的熾天使的確很少見啊!」飛鼠看到拉貴爾的黑色嘖嘖稱奇,在他看來黑色應不是屬於天使的顏色。

「特殊型的話,的確是拉貴爾最高。」

「請問兩位大人光臨寶物庫是要尋找什麼道具嗎?」烏列爾問道。

「是的。。。額。。。飛鼠會長,請問您想知道自己的職業嗎,根據職業挑選裝備應該更好一些。」

超位魔法·洛基的偽裝獲得的職業與等級都是隨機的,而很多職業都有各自擅長的裝備與穿戴之後會受到數值懲罰的裝備。

「嗯,那樣最好。」飛鼠抬起手臂準備將自己轉化為偽裝身份:

「雅兒貝德,希望你這次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同樣的錯誤在納薩力克可不能出現兩次。」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看的好!」懷特可不認為性格鮮明的雅兒貝德能忍住。

「不必了,這是一次試煉。。。」

相比於與穿越之前,飛飛幾乎已經完全喪失了羞恥這種感覺——當然在極度羞恥的時候還是會有激烈的情緒波動。

雅兒貝德身體崩的筆直,金色的豎曈之眼盯著即將轉換形象的飛鼠,生長在後腰處的一對黑色羽翼不安的扇動著,心跳猛然加速,就算是只能看著,對她也是天大的恩賜。

其實飛鼠這麼做是為了表達自己已經原諒了之前雅兒貝德的失禮舉動,希姆同為男性,而其他兩位至高熾天使並不存在性別的概念,所以在他們面前展示裸體倒沒有那麼羞恥。

等待了數秒鐘之後,飛鼠背對著雅兒貝德轉化為新的人類形象。

「出乎意料的帥啊!」希姆看清飛鼠的新形象之後感嘆道。

與原先飛飛一樣的身材,身體每一塊肌肉都極具力量感,一頭黑色的短髮,藍色的眼睛裝飾著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的面容之上,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潛伏在身邊的沙葉利顯現出身形,對飛鼠使用情報技能。

「飛鼠大人的職業是戰士15級、角鬥士7級、劍術大師5級、重甲戰士12級、冠軍8級、搏擊高手7級、尋龍者5級、屠龍者5級,總計64級。」

「哇!您的運氣也太好了吧!都是物理職業!」希姆出聲祝賀道。

也難關飛鼠會擁有這麼強橫的肉身,這些職業都是以肉體力量為主的存在。

(看來有機會我要再多用幾次了!)

趁著兩位至高熾天使為飛鼠尋找適合的裝備時,沙葉利將飛鼠此時擁有的技能逐一說了出來。

「嗯,不知道可不可以以這樣的身份在習得異世界的武技呢。。。」

——————

半小時后

兩位無上至尊離開了第八層之後,第八層只剩下雅兒貝德與沃德貝爾。

「雅兒貝德總管,請問您還有什麼事嗎?」沃德貝爾詢問道,顯然在她看到懷特之後心情變得非常暢快。

「我要回卧室了。」雅兒貝德平靜的說道,無名指上的安茲烏爾恭之戒閃過一道光芒,身體消失在了原地。

不明白雅兒貝德接下來要幹什麼的沃德貝爾將目光投放到掩埋在沙子里的水晶上:

「好開心,偷偷吃幾塊應該沒事的吧。。。」

。 交警接到報案后很快就敢了過來,了解了情況后把雙方都叫去了交警隊。李方讓李強把三輪車先開會菜市場,和他爸媽交代了以後,載著他直奔交警隊。

調取監控后,監控錄像把事情很清楚的還原了。

李強路過紅綠燈的時候要往右走。就在他轉彎的時候,那輛汽車也開了過來,同樣是往右邊轉。可是這車在轉彎的時候速度太快,而且開車的司機看起來技術也非常的爛。

汽車貼過來的時候,李強開著三輪車已經盡量往旁邊靠,車胎都快撞上了路邊的人行道了。可還是沒能完全避開汽車,兩車就發生了刮擦。

這樣一來,責任完全就在於汽車了,李強反而一點責任都沒有。

最後事故調解書出來以後,判定的是汽車全責,只是三輪車就掉了一點漆,對方也就賠了幾百塊錢當做精神損失費補償給了李強。

「方子,這次要謝謝你了,要換我自己來指不定要和他們打一架的。」

「我們來還客氣什麼,再說了你以前打的架還少啊。不過你也是的,回來了也不知道找我。」

「找你們幹嘛,你看看我現在都混成什麼樣子了,找你們幹嘛。到是你啊,你這車是瑪莎拉蒂吧,這車標我認識,三尖叉嗎。這車應該很貴吧,你現在看起來混的挺好啊。」

「混什麼啊,也就在村子里種地搞養殖,開了公司和飯店。對了,紹輝和權子現在都在我公司幫我呢。走,先去我店裡吃飯,我把他們倆也給喊上,我們得好好喝一頓。」

「他們倆也回來了啊,沒想到啊,你們現在還能再一起呢。」

「你沒想到的事情多著呢,走吧,先上車,到了店裡再說。」

去店裡的路上,李方給李紹輝和李民權打了電話,得到消息的倆人,很快也趕到了店裡。

「這是幾年了,快六年了吧,從強子爸媽搬到縣城裡以後,我們四個就沒這麼坐在一起吃過飯了吧。」

「強子,你這幾年去那了,問你爸媽他們支支吾吾的都沒和我們,只說你出去打工去了,具體去那,做的什麼都我們這麼問都不肯告訴我們。」

「是我不讓他們說的,怕丟人現眼。你們也知道,我就初中畢業,之後又去學的武,壓根就沒什麼文化,去外面還能幹嗎。什麼苦活累活我都做過,這不是我爸身體出了點毛病,就讓我爸媽給叫了回來,跟著他們一起買菜。」

李方關心的問道:「叔什麼這麼了?要不要緊啊,上次去買菜都沒見到他。」

「沒事,就是有點風濕病,年輕時候落下的病根,現在嚴重起來了。醫院已經去看過了,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就行了。」

「你跟著你爸媽賣菜也不是件事啊,要不你也來我哥的公司上班吧,別的不說,和輝子一起到運輸部也挺好的。你學過武,來回跑也不容易出事。哥,你說呢。」

「是啊,強子,要不行你就到我公司上班,到時候你和輝子一起管著運輸部,沒事的時候還能教教那些司機幾下子,以後出車也更有保障一些。」

李強也沒想到說著說著就說到了讓他去上班的事,李民權一提,李強就想這樣答應下來,可是他又想了想,發現自己是真的什麼都不會啊,就連開車都不會,還談怎麼開車送貨。

「方子,還是算了吧,我連開車都不會,還談什麼送貨啊,我還是先跟著我爸媽賣菜吧,畢竟他們已經賣了這麼多年了,底子再那裡,我跟著做就行。」

「可是你願意就這樣過日子嗎。可能你還不清楚,我在村裡已經承包了100多畝地種菜,100畝地養小龍蝦,還有那個水庫,也被我承包下來了。還有荒山,都被我承包了30年的。對了,你應該聽你爸媽說過,之前我們村舉辦了旅遊節,青石湖上我投資建了一個碼頭,還買了20幾艘船。我自己在杭城還有傳媒公司,餐飲公司,我一個人實在是忙不過來這些東西。所以我實在是缺信得過自己人啊,把事情交給外面的人我不放心。你也看見了,輝子和權子現在都在幫我做事,輝子當運輸部的部長,手下管著好幾輛運輸車。權子呢,也是剛回來,之前他在外面做房產中介,現在也進了銷售部,我讓他先學習學習,等過段時間讓他出人銷售部經理。」

「可是你也清楚啊,我是真的什麼都不會,除了手上這點功夫,還有一身力氣以外,我什麼也不會。我之前在外地,就是干著賣力氣的活,這也是我不讓我爸媽和你們說的原因。」

「但是你要知道,你是和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你是這麼一個人,我們都知根知底。是,你現在可以跟著你爸媽一起買菜,可是等有一天他們老了呢,賣不動了呢,到時候你繼續擺攤買菜嗎,你甘心嗎。」

一口喝光杯子里的啤酒,李強一臉不甘心的說道:「當然不甘心了啊,可是有什麼辦法。我又能做什麼呢。」

「辦法不是擺在你面前了嗎,來我公司上班,你先幫我管著村裡青石湖的碼頭,一邊管一邊學車。等你車學出來了,我在安排你做其他的事,具體什麼事到時候再說。」

「方子,你在讓我想想吧,等我考慮好了給你答覆。」其實說到這裡,李強已經心動了,也知道李方是想拉自己一把,可是一來他的自尊心太強了一點,要不然當初在學校也不會打傷別人。二來就是不想拖李方的後退,他和李紹輝李民權不一樣,倆人好歹還是大學畢業的,他呢,初中畢業,連正規高中的沒上過的,能懂什麼。

「行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你在考慮考慮吧。我們其實也沒別的意思,只是想要你過得好就行!」李方說道,他不會強求的。因為他只想幫一下李強,畢竟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那份感情還是在那裡的。。 王長鴻是原來的病理科主任,三年前47歲的他一路晉陞成了丹陽醫院的副院長。

這三年來醫院風平浪靜,除了一些醫療糾紛外沒什麼大事兒發生。他自己也不是臨床出身,所以在聽到院內有登革熱患者時,王長鴻還是有些緊張。

但多年行政工作讓他有著出色的臨場調配和指揮能力,當即就找上了幾位行政人員,先開個臨時應對會議。

十分鐘后,幾人都穿上了長袖的白大褂,還準備了口罩手套,紛紛在急診門口匯合。

他們暫時把內急診療室當作臨時指揮部,首先要確認急診的病人情況,在確認診斷無誤后才能進行下一步工作。

「這些報告高度提示登革熱,結合他們的病程、熱形和其他癥狀……」王長鴻放下化驗單,問道,「有沒有紅疹?」

「急診幾人才剛發病,暫時還沒有。」

但是肖玉卻點了點頭:「產科之前收了一位高熱孕婦,病程第五天,就在剛才雙手已經發現了一些出血紅疹。」

王長鴻嘆了口氣:「看來疫區這個名頭是很難甩掉了。」

「要不要和急救中心說一聲,先把急救120斷了,我們暫時不收急重症?」肖玉問道,「不然來的病人本來還能救,可加上登革熱怕是會出大問題。」

王長鴻搖搖頭:「不行,我們醫院以南沒有大三甲,那兒有好幾條高速交通主幹道,車禍和市郊的病人都靠著我們,貿然拒收很容易出問題。」

「和臨近的一院打聲招呼?」

「一院規模本來就要比我們差一些,我們斷了,他們那裡更吃緊!」在這時王長鴻還是咬咬牙,把這事兒定了下來,「還好登革熱只靠蚊子傳播,預防起來不難,大部分病人都能自愈。我們現在首要是斷掉它的傳播途徑。」

「是不是找疾控中心諮詢一下?」

「都在丹醫大開會呢!」王長鴻抬手胡亂指了個方向,沒好氣地說道,「等我們匯總了確診病例數量再往上報備吧,對了,找到蔡萍了嗎?」

站在門口的紀清搖搖頭:「我已經讓實習生去兒科找了。」

王長鴻點點頭,抬頭看向中央空調的出風口,擼擼被空調風打得涼颼颼的袖子:「急診反應還挺快的,大門口拉下了塑料簾,空調也打得夠低,我現在都感覺有些冷了。」

「是祁鏡讓洪護士長做的。」紀清說道。

「祁鏡,老祁的兒子?他名頭可都傳到外科去了。」王長鴻想到了之前外科icu那位肝吸蟲病人,看向肖玉時難得露出了絲笑容,「不錯,後生可畏啊。」

肖玉嘴角微微笑了笑,沒有說話。

她到了急診才從紀清那兒得知了自己兒子的情況,實在高興不起來。

血象里白細胞和血小板相比上一次大幅下降,肝功能幾個眉都有些升高,有蛋白尿。加上明顯的雙峰熱,和招蚊子的體質,基本可以確定是登革熱了。

「登革熱……」王長鴻嘆了口氣,「現在有幾例了?」

紀清彙報道:「急診基本確診的有三例,兒科疑似一例,骨疑似科一例。」

「產科也確診一例。」肖玉補充道,「總共四例確診,兩例疑似,疑似的能不能確診就等蔡主任會診回來了。」

「不能幹等著,小張,你打電話給疾控,先說明一下現在的情況。」王長鴻說道,「最重要的,報備完一定要聽清他們的防治建議,我們經驗不足,還是得聽聽他們的意見。。」

站在他身邊一位三十多的男子點點頭,立刻拿出了手機,走出了門口。

「不能全靠蔡萍一個人,我們自己也得想想對策。」

王長鴻這時想到肖玉以前援助過其他國家,雖然不是傳染病學出身,好歹也在那兒待過很長一段時間,多少應該見過類似的病人。所以他首先想到的還是肖玉:「接下去我們該做些什麼措施?」

肖玉看向窗外綠樹成蔭的綠化帶,說道:「無非防治蚊蟲,排查疑似病人這兩點。」

丹陽醫院為了改善病人的休養環境,在院區周圍造了大片環繞綠化帶。中央還設有噴水池和小花園,這些都是蚊蟲滋生的重點區域。

院區外南北是相互平行的交通幹道,再外是鋼筋水泥鑄成的商業區,都是空調常開的高樓,危險性倒是不大。但東西向是成片的居民區,緊挨著綠化帶,也是重點防治對象。

防治蚊蟲方面,肖玉也想到了科室里的殺蟲劑,但如何排查疑似病人實在不是她的強項。

登革熱潛伏期3-15天,起始癥狀就是發熱、畏寒、肌肉酸痛,很難靠這些做判斷。而能立刻確診的抗體檢查只有疾控中心才有,不可能每個出入醫院的人都抽上兩管血,從血象上進行排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