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到底是誰如此囂張狂妄,大逆不道?

在場的金吾衛是他的親衛,每一個都是李世民精挑細選,優中選優。

必要時他們會給自己擋刀,他們的忠誠絕對可以保證!

貴妃宮女也不是,那分明是個中氣十足的男子音。

也不是太監,太監音不是這樣的!

李世民瞳孔微縮,盯着李佑。

難道是五皇子?

陰貴妃見李世民今天很不對勁,盯着李佑的眼神不善,心中大驚。

她趕忙解釋。

「佑兒年幼無知,禮數不周,衝撞陛下,望陛下寬恕臣妾教導無方!」

說完,她狠狠盯了李佑一眼。

李佑感到母后嚴厲的目光,低眉順目,恭敬道:「請父皇寬恕!」

李世民見李佑如此恭敬,也沒有多疑了。

畢竟,李佑是五皇子。

按理說討好他還來不及,應該不敢如此大逆不道。

詭異的是,李世民的腦海里又出現了剛才的聲音!

【李老二這老小子真的煩,屁事真多,麻蛋,一家人見面跟審問犯人一樣,熱乎飯都吃不上!】

【要不是來看這李老二,老子早就恰飽飽了。回去調戲調戲小美女,不香么?】

【晦氣,幸好一年半載都不一定見到這李老二,不然老子餓都被餓死了!】

李世民徹底震驚了!

李老二……

母后……

居然真的是李佑這個臭小子!

李世民驚怒交加,甚至有一絲恐懼。

這小子的聲音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

他環視四周,沒人有異常之舉。

他確信,這聲音只有自己能聽到!

不過,這聲音似乎和李佑原本的聲音不太一樣。

正思索間,李世民腦海里的聲音又出現了。

【淦!李老二這什麼眼神?要恰人么?】

【尼瑪,老子也沒招他惹他啊,沒必要這樣吧?】

【可能是因為便宜外公刨了老李家祖墳,看老子不爽!】

李佑不管三七二十一,瘋狂吐槽。

反正心裏面罵人又沒人聽到,李老二又能咋樣,就是個屁!

皇帝又如何,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吧?

李佑不知道,他的一句句吐槽,都被李世民聽到了!

每一句吐槽,就像一把尖刀,刺向李世民的心裏。

李世民臉色通紅,怒氣勃發。

良久,他深吸一口氣,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

李世民眼神複雜地看了李佑一眼。

憤怒,疑惑,苦澀,甚至有恐懼。

他現在徹底搞清楚了。

腦海里的聲音就是五皇子李佑的心聲。

只是不知道,這小子的心聲怎麼跑到他的腦海里了?

匪夷所思!

他很憤怒,甚至想殺人。

李世民壓下心中滔天怒火。

李佑再這麼說,也是他的種,是他的兒子。

雖然李世民心狠手辣,但是李佑年幼無知,罪不至死!

他李世民也是要臉皮的,總不能隨便找個由頭就殺了五皇子吧。

那他李世民不就成了殘暴不仁的昏君!

李世民想了想。

算了,暫且饒了這臭小子。

李世民擺擺手,沉聲道:「擺宴!」

這時,李佑的腹誹又來了。

【尼瑪啊,李老二不會真有病吧,怎麼感覺神神叨叨!】

【這老小子看我的眼神怎麼這麼膈應呢?】

【吃李老二一頓飯,至少折壽半年!】

李世民嘴角抽搐,威嚴霸氣的臉瞬間變形。

這左一句「李老二」,右一句「老小子」,聽得他難受至極。

簡直是「啪啪」打臉,偏偏李世民「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豪華宮殿內。

李世民端坐首位。

一家人開始用膳。

帝王之家,飯桌上井然有序,尊卑有別,沒有絲毫煙火氣。

陰妃小心翼翼,親自給李世民布菜。

「陛下保重龍體,這是臣妾特地吩咐御膳房做的人蔘烏雞湯,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

李世民瞥了一眼胡吃海喝的李佑,擠出一絲笑意。

「不錯,愛妃有心了!「

陰妃看到李世民目光,心中「咯噔」一聲。

這死孩子,怎麼不聽話呢,這麼好的機會不把握!

陰妃很想李佑在李世民面前表現一番,提議道:「佑兒,你父皇文韜武略,蓋世英豪。」

「你誦讀一下你前幾日做的詩,讓你父皇品鑒品鑒,指點指點你!」

李佑依然我行我素。

美食在前,他可不管那麼多。

大吃大嚼,一句話也不願意說。

陰妃無可奈何。

她熟美端莊的臉上綻放一個笑容,李世民看得眼熱。

「陛下,您不是喜歡梅花么,佑兒做了一首詠梅詩!」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李世民雖然不會作詩,但畢竟是豪門子弟出身,懂得欣賞。

他心中默默念誦起來。

李世民越品越覺得這首詩非常有味道。 第598章

「小妹跟玄王爺看起來很熟。」君玄燁先開了口,打破了沉默。

「這個君丫頭,怎麼回事啊?直接就推著玄王爺出去了,這絲毫不避諱的,她,她……這要是讓小裴知道,這事兒能說的清嗎?」君雷霆也急道。

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玄王爺會看上他的君丫頭的。

「玄王爺竟然心儀緋色丫頭?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怕是整個京都城都要炸了,你說說這兩人,這都叫什麼緣分?是不是就叫不打不相識??二房閻如梅也開口了。她說的不打不相識,自是指當初溫泉之事。

「不,不行啊,姐姐怎麼能跟玄王爺在一起呢?這絕對不可以。」君靈兒咋呼道,一張臉憋的通紅,

「你們忘了,當初玄王爺找姐姐幫他治腿,姐姐回來怎麼說的?玄王爺可是雙腿殘疾,姐姐都治不好,而且……有癮疾……」君靈兒嗓門本來就大,雖然壓低了聲音,可是還是比正常人高了三個度,主要是她此時激動啊,話音一落,君老夫人終是沒忍住的沖着君靈兒一瞪眼,

「你這丫頭,閉嘴,什麼話你都敢說!」客廳內在君老夫人的一聲呵斥下是靜了。

可院子外,秦臻就很是一個尷尬。她推著蕭鳳棲還沒有走出多遠,也就離開了客廳的視線,連院子都沒走出去,就被蕭鳳棲按住了手,結果就聽到了君靈兒的聲音。

秦臻只覺得自己腦門嗡的一下,下意識的抬起手就去捂蕭鳳棲的耳朵,頗有點兒掩耳盜鈴的意思。

於是她就聽見蕭鳳棲幽幽道,

「本王聽見了。」秦臻,

「……!」

「去你院子。」蕭鳳棲道。秦臻頂着一張泛著桃花色的臉,推著蕭鳳棲去了她的院子。

二院有四個二等丫鬟,看見兩人過來忙的行禮,被遣退下去之後,就剩下他們兩人。

蕭鳳棲一伸手拉住秦臻就坐在了他的腿上。秦臻被嚇的驚呼一聲,當即就要站起來,卻被蕭鳳棲攬住腰起不來,只聽他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君靈兒那話是何意?」秦臻,

「……!」一張臉瞬間灼熱無比,便是連耳朵和脖子都羞紅了。

「蕭鳳棲,你是不是就聽見了這一句?」

「要不然呢?」蕭鳳棲問。秦臻頂着一張羞紅的臉,憋了半天才道,

「那話不是我說的,是靈兒那丫頭瞎說的,你別介意。」蕭鳳棲見秦臻一張臉都泛著桃紅色,便是連耳垂都泛著粉紅,這些天她受了傷,臉色一直就很淡,這會兒看着這點兒艷色,他低下頭,輕輕吻了一下。

秦臻只覺得一僵,臉更是紅的厲害,

「蕭鳳棲,你別這樣。」

「哪樣?」蕭鳳棲眸光瀲灧,似有流光,滿目都是秦臻的影子。

「臻兒,我總是要為自己正名的……」 「這家店嗎?」四糸乃和七罪都同時抬起頭看了看穗乃宇說的這家店。

這家店確實很大,進去之後,四糸乃和七罪就都被這家店裏面琳琅滿目的漫畫書與各種各樣的手辦所迷住了。即使是第一次來這種店,以前也沒怎麼看過漫畫,但二女還是被徹底的吸引住了。

「這就是漫畫嗎?」四糸乃的眼睛亮起了光芒,連忙跑到一處,就挑了一本漫畫,翻看了起來。

「哦呀哦呀。四糸乃,這本漫畫不錯,好像是講師生關係的,看這本啊。」四糸奈的目光並沒有盯着四糸乃手中的漫畫書,而是發現了四糸乃跟前的另外一本漫畫書。

我們就是要學習!

聽名字就知道是校園的劇情了。

而且書封面的副標題也揭露了書的內容,老師和學生之間發生的小故事什麼的。

四糸奈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這本漫畫書的內容好像有點刺激啊。

「快快,四糸乃,快看這本啊,老師與學生之間的禁忌的愛!四糸乃,你不想了解一下嗎?」四糸奈揮了揮自己那毛茸茸的手臂,看着四糸乃。

「不行啦,四糸奈,不能看這種不好的漫畫書。」被四糸奈一催,四糸乃就看了一眼漫畫書的封面,果斷選擇不看這本漫畫書。

就算看,也要在沒人的時候,再和四糸奈一起看啊。

四糸奈沒有再繼續調戲著四糸乃,而是反而專心的和四糸乃一起看起了四糸乃手中的那本漫畫。不僅僅是四糸乃,七罪也同樣如此,找了一本漫畫就看,簡直停不下來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