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個時候,她的臉色有些紅,因為她也感覺到了很羞愧。

她對胡天說道:「先生,你不要誤會啊。」

「其實我跟我這個老闆不是一類人,如果不是因為錢的話,我是不會給他當保鏢的。」

「你這個完全是借口,你想賺錢,無論找份什麼工作都可以,沒有必要給這樣的當保鏢。」胡天淡淡的說道。

女人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你說的有道理,我會考慮辭職的。」

說完后,她對另一個女保鏢說道:「快打急救電話。」

「哦。」另一個女保鏢點了點頭,然後拿著手機,撥通了醫院的急救電話。

不久后,醫院就派救護車過來了。

幾個醫生和護士抬著擔架進來了。

一個護士說道:「患者在哪裡?」

「在這裡呢。」那個打電話的女保鏢說道。

這個時候,旁邊的人對這些醫生護士說話了。

一個大媽說道:「等等。」

「這兩個傢伙,一個是小島人,一個是賤骨頭,你們不要救他們……」

說著,大媽就把剛才發生的事,給這幾個醫生護士說了一下。

這幾個醫生護士聽完后,頓時變的有些猶豫了起來。

因為他們也很討厭小島人。

尤其這個小島上還欺負了自己國家的武學大師,這簡直不可原諒!

於是一個醫生對那個女保鏢說道:「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們不出任務了。」

說著,這個醫生就準備掉頭走了。

「你們,你們怎麼能這個樣子啊……」台上的女保鏢感覺到很不可思議的說道。

一位護士冷冷的說道:「你沒聽懂嗎?我們不治了。」

這個時候,一位大爺對醫生說道:「要不你們趕緊把這三位武師,給送去醫院接受治療吧,他們傷的很嚴重。」

「好,這個是我們應該做的。」醫生點了點頭,抬著擔架,準備去把武家的那三位武師給抬上擔架了。

但台上的那兩位女保鏢對他說道:「等等。」

「怎麼了?」醫生轉過頭說道。

「我願意出雙倍的錢,你快點把我老闆送去醫院吧。」一位女保鏢有些著急的說道。

醫生冷冷的說道:「不好意思,這樣的傢伙在我心裡就是人渣,我雖然有著治病救人的義務,但我是不會救人渣的。」

「你就算出再多的錢,我也不會救!因為這個是我做人的底線!」

「那你把這位渡邊先生抬上擔架吧。」另一位女保鏢說道。

醫生搖了搖頭說道:「這樣的傢伙我更加不會救,因為我不會救畜生。」

「你……」女保鏢有些說不出話了。

一個護士對女保鏢說道:「美女,你要是想讓他們得到醫治,那你就自己把他們送到醫院去,我們是絕對不會送的。」

聽到醫生跟護士這麼說,兩位女保鏢也知道,自己的老闆做了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已經引起群怒了。

於是她們只好悻悻的把范箭和渡邊太君,從地上背起來,然後灰溜溜的走了。

這個時候,那幾個醫生護士拿擔架,準備把武家的那三位受傷的武學大師抬上擔架。

胡天走過去,笑著對他們說道:「還是我來吧。」

「英雄,這點小事讓我們來就可以了。」剛才那位醫生很客氣的笑著對胡天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其實我也是醫生,讓我給他們醫治一下吧。」

說著,胡天就示意他們把武家三位武師放到地上。

一位醫生說道:「英雄,這三位武師的身體狀態很差了,要儘快得到治療才行的。」

「沒事,我可以給他們治好的。」胡天笑著說道:「你們要相信我。」

聽到胡天這麼說,大家雖然心裡有些懷疑,但是他們一想到胡天剛才揍了范箭跟那個小島上,所以大家也沒有再說什麼了。

這個時候,大家都站在旁邊,屏住呼吸的看著胡天,給那三位武師治療了起來。

胡天把這武家三位武師的手搭在了一起,然後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上面。

緊接著,胡天毫無保留的,用仙氣給他們治療了起來。

畢竟這三位武師都是值得尊敬的。

雖然他們沒有打贏渡邊中郎,但面對強敵,他們至少沒有退縮。

他們的這種精神,還是很值得讓人尊重的。

所以胡天也儘力的給他們治療了起來。

很快,這三位武師斷裂的筋脈,都被胡天用仙氣給修復好了。

不僅這樣,三人的武學境界和身體素質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畢竟胡天用的是最純凈的仙氣給他們治療。

武大壯原本是武學高手中期境界,隱約要突破到武學高手後期境界了。

他這個時候,直接突破到了超級武學高手的初期境界。

而武二壯跟武小壯,也都相繼突破到了,武學高手後期境界和武學高手中期境界。

這也是胡天能為他們做的一點事。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后,胡天就給他們結束了治療。

。 女七的反應在秦有道的預料內,猴族正統被六耳獼猴替代,結合發生在猴族歷史上酷似西遊情節,不難想到,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操縱着這一切。

但僅過了萬年,猴族當年發生的事竟然了無痕迹,絕對是被刻意抹掉的,能做到這一步的人該是多麼恐怖?

而那人沒有選擇直接滅掉猴族,而是圈禁,這一禁就是萬年,這樣看來,猴族遠沒有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這裏面絕對有大因果。

之前還不覺得有什麼,就在剛剛將猴族在東勝神洲的情況說完,秦有道忽然意識到,自己可能摻和進了一個超大的事件中。

因為自己和女七結為道侶,不管真假,都是得到天道認可的,所以,不管他願不願意,他和猴族都已經綁在了一起。

修士結為道侶都是有過道誓的,在天道之下,他們就是天生地設的一對,沒有和離一說,除非一方身死,否則無法解除這層關係。

這也並不是說修士只能有一個道侶,和凡人一樣,你牛逼的話,完全可以搞三妻四妾這一套,就是弄出一個三宮六院,也隨你,只要你強!

正是因為沒有這方面的限制,秦有道為了離開才有了這個策略,而女七當時可能和他想法一樣,只把結為道侶當個形式,好安猴老的心。

現在想想,秦有道覺得和女七結為道侶這件事有些草率了,自己僅有築基修為,在修仙界就是一個雜魚的存在,求生都已經很艱難了,再沾上猴族的因果,絕對是嫌自己命長了。

秦有道心頭掛上了些陰霾,又隨即消逝。

「師弟,怎麼了?」

這短暫的情緒波動沒有逃過靈念的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對秦有道總是想過分關注。

「沒事。」

秦有道在心裏安慰自己,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靈念挑了挑眉,顯然對這個回答不認可。

但秦有道已經將視線轉移向仍憤憤不平的女七。

「小七姑娘,你接下來作何打算?」

女七不假思索道:「當然是回東勝神洲了,這是我猴族歷代先輩的遺志。」

說着,語氣忽然低沉,「也是我爺爺的願望,他在進入那裏的前一天,和我說了好多好多,他希望我能帶領猴族回歸祖地,讓我猴族之名重新響徹東勝神洲。」

秦有道本來就不想插手猴族的事,他和女七的交易是離開猴谷,一別兩寬。

但當他意識到自己想簡單了,已經綁在了猴族的破車上,就不能再袖手旁觀了,畢竟也是在救自己。

「小七姑娘,我有建議,你不妨聽聽。」

女七看向秦有道,「你說。」

秦有道組織了下語言道:「我建議猴族暫緩回東勝神洲,不如先在我的洞天安置下來,等~~日後……」

不等他說完,女七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她瞪着眼睛,憤怒的指向秦有道。

「怎麼?連你也想囚禁我猴族?」

靈念心裏卻是冒出另一個念頭~~

師弟不會是想金屋藏嬌吧?

而秦有道則愣了下,急忙道:「小七姑娘你誤會了,不妨先聽我說完。」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別忘了,你對我爺爺的承諾,你發過的道誓。」女七的怒氣又勝了幾分。

這母猴子即便化形了,也改不了猴子的急脾氣。

秦有道心裏嘆息,耐心說道:「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背信棄義的小人,答應的事自然會做到。

我的意思是猴族暫時留在洞天,等合適的時候再由你決定猴族的去留,我這麼做也是為了猴族的未來着想。」

「小七姑娘,不妨聽師弟說說再做決定。」

秦有道誠懇的態度讓靈念覺得自己可能想歪了,忍不住勸了一句。

女七深吸口氣,看看靈念,又看了秦有道,最後「哼」了一聲,將頭扭向一邊,顯然是默認了。

秦有道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我要說三點,首先,猴族在東勝神洲竟無人識,連帶着猴族先祖萬年前的事迹都被人抹去,你不覺得奇怪嗎?

這明顯是有人在刻意針對猴族,能抹除猴族存在的蹤跡,這人得多可怕?

你們貿然出現,不怕那背後之人再對你們出手?

我覺得滅族都有可能。」

女七神情一滯,看向秦有道,她確實沒想到這一層,現在想想,還真是處處透著古怪。

秦有道見她聽進去了,繼續道:「其次,就是現如今猴族的實力問題。

我們拋開第一點可能存在的情況,就目前的猴族僅有你一個假丹妖修,而據我所知,六耳獼猴的族群里可是有妖聖的存在。

所以,你拿什麼去和六耳獼猴爭?

你們的結局我都能想到,要麼找個地方苟且偷生,要麼被六耳獼猴滅族或者臣服六耳獼猴。」

女七張了張嘴,想要反駁一句,卻發現自己竟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現如今的猴族就是這樣的狀況,拿什麼和六耳獼猴爭?

說到這裏,秦有道緩了緩,讓女七消化一下。

一柱香的時間后,女七長長吐出口氣,她看向秦有道,語氣不似先前那麼沖,但倔強的性格也讓她一時軟不下來。

乾巴巴的道:「第三點呢。」

秦有道笑道:「第三點就更現實了,這裏是南瞻部洲,想要去東勝神洲需要穿越無盡海,成真修士尚且沒有把握穿越,你覺得以自己假丹修為可以?

而且還要帶着這些沒有修為的猴~~族人。

如果你想通過幽冥洞去往雷音塔的方式回歸東勝神洲,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

因為我都沒有把握再次找到入口,何況通往入口的路上有高階靈獸出沒,我想猴族的先輩很可能是栽在這些靈獸的爪下了。」

女七的氣勢陡然一降,其實對她來說,最後一條才是最現實的,過不去,一切都惘然。

秦有道沒有將他知道的那處傳送陣說出來,他有自己的考量,除非自己用,否則誰都不說。

女七沉默片刻道:「那我族還可以去南瞻部洲,這總沒問題吧?」 「這是預言嗎?」

「很有可能……」

「那……我不知道怎麼理解……現在已經知道的封魔井,好像只有五個……帝國一個,公國一個,精靈王國一個,再是百獸國一個……加上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隆中城那個自稱第一天大魔王蘭洛的,也就是五個……但說是說有七個……另外兩個不知道在哪」橘純一看着這狹小空間的天花板,漆黑的藍在她的瞳孔里打轉:「蘭洛……在隆中城……等著別人去消滅她……這不是很奇怪嗎?還是大魔王的腦迴路不一樣?」

長羽楓看着窗外奔騰的暴雨,也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不知道……可能吧……這個人如果想要我也到隆中去參與這件事情……那就是一定有大事發生。」

「嗯……白靈山肯定要派人去的啊……不說能力上,就是道義上也有很多人要去的……起碼五大家族就必須往到那裏去……如果大魔王濫殺無辜……怕不是早已經生靈塗炭了……」

「就像是發佈的天下誅殺令一樣么……是個人都可以揭榜,這樣理解才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