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青芸同學不在現場,無所謂,反正她也不管事。

漆挺擔任市場部經理,鍾一鳴擔任辦公室主任,唐永平擔任廣告部經理.所有公司中層管理人員,基本月工資500元,並且根據目標考核發放獎金,年終另有獎金……」

教室里突然響起震天的歡呼聲。

漆挺差點忍不住又去抱住陳飛揚了。

以前一直幫別人介紹工作,現在自己終於也拿工資了。

500塊,遠超社會上的平均工資了。

更別說還有獎金,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以後的獎金拿到手,搞不好工資就是小頭了。

他差點幸福地昏過去。

不單是他,其他人也都有被幸福砸暈的感覺。

凡是在這次的項目中出了力的人,都安排了工作,工資最低的都有200元,另外還有獎金、提成等各種形式的激勵性收入。

這段時間出工出力,本來以為是義務勞動,沒想到現在居然有如此豐碩的收穫。

想想之前陳飛揚說的,要帶大家賺錢,果然是言出必踐啊。

「陳主席牛逼!」

「都是公司的人了,要叫陳董事長。」

「陳董,您日理萬機,是不是應該安排一個秘書?我覺得我就比較合適。」

一群人興奮地嗷嗷叫,狂拍陳飛揚的馬屁。

被開除的那些人,集體傻眼了。

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陳主席,陳董,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

「您聽我解釋,都是童波作怪。」

「狗日的童波,爛屁股!」

「他幹了很多缺德事,我有他的黑材料。」

這些人卑躬屈膝,一個個地表示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鍾一鳴忍不住冷笑:「剛才是誰說八抬大轎都不回來的?」

「我怎麼擔得起八抬大轎,當然是自己走回來。」

「誰說留下來的都是一群狗,你的骨氣哪去了?」

「汪汪汪。」

面對這麼不要臉的人,鍾一鳴反倒樂了。

「陳主席,這些人怎麼處理?」

陳飛揚說道:「你現在是公司中層了,這點小事也需要我處理?自己看著辦。」

鍾一鳴心領神會,說道:「那就先收進來,試用期三個月。能不能轉正,要看錶現。」

至於「表現」的具體標準,相信這些人應該懂。

鍾一鳴的表現讓陳飛揚感到滿意。

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這個毒舌姑娘成長了啊,懂得了榨乾每個人的利用價值。

在陳飛揚的理念中,這個世界上沒有純粹的廢物,哪怕一包衛生紙,都有它的用處。

至於用完之後怎麼辦?

當然是扔掉了。

。 川軍陸續抵達戰場的兩個師,四個旅還在長興西北的群山裡血戰,僅僅是為了消滅日軍兩個不滿編聯隊不到五千人。

司令部隨著部隊一個一個旅部到達戰場,跟著一起歡呼。

熬夜的劉湘,在劉紫曼的攙扶下,也喜形於色,一邊讓炊事兵做宵夜,一邊精神抖擻的看著作戰參謀,在沙盤上移動給師旅的位置。

看著沙盤的周小山有些悲哀。

這是場夜戰,為了躲避鬼子飛機,川軍投入了兩萬多人,對付兩個不滿編的鬼子,據說劉兆藜部還損失慘重。

這才是中日兩國真實的國力,軍力的差距。

要不是李紹安營佔領了路口的無名高地。

146師根本攔不住日軍兩個旅團衝出路口。

鬼子兩個聯隊,或許可以逃出一部分,但是隨著陳萬仞148師,范紹增四個獨立旅抵達戰場,大局已定。

既然篤定了對手抱團北進。

郭勛祺該動手了。

長興到宜興,京杭公路四十多公里。

董塘附近,鐵路和公路并行,西面臨山,東邊臨太湖。

公路被破壞的最為嚴重。

50軍在山上挖掘了坑道,周小山還提前給他們分了十門41式山炮和66軍炮兵團一個營。

炸點甚至連炸藥都埋好了。

只要鬼子經過,絕對可以再次撕下一塊肉來。

第十軍妄圖一天之內,把公路從長興修到宜興,你做夢去吧。

郭勛祺的學習能力,在川軍將領中是數一數二的。

50軍在構築好大量的防空坑道以後,也開始晝伏夜出,大量的進行夜訓,周小山收到派去的夜訓的教官說50軍跟馮天魁學搞文化課已經一年多了,士兵素質很高,夠小鬼子喝一壺了。

郭勛祺知道軍在圍殲鬼子第六師團的四個步兵聯隊,心裡跟貓抓一樣,不斷的讓電台聯絡馮天魁,潘文華,詢問戰況和戰役進程。

等到周小山的電報,郭勛祺整個人都蹦起來。

50軍在宜興等著鬼子北進,等待的花都謝了。

他興奮的吼叫起來,不僅召開團以上軍官會議,還把郭汝棟,劉雨卿一起叫了過來。

立刻開始準備和部署。

在郭勛祺麾下所有軍官,都帶著軍隊開動的時候。

馮天魁已經把部隊運動完畢了。

只等他一聲令下,就開始從東面側后,打擊鬼子的炮兵陣地,同時從西面側后,攻擊鬼子的阻擊部隊。

八門105野炮也運動到位,經過詳細的計算,炮兵陣地的位置,剛好可以打到鬼子阻擊陣地,而鬼子的火炮,又因為距離的緣由,沒法進行反擊。

萬事俱備,他只等著長興附近的偵察兵彙報了。

看看鬼子有沒有準備對阻擊部隊的增援。

羅家烈,帶著參謀,副官都去幹活去了,連汪兆凱都去了。

馮天魁把警衛團也派出去了,身邊除了跟著馮明亮的幾個貼身警衛,就有封萍和馮明亮在。

66軍第一次在吳興襲擊第十軍。

封萍跟鄭沖帶隊的那個組,是三組中犧牲最大的。

雖然事後馮天魁一直沒有找時間總結,封萍這丫頭,一直比較內疚。

自從出川抗戰以來,66軍一次比一次打的好。

連封萍都覺得,在永州的訓練,讓這隻川軍有著與眾不同的氣質。

重視戰術組織,重視軍械配合,重視火力點,重視接應掩護。

經常一仗打完,很多軍官都在書寫戰後經驗。

封萍也不例外。

她想找馮天魁承認錯誤,又有些不好意思。

看著戰火再次燃燒,參謀部一幫大學生軍官,都灑落在營連前線去了,又想去打鬼子。

帶著一臉糾結,終於開口了。

「軍座,我和鄭沖,那天晚上,確實打的不好,我們低估了日軍,不管是內戰時候,還是在山西戰場,鬼子都沒有第六師團這個反應度。到了江南,對戰爭的殘酷認識不足!」

「我們都在戰爭中學習戰爭,沒有誰天生就會,知道錯了以後一定不要再重蹈覆轍!」

馮天魁沒有責怪她,封萍詫異的望著軍座,要知道,在川軍中,馮天魁治軍是最嚴苛的,對下面軍官要求也最嚴。

「軍座,我看你這個話不絕對,至少周副官好像天生就會打仗!」

四下除了警衛,沒有外人,馮明亮難得的笑著插嘴。

聽見下面這些青年新銳軍官要跟周小山比。

馮天魁哈哈大笑起來,不服輸,想法是好的,千萬別忘心裡去,最後憋屈的是自己。

「那就是個妖孽,你們去跟他比,還是死了這條心!不管是大局觀,戰局預判,還是花花腸子,我都比不上那小子,整個國民政府,怕是誰也不會想到,號稱日軍頭等精銳的第六師團四個步兵聯隊前出八都芥,居然被周小山指揮兩個軍,打的這樣狼狽。」

馮天魁想起在船上,要不是周小山那麼堅定的態度,他未必會跟范紹增出頭去得罪集團軍副司令唐式遵。

一啄一飲,皆有定數意思。

就憑藉范紹增拉著四個旅,一口氣不停歇急行軍,搶在陳萬仞之前,救了他最好的兄弟饒國華,馮天魁就覺得范紹增值得交往,值得為他去得罪唐式遵。

「封萍,在去催下,讓偵察營一定詳細摸清鬼子阻擊部隊身後的情況,尤其是中島師團,盯著他們,盯著他們跟十軍匯合,盯著第十軍的營地,一旦發現增援跡象,立刻彙報!」

說實話,馮天魁還真感謝譚望嵩那個混小子,這傢伙按照周小山吩咐,帶偵查,警備部隊轉了一圈太湖。

重點在長興,吳興西邊村落停留,還在劉兆藜動手驅逐村民的時候,找到了好些個村民的地窖。

全部繪製成了地圖。

移交給了偵查營,補充偵察營在附近預設的藏身地洞。。

躲過日軍外圍搜索的小隊,神不知鬼不覺的潛伏在公路附近,盯著鬼子一舉一動,連鬼子出來的偵查尖兵,都被兩個旅,加上一個團的偵察營幹掉。

弄得日軍第十軍,不敢再派出偵查部隊,不得不依靠飛機偵查,作為主要偵查手段。

中島今朝吾總算帶著大部隊,趕回長興了。

跟他前後腳到達的是,植田榮一郎帶領的植田支隊。

當他聽說重藤千秋,發出訣別電文,谷壽夫撤退,被中國軍隊纏住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了。

自己才到吳興一天,戰局糜爛到這個地步?

這川軍究竟是一支什麼樣的部隊啊?

馮天魁戰力彪悍,也就是算了,這是情報部門一直在預警的。

可是二十三集團軍其他部隊,也跟馮天魁一樣強悍。

大日本帝國想要征服這樣的軍隊,那得犧牲多少勇士?

「司令官閣下,要不,我去北芥,營救第6師團,我看地圖上的位置,兩個半小時,我帶領的步兵聯隊,就可以到達北芥!」

不得不說,日軍內部各師團雖然彼此攀比,爭鬥,但是他們面對同一個敵人的時候,卻無比團結。

「中島師團長,如果司令官閣下同意,剛才我就去救了!從各方面匯總的情報看,現在二十三集團軍,兵強馬壯,齊裝滿員,在他們熟悉的山地戰里最多傷亡了一個師,要知道,二十三集團軍足足9個師,四個獨立旅!」

:。: 郡守府外。

楚非梵聽到系統小賤最後的聲音,整個人瞬間在風中凌亂,心中暗想花木蘭乃寡人召喚而來的女將,豈有將他招入後宮之理。

他雖穿越到戰爭大陸,但對於愛情觀他一直崇尚:「願得一人心,終老不相負!」

現在在他心中摯愛唯有南宮曦一人,即便以後後宮佳麗三千人,楚非梵也堅信自己可以做到三千寵愛在一身。

「花將軍,請起,先隨寡人進入府中。」

楚非梵輕笑一聲,起身闊步向郡守府中中去,此時城中大營中兵部尚書蕭恆和林沖,刑天烈兩人正在攀談,聽到大帳外傳來的通報聲,三人起身快速向賬外走去。

「蕭大人,既然皇上已經回來,那我們現在就去見駕吧!」

「吾也正有此意!」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