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溫漩渺沉默了下來,思考是否還有其他人,白沉香正忙着專心觀察手指上的戒指,不想知道這些事情,蕭炎在詢問使毒的人,這些肯定是武魂殿隱秘,當然不能多聽,她都想現在先出去了。

「你想要做什麼?」溫漩渺終於問了目的。

蕭炎眼中殺意出現了,「殺人,身份很尊貴的人!」

聽到蕭炎說出這句話,一道藍光自溫漩渺身上出現,把蕭炎籠罩進了領域,接下來的話,不能讓第三個人聽到。

「殺天斗皇帝,雪夜。」蕭炎一字一句說出了真正母的。

聽到這話,溫漩渺眼神出現了變化,手中魚竿消失,調整了一下姿勢,看着蕭炎再次問道,「殺雪夜?」

「沒錯!」

蕭炎繼續說道,「我和天斗帝國三公主雪清汐有約,要助她登上帝位,所以要逐步除掉幾位皇位繼承人,還要給雪夜下毒,讓他早逝,不給其他年幼的皇子機會。」

「咔嚓!」結冰的聲音響起了,僅僅一眨眼的功夫,在領域內,瞬間結滿了冰,蕭炎整個人都被凍住了。

「荒唐!」溫漩渺皺着眉冷聲說道,說完這句話,她不出聲了,蕭炎也沒有辦法出聲,整個人被凍住了。

足足等了一刻鐘,蕭炎也在冰裏面待了一刻鐘,人都快要被凍死了,突然,所有的冰瞬間全部都融化了,變成了水,蕭炎也沉沒了進去,呼吸都困難了,這樣子又是過了一刻鐘。

領域中的環境恢復了正常,所有的水和冰都消失了,蕭炎經過了這兩次考驗,衣服上竟然一點潮濕的痕迹都沒有,也沒有受傷,但那種冰冷和窒息的感覺,印象極其深刻,即使知道不會死,但回味時,仍然覺得恐怖。

「能把領域用成這個水平,在冰和水之間靈活切換,估計除了師傅,武魂城應該沒其他人有信心比得上了,不愧是武魂殿三大強者。」

「再說一遍!」溫漩渺的聲音又恢復平靜了。

「殺雪夜,助雪清汐奪得帝位。」

「繼續。」

蕭炎停了下來,眼珠子轉動,想了一會後說道,「先殺雪崩!」

「嗯,等你殺了雪崩再談接下來的事情。」溫漩渺冷聲說道,「還有,和天斗帝國三公主是怎麼回事?」

這一句話問到蕭炎心中了,這件事已經發生了,但是怎麼面對小雪,怎麼武魂殿,他想了很久都沒有主意。

看到蕭炎低頭沉默的樣子,溫漩渺心中不悅,空中又出現了冰晶。

「哼,等你才成為了魂聖在掌握自己的命運,現在你回去吧,接下來的事情等雪崩死了再說。」&#29233&#21435&#23567&#8592&#35828&#32593&#8592&#87&#119&#119&#46&#73&#113&#85&#120&#83&#46&#99&#79&#109

「是!」

「還有……」

白沉香一個人在院子裏待了快一個時辰,逐漸覺得煩悶,但不敢亂走動,非常拘謹,只敢站在原地。

終於,藍色的光芒消失了,領域不見了,蕭炎和溫漩渺再次出現。

白沉香等了這麼久,見到蕭炎出來了,眼中露出欣喜之色,「表哥,事情談好了嗎?」

「好了,我們回去吧!」

「嗯,前輩再見!」

溫漩渺輕輕點頭,轉過身去,又恢復了一開始的姿勢,拿着釣竿釣魚。

來了這一趟,基本的目的都達到了,只等著找機會見清汐一面,那就可以正式開始行動了,去殺掉雪崩了。

:。: 翌日。

貓小九換上一件毛茸茸的白色長裙,將她襯托的清雅脫俗,纖塵不染。

嬌媚又透著幾分清純的眼睛,挺直小巧的鼻子,櫻桃般的紅唇,對著鏡子的貓小九做了幾個表情,覺得這副皮囊還真不錯。雖然比不上她在妖界的萬分之一,不過在這人間也算是夠用了。

「小姐,你吩咐的已經做好了。」春竹按照貓小九的吩咐把值錢的都挑了出來,分類裝在箱子里。只是她並不懂小姐這麼吩咐的用意。

「好,馬車安排好了嗎?」貓小九拍了拍自己還有些犯困的臉,好讓自己清醒幾分。

春竹點頭。

貓小九打了個響指,「那咱們走。」

「走?小姐,您?」春竹三緘其口。

「跟著本小姐走就是了。」貓小九昂首闊步走在前面,身後跟著春竹珠兒還有其他的丫鬟小廝嬤嬤。

今天可是要忙得很,不把人叫齊了都不成。

貓小九還是第一次來到市坊,哎呦,這就是人間的集市啊,可真熱鬧,要不是還有正事要做,她肯定得好好地逛逛。

不過想到現在做的一切也是為了日後有所依仗,便忍了下來。

「小姐,已經到古玩店了。」春竹提醒貓小九。

「是嗎?這麼快?」貓小九還沒過夠眼癮呢,然後伸了個懶腰便從馬車上跳了下來,回頭看兩個丫頭小心翼翼的樣子,催促道,「快一點,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本小姐可是要好好地逛一番才是。」

「是。」春竹和珠兒學著貓小九跳下去,卻被路過的一輛馬車上的女人嗤笑了。

貓小九歪著腦袋看那女人沖著自己看,忍不住笑道,「可真丑!」

「什麼?!」馬車上的女子臉色登時冷了下去,然後就要喊貓小九停下打一場。貓小九才懶得理會她,指揮著小廝和嬤嬤往裡搬東西然後便進了古玩店。

古玩店的人見貴客迎門趕忙出來歡迎,結果看到貓小九指揮著一堆人往裡搬東西,有些不解問道,「這位小姐,不知道您這是?」

「我是來賣東西的,你們看看成色如何,然後給估個價。」貓小九道。

「賣東西?」小夥計見狀有些怔愣,雖然他們古玩店既收也賣,可是京都人家誰也不願意往外出售,畢竟那會給人家一個沒錢的信號,那可是會受到諸多非議的。

所以小夥計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應付這樣的場面。

「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估個價?」貓小九有些趕時間,昨天從林寧馨院子里弄出的東西可不少呢,這只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打算找個地方再賣。

「好好。」小夥計挑眉看了貓小九一眼,這麼好看的小姐,卻要家道中落了,可真是暴殄天物。

畢竟這家道中落的小姐可連普通人家的姑娘都比不上,普通人家的尚且可以嫁給一般人家做正妻,可是這家道中落的因為識字而且過慣了富貴生活一般不是去了那種青樓,就是去給人家有頭有臉的做小妾了。

小夥計看貓小九姿色不俗一時間挪不開眼,心裡暗戳戳的想著如果自己有錢肯定要把這小娘子娶回家。

「唉,你盯著我家小姐看什麼,我家小姐也是你能夠看的?」春竹有些不悅,真想把這小夥計的眼珠子給摳出來。

「春竹,別這麼凶,這小哥哥是看本小姐長得好看所以才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畢竟誰不喜歡美好的東西呢。」貓小九倒是不覺得有什麼,還為小夥計開脫。

小夥計也知道自己有些僭越了,見貓小九為自己說話客氣的道謝,心裡又忍不住想這小姐不像是正經人家出身的,別是什麼秦樓楚館的打著富家小姐的名義,於是問道,「小姐,咱們小店收東西都是要問明白出處的,不知道小姐這些東西是打哪兒來的?」

「是我娘的陪嫁,不過被賤人用了多年,我看著礙眼,所以打算都賣了。」貓小九嬉笑著道,坐在春竹搬來的椅子上,目光卻往街上看去。

哎呦,這人間的集市可真熱鬧,不僅熱鬧,這好看的小哥哥也不少。

真養眼,早知道外面小帥哥這麼多,就不窩在葉家了。

看了一眼自家的小廝,唉,都歪瓜裂棗的,心裡暗暗地想著要找個機會把這些都趕走,換一些長相俊俏的。

至少每天看著也養眼。

當然要說養眼,還是她那第一個男人養眼,哎呦,這才一天沒見,竟然就想得慌了。

心裡暗戳戳的想得找機會去見一見小美男了。

也不知道自己走後,小美男有沒有被那個淫棍虐待。

此時貓小九腦海中呈現出一幅畫面,小美男被綁在美人榻上,大淫棍拿著鞭子抽打著小美男,想想,都心疼。

不成,得趕緊弄到錢,然後把小美男接出來。

這麼一想,貓小九覺得有必要拿到錢去看看宅子。

嗯,她貓小九可是個很挑的,這住的吃的穿的都不能差。

而且她貓界九公主第一次包養男人,可不能虧待了。

見小夥計還沒看完,貓小九有些著急了,催促道,「看完了嗎?都多少錢,一起算個價吧?」

小夥計把瓷器小心翼翼地放下,心裡琢磨著這些瓷器都是上等貨色,可是看這小姐似乎並不懂行,如果自己開個低價,說不定掌柜的能好好獎賞自己一番。

於是想了想,便比劃了一個手指頭。

「才一千兩?這也太少了吧?」貓小九吃驚道。

小夥計也愣了,他說的是一萬兩,不過轉念一想,又笑著道,「小姐,你這些東西都是仿製品,並不值錢,不過你要是誠心賣,我可以再給你添五百兩,這樣,一千五百兩,如何?」

「才一千五百兩,不成,太少了。」貓小九心道,別以為她不懂得討價還價,以前她可是經常逛妖界的市場的,這些道理她可是懂得很。

說著,貓小九佯裝要走,還讓小廝把東西都搬走。

小夥計有些急了,這可真的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這些瓷器都是好貨色,每一件都價值連城,而且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冤大頭。

狠了狠心,小夥計追出去,「小姐,那你說多少?」

「我說?」貓小九轉動晶瑩剔透的琥珀色眼睛,想了想,然後比劃了一個手,「這樣,五千兩,少了一兩都不成。」

小夥計驚喜了,可是卻裝出不捨得樣子,貓小九見狀又要走,小夥計才跺腳道,「好,五千兩就五千兩。」 葉飛此時開着車子,朝着地下車庫走去,剛才葉飛接到一個電話,還聽到了小牙的聲音,葉飛深吸一口氣,沒想到小牙自己跑到西格亞的大廈去報仇了,還是拿着槍。

葉飛很快就來到了地下車庫,他停下車子,還未進去,他就看到小牙被掉在天花板上,天花板之下,是尖銳的鋼刀,豎着向上對着小牙。

只要繩子斷了,小牙掉下來,那小牙就會被下面的鋼刀穿死。

地下車庫內站着六個男子,都是古武者,一個男子坐在椅子上,長相凌厲,如刀削一般的臉龐,眼神黑衣,眼神之中宛如帶着紫電,上位者的身份畢現無疑,他就是黑無涯。

「對不起!」

小牙渾身是傷,頭髮散亂,她的雙手被綁在一根繩子上,一個人站在小牙的身邊,手中拿着一把刀,隨時準備切斷繩子,讓小牙摔到下面的鋼刀上。

小牙看到葉飛來了,便是對着葉飛愧疚的說着對不起,她也沒想到會連累葉飛的。

葉飛擺擺手,表示無所謂。

「你來了!」

黑無涯抽著香煙,問著葉飛。

「你和西格亞是什麼關係?」

葉飛問著黑無涯,這個人皮膚黝黑,不像是西方人,西方人長相白皙,而這個黑無涯卻是有些黑。

「西格亞要出三百萬買你的命,收人錢財,替人消災。」

黑無涯直接對着葉飛說着,按照規矩,是不允許說出僱主的,但是卻是西格亞打的電話,葉飛早就知道了,說了也沒有關係。

「嗖!」

葉飛扔過去一張銀行卡,黑無涯手指直接夾住葉飛的銀行卡。

「裏邊有一千萬,放了她,然後殺掉西格亞,就這樣。」

葉飛想要反間這個黑無涯,黑無涯嘴角揚起一抹笑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