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於是,很擔心的他只好打電話給楊安安了。

其實他也想問喻色,但是知道喻色現在身體很虛弱,所以就沒有打給喻色。

而不打給喻色,自然是要打給楊安安的。

同時,他這也是一邊打電話一邊離開了公司,此刻已經上了車,正在趕往南大校區。

喻色虛弱的連走路都不可以了。

他怎麼都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喻色早上離開的時候還是一臉的意氣風發神清氣爽,很正常的樣子。

怎麼這才一個多小時不見,就那樣了?

而且,一個個的還都怪到他的頭上。

他必須趕到現場查明情況。

不是要為自己正名,而是擔心喻色,她虛弱是不是生病了?如果是生病,那必須送醫看病。

「你們昨晚沒……沒有住在一起?」莫明真愣了一下,明顯有些不相信,然後低頭看喻色,這丫頭真的太虛弱了。

這是哪個殺千刀的把喻色搞成這個樣子的。

他想殺了那個人。

「我現在馬上過去,你看一下喻色什麼情況,如果送醫院了馬上通知我,我調頭去醫院。」墨靖堯的心已經全都被楊安安一句莫明真一句給攪亂了。

恨不得長了翅膀直接飛到喻色的身邊看看是什麼情況。

說完這一句,他就掛斷了電話,他要開車。

因為剛剛陸江正在處理一些公司事務,走不開,他就親自開車了。

莫明真聽着手機里的盲音,墨靖堯這是掛斷了。

他回想一下,墨靖堯這個人應該不是那種不靠譜的。

正靠在楊安安身上的喻色很想說話,可她真的沒有半分力氣。

如果不是小言爸最後的催促,她釋放了所有的內力后又救了那個女人,然後後來還一路小跑的趕來軍訓,她也不至於現在這樣虛弱了。

救完了小言,就應該回去公寓好好休息的,結果,她一分鐘也沒休息。

累的,她這樣的虛弱全都是太累導致的。

她想告訴莫明真,告訴楊安安,不要再亂打電話,這不關墨靖堯的事,她急的不要不要的,急的臉都憋紅了,可是就是說不出半個字來。

莫明真掛斷了電話,迷茫的繼續看喻色。

他又遇到疑難雜症了。

而這個疑難雜症不是別人,居然是小祖宗。

這種病,他真的不會治。

「色丫頭,能說話嗎?需要我現在做些什麼嗎?如果你是要吃藥,那要吃什麼葯?如果你是要針炙,那是怎麼針炙?」他想治好喻色,但是他不知道怎麼治。

身為一個醫生,每每這個時候都是最無助的時候,也是最行將崩潰的時候。

結果,他問了,喻色也沒的回答。

沒力氣回答。

一旁的林若顏看到莫明真一臉的糾結,開口了,「莫醫生,喻色之前說過,她說她沒病,她不需要送醫院也不需要叫校醫,只要讓她好好休息就行。」

「色丫頭真的這麼說過?」莫明真還是有些不相信,他把過了脈象,喻色這可不是一般的虛弱。

「對,就剛剛你沒到的時候,我們才把她扶到這裏躺下的時候,她說的,當時好多人聽到。」

莫明真就轉頭看馮教官,馮教官立刻點頭,「是的,喻色同學是這樣說過。」

「奇怪,那她為什麼突然間這麼虛弱呢?」莫明真自言自語的,又在研究分析喻色的脈象了,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碰到這樣的脈象,所以,自然是挑起了他所有的好奇心。

「都是夜不歸宿惹的禍。」李靜菲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

莫明真正想不出來病因,而且剛剛墨靖堯已經明確說明不是他了,所以立刻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吼道:「無端誹謗是要做牢的,你爸你媽沒教過你,是不是要把你送時局子裏讓局子裏的人教教你?」

李靜菲臉一白,退後了一步,再也不敢多話了。

她忽而發現,這個莫明真看起來挺慈祥的,可要是狠起來,說話特別的毒舌。

她……她還是不要再惹上這個人為好。

不然,象昨天齊艷那樣被罰站四個小時軍姿就不值得了。

可她這個時候才想退已經晚了。

就算莫明真這個時候在分析喻色的病情沒功夫搭理她,校長可是閑的很。

「馮教官,這個學生無故誹謗喻色同學,該怎麼罰就怎麼罰,她要是不服氣,就象莫醫生講的那樣,送局子裏去。」

校長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只看莫明看對喻色的態度,就知道絕對是寶貝的很。

可這個女生居然當着莫醫生的面暗諷喻色作風不正派,這不是在給莫明真上眼藥嗎,這是在自找苦吃,所以那就必須給點懲罰。

莫明真不給,他給。

必須給莫明真面子。

「我……」李靜菲傻了,大佬都是這麼不講理的嗎?

明明都她說的都對。

為什麼現在要罰她?

「李靜菲同學,罰跑一萬米,立刻執行,不跑完不能吃午飯,晚飯也不行。」馮教官也早就看李靜菲不順眼了,昨天一個齊艷,今天一個李靜菲,校長今天都說話了,他自然是毫不客氣的罰下去。

「教官我……」李靜菲徹底懵了,她可不要跑一萬米,跑完一萬米就差不多是死人一個了。

馮教官不等她說完,直接道:「有意見就罰跑兩……」

。 凌禹辰停下腳步,語氣是冰冷的,「這是小暖的孩子。」

蘇珊又看向楚瀾和喬安夏雖然恨,但不能表現出來,「小暖?不會是你前女友吧?」

穆曉暖冷聲道,「禹辰都已經知道,你不需要再裝,我們四年前就認識了,不是嗎?」

蘇珊神情僵了下,「我認識你嗎?也許我們見過吧,不過真不認識。」

「是嗎?就在前幾天你還打電話警告過我,這麼快就忘了?」穆曉暖毫不客氣,並不是有人撐腰有底氣,而是仇人相見,她需要為自己出口氣。

凌禹辰說道,「先去吃飯吧。」

抱著孩子徑直往前走。

蘇珊眼巴巴看著他們進了電梯,凌禹辰似乎還很生氣,要是他們舊情復燃怎麼辦?情急之下,蘇珊撥通了葉佳倩的號碼,約她一起吃晚飯。

葉佳倩心裡惦記著喬安夏,剛剛才知道喬安夏已經從滬城回來,心裡踏實了點,聽說喬安夏把穆曉暖找了回來,心情不太好了,「這丫頭,把穆曉暖找回來做什麼?」

當年凌禹辰和穆曉暖在一起她是極力反對的,凌家是豪門是貴族,凌禹辰作為家族唯一的繼承人,他的另一半必須血統高貴,就連楚瀾她都不怎麼看起來,何況是出身普通家庭的穆曉暖。

蘇珊的目的還沒達到,有些不甘心,「葉阿姨,楚瀾為了排擠我,故意把穆曉暖找回來的,想必是想利用穆曉暖來分走禹辰對我的愛吧。」

葉佳倩並不希望凌禹辰和蘇珊在一起,「你想哪去了,你以為禹辰是皇上呢?還賓妃相爭上了?」

「葉阿姨,穆曉暖有個女兒,不是禹辰的,我擔心禹辰會不顧一切和她舊情復燃,這樣豈不是要幫她養女兒,凌家也會成為帝都的一個笑話。」

葉佳倩嚇了一跳,「還有個女兒?」

她知道凌禹辰和穆曉暖之前相愛過,都到了不顧一切要跟她結婚的那一步了,蘇珊當年要拆散她們的事葉佳倩是知道點的,她也默許了的,當然,蘇珊後來還做過什麼她並不知道,她只是不希望穆曉暖做自己的兒媳婦。

「對啊,葉阿姨,當年我為了不讓她們結婚,使了一點小計策,現在禹辰知道了這事,她們都恨死我了,我擔心禹辰會把我趕回M國去。」

葉佳倩隱隱有些不安,凌禹辰已經二十九,像他這年齡的人早就該結婚了,這兩年葉佳倩不知道給他介紹過多少豪門小姐,他一個都看不上,難道是為了等穆曉暖?

「葉阿姨,現在只有你能阻止他們了,穆曉暖一回來,不但禹辰不怎麼理我,現在連夜擎都不怎麼理我了,我們本來就是好朋友,好哥們,為了一個穆曉暖,他們都把我當成壞女人了。」蘇珊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我之前不懂事,跟禹辰分開了,其實我心裡一直都有他,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跟他重修於好的,可他……」

葉佳倩有些心煩,「你別哭了,哭的我心亂,禹辰的事我也管不了,由他自己去決定吧。」

「什麼?」蘇珊一臉蒙圈,葉佳倩這是怎麼了?這麼想得開了 成心跟隨著這位錦衣老者在這座佔地巨大的府邸之中七拐八繞,不知走了多久,錦衣老者將成心帶到一會客廳式樣的房間之中,囑咐成心稍等,不要亂跑,便轉身離去。

這一路走來,成心才真正見識到,原來府邸還能如此修建,不僅各種庭廊交錯疊至,井井有序,而且大片地花木竹林點綴其中,就連那以外力開鑿的人工湖,成心見到都不止兩座。

錦衣老者前腳剛走,後腳就有府中婢女為成心端來茶水。

成心端起那造型精緻的茶杯,才打開杯蓋,一陣輕香便飄散開來,抿了一口發現,杯中茶葉竟然蘊含淡淡靈氣,雖然這靈氣極為稀薄,對於靈師的作用幾乎微不可查,但是對於那沒有靈脈的普通人,如果能夠經年飲用,雖不能延年益壽,但應該可以使其耳清目明,強身健體。

這周府果然是底蘊深厚。

就在將成心身旁一壺茶水喝完,仍然意猶未盡之時。

……

「成心!」

一個略帶驚訝的嗓音響起。

成心扭頭望去,少女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外。

周希今天並沒有身穿往日學院制式白袍,而是身著一身淡紫色貼身長裙,其上銀紋纏綉,腳步慢行,裙尾輕擺,如那花間仙子一般,襯托著周希脫塵出俗。

「傳信這麼急,怎麼了?」

成心起身迎上前去,臉上充滿笑意,多日來趕路的疲倦,此刻已然煙消雲散。

周希卻沒有立刻回答,反倒將那一雙好看的眼睛眯起,嘴角上揚,像只小狐狸計謀得逞一般,就這樣笑眯眯的看著成心。

此時正值傍晚,夕陽餘輝映在周希精緻地側臉之上,成心一時竟看的有些入迷了。

見周希一直不說話,成心輕咳一聲,目光從周希臉上移開,臉色微紅道:

「怎麼給我發靈風訊了?」

「沒事就不能給你發靈風訊了?」

周希臉上笑意更盛,走到成心剛才坐的位置,正欲給自己倒杯茶水,才將茶壺拿起,就舉著茶壺對成心說:

「喝完啦?」

成心沒有回話,隨即也在周希旁邊木椅上坐下,緊盯著周希的雙眼,開口道:「到底怎麼了?」

雖然周希極力用笑容掩飾,但是成心還是從眼神之中看出一絲隱藏極深的淡淡憂慮。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啦。」周希隨意的擺了擺手。

「你餓不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