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塵似乎是看出了紫夢寒的疑惑,溫聲道:「我們青雲峰一脈前幾年遭遇了大難,整個青雲峰一脈就只剩下我們兩人。」

紫夢寒面露恍然之色:「哦!原來如此!師父,我們青雲峰一脈有什麼規矩需要遵守嗎?」

葉塵神色一肅,沉聲道:「我青雲峰一脈確實有些規矩必須要牢記!」

「師父請說!」紫夢寒眨了眨眼睛。

葉塵望着紫夢寒的眼睛,不急不緩的道:「第一,不要爭名奪利,不要主動招惹是非,最好是躲在青雲峰上低調修行,隱藏自己的修為、神通、寶物等手段,降低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的存在感。」

「呃?」

紫夢寒面露驚愕之色,小心翼翼的道:「師父,我家裏的大人曾說過,修者必爭,既爭機緣,也爭氣運!若是不爭,哪有資源來修行?」

葉塵語重心長的道:「夢寒啊,你這就不夠穩健了!人體本身才是最大的寶藏,爭名奪利最終不過是大夢一場,千萬不要為了蠅頭小利而將自己置身於危難中!

不要參加任何不必要的切磋交流,比如,同門比試、宗門任務、下山歷練、秘境探險,等等,這些表面看起來可能會有所收穫,但會給你帶來數不盡的麻煩!」

人體本身才是最大的寶藏?

「是!弟子謹記!」

紫夢寒點頭,沉吟片刻,又問道:「師父,如果別人主動招惹我們,那該怎麼辦?」

「那就要看第二條了。」

葉塵的眸子中綻放出兩道光芒,沉聲道:「第二,若避無可避,就以雷霆手段滅敵!能動手就別廢話,能一招殺敵就不要動用第二招,能遠攻就不要近戰!一切以穩為主!」

「弟子知道了!還有嗎?」紫夢寒仔細體會著葉塵所言。

「第三,永遠不要讓自己涉險!能躲在幕後就不要顯露人前,能報馬甲就不要報真名,能用化身就不要使用真身!」葉塵諄諄教導。

「馬甲是什麼?」紫夢寒有些發愣。

「馬甲就是假名、虛名。」

葉塵苦口婆心的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有些秘法只要知道人的名字,就可以隔空咒殺。若是被敵人知道真名,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紫夢寒連忙點頭,小心翼翼的道:「師父,若是被強敵發現了真身所在,打又打不過,那該怎麼辦?」

「那就多學幾套遁法,時刻準備跑路!打不過還不跑?那不是找死嗎?」葉塵以一種看弱智的眼神看向紫夢寒。

紫夢寒被噎的無言以對。

葉塵手掌一翻,掌心中出現一個小玉瓶,遞給紫夢寒,道:「這是辟穀丹,吃一粒就可以一個月不餓,這些足夠你用兩三年的了。你的體質是先天廢體,關於你的修行問題,我還需要好好琢磨琢磨。這裏的院落都是空的,你隨便挑選一個院落先住下吧。」

葉塵簡單吩咐了一句,不再理會紫夢寒,駕馭虹光飛到湖邊盤膝靜坐。

葉塵收徒成功之後,獲得了一次劍道神通傳承,在外面怕鬧出動靜,現在返回到青雲峰,有顛倒乾坤五行陣做掩護,葉塵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受傳承了。

【恭喜宿主收徒成功,師徒界面開啟,宿主可隨時查看弟子的動向。】

【恭喜宿主獲得劍道神通——極境劍斬(是否傳承?)】

【極境劍斬:一種威力巨大的劍道神通,以極道境界的精氣神斬出一劍,可以瞬間爆發出十倍戰力。】

葉塵神色微動,想不到竟然開啟了師徒界面,這樣一來,就算以後弟子下山,也能隨時查看他們的動向了。

而這次收穫的劍道神通,可以爆發出十倍戰力,更讓葉塵大為心動。

「傳承!」葉塵心中默念。

「鏗!」

伴隨着一道清越的劍鳴聲響起,葉塵頭頂的虛空中凝聚出一柄寒光閃閃的利劍,透出一股斬滅一切的霸道氣息。

紫夢寒剛剛選了個距離葉塵洞府最近的院落,就遠遠感受到了那股凌厲的劍意,彷彿有一柄無形的利劍指著自己的咽喉。

而在青雲峰外,絲毫感應不到,一切都被顛倒乾坤五行陣隔絕了。

「刷!」

劍光閃現,數十米外的一株參天大樹被輕而易舉的削掉了樹頭,劍光速度不減的朝着高空沖了過去。

「嗡!」

高空中亮起一抹絢爛的五彩光華,五行之力翻湧,彼此相互生衍,快速將那道劍光攔了下來,快速消散在半空中。

從裏面能看到五彩光華閃現,但若是從外面看青雲峰,一切如常,沒有絲毫變化。

「好厲害!」紫夢寒眸子中異彩漣漣。

葉塵長出一口氣,有種非常虛弱的感覺,造化道經運轉,眨眼間就恢復到了巔峰。

葉塵的眸子中異常振奮,以他現在輪海境巔峰的實力,若是施展出極境劍斬,估計異象境……不,穩一手,還是保守估計吧,估計萬法境巔峰的強者也得飲恨!

「不能膨脹啊!我的實力還是太低了,今天收徒耽誤了半天,必須要更加努力的修鍊才行!至於紫夢寒的修行,確實讓人頭疼,一時半會兒也摸不清頭緒,還是先突破到萬法境再說!」葉塵收回思緒,默運造化道經,陷入到了某種玄奧的修行中。

「咦,萬道和鳴!就算是帝朝老祖宗,對道的領悟,恐怕也遠遠趕不上師父吧?」紫夢寒驚疑不定的望向葉塵所在的位置。

隨着時間的推移,紫夢寒都不由自主的被帶入到了萬道和鳴之中,身周隱約有玄奧的道韻瀰漫。

在紫夢寒的意識空間中,浮現出虛幻但卻異常浩大的異象。

太陽升起落下,皓月皎潔清幽,一顆顆星辰高高懸掛在死寂的黑暗中,神魔萬族若隱若現,烈火燎原,海浪滔天,建木通天,罡風呼嘯,雷電起舞,大雪紛飛……

這些異象,竟與葉塵覺醒鴻蒙道體之時的異象有幾分相似。

而葉塵對此毫無所知,已經完全陷入到了深層次的悟道中,正在全力衝擊萬法境。 第二日,天色微亮,梁烈和火老鬼便駕著馬前往盤龍城。

就在他們離開不到半個時辰后,來自躍虎城的數十萬金軍,剛好從他們住過的小鎮附近經過,而他們的前進方向和梁烈一模一樣。

…………

一日後,梁烈和火老鬼他們距離盤龍城的路途已不足百里,晚間即可達到。

此刻的盤龍城內,百姓人心惶惶,城樓上到處都是巡邏的士兵。

城內的大營內,燕天南正聽著陳興炎的彙報。

「虛連的金軍正駐紮在城外40里處,人數將近四萬。」

「而楊將軍等人,他們還在營帳內療傷恢復修為,他們帶回來的東籬士兵還有不到3萬人。」

燕天南面色鐵青,當他在兩天前收到楊永福發來的快報時,他就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測,只是沒想過,事實發生的這麼快。

「越虎城那邊的情況呢?這麼好的機會,袁鋒肯定不會放棄!」

燕天南又問道。

「根據昨晚的飛鴿傳信,袁鋒確實出動了,而且幾乎是全軍出動,如果速度夠快,今夜或者明早就能到達盤龍城和虛連他們會合!」

「哼!該死的金國人!」

燕天南憤怒,金國的二十萬大軍就要到了,也不知這盤龍城能不能守得住。

「梁烈呢?他回來了沒有?」

「回陛下,我們暫時還未收到梁統領回來的消息。」

「命令下去,把守城的將士再增加一倍,大炮,弓箭,巨石,木頭全部增加,我要把盤龍城打造成一座鐵城!」

陳興炎立馬屈膝跪拜,「末將領旨!」

…………

入夜。

趙百勝和一眾將士聚在營地里,他們圍著一個巨大的篝火坐著。

這番戰役的慘烈程度,刷新了新兵們對戰爭的認識,本來300多的兄弟,現在僅剩260人,這還是算上受傷的,如果不算受傷的人,可能就剩不到200人。

要知道,他們可是有著20副的玄鐵內甲以及數把玄鐵刀,但是即便如此,依然損失了這麼多的人,由此可見金軍戰力之強。

不過,戰爭雖然殘酷,所有的士兵卻沒有一絲的悔意,他們既然敢來當這個兵,就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生也好,死也好,殺敵護國最重要。

只要能多殺一個金軍,那他們就是賺的。

「趙哥,統領他啥時候回來啊?」

這時,甘陽向旁邊的趙百勝問道。

「快了,統領為我們全軍殿後,一人獨戰金軍的六位高手,他脫身後,肯定要先找個地方恢復恢復體力,等他恢復的差不多了,自然就會來找我們了。」

趙百勝這麼一說,頓時激起了大家的情緒,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梁烈那一戰的風采。

「統領真是夠強的,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練的?」

「統領連火焰都能變出來,簡直神了。」

聽著這幫小子的議論,趙百微微一笑,統領在這幫人心裡的地位是越來越高了。

……………

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吳聲和呂薇相對而坐,他們一人拿著一瓶酒,邊聊邊喝。

「吳聲,我還真是看走眼了,想你之前不過是個嘯聚山林的山大王,現在竟然成了殺敵衛國的英雄。」

呂薇笑道。

吳聲卻是搖了搖頭,「呂薇,你說錯了。」

「什麼?」

呂薇放下了酒。

「我不是英雄,我殺敵也不是為了保家衛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統領,我只是他手下的一個兵,他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有意思,你這話說的,確實不像是士兵該說的。」

吳聲喝下一口酒,「當不當兵無所謂,我是看上了統領,我也不怕你笑話,我感覺我能做他的俘虜,那是天意,是我倆的緣分。」

呂薇悻悻然,「我怎麼聽起來這麼彆扭。」

「哈哈!」吳聲付之一笑,「不管你信不信,我總覺得統領日後的成就不可估量,我倆以後就跟在他的身邊,洗心革面,絕對會有一番成就。」

「唉,你是高興了,你的俘虜身份早就被給撤了,而我呢,直到現在都沒有擺脫俘虜這麼身份。」

說到這,她又望了眼趙百勝他們,「而且,我總是融不進你們這些男兵,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喜歡你,不喜歡我。」

「你呀,就是架子太高,而且這脾氣也太爆了,搞得兄弟們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觸你,你要想融入我們,第一件事就是放低你的姿態。」

「怎麼放?」

呂薇問道。

「很簡單。」吳聲嘿嘿一笑,「你的身材這麼好,要是你願意在大家的面前跳一支舞,我敢保證,第二天,就會有人求著統領,撤去你的俘虜身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