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家兒子根正苗紅,一想到日後要娶這麼個玩兒,她就氣血上涌,血壓蹭蹭地往上竄。

她臉憋得通紅,急喘著氣,人晃了幾晃,險些栽倒。

孔家兄妹大驚失色:「母親,母親!」

相國府的府醫立馬向前查看,催著下人搬來凳子,又是揉又是按。。 電梯停在二樓,尤葉一人留下,其他人走下電梯,來到會所最高檔的一間女性浴室。

浴室分兩部分,先進入更衣室跟淋浴間,洗好后再進到裏面的浴池間,夏幽詩守在董素晴的身邊:「媽,慢點,地滑。」

「乖。」董素晴拍了拍夏幽詩的手背。

這就是夏幽詩的乖巧,這麼多人裏面,能享受到小輩伺候的,只有董素晴,如果尤葉也跟進來,兒媳婦和乾女兒守在兩旁,她該多威風。

尤葉怎麼會不懂董素晴的這種心理,她就算哄人也是有分寸的,讓她像奴才伺候主子那樣圍着董素晴轉,她做不到。

夏幽詩作為白城的名流小姐,見過不少奢靡的場所,眼前這富麗堂皇的浴池間,還是讓她驚艷了。

金碧輝煌的大廳,中間橢圓形的浴池,白色理石如玉,清澈滾熱的湯子上面,漂浮着一瓣瓣紅寶石般的玫瑰花。

淡青色的水汽中,混合著玫瑰特有的柔美綿長的香氣,彷彿人間仙境。

「乾媽,白城竟然有這麼好的地方!」夏幽詩不由得驚嘆。

「會員制,不對外的,一年的會費要七十萬。」董素晴解釋。

一提到錢,夏幽詩就沒了底氣,她被夏志遠那個缺德爹拖累的,快成了白城的笑話了。

「幽詩要是喜歡,改天我送你一張聯名會員卡,老帶新,你不用花錢的。」娜姨媽瞅著夏幽詩。

「這怎麼好意思……」夏幽詩有些惶恐。

「是啊,娜晴,別破費了,等我給幽詩辦一個。」董素晴不願意沾董娜晴的光。

董娜晴有些惱:「素晴,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太要強,七十萬呢,我有免費的,你何苦花這錢,我沒孩子,就當給幽詩的見面禮了。」

她既然這樣說了,董素晴也不能再說什麼,夏幽詩欣喜地謝了董娜晴,董娜晴笑了:「不用謝,陪我去沖個冷水浴,冷熱交替,對皮膚最好。」

董娜晴有這個習慣,其他人笑她保持皮膚緊緻,目的不純良,說了幾句黃色玩笑,夏幽詩起身跟在董娜晴身後,喜滋滋的,擺脫掉了今天穿衣不當的尷尬。

出了浴池間,淋浴區只有她們兩人,夏幽詩受不了冷水浴,在一旁陪董娜晴說話。

「這兒好吧?告訴你,一人間的泡池更好呢!」董娜晴笑着說道。

夏幽詩何嘗不想去一人間,自由自在的,在這兒還要伺候這群老太太,可她為了討好董素晴,從來不敢暴露真實的想法。

董娜晴早看出夏幽詩的心思,她說完,見夏幽詩露出嚮往的眼神,忽然神秘一笑:「今天我們包場,樓上只有尤葉一個人,告訴你啊,這樣也不好,一個人的浴池沒有人在旁邊候着,呼叫鈴要是壞了,密碼鎖從外面被鎖上,時間一長,裏面空氣可稀薄了。」

「那……呼叫鈴怎麼才能壞了呢?外面鎖門的密碼是什麼?」夏幽詩終於明白,七十萬的會員卡,不是白拿的。

「呼叫鈴你不用管了,鎖門密碼我告訴你。」董娜晴用手指在夏幽詩的手心寫了一組號碼。

「您怎麼知道這些的?」夏幽詩牢牢地記住了這串號碼。

董娜晴淡淡一笑:「這家會所,是我老公的。」

既然是她老公的,她肯定有辦法讓尤葉房間的呼叫鈴失靈,而為了防止客人私隱泄露,除了大廳,樓層內是沒有監控攝像頭的。

夏幽詩心裏有數了。

「娜姨媽,麻煩您告訴我乾媽一聲,我突然肚子好痛,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去吧,不用着急,我們在這兒還得泡一會兒呢,等你回來,哦對了,那密碼我老公不讓我跟別人說的。」董娜晴頗有深意地看了夏幽詩一眼。

「您跟我說過什麼嗎?我不記得了。」夏幽詩乖乖巧巧的。

這孩子穿衣服不太聰明的樣子,辦起事來倒挺機靈的,董娜睛看着夏幽詩離開,關掉了花灑。

姐妹里,她最不喜歡董素晴,年輕時就跋扈不講理,結婚了老公疼,兒子爭氣,更助長了她不可一世的氣焰。

而她呢,嫁了個丈夫要拚命哄著,多年來也懷不上個孩子,除了徒勞的留住美貌,什麼也做不了。

大家都姓董,人和人的命運怎麼差這麼多,她董素晴,憑什麼要享受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

董娜晴冷冷一笑,回到了浴池間。

。 殺就算了。

他現在就在鑒定室內,鑒定師要是死了肯定和他脫不了干係,引來麻煩。

所以,陳裂拒絕了血龍吟的請令,看向老者,漫不經心道:「多少錢?」

老者頓了頓,道:「十七萬。」

一根金條價值五萬,一共三十萬。

陳裂拿出六根金條放在桌子上,而後收起箱子,起身離開間,心下默默道:「盯着吧…」

【記錄:你的技能「血龍吟」開始死盯目標,隨時準備動手滅殺…】

鑒定室門被關上。

老者枯坐許久,神色間滿是掙扎和猶豫。

許久之後,一聲嘆息響起,意味深長…

鑒定中心大廳。

陳裂摸了摸臉上的口罩,思緒飄散。

那麼多人刷了那麼多年都沒刷到一號碎片,偏偏被他給刷到了,要真是巧合,那運氣也真是沒誰了。

很顯然,這不是運氣。

因為他沒有運氣屬性,不存在運氣的好壞,運氣沒有好壞就不會受到爆率影響。

不受爆率影響的話,出什麼東西完全純屬隨機?

或者是一號碎片的獲得有個先決條件,而他觸發了這個先決條件,所以必然會獲得…

陳裂漫步前行,思緒一頓后不再琢磨此事,目光落在那過道口中的壯漢身上。

還真是堅持不懈。

陳裂掃了眼四周,轉身走向大廳另一邊的過道。

「小子,你別跑。」

身後壯漢的聲音傳來。

陳裂沒有理會,在人群中快速穿梭,順利來到另一邊過道中電梯前。

正好,電梯門打開。

陳裂走了進去。

視線中,眼看電梯門緩緩關閉,一雙手忽然出現,緊接着,壯漢的臉出現在面前,微微喘息著,眼神兇惡道:「小子,跟我去擂台。」

電梯里的其他人皺眉。

陳裂想了想,沒有動手,畢竟現在的精神衝擊範圍有點大,會對周圍造成破壞。

「喂,你先跟我去擂台吧,竟然敢撞我老婆。」

有人出現,將壯漢拉的後退一步。

電梯門緩緩閉合。

關閉前,壯漢一邊與另一人推搡著,一邊不甘道:「小子,我記住你了,下一次絕對不會放過你。」

陳裂視而不見。

電梯開始運作。

一旁,短髮女孩好奇道:「你怎麼惹到他了。」

陳裂瞥了眼,沒有回答。

女孩繼續道:「他叫呂岩,是職業者團隊羅天殿的成員…」

電梯門打開。

陳裂走了出去,沒有再繼續聽女孩叨叨。

面前是交易大廳。

陳裂來到櫃枱前,將靳虹之前讓他代賣的屬性強化劑拿了出來,道:「賣掉。」

櫃枱內的旗袍女人熟練的拿出表格道:「物品信息,定價,個人信息填好就可以了。」

陳裂看了眼個人信息一欄,收起強化劑道:「不賣了。」

以防萬一,個人信息肯定不能暴露,免得因為地圖碎片,事後被人迅速查到自己。

見此。

旗袍美女見怪不怪道:「你可以匿名出售,但需要交保障金。」

保障什麼?

陳裂微微搖頭,轉身走向大廳里的卡座上坐下,隨手拿起一旁的平板瀏覽起來。

交易行跟淘寶差不多,裏面商品很多,什麼都有。

陳裂目光掃過一個個技能石,感嘆了下囊中羞澀后,直接搜索關鍵詞。

他要買鑒定術。

有了自己的鑒定術,以後鑒定物品就會方便很多,不用再來鑒定中心鑒定。

然而問題是鑒定術是鑒定師職業的職業技能。

職業等級到了,自然會開啟鑒定術。

陳裂無法擁有職業,自然也無法擁有鑒定術,因此,現在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交易行。

在輸入「可以鑒定裝備武器的技能」信息后,一個眨眼,搜索結果出現。

一共有十頁,每頁有十個商品,出乎意料的多。

陳裂意外了下,看向排名第一的技能石。

【火眼金睛,傳說級,售價:100000000。】

一個億…

陳裂果斷無視,看向下一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