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們在迴音水晶中大喊,但是他們已經遠離了車隊的通訊保障距離,喧囂的雜音已經屏蔽了他們的呼叫,車隊指揮部方向沒有任何指示傳來。不等他們做出實際的應對,天空中又傳來一陣攝人心魄的恐怖爆鳴。

這一次,格里菲斯具象出一支銀色的長戟。他與敵方騎兵正在迎頭對沖,雙方的距離在快速縮小,已經處於長戟的投擲距離之內。

銀色的長戟在他手中呈現出電流的銀色,像長弓射出的箭矢一般細長,轟鳴中脫手而出,然後以不可思議的軌跡向著上空加速,繼而向下俯衝。當它逼近地面時,光束已經快如閃電。它從半空中掠下,從側面攻擊。策馬衝刺的騎兵完全不能提防,當場又兩名騎兵被貫穿滾落馬下。

「全體突擊!」剩下的敖德薩騎兵集體放棄了騎射,紛紛拔出軍刀絕望的吶喊起來,「衝過去,和他近戰!」

「很果斷,」格里菲斯調轉馬頭,避開突擊的騎兵小隊衝擊,向著側面拉扯的同時取出槍袋裡早已迫不及待的血棘,「但是並沒有用處。」

「吉爾,遠程支援交給你們了!」他策馬加速,沖向敵人的車陣中心發起突擊。

「遵令隊長!」遠遠跟在他後面的突擊小隊長已經帶人迂迴到了敖德薩騎兵小隊的側翼,用毫無疑問的信賴目光看著遠去的指揮官和橫在前方的敵人,然後對身邊的同伴說道,「下馬狙擊,不要給隊長礙事。」

跟隨在他身後的兩名騎兵立刻下馬。他們從馬鞍上取下重型火槍和長弓,對準從前方通過的驃騎兵一輪齊射。隨著三聲爆鳴傳來,敖德薩的騎士們一片人馬嘶鳴。三名騎兵在第一時間被射翻,還打亂了後面騎手的衝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曹操父子驟馬衝波過河,【宛城十八騎】亦躍馬踏水來追。

才上得岸,曹操掉轉馬頭,觀望對岸情形。

只見典韋正以獨臂力戰張綉和胡車兒兩人,渾身血跡,神情癲狂。

曹操不由心中一痛。

曹昂喊道:「爹爹,快走!賊兵追上來了!」

曹操竦然一驚,早見十八騎行至淯水河中央,馬蹄濺起陣陣水花。

當先二人,張弓搭箭,呼地射來。

曹操側身躲過。但又有幾支飛箭射來!

再躲!曹操雖又躲過,但他的馬卻遭了殃。先是兩眼被射中,撲地倒了。緊接著,被一陣如雨亂箭射得如刺蝟般,眼見是不得活了。

旁邊閃出一人,揮槍將亂箭拔落,喊道:「爹爹快走,乘我馬匹!」

說完,將曹操扌周上馬,以槍尖刺馬臀,那馬負痛,載著曹操,狂奔而去……

曹昂挺胸傲立於岸邊,手中槍緊握,凝神迎敵。

槍出,如風似電!當先一人,被刺翻下馬,落入河中。

另十七人也已躍馬上岸,各各持槍,將曹昂圍在垓心。

一槍與十七槍,孰強?

曹昂再次槍出,刺刺刺刺刺刺刺……

不住有人落馬,卻並未受傷。

傷的是那些馬,碩大的眸子,十七雙,三十四隻,盡數中槍,眸中鮮血泌出,胡碰亂撞,非死即傷!

馬上乘者被掀將下來,穩穩落地!手中槍一抖,抖出槍花,盡擊曹昂之身!

好個曹昂!只見他一跺腳,一招「旱地拔蔥」,整個人凌空而起,有兩三丈高。

下落之時,手中槍隨身抖動,如「天女散花」一般,又如那大慈大悲的觀音廣施雨露。

槍花凌空而下,絢若煙花,煞是好看。

這一幕,被張綉看個正著。喃喃道:「假以時日,這小子的槍法造詣不在我之下。」

念及此,喊道:「車兒,你先戰他,我去去就來。」

胡車兒道:「主公放心去吧,他快不行了。」

張綉見典韋汗流不止,血流不停,模樣甚是狼狽。便點了點頭,提槍轉身,踏水凌波,到對岸去了。

那曹昂與十七人戰了約半個時辰,打鬥中,有一人忽地腳下踉蹌,被物所絆。

曹昂趁隙出槍,正中他胸口。那人慘叫一聲,撲地倒地。

十六人屏氣凝神,欲再戰。

傳來一個聲音:「你們退下」,卻是張綉。

十六人依言後退,分作兩隊,每隊八人。一隊到對岸助胡車兒去了,另一隊在旁觀戰。

張綉與曹昂戰了二十餘合,曹昂力漸不支。只覺張綉出槍快逾閃電,疾若風雷,使得密不透風,無絲毫破綻可尋。

張綉果不愧是【北地槍王】,一條百鳥朝凰槍使來,當真是神鬼難測。

又戰了七八合,張綉掌中槍忽地飛出,不待曹昂有何反應,已不偏不倚,透他咽喉而過!

曹昂睜大了眼,臉上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口中喃喃,吐語不清道:「好快的槍!」倒地。

張綉冷冷道:「割下他首級,送往曹營。」

早有一人應諾,取出利刃,砍下曹昂頭顱,繫於馬首之下。

那人縱馬而出,奔曹操逃跑方向而去。。《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277章偶遇刑熙彬 就在楊榮榮他們回城主府的同時,城中的一座宅院中的密室

密室之中氣氛凝重而詭異,透著一股妖異而慘烈的氛圍。

十幾個人恭敬的站立在神像前,神像下方的六角陣盤正泛著一縷紅光,一股分不清男女的邪異聲音自六角陣盤中傳遞出來。

「聖使大人,一切按照計劃行事,我們已經在巨石城內製造了恐慌,製造6起爆炸,犧牲普通教眾200名,犧牲後天初期護法1名,後天初期黑蓮殺手2名,計劃很順利,巨石城城主楊榮榮是一名只知道修鍊的武痴,很容易就中了我們的計謀,現在我們實現的成果比預期還要好一些,不止是城衛軍,就連楊榮榮的親衛隊和北海家的直系子弟都殺了不少。事情到這種程度,相信摘星學院很快就有反應。」

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躬身在神像前,進行彙報。

「好!先看看巨石城的反應,如果他們想要壓下來,你們就在城中刺殺一些重要人物,必要的時候把學院院長和城主殺掉。」

一種分不清男女的邪異聲音透過六角陣盤傳遞過來。

「回聖使,巨石城城主乃是當年輪迴戰隊中的成員,據說是當年輪迴戰隊中一個小隊的隊長,現在是後天巔峰強者。」

「屬下…屬下擔心憑藉教內在巨石城的力量,不足以擊殺巨石城主。」

慕壇主躬身,稍微有點緊張

「哦~這麼個小小城池竟然還有如此人物,看來也是懷才不遇啊,如果有機會,可以把這個巨石城主發展成我教信徒,共同反抗學院的統治!」對面聲音充滿了誘惑力。

「是!屬下明白!」

「既然如此,那就對學院那邊下手,讓巨石城越亂越好。」

對面聲音逐漸嚴厲起來。

「是!」

「好了,辦好此事之後,你們隨即撤出巨石城,對於你們,我自有其他安排。」

下面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齊聲躬身應聲。

待抬起頭來,六角陣盤的紅茫已經斂去。

眾人齊齊鬆了一口氣,開始議論起來。

慕壇主輕輕咳嗽一聲,止住下面議論。

「剛才聖使大人的吩咐你們也明白了吧,為了聖教的大業,我們必須有所犧牲,今天犧牲的二百名兄弟,聖教自會接引去神的國度,我們要秉承一心,全力完成聖使大人的計劃。」這位壇主臉上一陣狂熱的神色,看向其他眾人,只見周圍十幾人,人人眼神狂熱,面色激動。

「無當聖母!真空家鄉!」眾人喊了會兒口號,壇主便衝下面一人說道:

「傳功使,一會兒散會,你立即組織教內成員發動攻擊,重點針對北海家和巨石學院。」慕壇主看著下面一白髮老者。

「是,壇主!」白髮老者躬身應道。

「左護法,教內所有黑蓮殺手都派出去,緊盯著北海濤,待其落單之後,我要親自動手,要用他的血,報聖子之仇。」

「是」左護法躬身。

「右護法,你安排人檢查密道,確保我們能安全從密道進行撤退。」

「是,壇主」右護法躬身道。

邪教這邊籌劃著什麼,讓整個巨石城籠罩在巨大的不安之中。

城主府

六人還在愉快的打著牌。

楊旭已強大的精神天賦一直遙遙領先,連帶著和他一個隊的姜軍和張貝貝也從沒輸過。

「嗨,老娘我就不信了,我能一直輸。」王嬌嬌單腿踩在椅子上,左手拿著一把牌,右手拿著半個水果,嘴裡含糊不清。

「大王六個1」啪的一聲

「這牌有人要嗎?」

「哈哈,我就知道沒人要!一個3,走了」

這是王嬌嬌兩個小時第一次贏。

就在這時,張得勝突然沖了出去

「老大回來了」張得勝邊往外走邊說著

「父親回來了!」楊旭扔下牌。

「叔叔回來了」楊龍扔下牌。

「榮叔回來了」貝貝、小寶也扔下牌

「哎。哎,別扔牌啊,我這是第一次贏。」王嬌嬌喊著幾人

「王會長,那我就把牌先收起來了」王嬌嬌在巨石城有個商會,專門走從巨石城到前線的商道,喜歡人們叫她王會長。

「小紅呀,你說這幾個小子,唉」王嬌嬌看看牌再看看小紅。

「收!收起來吧」王嬌嬌揮揮手,也跟了出去。

幾人到了書房外,見到北海濤和一名中年男子,正是巨石學院副院長,北海濤的同胞兄弟,北海浪!

「院長好」幾人沖北海濤行禮

「副院長好。」幾人沖北海浪行禮。

「是你們幾個啊」北海濤二人看著楊旭幾人,緊繃的臉色勉強露出一絲微笑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白日里你們救了北海奇,我代北海奇謝謝你們幾位了!」北海濤看著幾人道

「都是應該的,畢竟都是同學嘛!」楊旭笑嘻嘻回道,作為巨石學院首席,北海濤的面可以說經常見到,雖然兩家有點不對付,但是北海濤對楊旭也沒有過苛責,所以彼此也沒有多太多拘謹。

「現在北海同學沒事了吧。」

「已經沒事了,現在正在家修養!」

「沒事就好。」幾個人說著沒營養的場面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