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說起這個,裴雲芝之前也的確是有想過,可又怕自己提出來,教他們大戶人家的規矩禮儀,讓他們面子上過不去。

這會兒聽到這小子主動提起,她自然是願意的,不然總在李家白吃白住,她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

「這沒問題,我隨時都可以。」

「那太好了,我這就去跟家裡人說一聲。

哦,對了,我們明天要回鄉下,你就跟我們一起吧,不當出遊了,路上正好可以順便教我們那些規矩禮儀,我也跟著聽聽。」

他這麼說,裴雲芝就笑

「你倒是沒有那些書獃子們的迂腐酸氣。」

「嘿,我是神童嘛,我跟他們能一樣嗎?」

人家和楊佳第二天的確是想要過來道賀的,結果聽他們說直接要回老家店也只好做罷。

從府城回去的路上,李家母女幾人坐在一輛馬車中,裴雲芝就順便給跟們講一些大戶人家的規矩禮儀。

從見客要穿什麼樣的衣服?見什麼人,穿什麼樣衣服,還有什麼樣的下人,做什麼樣的事。

趙氏聽的驚呼不已

「我的老天吶,這大戶人家穿衣,吃飯,走路,見客都有規矩!

就連下人的穿衣吃飯走路也有規矩,這一天天的啥也不用幹了,累不累呀?」

三丫就道:

「娘,那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可不是什麼都不用幹麼。」

裴雲芝便道:

「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也不是什麼都不用干,夫人們要管家,管理整個府里的吃喝用度,要去和別家的夫人們交際。

小姐們要學琴棋書畫,規矩禮儀,針線女紅,到了要出嫁的年紀還要學著管理府中事物。」

「啊?竟然還要學這麼多啊!」

李家柒見,五姐六姐對視一眼,各自聳肩,不免覺得好笑。

趙氏真的就有些著急

「二丫和三丫,一個今年成親,一個明年成親,那這規矩禮儀可得趕緊學起來。」

說完又看著其她三個道:

「你們也趕緊跟著學,誰知道你們以後找的是什麼樣的人家。

要說你們都沒有你們大姐有福氣,看你大姐找的婆家,離家近不說又知根知底,那鄭家對你大姐多好啊!」 費爾奇的大喊讓原本氣氛壓抑的餐廳瞬間炸開了鍋!

小巫師們議論紛紛的討論聲幾乎要掀翻了霍格沃茨的天花板,尤其是格蘭芬多的小獅子,久經戰場的他們已經在這瞬間在腦內製定好了拯救奇洛刷分的步驟,甚至連向奇洛張口要的加分都想好了。

這可是冒著被熏死的危險將教授從苦難中拯救出來的大事兒啊!

『我們可是救了教授的命!』

小獅子在腦子裡腦補著。

『這開口加個一百分不過分吧!不過分吧!教授的命值這麼多對吧!』

激動得渾身發抖的小獅子們齊刷刷的拔出了魔杖,清水如泉這個咒語可是一年級就教過了,幾百道泉涌噴上去,就算奇洛在龍糞堆里腌入味兒了,小巫師們也能把他洗得乾乾淨淨,順帶完成以下『奇洛頭巾下到底藏著什麼』的懸賞任務。

「安靜!」

一聲震耳欲聾的洪亮聲音從教師席上響起,鄧布利多對自己使用了『聲音洪亮』的擴聲咒,之前他不是沒開口,然而他的聲音淹沒在了學生們的吵嚷之中。

頓時,原本鬧哄哄的餐廳變得鴉雀無聲,鄧布利多的威嚴在霍格沃茨里是相當深厚不可動搖的。

「請收回魔杖,雖然你們的好意奇洛教授應該會很歡喜,但是如果一整條走廊都被糞水浸泡了…..」

鄧布利多盯著那群蠢蠢欲動甚至已經開始偷摸著溜走的小獅子。

「那麼參與者就負責把走廊清理乾淨吧,不準用魔法。」

「…….」

小獅子臉色興奮的表情頓時一僵….

「教授,現在可是晚飯時間,我們還沒吃呢。」

本就膽大包天的雙胞胎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淚水對著鄧布利多開口,「我們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這一頓不吃….這得給我們造成多大的心理傷害呀…..」

他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著,麥格教授額頭的青筋都在此刻一蹦一跳的。

本來還想多說什麼的雙胞胎敏銳的察覺到了作死警戒線正瘋狂的向他們靠近,渾身汗毛炸起的雙胞胎頓時哭聲一收。

「鄧布利多教授!麥格教授!快點去救奇洛教授吧!再晚一點他真的會被大糞淹沒慘死在辦公室門口的啊!」

「我們還年輕,少吃一頓就少吃一頓,不礙事兒的,就算留下了心理陰影,不就是龍糞味兒的土豆泥、煮土豆、烤土豆、土豆派嘛,忍著噁心以後我們也能….嘔~~~」

頓時被氣笑了的麥格教授沒好氣的瞪了眼這倆不嫌事兒大的活寶,萬幸的是,雙胞胎之前的努力她還看在眼裡,這讓她在此輕輕的放過了兩人。

「我不建議你們跟上來。」

感覺心累的鄧布利多嘆了口氣,他揮動魔杖給自己來了個完美的泡頭咒,然後步履匆匆的走在了最前方。

他的動作讓其他準備一同前往的教授們有樣學樣的為自己來了個能夠提供新鮮空氣的泡頭咒,雖然還沒到事發地點,但身上沾了龍糞的費爾奇….他已經很夠味兒了。

「不建議不代表不能去啊!」

在教授們離去之後,不知道是誰發出了這聲感嘆,這個冷僻的咒語在六年級才會學習,難度不算低,是七年級高級巫師考試上經常遇見的題目,為了就是防止巫師把自己淹死。

那些六七年級的學長們連忙對自己施法,成功的人並不在少數,七年級幾乎人人都行,六年級則有部分魔咒課不過關的傢伙喪氣的失敗了。

「走走走!快點,不然沒戲看了!」

百來號六七年級的巫師腳步匆匆的小跑而去,他們十分不講義氣的拋下了低年級的學弟學妹們,畢竟走廊就那麼寬,圍觀的位置可是不多的。

「韋斯萊先生,別告訴我這事兒和你有關?」

在通往二樓的樓梯處,麥格教授壓低了聲音瞥了眼偷摸著跑路的羅恩三人,這仨小巫師共用了一個超大號的泡頭咒,除了露出了三雙腳以外,他們渾身上下都被泡頭咒的大泡泡給包裹住了。

「怎麼可能啊教授,我跟皮皮鬼可是死敵,他沒被我揍了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這傢伙看見我就想抱著大糞蛋給我來個自殺式襲擊,我的障礙重重就是在皮皮鬼身上練出來的。」

通過泡頭咒傳出的聲音有著一股奇怪的感覺,就像是隔著一層保鮮膜說話一樣,聲音悶得很。

「不考慮一下把身體也包住嗎教授?身上萬一沾上了龍糞那可就完蛋了,不說換不換衣服,這噁心人啊。」

被羅恩這麼一提醒,走在前面的教授頓時抖了個激靈,這傷害確實不大….可的確是噁心人….

「說不定奇洛教授正在龍糞堆里拚命掙扎,扒糞塗牆呢。」

最後這句補刀捅進了教授們的心眼子里,他們默默的再次揮了揮魔杖,學著羅恩他們一樣,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就連鄧布利多也是如此。

雖然有了泡頭咒的隔絕臭味兒,但那慘烈的景象依舊是令人心生恐懼。

皮皮鬼瘋狂大笑著移動著一堆又一堆四散開來的龍糞往最高的那個山包上澆灌下去,作為一隻特殊的幽靈,皮皮鬼有著其他幽靈無法做到的,接觸實體的能力。

奇洛不是沒有掙扎過,但被這重達一千磅(900多斤)的龍糞當頭砸下,本就是從昏迷中被臭醒的奇洛力氣早就去了八九分,就算他努力的掙扎,但有著皮皮鬼源源不斷的搬運,這壓在他身上的龍糞堆怎麼推也推不完。

皮皮鬼是會對教授稍稍有些尊敬沒錯,但這教授隊伍中絕對不包括奇洛這個吊車尾,皮皮鬼懾服於武力和威嚴,然而奇洛壓根就沒有過這東西。

「你出來呀,你出來呀,大蒜頭奇洛,現在你變成大糞頭咯~~~~」

瘋狂玩屎玩得不亦樂乎的皮皮鬼甚至都沒注意到教授隊伍的靠近,當他無意間發現這群套著大泡泡走來的人們時,皮皮鬼差點沒被嚇得摔到那龍糞堆里。

「是韋斯萊指使我這麼乾的!就是他!」

皮皮鬼尖叫著大喊,他伸手指著羅恩瘋狂的開始了甩鍋。

「沒錯就是他!就是他!」

就在皮皮鬼瘋狂大喊的時候,一根粗大的魔杖指向了他的身體。

「障礙重重。」

「大爺!大爺我錯了!大爺饒命啊!大爺!」皮皮鬼左突右沖,然而並不能逃出這違規強度的魔咒的封鎖。

「漂浮升空。」

「是我自己乾的,我是自己乾的!和你沒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啊大爺!」

「清水如泉。」

「饒了小的吧!我錯…..咕嚕咕嚕咕嚕~」

隨後羅恩攪動了魔力漩渦讓那團黑綠色的糞水混合物裹著皮皮鬼在其中瘋狂的旋轉,以前是大糞蛋,這次換了配方,用的是奇洛扒拉過的龍糞。

「這下我願意相信不是你乾的了,羅恩。」

麥格教授心情複雜的看著正晃著手指指揮那糞水漩渦轉圈圈的羅恩。

「皮皮鬼和你…可真是不共戴天的仇啊…..」

「當然了,我可是好學生,怎麼會和皮皮鬼混在一起。」

「您也覺得我做得很對的吧,教授。」

沒了皮皮鬼的運屎大業,真正拼屎掙扎的奇洛終於有了喘息之機,他窮盡此身最後的力量瘋狂的扭動著,隨後艱難的將自己的身體從沉重的龍糞堆里扒拉出來。

「到底是誰幹的!誰幹的呀!快出來!你快出來……」

一把鼻涕一把屎從龍糞堆里掙紮起身的奇洛在吸入一口相對新鮮的空氣之後悲憤的大喊著,那濃重的委屈不足為人道之,你無法想象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他掙扎存活至今。

沒有嘗過別人的苦,就莫說那是多麼輕鬆的事情,我認為,我覺得,我感覺這些詞等某天有幸被屎淹沒時再談吧。

「是皮皮鬼,奇洛教授。」

鄧布利多在泡泡里揮了揮魔杖,正在一小團糞水裡瘋狂翻滾的皮皮鬼終於脫離了那可怕的地獄,不過因為他不是人,所以哪怕能夠觸碰到實物,但身上也不會被這些東西弄髒。

「那現在,能告訴我們事實了嗎?皮皮鬼?」

鄧布利多和顏悅色的開口,輕聲的問詢著。

「我撿到了一顆大糞蛋,上面寫著特製品:大蒜口味專用,然後我正巧遇見了奇洛,於是就…..」

皮皮鬼老老實實的跟鄧布利多交代著,畢竟這學校里他真怕的也就兩個半,一個是血人巴羅,一個是鄧布利多,剩下的半個是他一直鍥而不捨想要打敗的大魔王羅恩。

「我完全沒想到那顆大糞蛋炸開之後會變出這麼多的屎,不過製作這個的東西的傢伙可真是個天才!」

皮皮鬼在老實了一小會兒之後再次興高采烈的開口:「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你到時候就等著被屎淹沒吧!韋斯萊家的小鬼頭!」

「略略略~~~」

吐著舌頭一下子穿牆飛走的皮皮鬼留下了一連串賤賤的笑聲,這傢伙是在霍格沃茨因為某種巧合誕生的存在,除非霍格沃茨自此消失,否則皮皮鬼將永遠和霍格沃茨相伴,將惡作劇和戲弄進行到底,這是鄧布利多也無法改變的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