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借林太太吉言,我們幽詩肯定會很快開花結果,前幾天她體檢,這孩子健康著呢,天生就是當媽的料!」

張婉跟上這一句,自以為喜興,董素晴再想抱孫子,聽着這麼低俗的話,也是皺了皺眉頭,沒法兒往下接。

當着未來公公的面兒,直接就說自己女兒生育能力強,張婉也不嫌害臊。

夏幽詩實在羞慚,朝奶奶求救,夏香凝也坐不住,兒子的這兩個太太,一個硬邦邦,一個俗不可耐,幸虧還有孫子夏恆,不然夏家真是後繼無人。

「林太太的安排很周到,幽詩嫁到林家,我們放心。」夏香凝向董素晴點點頭。

董素晴很尊敬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太,笑着回禮:「您客氣了,以後幽詩也是林家的人,我們不會虧待她的。」

「媽,您現在的身體要在公寓養著,方便每天去醫院做例行檢查。」林昊楓等她們都說完,不動聲色的提出了不同的意見。

董素晴臉色一暗,身體確實是她的心頭大患,就算想抱孫子,也不能馬虎。

不然哪還有命看着孫子長大。

「真的不能回別墅?那你跟幽詩回去住。」董素晴退了一步。

「我們也不回去了,現在住的別墅,兩個人住大小正好,以後等媽康復了,一起回去。」林昊楓貼心地給董素晴盛了一碗熱湯。

隨即又加了一句:「媽不在家,回去心裏空空的,所以,媽要聽話,趕快好起來。」

一句話,把董素晴說得眼淚汪汪,一邊喝湯一邊深情地看着自己的兒子,越看越疼愛。

兒子說的話,她自然也都同意了。

一旁的夏幽詩心情起起伏伏,聽到能搬進林家別墅,不知多高興,有董素晴天天催生,林昊楓孝順,不可能忤逆。

可是如果只有她跟林昊楓兩個人,夏幽詩彷彿看到自己像個透明的孤魂野鬼,在林昊楓的別墅里飄來飄去,他根本就視而不見。

纏着林昊楓這麼多年,夏幽詩自信全無,對哄林昊楓上到她的床這件事,一點把握也沒有了。

張婉在一旁琢磨起來,以她樸素的價值觀,嫁入豪門卻不進林家的大別墅,女兒這婚結得有點吃虧。

蠢了一晚上,這回長了心眼,張婉試探得問道:「這麼說,我們準備的嫁妝,要搬到小林總現在住的別墅里?」

「可以,客房已經收拾好,你們想搬什麼都行。」林昊楓一邊給林久山盛湯一邊說道。

他今晚這湯盛得有點頻,好像是專門帶爸媽來喝湯,而不是討論結婚的。

「什麼,客房!」張婉像一隻尖叫雞。

夏幽詩再怎麼裝着有涵養,也被客房兩個字深深刺痛,林家這是娶了個房客?

董素晴跟林久山都坐不住,兒子這一聲「客房」叫他們摸不著頭腦,難道結婚就分居,一個主卧,一個客卧?

林昊楓給爸媽都盛完湯,又給自己盛了一碗,津津有味的喝了幾口之後,環視一圈:「你們怎麼不喝湯?」

除了他,誰能喝得下?

夏家的人,除了張婉尖叫一聲之外,都不敢再說話。

想千方百計把夏幽詩塞進林家的是他們,連夏香凝都不得忍氣吞聲,為了壯大夏家,將來留給孫子夏恆。

董素晴不得不開口:「昊楓,別開玩笑,結婚這麼大的事,你讓幽詩睡客房?」

林昊楓笑了:「哦對了媽,我有好消息告訴您,澤初找了幾位國外的同行,他們為您成立了專門的研究小組,會找到最適合您的治療方案,澤初說,您換腎的幾率將大大降低,會長命百歲一輩子。」

夏幽詩一愣,難道自己的腎,對董素晴已經沒那麼重要了?

林昊楓又轉頭對夏香凝笑道:「夏老太太,公司的技術人員說過,研究美妝古方麻煩多,成本高,不如直接走現代美妝的路子,但我們林夏將是一家,我會儘力保證夏家的美妝方子不失傳。」

夏幽詩聽懂了,奶奶吞進肚子裏的美妝方子,對林昊楓來說,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笑容掛到臉上,夏幽詩笑得溫柔甜美:「你們看,昊楓工作多忙多辛苦,所以呢,睡到客房是我主動提出來的。」

。 第677章

電話一斷,秦歌表情僵硬。

她原地站著,情緒壓在極致。

不知道過去多久,秦歌終於壓住了心底的情緒。眼淚硬生生從眼角里,又憋了回去。

一旁,唐昊正打量著秦歌。

他眼神很靜,如同一隻野獸在盯著自己的獵物。只要秦歌有任何一點不對勁,唐昊能夠立馬察覺出來。

秦歌掛斷電話,說道:「唐昊,我讓你答應我的三件事,第一件事已經做成了。」

唐昊玩弄著手中的一個玉球,無謂的笑了。

「我給你三次機會,這三次機會裡任何一次機會,你只要對我提要求,我都可以做到。」唐昊玩味的看著秦歌,即便是看著秦歌,他的眼神依舊充滿殺傷力。

如同一個君王,在看著自己的妃子。

秦歌微微點頭,說:「第二件事,我想要冰髓。」

一秒記住https://m.net

唐昊目光一凝,眼神之中帶著幾分不爽。

他的消息能力,堪稱通天。

光是身邊斷臂帝的強大,就能讓無數人震驚。

更不要說,唐家本就是醫藥世家。

他怎麼會不知道,秦歌要冰髓做什麼。

陳天選那位隨從白兔,她的病,必須要冰髓才能治。

秦歌見唐昊在猶豫,冷聲說:「怎麼,不願意給?呵呵,我還以為唐昊是什麼人物呢。答應的三件事,竟然做不到。」

唐昊知道秦歌這是激將法。

但他無所謂的笑了笑,對旁邊的管家說:「給秦歌小姐,拿冰髓。三件事,兩件事都是為陳天選著想,呵呵,真是個廢物男人。秦歌,我答應你兩件事,剩下那件事,如果再和陳天選有關,你是在挑戰我的底線。」

「去,拿吧。」

管家臉色一愣。

言語之中,震撼不已。

「少爺,冰髓可是無價之寶,即便是絕世唐門也……」

管家還沒說完,唐昊冷冷的回應道:「我讓你拿,你就拿!」

管家沒有辦法,只好去唐家的存貨庫里,拿出來冰髓。

冰髓一出,整個房間里,寒氣凜然。

秦歌接過來冰髓,身體都在顫抖。

她潔白的手,盡量拿住冰髓。

渾身冷得發顫。

確認好后,秦歌把冰髓包裝起來。

隨後,拿出房間去。

在房間外,秦歌的母親孟氏正在等著。

見女兒出來,孟氏一臉著急:「女兒,怎麼樣?」

秦歌微微笑著,說:「媽,沒事,你不用擔心我。」

孟氏看著秦歌,那是自己的女兒。

她能看不出來,秦歌現在的臉色是在說什麼?

秦歌沒理孟氏,而是把盒子遞給她,說道:「媽,這個盒子里的東西你拿好。」

孟氏的臉瞬間煞白。

「這盒子里是什麼東西?」

秦歌只是淡淡的說:「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是女兒給陳天選的,以後我要嫁入唐家,自然要和陳天選斬斷一切聯繫。這是為了我好,也是為了陳天選好,更是為了秦家好。」

孟氏聞言,已經察覺到。

自己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哪裡是在為了自己和秦家好。

分明是在為了陳天選好。

孟氏拿著手上的盒子,對秦歌說:「放心,媽親自去送。」

出了唐門外。

孟氏卻怒髮衝冠。

她一把將盒子砸在地上,罵道:「陳天選,你禍害我女兒還不夠?」

「還要給你送東西?你怎麼不去死!」

盒子仍在地上,孟氏又踩了兩腳。

接著,又往盒子上,猛吐了幾口。 周陽沒看到傳音,倒是宿舍里五開黨的李斌看到了傳音。李斌對周陽說道,「傳音有人M你。想買戒指。讓你看到信息M他。」

旁邊正在跑儲備,一個窗口看奔跑吧兄弟的孫強說道,「什麼戒指啊。」

周陽說道,「一個超級簡易的戒指。」

孫強說道,「我看看。」

周陽說道,「在CBG掛著。搜索靈飾,收藏數最多。排第一的120戒指,悅碧水。」

孫強打開CBG,搜索靈飾,點擊收藏數最多,排第一的靈飾,120級戒指,悅碧水,收藏數3746,點擊,賣家冰零零0000,查看戒指的屬性,防禦35,法術暴擊等級15,法術暴擊等級14,法術暴擊等級16,特效超級簡易。孫強說道,「這戒指可把我牛\1逼到了。擺了180萬。」

這吸引了旁邊的五開黨和化聖9,打開CBG,點擊靈飾,收藏數最多,找到這件靈飾。查看靈飾的屬性。化聖9說道,「這戒指也把我牛\1逼到了。」

五開黨說道,「流口水。」

孫強說道,「周陽,要發財了。」

五開黨說道,「周陽,這戒指你什麼時候鑒定的啊。」

周陽說道,「零辰0點多。」

孫強說道,「昨晚我看到你11點30左右沖涼去睡覺了。然後,12點后又從床上爬起來,坐在電腦前,直到0點40上床左右睡覺。就是這段時間出的嗎?」

周陽說道,「是。」

五開黨說道,「鑒定了多少件出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