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們也想知道。」

伏特加滿臉苦笑。

貝爾摩德沉思片刻,說:「這個神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們要殺鈴木史郎的,他又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計劃的?」

一聽此話,琴酒的目光也被吸引過來。

他心裏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那個神是怎麼知道他的計劃的?

要知道他很謹慎,哪怕是參與這次行動的卡爾瓦多斯等人,也是在最後時刻才知道他的計劃。

按道理來說,不可能有外人知道他的計劃的。

伏特加聞言,眼中突然露出一抹震驚。

「你想到了什麼?」

貝爾摩德看着他。

伏特加說:「我們第一次見到那傢伙的時候,他稱自己是無所不知的神,所以他把自己稱為神。」

「現在想想,這傢伙可能真的是神,真的無所不知。」

說到這裏,伏特加眼裏已經露出了幾分害怕之色。

「夠了!」

琴酒突然斷喝一聲,滿臉不悅之色。

伏特加嚇的一哆嗦,但還是硬著頭皮說:「大哥,我沒有說錯啊,你想想,我們的計劃是多麼的周密,不可能被外人知道的。」

「可是他彷彿早知道了,除了神,誰還有這種能力?」

見伏特加硬著頭皮也要說出琴酒不喜歡聽的話,看來那個神給伏特加帶來極大的影響。

貝爾摩德不禁微微垂頭,心想那個神難道真的無所不知?難道真是神?

不可能!

如果他真是神的話,也不會用槍去狙擊科恩了。

但是,此人必然極其厲害,能力高超。

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貝爾摩德尋思一番后,饒有興趣的問:「伏特加,你們和那個神第一次見面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儘管此事琴酒也曾經對大家說過,但肯定只描述簡單的過程。

不會把此事的詳細內容說出來。

所以,至今,除了伏特加和琴酒之外,還沒誰知道他倆第一次見到那位神的詳細經過。 「有請林導!」

「有請高媛媛!」

「有請……」

在金緯的介紹下,林東峻帶着主創人員一一登台。

「啪啪啪啪……」上千人的影院內,掌聲從四面八方傳遞過來。

聽着越來越響亮的掌聲,眾人臉上也都是笑容,不斷和觀眾們問好。

電影首映禮林東峻已經參加過好多次了,所以對這些流程內容都已經非常熟悉了,眾人上台之後和主持人金緯聊得很開,關於《超體》的各個方面不斷刺激著影迷的熱情。

林東峻、大美媛、陳保國、梁家暉、崔岷植、阿寬部等眾人都表現得很不錯,主持人特別關照了梁家暉、崔岷植、阿寬部三人,畢竟那句話怎麼說來着:外來的和尚好念經嘛,新世紀初,國內影迷對大陸外的影星還是很感興趣的。

讓林東峻感覺稍微安心的是大美媛對之前林東峻和許啨消失的那段時間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臉上一直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這讓林東峻突然覺得這段時間以來大美媛好像有了不小的變化。

很快燈光黯淡下來,影片開始了正式放映。

……

「像我們這種原始動物,活着似乎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爭取時間。」演講台上,陳保國扮演的教授正在香江向大家做演講,「時間的不足讓永恆延續成為我們體內每個細胞的唯一目的……」

坐在第三排的茜茜正目不轉睛地盯着銀幕,旁邊坐着她的老媽也看向銀幕。就在這時,銀幕上出現了她漂亮的臉蛋,戴着眼睛,手握鋼筆擱在筆記本上,一副認真聽講的樣子。

「媽,快看,是我……」看到自己首次出現在大銀幕上,有點小激動的茜茜趕緊搖了搖旁邊老媽的腿。

「看到了,」旁邊笑容滿面的劉母握了握小姑娘的小手,「我們家茜茜最漂亮了!」

畫面只持續了兩秒鐘,很快就切到了其他聽講座的人,劉雨菲有點小小的失望。

哎,也不知道峻哥哥什麼時候才給我拍電影呢!我也想當電影女主角唉!她側着身子看向前排中央的林東峻,正好能看到半邊臉,不過很遺憾,峻哥哥沒有回頭看她。不知道峻哥哥在想什麼,茜茜暗想着,她能感覺到他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銀幕上。

小姑娘心裏又盤算起來了,她已經在北電上了快一個學期的課了,而且為了更好應付《天龍八部》中王語嫣這個角色,就連節假日她也在補課,磨鍊演技。

前幾天也就是12月初,她老媽已經和新世界電視相關負責人簽訂了相關協議,她也拿到了部分劇本,開始揣摩王語嫣這個角色,畢竟,距離這部電視劇開拍也就兩個多月了。

這是一部數千萬元的高投資電視劇,新世界+金鏞劇改編+總製片人大鬍子,這種配置……聽媽媽說圈子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為裏面的一個個角色競爭,而她,已經提前鎖定了女主角。

想到這裏她不由會心一笑!她相信,前面星光璀璨的世界已經為她打開了一角。

銀幕上電影還在繼續,林東峻已經看過數遍了,所以在電影放映后他就走神了。

這段時間他真的是非常忙碌,不管是電影《超體》還是《房間》,或者接下來新世界的數部電視劇,這些事情他處理起來當然是遊刃有餘的,畢竟他手下現在還是有不少能獨當一面的團隊的。

事業的忙碌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讓他疲憊的是圍繞在身邊越來越多的女性們,畢竟隨着他的實力越來越強,不管是主動狩獵還是圍上來的女性也越來越多了,如何處理好這些關係,保證後宮安穩變得愈發重要。許公主的焦躁只是其中之一罷了。

自從菲姐產子之後,這段時間以來,林東峻對女人以及孩子已經深思數次了。

他還不到二十三歲,就已經有了一個私生子,這一度讓他有點焦慮,當然在菲姐以及其他人面前他從來沒有表露出來。

腦海中菲姐、大美媛、曉冉姐、曾嚟、許啨、楊鱈、董漩、陳恏等身影不斷閃過,當然還有范小姐、玬晨姐等一眾友誼賽小夥伴,少不了的還有大部分時間陪在他身邊的助理劉滔……

要說他和這些女人間的關係,也是有深有淺,最早相識的菲姐、大美媛,當然算是感情最深的了,其他的或多或少都夾雜了不少其他的東西。林東峻對此早就有充分的認識,畢竟兩世為人他也沒自戀到讓接觸過的所有女性喜歡上自己,畢竟他也只是饞她們的身子而已……

不過在他還能夠充分滿足她們的需求、在他還有足夠的財富、權勢,林東峻相信沒有人想要離開自己,反而飛蛾撲火的或許會更多……

思緒有點飄忽,過目不忘的好處就是你隨時能夠想起和女人們相處的一點一滴,一張張郵票在腦海中不斷翻滾碰撞,既然老天給了他第二次機會,他可不能白白浪費啊。

所以,這只是個開始啊……

流落在外的不少七零后的花朵們或許他也不用再拒絕他們了,不然過了保質期可就不好了,畢竟八零、八五后的小花們已經在茁壯成長,等著上線呢!!

就在這時,林東峻感覺有人碰了碰自己的手臂,回過神來,「哦,怎麼了?」林東峻側過頭低聲問大美媛。

「我演的電影不好看嘛?還是你不喜歡你拍的電影?」大美媛看了林東峻一眼無語道,「你發獃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哦哦,怎麼會呢,剛才腦子裏有了一個點子,也是一部科幻片,說不定什麼時候可以寫一個劇本……」林東峻有點尷尬,摸了摸鼻子悄聲道。

「哼……」大美媛冷哼一聲,不再多說。

首映禮前許啨的一舉一動早在她的觀察中了,而且某些動作她就是做給許啨看的,畢竟上次在片場之後,她就對許啨很不滿了。

今天是她的主場,她是今天的主角,沒有人可以掩蓋她的光芒,她有這個自信,而看着許啨滿是嫉妒又無可奈何的模樣,她的心裏別提有多暢快!

哼,老娘就是這麼小心眼!當然他也有自傲的本錢,《我的野蠻女友》讓她火遍亞洲,《十七歲的單車》讓她在柏林稍稍露了一面,這部《超體》再次火遍亞洲已經是**不離十的事了。

同齡段女星在電影這塊就沒有比她更火的了!

她可是知道許公主自從《巴黎戀人》熱播之後,對新世界出品的影視劇可是熱心了不少,特別是電影,畢竟誰都想出演能大紅大紫的片子,而目前能保證片子大火的導演可沒有幾個!

新世界能拍電影的導演可沒有幾個,林東峻每年的產量也有限,除了菲姐和她,林東峻還沒有給別人女人機會,而林東峻的下一步文藝片還是她這個名義上的女朋友,這也是她自信的原因,要是《房間》能大大小小拿個獎,那……

頓時,她的心裏越發火熱起來! 李想此言一出,關,張二人當然是非常樂意,李想提着兩把兵器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打開了系統,這幾次戰鬥讓系統獲得了不少升級兵器的好材料,各種隕鐵,鋼材,木材比比皆是。

先是丈八蛇矛,李想掄起鍛造錘對着丈八蛇矛呼嘯而下,放在上面的全新天璇隕鐵,眼看着就完全融入了丈八蛇矛,而李想也明顯感覺到了丈八蛇矛給出的回應,和張飛一個尿性的回應:「哎呀我的爹,爽啊!」

【武器名:八丈蛇矛】

【武器等級:地級上品】

「奶奶的,升級了??這就升級了??」李想打開武器系統一看,這一看就是一身冷汗,如果地級中品到上品是1000經驗值的話,升級到天級下品那可就是1000000的經驗值啊,這不知道要消耗多少材料才可以!

「管他呢!」

李想心想道,等自己的系統慢慢升級,不怕沒有好材料,想着,李想取出另外一塊天璇隕鐵,就準備修理青龍偃月刀,但它就沒有那麼配合了,刀頭一彈,這個可以讓整個漢朝瘋狂的隕鐵就這麼像破爛一樣掉在了地上!

「你要幹啥!」

李想今天已經夠生氣了,這會兒這破刀還要找事,氣得他一鎚子錘在了刀上。

偃月刀的怨氣隨之也就來了,李想沒轍,只有和偃月刀交流起來。

「什麼玩意兒?!」

沒多久,李想驚訝的站起身,手裏的刀就這麼明晃晃掉在了地上,偃月刀的不滿再一次充斥在李想的大腦,但是也不怪李想,他們方才交流的大概就是偃月刀覺得自己不是丈八蛇矛那種莽夫所用,全靠蠻力,自己再怎麼說是個武聖級別的人物的兵器,到現在地級中品都沒有好的刀譜,實在不願意升級去丟那個人,啊,不對,丟那個刀。

而讓李想驚訝的也不在這,而是這刀譜的來歷,他在系統一查,竟然還真的有一本雷月刀譜,但是這刀譜現在竟然在華雄的身上,自己剛才還一臉不願意去見董卓,現在好了,怎麼着都要碰面了。

這歷史不管怎麼變,大的方向不會變,要想找刀譜,那就要去汜水關,去了那,必然是沒時間找呂布了,到時候到底怎麼樣,就再說吧,畢竟啊,這修刀重要啊。

李想打定主意,拿出自己創始人的身份,應是先給偃月刀修好了,就是卡在了差1點就可以升級的階段,等他把武器還給關羽,張飛的時候,完全顧不上在二人驚訝的眼神面前裝逼,就鑽進了剛才吃飯的地方。

「四弟,你有何事?」

看着衝進來的李想,劉備不禁微微皺眉,這李想今日也有點兒太反常了。

「大哥,我前思後想,還是覺得國家為重,百姓為重,我為剛才的言行給各位道個不是,我們即刻出發吧,去馳援董卓。」李想的一番話讓劉備也是心中大慰,看來自己這個四弟還是他所想之人。

但他怎麼知道,李想這一步算是完全給他們算計了,按照歷史來說,劉關張三人確實救了董卓,但是董卓完全看不起白身的三人,眾人不歡而散,這才有了後面的事情。

而一旁的曹操也對李想態度突然地改變思索了起來,面前這個年輕人他是越來越看不透了。

「那事不宜遲,劉太守,我等就出發了!」

劉備和曹操對着劉焉一抱拳,帶着李想就出門而去,時隔半晌,兩方就帶着2萬人馬浩浩蕩蕩的向著潁川進發了。

「四弟,四弟,這蛇矛你咋整的啊,我怎麼感覺比之前還要鋒利不少。這氣勢,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啊!」

路上,李想本來還在想事,還沒想明白之後怎麼整,就被張飛打亂了思緒。

「哎呀,不就是塊天璇隕鐵嘛!你至於嗎?三哥,和我在一起,麻煩您不要這麼土包子好不好,咱要土豪起來,懂嗎?土豪!」

李想無所謂的語氣讓一邊的曹操差點兒從馬上摔下去,天璇隕鐵,還不就是?那鐵拿出來整個大漢朝都要瘋,國庫里的那塊打個匕首都費勁,你小子倒好,直接用來修一把破矛?

「張將軍,這矛可否給我看一眼!」曹操為了證實張飛的話,湊了上來。

「給你,給你,我給你說,我這個四弟啊,可厲害了,這矛就是九天玄鐵打的,當時給我們嚇得喲,而這小子,九天玄鐵像不要錢一樣,一些掏出好幾塊。」張飛的口無遮攔是李想萬萬沒想到的,等他和關羽,劉備想攔,已經攔不住了,關羽幾乎是在呼吸間就繃緊了身體,握住了刀柄,但凡這曹操有什麼非分之想,就只有當場殺之了。

反觀曹操,哪裏還有什麼非分之想,張飛的一句話讓他差點兒沒拿住手裏的矛,九天玄鐵?不要錢?一掏一大把!這小子到底什麼人啊,他雖然沒見過這些寶貝物件,但是書里有記載啊,這看起來比書里形容的好了不止一倍,這小子不會是神仙下凡吧。

想到這裏,曹操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鬼使神差的拔出自己的青鋼劍,對着矛頭砍了下去,這可好,自己認為優異的劍神就像塊豆腐一樣變成了兩半。

「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