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校長,真的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江小凡卻是突然問道,而看他的臉龐之上,透露著難以掩飾的憤怒。

「小凡,你……」高言見狀,一時間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想給學校爭點面子,也想給我的同學出口氣。」江小凡注視着高言,說道,「所以,如果還有辦法的話,校長你一定要告訴我!」

見到江小凡不容置疑的態度,高言一時間竟然愣在了原地。

片刻之後則是嘆口氣道:「現在如果想進到淘汰賽,也只剩下最後一種辦法……」

「還有辦法?」江小凡聞言大喜,趕忙繼續追問道。

「沒錯。」高言點點頭,「其實這種辦法,都不能稱為辦法。」

「因為條件實在太過苛刻。」高言看了一眼江小凡,說道,「這種辦法就是,地獄模式……」

「地獄模式?」江小凡聽到高言說出這四個字,隨即一驚。

「所謂地獄模式,就是給那些已經確定被淘汰的城市的最後一次機會。」

「最後被確認淘汰的城市,最後只能派出一名選手。而這名選手,要接受其他城市中,同年齡組別的任意十人的挑戰。」

「一穿十?」

所有人在聽到這個條件后,都是驚愕不已。

高言嘆口氣,隨即點點頭道:「沒錯,就是要一穿十。其中不能有一場失敗,只要失敗,就立刻宣佈告負。」

「因為條件實在太過苛刻,所以最近幾年來,無人挑戰這個地獄模式。」高言說道,「而且太過危險,稍微一個不慎,甚至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險。」

「所以我不會同意你們去挑戰。」

聽到高言的一番話,人群突然間又安靜了下來。

卻是按照高言所說,地獄模式的要求實在太過苛刻,沒有人有信心能夠以一己之力,接受十人的挑戰。

「校長,我要試試!」然而就在此時,江小凡突然站了出來道。

「不行!我說過,不會讓你們任何人冒這個險!」高言卻是帶着些許憤怒說道,「城市的聲譽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們的人身安全!」

「我身為一校之長,絕對不允許自己學生的生命受到威脅!」

見到高言的態度堅決,江小凡卻是繼續說道:「校長,雖然地獄模式很難,也有可能會有危險出現。」

「但您為什麼不讓我試一試呢?」江小凡的語氣中,更是不容置疑,「不僅僅是為了學校,為了興州的榮譽,更是為了為同學出口氣!」

「難道您忍心讓您的學生們白白被人欺負?」

聽到江小凡的一番話,高言愣神注視着對方,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再反駁些什麼。

「不行,我不能讓你參加。」高言還是搖搖頭道,「雖然我不甘心,但地獄模式實在太過危險……」

「校長!」江小凡見高言遲遲不肯鬆口,急眼了,「請您相信我一次,好嗎!」

「我會按照自己的實力來,不會逞能。稍微出現一點危險情況,我就會主動投降。」江小凡注視着高言說道,「校長,相信我一次吧!」

「校長,您就答應小凡,讓他試試吧……」

「是啊!給他一次機會吧!」

就在此時,在場的其他學生,竟然也開始為江小凡求情。

高言見狀,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到台上滿臉嘲諷的星光,又看了看此時圍在自己身旁滿臉期待的學生,最終高言還是搖了搖頭,長長地嘆了口氣:「既然你這麼想試一試,那就,試一試吧……」

聽到高言首肯,江小凡大喜:「謝謝校長!」

「不過有一點,你必須要答應我。」高言的表情突然間變得嚴肅,「中途一旦有一絲一毫的風險,你都不許再堅持下去,立刻選擇投降,聽到沒有!」

江小凡隨即點點頭道:「放心吧校長,我有分寸。」

「哎,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高言神色帶着些許自責,「或許真的是我不中用了吧……」

「好了同學們,先回到座位吧!一會我們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月依,你現在感覺如何?」一直在一旁當木頭人的凌清月突然開了口。

「啊?你?」突然聽到面前所謂表姐在跟自己說話,月依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月灃見到這樣的月依,有些不好意思對着凌清月說道:「這孩子剛開始見到生人,還不怎麼習慣,我這就出去,你們好好聊!」

待月灃走後,凌清月把一旁椅子拉了過來坐下,看着月凌說道:「我來看看你身上傷好些沒有!」

「你?會冶病?」月依立即坐直了身子。

「先讓我探探你的脈搏!」說着拿起月依的手腕用靈力慢慢探著。

「還好,沒傷到根本!你的全身筋脈受損,如今不好使用靈力,稍微走動活動下就會感覺整個人像要散架一樣!」凌清月收回靈力,放下月凌手。

「紅色藥丸一天兩顆,白色一天一顆!連續服用五天,就可以下床了!」凌清月把兩個瓶子遞給月凌。

「你為什麼要幫我?」月依看向凌清月。

「你是我表妹,雖然我們之前從未見過面,但我不想你受傷!」凌清月淡淡說着。

「謝謝,以後若有需要,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會去做!」月依開口說道。

「不必了,我馬上就走!離開這裏!」

「你要走?」月依立即變得有些懨懨的。。

「嗯!這裏又不是我的家,我繼續呆下去也不好,暮府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完了,這邊也沒有留下的必要了,而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什麼?解決了暮府?那個暮彤彤也……?」

「恩!都處理了!」凌清月直接打斷了月凌說的話。

月依到吸了口涼氣,隨即低頭說道:

「好吧!你要走就走吧!」月依不再看向凌清月。

凌清月不再說什麼,對於初次見到的表妹,本就沒什麼太多的感覺,所以對於月凌的反應也就沒想太多,直接離開了屋子。

凌清月走到前廳,看到月灃和另外三人一起聊著天,索性直接走上前去,開口說道:「月老爺!我準備明天就走的!」

「明天就走?這麼快?不多玩幾天?」月灃看向凌清月,眼神中滿是不舍。

「不了,我還有事情要去處理,就不打擾了!」

「你這孩子,說的什麼話?到現在還不肯叫我一聲外公嗎?」月灃說着不禁難過起來。

凌清月一愣,隨即開口叫了聲「外公!」看着月灃難過的表情,於是安撫道:「外公,等我把娘親事情處理好了我會帶着她一起回來看您的!」

「好!好!好孩子!」月灃有些抽咽。

「月……外公!」凌清月一時還沒習慣這個外公稱呼,發現叫錯后立即改了過來說道:「外公,我想去那片竹林看看!」

「你隨時都可以去,你有火蓮玉在手,隨手都可以進去,而且想要帶哪些人都可以!」月灃如是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進去吧!」說完看了一眼面前四人,隨即往後院竹林走去。

太陽高照,陽光透過竹葉縫隙照耀進來,讓人感覺略微有些晃眼。

正當五人行走至竹林間時,一道猖狂聲音突然傳進眾人耳朵:「月灃!沒想到今生我還能有再見到你的時候!怎麼?還是為了你那寶貝丫頭?」

聽到對方提到自己娘親,凌清月眼神一凜,隨即起身朝聲音來源處躍去,月灃見此趕忙阻止:「月兒,你不是他的對手!」

回答他的只有耳邊風輕輕吹動竹葉沙沙的聲音,月灃見此只得跟着起身朝聲音來源處躍去。

凌雨風,墨盈瑩,清巒三人隨後跟上,期間兩個老人不停大打出手,藍色紫色靈力交錯與周圍竹葉散落一地,突然對方老頭一個虛招,雙手作勢釋放玄氣攻擊時,一個側身換個方向溜走了。

「混賬!那老東西耍滑!月兒,你沒事吧!」

「沒事!」凌清月拍了拍身上的竹葉。隨即又繼續說道:「原本是想從那人口中多問些關於娘親的事情來的,結果倒好,把人打跑了!」

月灃不禁一笑:「這麼多年了,要不是當時他對你娘親動那些歪心思,也不會後來落到被困在這裏的地步,而且……」

「對了!我想起昨天到這裏時那人說過的一句話,不過不是對我說的,而是對我哥說的!」說完凌清月朝後面看了眼。

「什麼話?」月灃疑惑看向凌清月。

「說什麼我哥打不過他,要是再和他打下去,就會直接成為第一百個躺在裏面的人!莫不會這裏面到處都是……」

「真是猖狂!」月灃忍不住呸了一口。隨後說道:「你不要多想,他那是嚇唬你的!他的實力在我之下,有我在他自是不敢對你們如何,只是這人心思不正,很早以前就惦記着你娘親!只是幸好你娘親不喜歡他!」

凌清月一陣無語,隨即問道:「那他跟我娘親是什麼關係,怎會困在裏面?」

「哼!不過是府中以前一個專門倒夜香的!」月灃摸了摸鼻子,彷彿說到這就聞到了一股臭味。

「連倒夜香實力都這麼高,這月府還真不一般!」凌清月暗自嘆道。

「你這臭老頭,又說我什麼!」之前一溜煙跑掉的老頭,突然出現在月灃面前。

凌清月手一揮,面前老頭立即怔愣幾秒鐘,隨即又反應過來:「你這臭丫頭,想出手害我?哼,也不看看自己有沒那麼個能力!」說着手幻化出利刃,朝凌清月襲來。

「區區一個倒夜香的,也敢欺負我外孫女!」月灃頓時怒了,手一揮,一根紫色靈力幻化的紫色竹棍立即朝着對面老頭身後飛去,對着老頭的屁股「啪啪啪」開打起來。

「你!你們給我記住!一直以來從沒有人敢打我屁股!下次再找你們算賬!」說完一溜煙跑了。

「走吧!」月灃看了看後面才趕上的四人,開口說道。 「五步聖王留下的五品規則聖器,這可是一件難得的寶物!」

凈台羅漢露出驚嘆的神色,沉凝了片刻,道:「貧僧出三千萬枚聖石購買,不知施主可否願意?」

三千萬枚聖石是一個相當公道的價格,但是,看著凈台羅漢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張若塵決定將價格提高几成。

規則聖器與虹化藤一樣,都是有價無市的寶物,一般只有在拍賣場上才能遇到。如果運作得好,五品規則聖器拍賣的價格,可以遠遠超過三千萬枚聖石。

當然,正常情況下,五品規則聖器的價格,的確是三千萬枚聖石左右。

經過一番持久的討價還價,張若塵以三千四百萬枚聖石的價格,將那件五品規則帝器,賣給了西天佛界。

沒有猶豫,張若塵花費四千萬枚聖石,購買了一張七級浮屠符。

凈台羅漢將七級浮屠符交到張若塵的手中,特地叮囑道,「七級浮屠符能夠使用的次數,大概是十次左右。將它激發出來,形成七級浮屠塔,的確可以擋住七步聖王的攻擊。但是,激發一次,只能持續三個呼吸的時間,時間一過,塔形防禦就會消失。」

「每使用一次,符籙冷卻的時間,大概是一個時辰。如果,在一個時辰之內,第二次引動七級浮屠符,雖然也能形成塔形防禦,可是,卻會嚴重損傷符籙。原本能夠使用十次,嚴重受損后,恐怕就只能使用五次。」

張若塵自然明白要合理使用七級浮屠符,畢竟,每使用一次,就相當於花費數百萬枚聖石。

「施主還要不要購買攻擊類的符籙?」凈台羅漢笑眯眯的問道。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有沒有便宜的攻擊類符籙?一張符能夠爆發出二步聖王全力一擊就行。」?

「有。」?

凈台羅漢向張若塵推薦了一種名叫「金剛降魔符」的符籙,一旦打出去,可以形成一隻金剛降魔槌,堪比二步聖王全力一擊。

關鍵在於,它的價格便宜,只需要一百萬枚聖石,就能購買一張。

「就是它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