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還來不及思考太多,弄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他的逐漸散去生氣的眸光中,他的身子搖搖晃晃往前走了幾步。

只是他的腦袋不在上面……

……

……

「蠢貨,有這個必要嗎!」

角落的陰影處,走出兩個人。

都是眉目高深。

兩個人身穿西雄國的服飾,在這裡潛伏了許久。

其中一個眉目高深的中年西雄人沖著自己年輕的副手低聲吼了一句。

在今日稍早之前,他奉了上令,帶著自己的副手潛入到了皇宮之中。

來之前已經打探了清楚,令列國聞風喪膽的暗濤司早在一年前被盡數派了出去。

也只有那些個不怎麼如他眼的大內侍衛在深宮內巡邏。

對於他們的行動也算是方便的。

直到入夜後,大堂內的人已經走光了,兩人在徹底現身。

只是好巧不巧,這個時間點,竟然還有人進了來。

慌忙之下,他的副手選擇將人殺掉,以絕後患。

「我們今日可是奉了上令,稍有半點閃失,就是前功盡棄!」

被一番訓斥后,副手面色有些委屈,仍是不服氣。

「不過是殺了個人罷了,我們得手后就走,也沒人會查清楚到底是誰動手。」

西雄人面目陰沉,冷冷瞥了眼他的副手,沒有說話。

此次貢品的泄露,便是西雄人自己外泄出去的。

若非上朝陳兵邊境,西雄國怎麼會心甘情願地奉上好不容易尋來的至寶。

「這個深宮裡的一舉一動,都在那人的注視之下!」西雄人再度呵斥自己的副手,目光冷冷盯視著遠方的青銅宮殿。「一個在世六百餘年的天子,他會察覺不到這裡的異樣嗎!」

「大人太過小心了!」副手瓮聲瓮氣頂了一句。「我們只要把東西偷出來就行了,管他鬧出多大動靜!」

「再說了,真要像您說那樣,我們不是一早就被發現了嗎?那我們在這裡,不等於羊入虎口,白白給對面留下一個把柄嗎?」

這句話讓西雄人不由一怒,隨後心中發涼,猶如墜入冰窖一般。

如若當今上朝天子真有自己心中所想的那般厲害,怎麼會不知道他們已經偷偷潛伏深宮內。

這不就是等著自己自投羅網嗎?

要說實話,他本人不願意冒著個危險去偷回冥靈寶木的。

被人威逼著獻給上朝天家,也是無可奈何的自保之舉。

畢竟國力懸殊太大,也只能如此。

只是上峰催得太緊,甚至是拿著他家人性命來威脅。

他才不得不硬著頭皮冒這個險。

副手方才那句氣話點醒了自己,只是自己已是箭在弦上,沒有退路的餘地。

也只能心中默默祈禱此行順利無阻。

他沒有搭理副手,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忽然覺得心頭一悸,好似有誰一直在盯視著自己,不由讓自己渾身顫粟。

不由自主地望向遠處的宮殿,隱隱瞧見內中閃爍的燭火。

他似乎能看見在那一間小小的謹身精舍當中,那薄薄的帷幕內。

鋪著明黃蒲團坐墊的八卦台上,坐著一個高瘦人影。

一身輕綢寬袍,束著烏髮道髻。

隱隱有出塵之相,如端坐九天之上。

為了自己又一年的誕辰,已經在精舍內齋戒打坐將近小半年的時間,依然是精神抖擻,不見絲毫疲憊。

幾日前,因為貢品泄露,饒是如他這般的城府,也動了怒火。

這分明是對自己威嚴的藐視,為此還仗殺了好幾個在內帑司管事的。

心裡清楚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西雄國的手筆,只是不太好發作,一直隱而不發。

就在剛才,他似乎是感覺到有人在盯視著自己。

他猛地睜開雙眼向殿外望去,神情肅穆,目光淡漠。

凝成一抹寒光向遠處射了過去。

整個皇宮,就好像是他的身體一樣。

哪個地方出現了什麼問題,他一清二楚。 直到賓客們都離開了黎家,沈硯星還沒打聽到誰是黎奔奔。

她有些着急了。

如果今天不抓緊機會,下次來黎家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趁著秦臻不注意,她召喚001把那個機械人沈硯星叫了出來。

和機械人換好了衣服,讓她陪着沈知行夫婦回家,沈硯星則跑去找黎望了。

畢竟整個黎家,她只認識一個黎望。

沒想到她來得那麼不巧,一來就碰上了黎家老太太逼黎望相親。

她躲在了大門口的玉蘭樹后,默默琢磨起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你還打算要躲多久?」黎望的聲音帶着一絲笑意。

沈硯星知道自己被發現了,慢吞吞地從樹后挪了出來。

哦豁,黎老太太已經不見了,只剩下黎望一個人。

那她就放心了。

「怎麼不跟你爸媽一塊回家?」黎望知道她今年高三之後,看她就跟看家裏不懂事的小輩一樣,眼裏沒有半點曖昧。

沈硯星看着他那「慈愛」的笑,心頭咯噔一跳,不是吧不是吧,她的好感度不會又沒了吧。

001聽到她的心聲立刻回答道:「宿主放心,好感度還在!」

沈硯星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想跟你打聽一件事。」

「什麼事?」黎望饒有興緻地問道。

「我想認識一下黎奔奔,你能不能介紹一下?」沈硯星問道。

雖然和黎望相處時間不長,但她猜測,黎望喜歡的是那種直話直說的類型,所以她也不墨跡,直接問了出來。

「黎奔奔?」黎望挑眉,聲音因為過於詫異都有些變調了。

「對,是個女孩子。」沈硯星總覺得黎望的表情有些怪怪的。

難道黎奔奔是黎家不能提的存在?

腦海里一瞬間腦補了十萬字的小說內容,什麼被囚禁的女孩,小三的孩子之類的想法通通跑了出來。

「沒錯,確實是個女孩子。」黎望強忍着笑回答道。

「能把她的聯繫方式給我嗎?」沈硯星覺得現在貿然見面可能會引起對方反感,不如先加個微信,從網友做起。

「你這要聯繫方式的方法還真特別。」黎望掏出手機,打開了微信二維碼界面。

「謝謝。」沈硯星興沖沖地掃碼,發現添加人的是男性,而且微信昵稱叫望。

「這是你的微信吧?」她狐疑地抬頭,有些不確定。

「你想要的不就是這個嗎?」黎望挑眉,「再裝下去可就不可愛了哦。」

「我裝什麼了?」沈硯星一臉懵逼。

看着黎望微變的臉色,她立刻補充道:「我當然想要你的微信,但是我也想要黎奔奔的微信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黎奔奔是誰?」黎望終於發現沈硯星的不對勁了。

這傢伙好像真不認識奔奔。

「我要是知道還用得着找你牽線搭橋么。」沈硯星小聲嘀咕。

「你跟我來。」黎望率先走進了院子裏,沈硯星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

「奔奔。」黎望沖着草坪的方向喊了一聲,一個活潑的身影橫衝直撞而來,一把撲到了他身上。

「汪汪汪。」

沈硯星看着圍着黎望撒嬌的金毛,目瞪口呆。

「她就是黎奔奔?」

「對啊,姓黎名奔奔,女孩子,今年兩歲半。」黎望摸了摸熱情的小金毛,笑眯眯地回答道。

沈硯星:「……」

她千算萬算怎麼都沒算到,黎奔奔居然是條狗。

「宿主,狗狗的好感度更容易獲得呀!」001提醒道。

「你都不知道她還讓我介紹你們認識?」黎望目光里多了一絲探究。

沈硯星打了個激靈,她得把這事解釋清楚才行,不然黎望這邊的好感度可能會掉。

「我聽人說你對一個叫黎奔奔的女孩子特別好,所以我想着跟她搞好關係,讓她幫我在你面前多說幾句好話。」

沈硯星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黎望輕笑一聲,這個小姑娘倒是有意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