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是一個非常籠統的話題,主要由王元慶言,顧衛民與顏靖宇偶爾說上兩句,其他參會人員全是聽眾。可以說,王元慶談的國內國際要點與裴承毅的猜測基本一致,其他參會人員也有類似的猜測,所以大會在這個時候顯得有點沉悶。直到最後的時候,裴承毅才打起精神,因為王元慶提到了一個他沒想到的熱點。

蒙古問題!

可以說,蒙古問題不但是熱點話題,還是敏感話題。

雖然在引世紀初,特別是力衛年的網路經濟泡沫破滅之後,受國家經濟飛展的影響,民族主義情緒在共和國高漲,一些所謂的憤青開始拿蒙古說事,認為蒙古是共和國的一部分,是被強行分離出去的,共和國應該在適當的時候收復蒙古。但是總體而言,特別是在毖年的金融危機爆之後,「收復蒙古」的言論就非常少了,即便是在第四次印巴戰爭之後,也就是共和國正式在國際舞台上與美國對壘之後,也沒有多少共和國公民關心蒙古問題,很多年輕一代根本就不清楚蒙古問題。從某種意義上講,這種變化也是一種進步,表明百姓變得更有主見,也更加關心自身的利益,而不是虛無縹緲的東西。換句話說,如果連現在的民眾利益都無法實現,憑什麼談論民族主義呢?

問題是,共和國的領導人無法迴避蒙古問題。

共和國建國以來,一直沒有正面蒙古問題,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蒙古與俄羅斯前蘇聯的關係。換句話說,蒙古問題,實際上是共和國與俄羅斯前蘇聯的問題,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有點政治覺悟的人都知道,只要共和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沒有生重大轉變,蒙古問題就不會有任何變動。

事實也確實如此。淚書吧甩凹廠告少,夏斬由,夏多

力舊年,聯合國成立刃周並大會上,紀估國點,與俄羅斯總統進行了單獨會晤,其中就談到了蒙古問題。當時主要是針對力舊年冬季到四年春季生在蒙古的冰雪災害。共和國希望在人道主義援助上與俄羅斯達成一致意見,即不能由共和國單獨承擔義務,而俄羅斯卻享受好處。隨後,紀佑國又訪問了莫斯科,再次與俄羅斯總統會晤,而這次兩人談的不是人道主義援助問題。而是如何應付美國在蒙古地區的滲透行動。

早在力世紀的最後舊年。也就是前蘇聯解體之後,美國就開始舟蒙古滲透。

按照美國在引世紀初提出的「全球戰略規劃打手」蒙古的地位僅次於幾個熱點地區,是美國必須努力控制的戰略要地。

受此影響。在四3年之前,美國每年都向蒙古提供上千萬援助資金,並且接納數百名留學生。看上去,美國的這點小恩小惠算不了什麼。問題是。蒙古只有勁多萬人,絕大部分還是居無定所的牧民,都烏蘭巴托的人口還不到力萬,政府官員不到打手錢了。再加上送子女去美國留學的誘惑,蒙古官員不受影響才是怪事。

與美國走得最近的時候。蒙古甚至答應為美國提供軍事基地。

毫無疑問,喜古當局此舉不但傷害了共和國的利益,還傷害了俄羅斯的利益。

只不過,共和國與俄羅斯採取的應對措施並不一樣。

面對美國的挑釁,共和國主要用經濟手段進行還擊。前蘇聯時期,蒙古是「蘇聯經濟體」中的一員,其主要職責就是為蘇聯提供畜牧產品,並且獲得蘇聯的工業產品。蘇聯解體之後,蒙古失去了主要的工業品來源,也失去了畜牧產品輸出地,不得不把目光轉向南面的共和國。可以說,在接下來的舊多年內,與共和國的經貿往來是蒙古能夠保持穩定,勁多萬牧民能夠安居樂業的根本。用紀估國在處理蒙古問題時的話來說,不管美國用什麼下三濫的手段,只要無法解決如萬蒙古牧民的生活問題,無法為勁萬蒙古牧民創造更加美好的未來,美國就別想在蒙古站穩腳跟。事實上,到孫3年左右,共和國已經是蒙古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國,蒙古牧民離不開共和國生產的工業產品,也離不開共和國的巨大市場。近在酬3年,共和國就從蒙古忌口了近紹力萬頭牲畜,相當於從每個蒙古牧民手裡購買了佔頭牲畜,而蒙古牧民憑藉這些收入,能夠買到一年所需的生活與生產物資。

與共和國相比,俄羅斯只能在經濟以外的領域想辦法。比如在力打手年左右,即蒙古當局宣布可以將位於科布,賞柒古西部,哈爾烏蘇湖西岸的空軍幕地租借給美國割心,既羅斯當局就試圖推翻蒙古政權。 懷胎十月 給蒙古換一個比較聽話的領導人。結果在俄羅斯動手前,蒙古上層就採取了行動,把走得太遠的領導人趕下台。正是如此,俄羅斯才沒有以極端方式改變蒙古政局。

穿書後我成了國寶級女神 真正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事件生在力舊年初。

場百年難遇的罕見暴風雪侵襲了整斤,蒙古,導致刃多萬頭牲畜與勁多萬蒙古人受災。最嚴重的時候,不但各地游牧部族與外界失去聯繫,就連烏蘭巴托與外界的通信都被中斷。

在蒙古當局出求援請求的時候,三個國家採取了不同的行動。

美國政府送去了打手數目,而且在不經過國會審議的情況下,美國總統也就只能動用這麼多資金。但是對於處於水深火熱中的蒙古來說,錢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而且舊oo萬美元也買不到多少物資。

俄羅斯以最快的度出動了4架運輸機。晝夜不停的向蒙古空運了數百噸物資。受暴風雪影響,運輸機無法在烏蘭巴托機場降落,只能空投物資,導致很多物資根本沒有送到受災牧民的手中,所以俄羅斯的行動最多幫了烏蘭巴托的居民,也就是蒙古高層,對普通蒙古人沒有多大影響。

在得到蒙古當局同意之後。共和國6軍在出小時之內動員近3萬名官兵、數前台車輛與上百架直升機入蒙救災,將共和國政府提供的數萬噸救災物資直接送到牧民聚集持續舊天的救災行動中,引名共和**人永遠倒在了暴風雪中,還損壞了打手四多台車輛與力多架直升機。更重要的是,在暴風雪過去之後,也就在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共和國將趁機吞併蒙古的時候。3萬大軍一個不留的撤了回來。

當時,共和國當局此舉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甚至可以說,正是此舉導致大6與台灣的關係急劇倒退,使兩岸奉平統一再次變得機會渺茫。要知道,台灣當局即中華民國並沒承認蒙古的獨立地位,在其出版的國家地圖中,蒙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

當然,共和國當局此舉也是不得已而為止。

前面說過,只要共和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沒有生本質性的轉變,共和國就不可能在蒙古問題上有太大的作為。

這次雪災之後,蒙古的政策就開始傾向共和國。

準確的說,是在力占年的第四次印巴戰爭后。仍然有所疑慮的蒙古當局認定共和國有足夠的實力通過軍事手段吞併蒙古之後,才順應廣大牧民的要求。採取了傾向於共和國的基本政策。

正是如此,紀估國有不的不多次與俄羅斯總統談論蒙古問題,並且一再承諾,共和國不會單方面破壞蒙古現有局勢。

在此之後的力多年間,蒙古與共和國越走越近。

事實上,如果不考慮俄羅斯,蒙古早就併入共和國了。淚書吧甩凹咖廠告少,夏斬由,說,小力萬牧民的飲水受到威脅。最終導致勁多萬頭牲畜死亡,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幾乎使蒙古經濟徹底崩潰。積極援助蒙古的只有共和國,而且每次援助的力度都非常巨大。比如在碰7年,共和國中央政府與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就分別為蒙古當局提供了勁乙與的億元的援助,共和國民間團體也為蒙古捐助了凶乙元,幫助受災牧民度過了困難事情。而在囤年的特大雪災中。共和國不但提供了數十億援助,還收養了數百名在暴風雪中失去親人的孤兒。按照共和國官方統計的數據,到四隻初,共和國公民收養了的力多名蒙古孤兒,其中最早被收養的蒙古孤兒已經長大成*人了。受此影響,從團年開始,也就是在蒙古的「統一黨」上台執政之後,分別在團年、出年、區年、猛年與力紡年提出與共和國合併,並且每次都在議會得到批准。問題是,蒙古提出的合併請求從未在共和國得到支持。前三次請求均被趙潤東與王元慶否決,而後兩次請求則被共和國全體代表大會否決。

顯然,這一現象很難讓人理解。

不得不說,美國當局在蒙古搞了舊多年的民主,不是沒有收穫,只是沒有能夠為自己創造收穫。蒙古能夠建立起議會民主制,在很大的程度上就得歸功於美國的努力,特別是美國在力世紀最後舊年的努力。也就是說,代表廣大牧民利益的統一黨能夠上台執政,與蒙古的民主政治有很大的關係。

同樣的,共和國的民主政治也在進步。

前三次,趙潤東與王元慶拒絕了蒙古的合併請求,主要走出於實際情況。畢竟在團年到昭年間。共和國的要任務是對付日本,兩長規模宏大的地區戰爭半島戰爭與日本戰爭耗盡了共和國的國力,哪怕蒙古問題只萬人的問題,別說蒙古豐富的自然資源,以共和公…」口基數,就算多出勁多萬人也不會有多大影響。可是蒙古問題又是共和國與俄羅斯的問題,在日本問題都沒得到解決,印度還虎視耽猶的情況下,就算趙潤東與王元慶再有野心,也不會在蒙古問題上做文章。

后兩次,蒙古的合併請求還沒送到元府就被全體代表大會否決了,就是共和國民主制度進步的顯著標志。這兩次表決的審議工作都持續了一個多月,幾乎每個代表都表了意見。與前面三次表決相比,到2四隻的時候,全體代表大會的代表主要是刃世紀刃年代與田年代出生的,也就是共和國的第一批獨生子女,也是共和國改革開放以來最先普遍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一代人。雖然所謂的刃后與田後有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但是當他們步入田歲與的歲之後,理智早就戰勝了情感,在重大問題上很有見解,而且是不受主流思想影響的獨立見解。表決結果表明,絕大部分刃后與四后均認為吞併蒙古弊大於利,對共和國的幫助並不大,反而會惹上麻煩。

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王元慶重點強調了蒙古的局勢,以及與俄羅斯的關係。

母庸置疑,只要共和國與蒙古的交往不受影響,蒙古的政治局勢就不會生太大的變化,畢竟統一黨代表了勁多萬牧民。也就是說,只要共和國沒有在蒙古回歸的問題上做出決定,統一黨肯定會每4年一次蒙古每4年大選一次的提出合併請求,而共和國每嶂年就得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關鍵不是蒙古,而是俄羅斯。

按照王元慶的說法,俄羅斯當局一直高度關注蒙古問題,至今沒有在蒙古問題上來取行動,不是不想採取行動,而是沒有這個必要,因為俄羅斯當局有足夠的理冉相信。共和國不會單方面破壞蒙古現狀。

問題是,維持蒙古現狀的責任不僅僅由共和國承擔。

幸運俏妻娶進門 也就是說,蒙古問題還能拖多久,除了看共和國的選擇,還得看俄羅斯的選擇,即俄羅斯會在什麼時候打破蒙古現狀。

用王元慶的話來說,因為共和國在蒙古問題上一直比較被動,特別是受一些歷史因素的影響,很難採取積極主動的行動,所以主動權在俄羅斯的手裡,只要俄羅斯當局認為時機成熟就會設法改變蒙古的現狀,而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推翻蒙古政權,扶持親俄勢力,從而使蒙古不再提出併入共和國的要求。

此時,優秀的政治家與一般政客的差別顯現了出來。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就在眾人都認為情況對共和國很不利的時候,王元慶看到的卻是機會,而不是威脅。

毫無疑問,俄羅斯想在蒙古問題上做文章,先得做好一件事情,那是讓共和國不得不關注其他的區,從而不敢在蒙古問題上得罪俄羅斯。母庸置疑,能夠牽制共和國的就是中東地區。也就是說,只要中東地區熱鬧起來,俄羅斯就會在蒙古採取行動,而共和國受中東戰局的限制,不得不默認俄羅斯在蒙古的舉動,從而失去收復蒙古的機會,至少在未來二十年內,別想吞併蒙古。

王元慶看到的卻是另外一個情況。

中東地區更重要,確實不假。問題是,中東地區對共和國很重要,對俄羅斯也同等重要。也就是說,共和國不能放棄中東利益,俄羅斯也不能放棄中東利益。中東地區的戰火會限制共和國的手腳,也有可能限制俄羅斯的手腳。如果能夠藉此機會讓俄羅斯無暇他顧,就能用最小的代價收回蒙古,或者使蒙古維持現狀。

辦法也不難,那就是把與俄羅斯關係密切的伊明拖進去。

會議到這個時候才進入了熱點話題,即中東地區會不會在近期爆一場能夠對共和國產生重大薦響的大規模戰爭。

因為涉及到戰爭問題。所以參會的軍人有了言權。

裴承毅沒有急著表意見,畢竟不在其位、不謀其職。就算沒人低估裴承毅的軍事才華,因為他不是有職權的將領,甚至沒有在總參謀部任職,自然不好在與戰爭有關的問題上表意見。再說了,白天跟袁晨皓談了好幾個小時,該談的問題都談了,現在也該讓袁晨皓好好表現一下了。

事實上,袁晨皓確實是主要言人。

作為南亞戰區最高指揮官。袁晨皓是參會人員中與中東地區關係最密切的一個,也最為了解中東局勢。雖然在討論問題的時候,王元慶與顧衛民多次想讓裴承毅表意見,但是輩承毅都忍住沒有開口,把言的機會留給了袁晨皓。

在這個問題上,裴承毅想得很清楚。

所謂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裴承毅再厲害,也是一個人。如果沒有幾個強有力的搭檔,他也玩不轉。也就是說,支持袁晨皓,就是支持他自己。

只要袁晨皓在南亞戰區混得風生水起,就沒人能夠動搖裴承毅在軍隊中的地位與影響力。

不得不說,裴承毅必須以政治家的方式去思考問題。 安排好任務,陸武正昂首挺胸,興緻勃勃的準備去外面考點轉悠時,突然接到黃麗英的電話,他慢條斯理的接通,剛想要詢問下她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誰想到那邊猛然響起的是黃蓮英的刺耳尖叫。

「老陸啊,你趕緊回家,家裡出大事了。」

「出什麼大事,你嚎嚎個什麼勁,我現在能回去嗎?我在高考工作小組呢,我是副組長,你不知道這個職位意味著什麼嗎?你竟然還敢讓我現在回家,你能分得清輕重嗎,我…」

「你什麼你,高考關你屁事啊,家裡才是大事,你知道嗎?就在剛才徐炎帶人將咱兒子抓走了。」黃麗英打斷陸武的話大聲喊道。

「帶走就帶走唄…什麼?你剛才說什麼?咱兒子,陸星才被徐炎帶走了?」陸武順勢說下去的話突然間如被捏住喉嚨,嘎然而頓,然後臉上露出一種驚愕的神情,難以置信的喊道。

「是的,沒錯,就剛才徐炎親自帶隊將咱兒子帶走的,說咱兒子涉嫌什麼蓄意謀殺。這不是胡謅的罪名嗎?咱兒子膽子多小,怎麼會做出那種喪心病狂的事來?他們這分明就是打擊報復,他們這分明就是惡意陷害,老陸,他們擺明就是針對你的吧?你不能夠再低調,你要給他們點臉色看看。不過在這之前,你得將咱兒子趕緊救出來啊。」說著說著,黃麗英聲音哽咽起來。

「我知道了,你就留在家中等消息吧。」

陸武有些心煩的掛掉電話,然後深深吸了幾口氣,強行平復了下心情過後,將情緒調整過來,這才開始慢慢的梳理起來這事。

徐炎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前來我家。將陸星才帶走?還說什麼蓄意謀殺,這到底是從何說起的事呢。難道真的像是黃麗英所說的那樣,徐炎是想要惡意打壓嗎?徐炎是蘇沐的人,陸武能聯想到的更多,他知道徐炎要是這麼做,自然是有絕對道理。

政治鬥爭有時候就是這樣殘酷。無所不用其極。

徐炎會沒有任何證據的就前來緝拿陸星才嗎?不可能的,他手中肯定是掌握有一些證據,而這些證據也是能將陸星帶走。

畢竟陸武是當爹的,他是清楚自己兒子是什麼德性。你要說陸星才這些年沒有仗著他的身份做過點非法的事,他是不相信的。但即便是陸星才做過,陸武都不認為那些事情有多重要,更別說性質會惡劣到被徐炎冠以蓄意謀殺的罪名。

蓄意謀殺這罪名可不是說誰想要承擔就能承擔的,即便是陸武都沒有辦法扛下這個,更別說陸星才。

徐炎我不管你手中握有什麼證據。但你給出的逮捕理由實在是可笑的很。我自己的兒子我清楚的很,陸星才根本沒有膽量殺人的。你給出的這個理由就是站不住腳跟的,這樣也就別怪我借勢將你們搞臭。

就是要藉此機會,打個翻身硬仗。

陸武眼神閃爍,心中已經開始暗暗盤算起來。他能成為這個高考工作小組的副組長,是孫如海對他另眼相看的結果。孫如海願意給自己一次機會,前提是能將汽車拉力賽搞定。

這些都是好事,都是好兆頭。要是說自己趁著徐炎走出來的這步臭棋。能再布置點翻身的招數,相信也是孫如海樂意見到的。

作為嵐烽市的副市長。陸武很清楚孫如海對市公安局是如何的在意,他是想要掌控在手中,不然當初也不會將張玉棟扶植起來,為的就是能夠全面接管市公安局。

誰想就在這個要命的節骨眼,徐炎空降下來,一下就將孫如海的如意算盤打亂。因此要說他心中沒有怨氣的話,陸武是不相信的。因此有這個能讓孫如海宣洩的機會,陸武必須把握住。

心中有事後,陸武就沒有心情繼續留在這裡,他沖著身邊一個小組成員隨意說道:

「我臨時有點急事要前去市委一趟。這個考點的巡視工作你們照章進行就是,記著絕對不要有任何疏忽之處,絕對要保證高考工作的正常進行。有任何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是,明白。」

陸武撂下這句話,轉身就走掉。

這時候的陸武壓根就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多麼草率,要知道他的行為是多麼的惡劣。這要是在戰爭年代,你要是在前線上,聽到家裡出事後,扭扭屁股就從戰場上毫不留情的退下來,你看成不成?如果情況嚴重的話,是會被軍法處置的。

陸武自認為自己的離開是名正言順的,卻已經忘記他現在所背負的職責何等重要。

因此就在陸武轉身走掉的同時,一通電話便打給戚伽。

「我知道了,你們繼續做事吧。」戚伽淡然道。

「是。」

戚伽也沒想到陸武會做出這種臨陣走人的事來,要知道在全市目光都聚集到高考身上的時候,身為高考工作小組的副組長,你陸武不知道以身作則,卻公然做出這種有辱有損身份的事情,難道你不應該檢討嗎?

想到這個,戚伽就掃向身邊的洪濤和其餘小組成員,心底不屑著但面頰上卻保持如初不變的神情。

「相信你們剛才已經聽到電話說的是什麼,陸武副市長身為高考工作小組的副組長,按照規定,是要留在這裡進行監管的。但你們看到的是什麼?是一個沒有向我請示就擅自離開的副組長。先不說他的這種行為是如何的沒有紀律,就說今天要是高考中發生什麼意外事件,你們說怎麼辦。這簡直就是胡鬧。」戚伽冷聲道。

「是的,陸副市長的這種行為實在是無組織無紀律。」

「咱們現在所從事的是一項神聖而偉大的任務,他怎麼能說走就走,即便是走,也不通知工作小組。」

「簡直就是胡鬧之舉。」

隨著戚伽表態后,其餘人全都紛紛表態。他們對市政府中的爭鬥是所了解的。他們也都清楚戚伽會說出這些話就是想要讓他們站隊。

他們都知道這些,但他們卻沒有誰猶豫遲疑,因為這事原本就是某些人的不對。他憑什麼這樣做?你陸武還以為自己是以前嗎?再說即便是以前,你也不能夠動輒隨便就離開工作小組。

拋開站隊的因素,這是原則性的問題,不容忽視。

「這件事暫時就這樣記下。等到高考工作結束后再說,現在繼續各司其職。」戚伽淡然道。

「是。」

高考工作小組並沒有因為陸武的離去而受到任何影響,繼續穩穩噹噹的運轉著。

市政府市長辦公室。

蘇沐很快就知道陸武離開工作小組的事情,他嘴角浮現出一抹譏誚冷笑。陸武啊陸武,你也就這點本事,真的是辜負我以前對你的關注。

好歹你也是堂堂副市長,你怎麼就能做出這種離開崗位的舉動來?不要說現在是處於最要緊的高考階段,即便是再普通的事,你只要身在其位。就不能隨意率性而為。

沒猜錯的話,你陸武這時候應該去找的人是孫如海吧。只是不知道你到那邊后,孫如海會如何說你?孫如海要是夠聰明的話,是絕對會對你這種行為痛聲呵斥不說,還會和你主動劃清界限。

畢竟這事可大可小,稍有不慎,孫如海就會被按上陸武玩忽職守的名頭。想到那個性質的話,孫如海應該會感覺噁心吧?

陸武。不是我想要針對你,實在是因為你自己不給自己活路。

蘇沐繼續安靜批閱公文。

市委大院市委書記辦公室。

陸武怒氣沖沖的走進樓道中。看到他的身影出現后,董寶峰意外的站起身來,驚愕的走上前疑惑著問道:「陸市長,你這麼著急過來,難道說是高考工作小組那邊出了什麼問題不成?」

「沒有出事,我過來是因為別的事情要見孫書記。麻煩你現在就通報下。我要趕緊見到孫書記。」陸武急聲道。

「行,你稍等。」董寶峰起身走向辦公室,敲門過後就走了進去。其實這刻的他,心底是對陸武失望的,陸武你要是因為高考工作小組那邊出現問題。來此面見孫如海怎麼都好說,但從你嘴裡說出來的卻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的話,你這是想要做什麼?不管你有多大的事情,都要明白今天是高考啊,你怎麼能擅離職守呢?

當然這些想法董寶峰只會隱藏在心中,卻是不會表露出來,隨著辦公室房門關上后,董寶峰的身影就從陸武面前消失。

明明知道那扇門就在那裡,自己只要推開就能進去見到孫如海。但陸武卻清楚,自己不敢那樣做。不但是自己,其他人副廳級以下站在這裡,在沒有得到召見之前,誰敢擅自推開這扇房門,都有可能會遭受到訓斥。

官場等級森嚴,不可僭越。

辦公室中,當董寶峰將陸武就在門外面等著面見孫如海的事情說出來后,孫如海臉色變的也驚詫起來,他臉上浮現出一種焦急的神情,當場就站起身來。

「怎麼回事?陸武為什麼會這個時候過來,難道說是高考中出現什麼問題嗎?」

「書記,不是那事,陸市長說不是因為高考的事過來見你的。」董寶峰趕緊解釋道。

「不是因為高考的事就好,這事可不能出紕漏。」

孫如海嘟囔著這個坐下來,臉色稍微平靜后,忽然間就又變的難看起來,「不是因為高考的事情他陸武怎麼能過來,難道說他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嗎?這簡直就是胡鬧。」(未完待續。。) 嬈是問矗過千敏感,討論到半的時候,王方慶就七瑰川富布散會,然後把包括裴承毅在內的幾名重要將領。以及顧衛民、顏靖宇、葉致勝與閻尚隆等重要政府領導人留了下來。

會議廳太大了,眾人跟著王元慶去了書房。

把茶水送進來后,焦魁山就帶著警衛員離開了書房。

裴承毅不免多看了眼元的席助理,見到焦魁山的表現,覺得他不可能成為第二個王元慶。

雖然裴承毅不是政府官員,不知道王元慶是怎麼安排焦勉山的,但是這段時間只要與王元慶沾上邊的事情,都能成為焦點話題,其中就包括跟王元慶奮鬥了力年的焦魁山,而民眾最關心的就是焦魁山會不會成為第二個王元慶。王元慶能有今日,與他跟隨紀傷國力多年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事實上,舊多年前就有人拿焦魁山與當年的王元慶做對比,甚至有很多人認為焦魁山具有當年王元慶的氣質。別的不說,在日常工作中,焦勉山就與當年的王元慶很相似,不愛說話,認真做事。

問題是,焦般山不是王元慶。更重要的是,王元慶不是紀估國。

雖然外界早有傳聞,焦般山是王元慶在廣西任職期間掘的三大人才之一,地位僅在顏靖宇與葉致勝之下,甚至比葉致勝還要重要。另外,按照民間傳言,焦勉山是王元慶政府中的「五虎將」即顏靖宇、葉致勝、閻尚隆、焦魁山、以及軍情局長之一,而且是最接近王元慶的一個。但是從根本上講,焦葳山比當年的王元慶差遠了。別的不說,王元慶能夠有現在的成就,除了與紀佑國的關係之外,與他在「炎黃計戈」中的貢獻有很大笑系,而焦葳山沒有這個基礎。在處理事務的能力方面,焦般山也遠遠比不上當年的王元慶。當年紀結國可以把很多事情放心大膽的交給王元慶去做,而王元慶從來沒有把大事交給焦葳山,而是一直將焦葳山當成秘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