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軍醫嘆了口氣,泄氣的說:「吳渭全身幾大要穴中,被擊中了五處,且還是五行就位,我查不出該怎麼下手才能讓吳渭恢復回來。」

聞言,狄家老二雙目就要噴火,他揮手讓軍醫退下,扭頭問站在側面的白衣少女。「無雙,你怎麼能讓林天奇從你手中逃脫呢,都已經兩天了,從他林天奇第一次從我手中逃脫,二叔我就已經被他扇了一耳光,今天這事,更是讓京豹部隊無地自容。」

白衣少女埋下臉龐,手中短劍被她握得緊緊的。「這筆帳我會找他算清,我現在就去。」

「回來。」狄豹吼了一聲。「你知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嗎,你怎麼去找他?」

「我。。。」

狄家無雙一向心高自傲,從不認輸,她年紀雖小,可這些年只要是她抓捕的對象,沒有一人是逃脫的,如今竟然有人從他眼皮底下溜走,這讓他怎能不生氣。

然,就在清逸少女狄無雙尋思著怎麼將林天奇抓獲,一解心頭之恨的時候,一名青年軍官大步進入。

「報告!」

「說。」

「京都徹底的亂了,群義會、蒼茫幫、韋陀堂、紅葉盟全打起來了。」

全打起來了?狄豹密濃的眉毛頓時皺了起來。厲聲道:「怎麼回事?」

「傍晚的時候,韋蒼茫的老婆錢麗突然消失,十分鐘后,道上傳言這些天發生的事是韋陀堂籌劃的,錢麗也是他們抓走的,目的就是要讓揮一揮殘殺,他們韋陀堂坐收漁翁之利。」

聞言,狄豹吼了起來。「立即派兵鎮壓,有違抗者就地槍斃!警告群義會、蒼茫幫、紅葉盟,再發生大規模戰鬥,直接轟平他們總部。」

「是。」

青年軍官敬禮之後轉身走了出去。狄豹沉吟之後,對狄無雙說:「以林天奇的功夫來看,想抓他不是件容易的事,無雙,我給你五十人,你立即對他在乎的人動手,他不是在乎他侄女嗎,你就抓他侄女,用他侄女來威脅他現身。」

「這。。。二叔,我狄家堂堂一流家族,用這種手段*林天奇現身,太卑鄙了,會讓別人說閑話的。」

狄豹也知道這手段卑鄙了一點,可狄家的威嚴不容一個宵小之輩侵犯,況且,京都不能混亂,不然他沒辦法給自家老爺子交代。

「除掉林天奇,用他的鮮血震懾那些欲想在京都製造混亂的人。這不是卑鄙,而是狄家為守護華夏而採取的一種手段。無雙,這件事你去辦吧!」

狄無雙還有有些為難,她是憎恨林天奇利用了她姐姐狄無秋,可她不屑用這種手段將林天奇抓到手。然,狄家守護華夏這麼多年,在某些時候採取卑鄙手段,不為過,因為這一切都只有一個目的,讓京都市民過上安穩的生活。

衡量事情的輕重之後,狄無雙就算不願意使用這種手段抓捕林天奇,也不得不去,因為她的狄家的人。



京都,這個夜晚註定要血流成河,靈幽魂按照天奇的吩咐撒布謠言的同時,夏蘭奉命去豪麗別墅區將錢麗秘密帶走,兩件事湊合在一起,韋陀堂就算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就算他們知道這是陰謀,他們也沒有證據去證明這件事跟他們沒有關係。

地下世界打得轟轟烈烈,此時此刻的林天奇卻是在郊區的一座廢棄倉庫中與魯崢他們商談著下一步的計劃。

可是,還不等天奇把事情給魯崢、沈滔、第二季他們交代完,燕雲十八騎的兩名兄弟扶著渾身是血的林鑰欣走了進去。

「奇少。。。奇少。。。。」

看見林鑰欣這個樣子,天奇他們全部起身,大步走上來。天奇扶著侄女,劍眉皺得緊緊的。「怎麼回事?」

「小叔叔。。。」林鑰欣眼中含著淚花。「蠻牛他。。。他。。。」

望著林鑰欣眼角滑下的那一滴淚水,天奇這才發現蠻牛沒有跟侄女回來,當即,讓第二季親自出去守著,將林鑰欣扶坐在石階上,這才問:「慢慢說。」

林鑰欣一抹眼角濕潤的地方,回憶著說:「晚上我跟蠻牛出去打探消息,不料在一個小巷子中被人攔住。為首的是一個白衣女孩,十七八歲模樣;她帶了五十個像是軍人的男人,抓了我們。」

想到當時的情景,林鑰欣的聲音哽咽起來。在眾人的沉默中,繼續說:「那些的人功夫很好,特別的那個白衣女孩;蠻牛一招都敵不過就敗了下來!他們抓了我們之後,我們才知道他們是狄家的人,那個女孩故意放掉我,就是讓我帶話給小叔叔你。」

「什麼話?」

蠻牛被抓,天奇心中雖然暴怒,但也忍住了!

「她說,明日十二點他們會在十里長坡等小叔叔你,如果你不去,他們會殺掉蠻牛!」

「卑鄙。」

魯崢他們怒吼起身,狄家身為一流家族,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來。

聞言后的天奇,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憤怒,相反,他很安靜,靜得令人渾身不自在。

在天奇的計劃中,今夜他會與靈幽魂演一齣戲,紅葉盟的人公開追殺他,一旦狄家得知林天奇出現在紅葉盟的地盤,必定會派人而來,到時候他林天奇是逃脫不了的,就順理成章的落入狄家之手。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計劃永遠都趕不上變化,蠻牛竟然被抓了。

兄弟情,天奇絕不會丟下蠻牛不管的,這一生,天奇能依靠的就是兄弟,兄弟有難,他一定要露面。

抬眼,天奇對第二季說:「扶鑰欣下去,給她包紮傷口。」

第二季點點頭,扶著愧疚的林鑰欣暫時離開。

「奇少,狄家抓走蠻牛,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抓你,你千萬別中計了!」沈滔提醒一句。魯崢沒有說話,他在天奇的答案。

沉默中的天奇,淡淡的說:「蠻牛是我林天奇的兄弟,是我連累了他!明天我必須去。」

「你不能去。」

這時,一道靚麗身影出現在倉庫中,眾人回眸,見夏蘭陰沉著連大步而來,都疑惑夏蘭為何有這樣的反應。

來到林天奇面前,夏蘭聲線陰冷而出。「你在京都弄出這麼大的動靜,狄家一定會拿你開口,殺雞儆猴,你去了就只有死路一條。林天奇,你現在可是奇門門主,不能以身犯險。」

「是啊奇少,你不能去,你要是有個什麼,我們這麼辦!」燕雲十八騎的首領耶魯吶一臉擔心的望著天奇。

天奇雙目不滿血絲,搖搖頭,看了眾人一眼,目光停留在魯崢身上。「魯崢,你過來!」

魯崢一向穩重,這個時候,天奇也只有叫他了!

兩人走到倉庫的一個角落,不等天奇說話,魯崢率先開口道:「五哥,我跟你去,蠻牛也是我們的兄弟。」

擺擺手,天奇壓低聲線說:「不要衝動,你按照我的話去做就行了!蠻牛我會想辦法弄出來。」 亮亮並不知道林夫人的病情,趙以諾和顧忘也沒有打算告訴他,孩子還小,這種事情還是瞞著較好。

「媽媽,外婆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啊?」孩子眨巴著眼睛好奇的看著趙以諾。

其實他心裡早就有所懷疑了,若只是一般的小病小災,林夫人又怎麼可能會住這麼久的醫院。

「亮亮每天都要乖乖的,媽媽需要在醫院裡照顧外婆……」趙以諾輕輕拍了拍孩子的腦袋。

他那麼聰明,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只是不願意提出來罷了。

「那外婆會好起來么?」亮亮小心翼翼的問著。

「當然,亮亮要好好學習,你拿到獎狀的那一天,外婆就可以回家了。」

「真的么,太好了,那我去學習了,我要多拿幾張獎狀。」說著,孩子又蹦又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以諾,林夫人最近怎麼樣?」顧忘突然問道。

「還好,她已經答應接受治療了,放心吧。」

對於這個家庭,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第二天,趙以諾早早的去了醫院。顧忘給林夫人換了一個會員病房,裡邊什麼都有完全就是一個小小的套房,只是最近亮亮情緒不太穩定,所以趙以諾才會每天家裡醫院兩邊跑。不過現在好了,孩子已經穩定了她自然可以直接住到醫院裡了。

「以諾,亮亮怎麼樣?」林夫人有氣無力的說著。

「放心吧,挺好的,有顧忘呢。」趙以諾笑了笑。

基本上孩子放學的時候,顧忘早就已經待在家裡了,雖然公司里事情確實很多,但是孩子的生活還是要照顧的。

「今天早上凌辰來過了。」林夫人低聲說著。

他怎麼會來?他來做什麼?趙以諾歪著腦袋,陷入了沉思。

「他說只要我好好配合,就一定會痊癒。」他倒是挺會說話。

「哎,以諾來了。」病房的門直接被打開。

「不是,你怎麼知道林夫人住院的事情?」趙以諾好奇的看著他。

「這是什麼話,都是在一個小山村裡,超市裡的人都知道了,那我還能不知道,瞧你這話說的搞得我很不近人情似的。」凌辰撇了她一眼,收拾著手裡的提袋。

「來,夫人,這是專門給你買的,以後飲食一定要營養搭配,多吃水果和蔬菜,其他的不用擔心,放心吧,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我相信你。」凌辰做了個加油的姿勢。

看著這一幕,趙以諾微微笑了一下。

其實有時候凌辰也是蠻幽默的,只是她不明白,像他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到現在還不找女朋友呢?又或者是……

不可能,絕對不是這樣,都已經這麼長時間了,他怎麼可能還惦記著自己?

其實感情就是很奇妙,在一些人看來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另一些人的身上卻真的成為了事實。

「以諾,吃點早餐吧,我也給你買了一份。」凌辰笑道。

「謝謝。」

病床上的林夫人,看著兩個人,有些感慨。她知道,趙以諾愛的人是顧忘,但是凌辰愛的人卻是趙以諾。她還知道,這個凌辰還在背後默默的為這個趙以諾付出著,當然也在默默的對付著顧忘。

「護士有沒有過來?」凌辰繼續關心著。

「沒有,一會就過來,對了,我去打個熱水,廚房裡還沒有飲水機,下午讓顧忘帶過來一個。」趙以諾說著就拿暖瓶離開了病房。

「我說你這個傢伙啊,怎麼就那麼死心眼啊。」林夫人意味深長的看著面前的凌辰。

曾經,她以為這個人是要拆散顧忘和趙以諾的,只是她很好奇,他為什麼遲遲沒有動手,只是一直默默的保護著趙以諾。

「夫人,你說什麼呢。」凌辰尷尬的笑了笑。

「人家都已經結婚了,孩子都有了你也該放棄了,放過她也是放過你自己,不是么?還有啊顧氏股權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你可別搞什麼小動作啊。」林夫人指了指他,提醒道。

她確實什麼都知道,趙以諾不了解的一些東西她都清楚。

「看來夫人還真是不簡單啊。」凌辰一邊削著蘋果一邊看著她。

都是年過半百的人了,哪裡還會有什麼複雜之處,只不過很多事情都已經看透了,也不想身邊的年輕人重複著那些以前的人犯著的錯誤。

「你這孩子不錯,就是有時候太固執了,倒不如自己好好找個女人過日子,就像顧忘和趙以諾一樣,多好……」

「啊!」

突然,趙以諾大聲喊著,語氣里有一絲驚恐。

「趕緊去看看怎麼回事。」林夫人著急地說著。

凌辰將蘋果扔到桌子上,立即跑出病房。

「怎麼樣?沒事吧?來,我看看。」他一邊握著趙以諾的小手一邊吹著。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旁邊的病人家屬道著歉。

「打水的時候幹嘛去了,不知道這邊還有人么!」凌辰大聲吼著。

「好了,她又不是有意的,沒關係。」趙以諾笑了笑。

她就是這麼善良,善良到讓人心疼,所以他才會一直放不下。到底什麼時候,她才會讓人放心!

「很疼吧,來,我去給你擦藥。」

「哎,別進去了,別讓夫人看見……」趙以諾猶豫著。

婚色撩人:囂張逃妻太惹火 凌辰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嘆了口氣。為別人想的倒是不少,怎麼就不為自己想想呢?

兩個人直接進了一個醫生的辦公室。

「哎呦,凌辰大醫生怎麼會大駕光臨,呀,這是燙著了。」醫生趕忙站了起來

「少廢話,趕緊拿葯過來。」凌辰喊著。

醫生立即閉上了嘴巴,乖乖的將葯放在他面前,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

這個女人,看著好眼熟啊。女醫生上下打量著趙以諾。

「可能會有點痛,你忍著點。」凌辰抬頭看了看趙以諾。

「沒事,我可以忍。」

說罷,她的手背直接被凌辰糊上藥。很痛,很癢!趙以諾咬著牙堅持著,旁邊的女醫生看見后都有點佩服了。

「這麼厲害,竟然沒哭,也沒叫出聲來。」女醫生嘀咕著。 魯崢對天奇的信任,語言已經不能夠去襯託了,此時望著天奇堅定的眼神,魯崢點點頭。

「狄家一心要抓我,不達到目的他們就不會罷手。我把蠻牛換回來之後,你們要立即隱藏,不要露面,我被抓之後,你們也不要想著救我而跟狄家硬拼。」

「不行,五哥!我不能不救你的。」

「聽說把話說完。」喝住魯崢,天奇語氣變得有些清淡。「越是危險的時候就越要沉得住氣,我被抓之後,京都肯定有人想辦法救我,究竟有那些人,你要留意。這個時候,你們也要靜觀其變,一切等我們的其他兄弟抵達京都之後再說。」

聞言,魯崢細想之後,小聲問:「五哥的意思是。。。林峰他們會來京都?」

「不只林峰一個人,總而言之,不要亂動!到時候你們聽從一個叫『褶子山』的人的命令,他會告訴你們該怎麼做。」

「五哥,你到底在謀划些什麼,這可關乎著你的性命啊!」

「相信我!」

魯崢很相信天奇,可在這件事上,他縱然反對,也只有應下了!因為他堅信自己的五哥一定留了退路。

魯崢退了下去,天奇的電話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看見是莊語詩的號碼。天奇不用想也知道莊語詩打電話過來的目的,儘管天奇到目前都還不知道莊語詩的能耐,可這女人的情報網著實強大了一點。

「林天奇。」

「是我,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聽著的。」

「我想告訴你的是,狄家不會放過你,你最好三思而後行!」

冰冷的語氣,卻透露著無盡的關懷。天奇聽了之後,淡淡的回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莊語詩,有些事你不會明白的!早點休息,我不打擾你了。」

「林。。。」

天奇不等莊語詩把話說完便掛斷了電話。這時,夏蘭走了過來!見天奇依附在漆黑的牆壁上,雙目靜靜的盯著倉庫外,神色雖沒什麼變化,可她夏蘭看得出來,天奇的眼神帶有一抹的思念,至於思念誰,她就不知道了。

這個夜晚,有一種不一樣的聲音,似乎是微風與雲的翻動,反而更襯出寧靜的氣息。倉庫外路燈的白光微微照映著一小片地方,遠處是深深的黑暗,月亮在迷霧一般的雲層里,朦朧地泛出詭異的光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