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快點啊,選不選。」陸細辛不耐煩了,「不選讓開,好狗不擋道!」

洛凝霜氣得差點上不來氣,捂著胸/口後退幾步,面色慘白。

恰巧苗九一行過來,遠遠的看到洛凝霜捂著胸/口,身體虛弱。

對面則是囂張跋扈的一群人。

自己心愛的女人被別人欺負了,苗九心頭驀地火起。

他的凝霜永遠都是高傲淡漠的洛家天才,什麼時候被人這般欺凌過。

看著她那般脆弱無意,苗九心都要碎了。

他直接衝過來,朝著陸細辛抬手就是一巴掌。

陸細辛抬頭,眸中寒色如冰。

直接拿過侍衛長手中的電棍,朝著苗九的膝蓋狠狠砸去!

「咔嚓」一聲。

苗九的膝蓋骨……碎了!

苗九難以置信,都顧不上膝蓋的疼痛了,仰著頭:「你敢打我?」

「哎呀。」陸細辛十分不走心地驚訝一聲,「原來是苗家的九爺啊,你穿著一身黑,突然衝過來,我還以為是哪個畜生呢!不好意思,沒看清。」

「花聖女!」洛凝霜終於反應過來,驚叫著朝苗九撲過來,同時仇恨地看著陸細辛:「你怎麼能打人!」

陸細辛將電棍還給侍衛長,漫不經心地拍了拍手,「我以為哪個畜生衝過來要咬我呢,沒看清。」

「什麼沒看清,你就是故意的!」洛凝霜嘶吼。

陸細辛一臉無奈,攤著手:「好好好,你說得對,我是故意的,行了吧。」

洛凝霜氣得肝顫。

她從來不知道花家這個聖女氣人的本事會這麼高。

真是小人得志,一朝翻身啊!

以前怯怯懦懦的,怎麼就沒看出來骨子裡這麼惡毒呢?

洛凝霜氣瘋了,顫/抖著捧著苗九的膝蓋,哭得滿臉都是淚。

「別哭。」苗九雖然疼得臉色煞白,依然心疼得撫著洛凝霜的臉蛋:「我沒事,不疼的,別哭了,告訴我,花聖女這個賤/人是不是欺負人了……」

話未說完,陸細辛又抄起電棍朝著苗九另外一隻膝蓋砸了過去。

「咔!」一聲巨大的骨頭碎裂聲。

洛凝霜嚇得驚叫。

苗九則是痛得倒在地上打滾。

陸細辛抬了抬羽睫,眼底一片漠然:「賤/人叫誰呢?既然你口臭,我就給你長長記性。」

以前是她想差了。

巫國國情和華國不同,弱肉強食,就不適合講文明。

以後她也懶得浪費口水了,對付這般大腦不開化,小腦萎縮的人,就直接動手打。這要求倒是意外,顧墨嶼低頭看着她,這小妮子會打牌?

沈貝棠語氣頗有顧墨嶼平時發號施令的調調。

那四個人紛紛停步,回頭看着顧墨嶼,準備聽從他的命令。

顧墨嶼從大衣口袋裏掏出厚厚一沓錢遞給她,對那群人命令道,「沒聽見她說的?還不過來坐下,趕緊的!」

……

《粉墨》第154章這女人旺夫 林玉凌被這股力量扯著直往假山後面而去,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整個後背貼在假山上面咯得生疼,而自己的面前,是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正用手掐著自己的脖子。

熟悉的動作和熟悉的氣味讓林玉凌立馬就意識到整個男人正是司馬律璽。

她兀自嘆口氣,心裡有些懊悔剛才沒有多留神,竟然有讓司馬律璽像上次一樣用著同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

「喂喂。」林玉凌伸手想要將司馬律璽的手給從自己脖子上拿開,「看清楚我是誰,把手給我撒開!」

她的語氣有些不耐煩,可是司馬律璽卻並沒有聽她的,反而還加重了手上的力氣。

林玉凌只覺得喘不過氣來,夜色之下,她能夠情緒的看見司馬律璽額頭上青筋暴起,甚至是汗珠密布,失控的司馬律璽就像是上次那般,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瘋魔,不管對面之人是誰,他都恨不得直接將人給殺死。

雖說司馬律璽單手握住林玉凌脖子的力氣有些大,但不知道怎麼回事,林玉凌隱隱約約感覺得到司馬律璽在盡最大的努力控制著自己,這一次,他遠沒有上次那般狂暴,甚至連多的什麼聲響都沒有發出來。

「司馬律璽……」林玉凌再次艱難的開了口,「是我啊,我是林玉凌,你的夫人……你新娶的側夫人,記不記得?」

林玉凌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樣在說著這話,可惜司馬律璽此時卻聽不見任何,甚至還有些無法控制住自己。

他捏著林玉凌的脖子,暗暗用力將林玉凌抵在那假山上面,隨後整個人也朝著林玉凌逼近,似乎是想要湊近一些看看林玉凌到底是誰一樣。

司馬律璽體內的蠱毒每個月的月圓之夜都要發作,如今正值八月十五,是一年當中月亮最亮的時刻,那蠱毒的作用也因此而越發的強大。

偏生今日他們又在這皇宮裡參加什麼勞什子的賞菊宴,眼下司馬律璽體內蠱毒發作了,倒是有些不好怎麼解決。

林玉凌咬了咬牙,雙手緊抓著司馬律璽捏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試圖想要將他的手給弄開,但是不管林玉凌怎麼努力,卻都沒有任何的用處。

她只覺得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了,脖子也被掐得疼痛,又喊了司馬律璽好多聲,對方仍舊沒有反應。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或許是司馬律璽自己還有意識,亦或許是之前吃的葯還有作用,司馬律璽此時也僅僅只是掐著她的脖子,暫時沒有做出來其他傷害林玉凌的行為。

林玉凌說服著自己冷靜下來,她雙眼看著司馬律璽,但是對方那雙紅彤彤的雙眼卻目光渙散並沒有與她對視。

「司馬律璽?」林玉凌又輕聲開了口,「你不要激動,慢慢把手放下來好不好?我沒有任何惡意的,我是……我是你的側夫人啊。」

司馬律璽卻像是根本沒有聽到林玉凌說話一樣,甚至還再度朝著林玉凌逼近,兩個人的鼻尖只差著一點點距離就快要觸碰到一起了。

林玉凌有些無奈,恍然之間她腦海當中突然閃現出一個名字來。

她雙眼直視著司馬律璽,薄唇親啟:「司馬律璽,你仔細看看我,我是不是你的宛宛?」

熟悉的兩個字讓司馬律璽隨即抬眸,林玉凌甚至能夠感覺得到他手上的力道輕了幾分。

果然,果然這個宛宛對於司馬律璽來說十分重要,甚至就算是體內蠱毒發作了,司馬律璽也仍舊會對這個名字在意。

此時的林玉凌突然感覺到有一些慶幸,慶幸她記得這個名字,慶幸她與宛宛長得相似,不然自己就算不會立馬被司馬律璽給掐死,這脖子一直被一直大手給握著,也該要呼吸不暢憋死了。

在聽到面前的人說自己是宛宛之後,司馬律璽猩紅的雙眼又那麼一剎那恢復了正常,可是下一秒他人卻又突然暴躁起來,直接掐著林玉凌的脖子將她整個人往上提。

林玉凌能夠明顯感覺得到自己靠著假山的後背因為司馬律璽突然的動作而劃到假山上,隨即而來產生了好一陣疼痛,但這疼痛卻又又與她脖子被掐的窒息感相差甚遠。

林玉凌很想要咳嗽甚至是乾嘔,但是她被司馬律璽這麼提著雙腳懸空,絲毫沒有任何能夠喘息的機會。

就在林玉凌感覺到自己快要因為呼吸不過來而窒息昏暈的時候,她緊抓著司馬律璽手臂的雙手頓時緊握,不算長的指甲嵌入司馬律璽手臂的肉裡面,讓他動作鬆了松。

看來疼痛感能夠讓司馬律璽有所反應。

林玉凌鬆開一隻手,隨後往自己胸口那邊摸了摸,鉚足了吃奶的勁兒,她這才將白日皇后賞賜給自己的那個木盒子給拿出來。

但是拿出來歸拿出來,此時自己一隻手卻根本無法打開。

無奈之下,林玉凌只能夠小心翼翼的又將自己另外一隻手給鬆開,可是才剛剛鬆開,她就立馬感覺到司馬律璽沒有了任何的束縛,掐脖子的力度也越來越大了。

這殺千刀的司馬律璽!林玉凌內心瘋狂開始咒罵吐槽。

但是面上,她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夠再次想方設法將木盒子當中的那支玉釵給拿出來。好在上天還算是眷顧林玉凌的,或許是知道她並不能夠命絕如此,好一番努力以後,她左手將木盒子當中的玉釵拿了出來,右手將那木盒子直接扔到了地上。

「司馬律秀……」林玉凌此時想要咽咽口水都困難玭,「這可就怪不得我了啊……我也是要活命的。」

她邊說著話,邊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對準著司馬律璽掐著自己脖子的那隻手手臂,等著話一說話,她眼睛一閉,直接朝著司馬律璽的手臂就扎了下去!

林玉凌很清楚,手臂這邊雖然有動脈,但是繞開那些必要的血管,就能夠做到扎得深、但是血流不嚴重的程度。

而對於醫學知識有一定研究的她,也在這一刻做到了這一點。 雖說薛薴在知道夏自清沒有隨隨便便就接受別人的感情的時候,心裡總算是能夠放心了下來,只是轉念一想,卻覺得這人實在是有些過分了吧?怎麼能夠把她當作是個傻子一樣,就在這裡看著她一個人焦急的要死呢?

最過分還是他剛剛居然還相當認真地在和她討論著對於戀愛的觀念的問題,一時之間她都有些懷疑夏自清是不是被容瑄收買了,所以找了他過來專門套她的話。而且這件事情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好像還真是容瑄能夠做得出來的事情。

「你要不要自己老實交代一下?是不是還有什麼沒有交代出來的事情啊?自己用腦袋好好再想想看,要是被我給問出來了的話,你可就真的死定了啊。」

她還是喜歡裝作是一副有些兇狠地語氣,在說出了這話之後,就瞬間有些氣勢減弱,就好像是自己想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所以說還是乾脆自己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啊?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啊?我覺得我都已經交代清楚了啊,不過薛薴姐,我現在是真的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沒有說的了,你要不發個善心,給我一點提示唄?」

他這個樣子屬實是有些調皮,這讓她更加是不好再繼續板著臉,不過她還是有些為了故意的效果一樣,含著笑容地問了這麼一句:「容瑄有沒有交代你,讓你從我口中打聽出一點什麼東西啊?要是說沒有的話,我直接給你一拳哦!」

「啊?薛薴姐你難道真的想要知道嘛?這麼一說我好像對這件事情還是有點印象的嘛。」

她發誓她真的就只是想要開個玩笑,沒想到還能在這種時候牽扯出來這麼多的事情,甚至還有些懷疑起來容瑄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是居心叵測,瞬間就有些不寒而慄了起來,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是停頓了許久之後,才隱隱露出的遲疑。

夏自清當然剛剛那兩句疑問的話也都是隨口一說的事情,只是沒有想到,薛薴居然能夠在短時間內,這麼迅速地就直接相信了他說的話,都不知道應該說她是單純,還是信任地有些過頭了的地步。

「薛薴姐,千萬別多想,我剛剛那句也就是開玩笑的,真的沒有別的意思,我真的發誓。」

他無奈地就只好伸出自己的手指來做個發誓的動作,好讓薛薴能夠相信他一下,不然到時候要是容瑄知道了他在暗地裡這麼坑他的話,他自己的小命都不一定能夠保得住。

「真的?」

薛薴還是有些懷疑地看了他一眼,現在他也總算是明白了什麼叫做自討苦吃,沒想到到了最後,居然還能夠把自己給坑到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的地步,也讓他自己,瞬間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薛薴姐,真的,你千萬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騙你,真的是這個樣子的。你乾脆就去問容瑄哥,他肯定不會騙你的,到時候不久就夠知道了嗎?也不需要在這裡浪費時間,對不對呀?」

夏自清實在是不想要自己再繼續被薛薴這樣捏著把柄的戲弄,就乾脆把鍋到時候全都甩到了容瑄的身上,雖然說他心裡其實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愧疚之情的,只是大難臨頭了,他當然還是保命要緊,就只能夠現在這裡,提前說一聲抱歉了。

「我只能夠說,你好像說的還挺有道理的,那我們就進去吧,正好我也熱的不行了。」

薛薴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又順手扇了扇風好散去一點點自己身上一直朝著外面冒的熱氣。

「對了,薛薴姐,那個沒有見過的男人是誰啊?怎麼感覺好像是今天第一次見到的樣子啊?之前怎麼沒有聽你提起過?」

夏自清差點就把周朗清的存在給忘的乾乾淨淨,還是因為從玻璃窗裡面看進去,正好看見了他的身影,他才想起來要順嘴這麼問一句。

「那人叫做周朗清,是我高中時候的同學,和秦羽書也認識。放心吧,他人很好的,而且高中時候就我們三個人關係最好,像是鐵三角一樣的。要不是因為他後來去考警校了,估計現在也還在和我們一直聯繫的。」

「這麼說的話,他其實現在是個人民警察咯?」

夏自清又朝著裡面看了一眼,還有些覺得這人還真是有些人不可貌相的樣子呢,一開始他還以為周朗清那副黑臉的樣子,是個什麼幫派的老大,結果搞了半天,還是他想的太多了一點。

「嗯哼,不然你還想要他有什麼特別身份嗎?需不需要給你來一個什麼雙面間諜玩玩啊?」

薛薴覺得夏自清這語氣之中的質疑就讓她有些好笑,也同樣語氣輕鬆地開了一個玩笑,最後還是讓夏自清放輕鬆一點。

「你就別存那麼多心眼了,周朗清的人品我還是能夠保證一下的,不至於到那種地步。如果真的有一天是那樣的話,也就怪我自己識人不清,就當作是自討苦吃好啦。」

「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還是多留一個心眼比較好。照我說,薛薴姐就你這個別人說什麼,你都願意相信的性格,遲早在以後是要吃大虧的,到時候可別怪我今天沒有提醒過你啊!」

夏自清看著薛薴也沒有動容的樣子,也就只好輕輕哼了一聲,最後也只能夠無奈地探著腦袋,自己也不再多說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